设为主页   北京: 多云转阴 18℃~31℃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理论 > 基于中国传统共生图形的现代品牌标志设计研究

基于中国传统共生图形的现代品牌标志设计研究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四月 10, 2018

摘    要:文章以中国传统共生图形作为研究的对象,研究传统共生图形的共生方式,发展与演变,从而找出传统共生图形的共生方式,并将传统共生图形融入现代品牌标志设计,从而使现代品牌标志设计作品既具有传统民族文化内涵,又具有现代艺术设计特征。针对现代品牌标志设计具体案例进行分析研究,将传统共生图形的构成方法融入现代品牌标志设计当中,不仅要注重这些传统共生图形的外在造型,还要注重内在的神韵。只有对中国传统共生图形的艺术精神进行深刻的体会,才能够更好的与现代品牌标志设计相融合。将传统共生图形融入现代品牌标志的设计中,使设计作品具有更加丰富的文化底蕴,同时更好的体现出现代品牌标志的良好寓意和深刻内涵。

 

关键词:中国传统共生图形;发展与演变;现代品牌标志

检    索:www.artdesign.org.cn

中图分类号:G05;B83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2832(2018)01-02-0039-03

 

一、前言

作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中国拥有十分深厚的文化积淀和悠久的文化历史,很多优秀的艺术形式都能够在现代生活中得到应用。其中,中国传统图形有着悠久的历史,是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不仅体现了古人所提倡的“天人合一”“和谐共生”的思想,反映着人和自然的和谐关系和质朴的审美观念,也为现代品牌设计提供了创作的素材和创意的灵感。

二、共生思想的产生

人们为了更好的繁衍种族,拥有更多的劳动力耕种和打猎,在一些具有较强繁衍能力的动物身上移植情感内力,将其作为部落的图腾进行膜拜,因而也体现出了对后代繁衍愿望的寄托。而随着社会形态的发展和变化,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不能仅仅依靠动物形象的塑造来反映这种理念与思想。在原有的动物图腾当中,对人类的形象进行融合,从而将具有较强繁衍能力的动物的情感内力向人类的身上移植,因而也实现了传统图形的共生。原始人类将意念移情当作情感铺垫,综合了外象和内力的编码方式,因而形成了人蟾、人鱼、人蛇等共生图形,而女娲、伏羲等人类始祖的形象,也是以此为基础通过不断的发展和演变实现的①。在后世的儒家中庸之道当中,也对这种共生图形的意念进行了延伸,因而逐渐形成了中和共生的理念,通过意念对不同的形态元素进行共生,从而实现了中国传统共生图形的产生。
在中国古代社会中,人们的生存环境和生存条件都较为恶劣,人们的日常生活时常会受到很多方面的威胁,因而也无法确保良好的繁衍后代环境。在《韩非子》当中曾经说道,“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兽众,人民不胜禽兽虫蛇”,因此在不断的发展当中,人们逐渐从对禽兽虫蛇的害怕,到期望能够像它们一样得到良好的繁衍。在很多古代氏族当中,都会崇拜繁衍能力或生存能力较强的动物,因此逐渐产生了图腾的形式②。在原始社会中,人类在具有较强繁衍能力的动物之形上,寄托了对繁衍子孙后代的愿望,形成了最初的形象与意念的结合,从而形成了最早的共生思想和概念。基于这种理念形成的各种共生图形,也体现了人们的美好愿望,其中的移情通过意念的改变得到了反映。古人通过情感来提取和结合编码外象,通过整合与共生,形成全新的形态,从而实现心灵的和谐与完善。

三、传统共生图形的共生方式

在同构共生图形当中,对相同物种可以公用的部分进行应用,通过相应的简化和叠合,实现同构共生。通常来说,需要采用同一种类、同一运动态势的物体进行同构共生。在此类传统共生图形当中,除了能够取得以少胜多的效果以外,还能够通过引导观赏者移动视觉中心点,产生物体运动的视错觉。例如在著名的敦煌三兔共耳藻井图当中,三只兔子呈相同的奔跑状态,其中对三只耳朵进行了共用,通过对耳朵这一可共用同构形的提炼,让兔子形成首尾相连奔跑追逐的形象。同时利用动感强烈的波纹线,对兔子奔跑的状态进行了良好的展现。
此外,在明代的铸铜四喜娃、一团和气图、汉代的三鱼共首图当中,也有良好的应用。偏旁共生主要是针对字符图形的一种共生形式,通过组合几个有关联的字符,得到具有良好寓意的共生图形。通过对具有相同偏旁部首的字符进行重新组合,得到新的具有吉祥寓意的字体,从而表达出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憧憬③。在中国传统共生图形当中,具有以少胜多的特点,通过对部首、偏旁、线面、图形的综合应用,得到良好的共生之感。而在另外一些共生图形当中,对于形的共生并不强调,反而注重在图形中共生吉祥如意的思想和理念,从而形成具有全新寓意的图形。
古人为了对吉祥的好口彩进行表达,选取一些物象的主要特点,同时对谐音字的需求进行利用,从而形成新的共生象,得到新的共生图形,最终达到依意共生的目的。在依意共生的传统共生图形当中,能够对中华民族整个群体的审美取向、社会文化、心理需求等进行体现,表达出良好的和谐共生思想理念④。依形共生是中国传统共生图形中一种重要的共生方式,其中主要包含了正负共生、同构共生、偏旁共生等形式。其中,正负共生图形中的共生形主要是共生线,采用相同的线条实现图形的共生,设计者通过对相同线条的运用,对正负共生图形进行创造⑤。这种共生图形可以为一阴一阳,也可以为一刚一柔,因此也叫作阴阳共生图形。
在中国古代的文化传统当中,对于阴阳的理念十分注重,在《老子》当中,就曾经形容“万物负阴而抱阳”,在万物的存在中,阴阳是其重要的根本。因此,古人创造的最为经典的正负共生图形就是太极图,在《周易》当中也曾提出了“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的思想理念,太极图黑白相对、首尾相接,体现了刚柔并济、负阴抱阳的正负共生理念。例如,在经典的阴阳鱼太极图当中,将两条阴阳鱼在一个圆形当中相互交接,共用线采用了两个相同的鱼体边线,呈S形构成正负共生,从而表达出了万物生生不息的精神和思想⑥。

四、中国传统共生图形的发展与演变

设计师在传统共生思想理念的指引之下,对共生图形进行设计和优化,基于移情于他物的内里趋势,对不同的共生元素采用多样的共生方式进行组合与提炼,从而形成一种具有意增、形减特点的共生图形。图形的产生,都是给予上层的意念和精神,而传统共生图形也是如此。在中国传统共生图形的发展和演变当中,其会根据不同的需求和期望,朝着意象或外形的方向转变。无论是哪种传统共生图形,通常都表达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⑦。在中国传统共生图形当中,主要包括字符、线面等不同要素,作为传统共生图形的最初要素,线面要素在创作共生图形的过程中,通过有效的融合实现共用平面的效果,如四喜娃共用两个头、四只胳膊、四条腿;三鱼共首是三条鱼共用一个头;三兔共耳是三只兔子共用三个耳朵等等。
古人在图形当中,有效的应用了这种共生方式,因而得到了很多具有良好趣味的和谐的共生图形。例如,在中国古代民间太阳神的共生图形当中,利用线面对圆形进行了共用,从而体现出了古人天人合一的思想理念。在中国传统共生图形当中,字符要素也发挥着极大的作用和效果。这是由于在人类社会的不断发展和进步当中,仅通过线面图形,越来越难以满足人们的交流需要,因此在传统共生图形的发展和演变当中,逐渐产生了文字字符的应用。因此,在传统共生图形中,文字字符的融入也发挥出了良好的作用,同时也受到了人们的广泛喜爱。例如“黄金万两”的共生图形,其构成要素就是字符,设计师通过重构、变形、打散黄、金、万这三个汉字,将其融合成一个字,并且在得到的新字当中,融入了元宝的形状,通过这种方式的共生,寓意招财进宝、发财富贵⑧。此类的设计还有“唯吾知足”,四个字巧妙的共用铜钱中间的口字形状,设计非常巧妙。

五、中国传统共生图形在现代品牌标志设计中的应用

从传统艺术的发展历程中能够发现,是民族历史的长期积淀赋予了中国传统共生图形的精神与内涵,这些精神与内涵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同时也是民族形式的灵魂所在。所以,在现代品牌标志设计当中,要想更好的发挥出中国传统共生图形的作用和效果,应当对这些共生图形的形和神进行兼顾。在形的方面,并不是简单的照搬和依葫芦画瓢的使用传统共生图形,而是应当结合现代品牌标志设计的理念和要求,基于对传统共生图形的理解,利用现代的审美理念,适当的应用、提炼、改造传统共生图形中的元素,从而赋予其鲜明的时代特色。
在现代品牌标志设计中,也可以对传统共生图形的表现形式进行应用,从而对民族个性和设计理念进行表达。例如在设计凤凰卫视中文台台标的时候,就对彩陶中抽象的凤与凰的共生图形进行了应用,体现出了深厚的文化底蕴。以凤凰旋转交融的形象为台标,中间是一只注视世界的眼睛。凤凰就像中华民族的传统图腾龙一样,也是一种被神化了的民族图腾。凤为阳,凰为阴,在东西方意识形态之间,凤凰取得了微妙的平衡,而玄妙之处在于,凤凰卫视的台标在中国传统的、封闭的意识形态中找到了出口,由阴阳盘踞的两只鸟所组成的台标中,所有的口都是开放而非封闭的,展示了融合、沟通、开放的媒体姿态。此外,如西武百货的标志,就是在传统图形——双鱼图形的基础上采用共生的构成方法,西武百货公司的英文名称SEIBU的首写字母S由双鱼图形演变而来,双鱼图形代表着阴阳哲学观念,是中国人对宇宙万象观察体会的经验总结,万物负阴而抱阳,这种阴阳相对,轮回更迭的自然规律,通过渐长渐消、首尾相抱、互相推动的旋转的黑白双鱼惟妙惟肖地表现出来,象征着公司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同时鱼与余同音,寓意年年有余,吉祥如意的内涵。还有陈幼坚设计有限公司的标志,采用传统共生图形——四喜人,四喜人由两个娃娃的头、身、手、足巧妙连接,上下左右四面能看到四个娃娃,整个标志构思巧妙、设计新颖,标志形象借此吉祥纹样表现公司群体的团结和合作精神。在中国传统民间艺术形式当中,采用童子、鱼、莲花的图形进行组合,形成具有良好寓意的共生图形,其中以莲花比喻女性,以童子比喻贵子,用荷叶生子、莲台坐子、莲里生子等共生图形,对生命繁衍、子孙茂盛进行隐喻。这就是一种典型的依意共生的传统共生图形。例如在民间剪纸艺术当中,通过莲花包容童子的共生图形,采取依意共生的方式实现莲花和童子的共生形态,从而讨得更好的口彩,通过连生贵子对生命繁衍的吉祥寓意进行体现。
例如中国民间传统的黄金万两、招财进宝等图形,都是利用对具有相同偏旁部首的字体进行应用,通过适当的简化得到的共生图形。在此类传统共生图形当中,对原有的文字结构进行了一定程度的保留,通过笔画结构的重新组合,形成一些抽象的字体符号,从而体现出良好的吉祥意味。在中国古代社会当中,人们向往的是和平富裕、欢乐喜庆、吉祥幸福,因此在传统文化当中,包含了丰富的吉祥造型、吉祥图案、吉祥物等。在当今社会中,人们也愿意对具有吉祥意味的传统共生图形进行应用,以寄托美好的心愿。在现代品牌标志设计中,通过对传统共生图形中吉祥寓意的应用,使现代人的设计理念得到体现。例如,在中国联通公司的标志设计中,采用了中国结的传统共生图形,利用中国结当中循环往复的线条,对现代通信网络进行了体现,从而寓意联通公司的通信事业井井有条、信息畅通。同时也能够表达出联通公司对事业发展良好的期冀。这种设计有效弱化了商业味道,体现出了更多的亲和力与文化气息。
又如,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申办标志设计中,也采用了运动员和中国结的共生图形,将两种不同的意境进行了很好的体现。设计者把中国体育文化精髓——太极拳动作造型和奥运标志五环元素容纳为一体,设计主题与造型合理,设计形势与内涵统一,动感强烈,视觉效果突出,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标志设计,很好的体现出中国传统文化特色,对奥运会的申办也体现出了美好的祝愿与期望。然而,在当前中国现代品牌标志的设计当中,对于中国传统共生图形的应用,并不是很多,而在很多应用传统共生图形的现代品牌标志中,也缺乏足够的现代感。而对于西方现代风格的过度崇尚,也对中国传统共生图形的应用与发展产生了极大的影响⑨。在创造一种全新的民族形式的过程中,应当打破美学传统物化表象,探寻更深层次的更加丰富的精神内涵。只有对中国传统共生图形的艺术精神进行深刻的体会,才能够更好的与现代艺术设计理念相融合,从而在现代品牌标志的设计中,使设计作品同时具有传统民族文化内涵与现代艺术设计特征,更好的体现出现代品牌标志的良好寓意和深刻内涵。

 

六、结语

在中国古代漫长的历史发展进程当中,涌现出了很多光辉灿烂的艺术文化。其中,中国传统共生图形是一种较为重要的艺术形式,在此类图形艺术当中,包含了图形、文字等多种要素,基于良好的理念进行共生,形成了具有美好寓意的共生图形。在中国传统图形中,共生图形是一种独特的表现形式,对现代品牌标志的设计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在现代品牌标志设计中,可以融入传统共生图形元素,从优秀的传统共生图形中汲取养料,使传统共生图形元素在传承的基础上有所创新,创造出符合现代人审美价值的现代品牌标志作品。(徐伶俐,彭雅莉 广东海洋大学)■(徐伶俐,彭雅莉  广东海洋大学)

 

基金项目:广东省教育厅创新强校工程青年创新人才类项目( 2 0 1 4 W Q N C X 0 6 5), 广东海洋大学创新强校工程项目(GDOU2014050258)项目名称《传统图形语言在品牌视觉形象设计中的应用与研究》;广东海洋大学2015年度人文社科研究项目(C16139),项目名称《湛江旅游纪念品品牌视觉形象设计研究》;广东海洋大学2016-2017学年课堂教学卓越计划项目,项目名称《企业视觉形象设计》

 

 

注释:

①毛峰.传统图形中共生现象的探究[J].艺术与设计(理论),2010(06):71-73.

②石晶.表面之后,造型之外——从设计符号学看中国传统图形的再设计[J].大众文艺2010(08):155.

③王增城,刘洪彩.中国传统吉祥图案中的共生图形与现代设计[J].艺术科技,2014.02:340.

④刘满芸.共生理念下的翻译学维度考察[J].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03):62-68.

⑤于莹,王雪.共生图形的美学特征及在当代设计中发展研究[J].美苑,2014(04):98-99.

⑥杨艳石,阮向群.传统回纹纹样在现代产品设计中的应用[J].包装工程,2013,34(22):112.

⑦王利支.中国传统吉祥图案与现代视觉传达设计[M].沈阳:沈阳出版社,2010.

⑧姚为俊.鱼纹的美好寓意及其在民间美术中的应用[J].科技信息,2011(12):656.

⑨张晓东.中国传统图形与品牌视觉形象设计研究[D].北京:中央民族大学,2010.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