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理论 > 基于有机更新理论的于家石头村景观风貌研究

基于有机更新理论的于家石头村景观风貌研究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四月 13, 2018

摘    要:文章以河北石家庄于家石头村为例,在有机更新理论的基础上,研究传统村落文化景观传承与发展的有效方法。通过综合分析石头村的文化景观,从宏观、中观和微观三个层面审视其有机更新的具体策略。最后,在理论基础上总结出“传承发展”模式,作为传统村落文化景观的可推广模式。

 

关键词:有机更新理论;传统村落;景观风貌

检    索:www.artdesign.org.cn

中图分类号:TU98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2832(2018)01-02-0066-03

 

近些年,传统村落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它不仅具有历史文化价值,更具有传承文化意义。承载着村落的发展,有明显的地域性。村落除了物质更新来满足村民的生活需求以外,还需要将村落的文化精神表达出来。因此,更新村落景观是十分有意义的。对于传统村落的景观的更新,在维护好村落景观风貌的前提下,把村落的民俗文化延续下来,才是最根本的传承。
由于地域文化的差异,不同的村落需要针对不同的策略研究。本文以河北于家石头村为例,在保护和传承村落景观风貌的前提下,综合分析石头村的基础上,从宏观、中观、微观的层面探讨如何将村落进行有机更新,使石头村得以延续发展。

一、于家石头村景观特色及现状分析

于家石头村位于河北石家庄井陉县西部太行深处,面积10平方公里。于家村是明代政治家、民族英雄于谦后裔居住地,是一个颇有学术价值的石头古村落。1998年被命名为“于家石头民俗村”。2000年被授予“石家庄市十大知名村镇”称号并被命名为“中国民俗文化村”。2001年被批准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一)村落概况与景观空间

于家村坐北朝南,建在山坳的阳坡上,素有“不到村口不见村”的说法,石房石屋依山而建,错落有致,至今保持着清明时期的建筑风格和布局。村庄的建设是经过精心规划和设计的。全村共有六街七巷十八胡同十二夹道,全部用石头铺路,纵横交错。村落景观空间并不是均质化处理,而是有层次的展现出来,这些层次不仅体现在村落整体关系中,在街巷节点的公共建筑中也有体现。完整的村落结构布局和独具特色的古村落景观风貌在华北地区极具代表性。

(二)建筑风貌与非物质文化

从建村至今500余年,石头早已融入了于家村的生活成为重要资源,并且形成了自己特有的石头文化。村民依靠自己的智慧和勤劳,建造出一个石头王国。于家村里最典型的建筑位于村子最东头的清凉阁。该阁楼不打地基,不填辅料,建在一个斜坡上,已有四百多年的历史。虽然只是一阁,但是供奉多位神像:西面观音阁,东面三皇庙,南面三义堂,北面阎王殿。相对于物质文化遗产,石头技艺更为重要。改革开放前,技术属于祖传,家家户户都有石匠。现在,于家村的石匠大都在四五十岁以上,青年人极少。

(三)景观更新不足

传统村落在现代化的发展中被冲击的速度非常快,为适应时代发展,村落出现了不可忽视的问题:政府、开发商对村落进行发展而产生的破坏,传统村落居民自发性的发展产生的破坏,在没有一定保护基础的情况下进行保护而产生的破坏,以及传统村落年轻力量的流失导致村落文化传统的衰退。而经过笔者的调研走访,发现于家村是一个保存相对完整的传统村落,为了避免以上问题的出现,不能过多的对于家村进行干涉,要把握这个“度”。在不多干涉的情况下,唤醒于家村的记忆,把记忆通过景观传承下去,传承于家文化,这就体现出有机更新的重要性。
由于于家村地势封闭,于家人靠山吃山,就地取材,在长期与石头生活的过程中,打造出于家人的石头村。自1999年于家村作为“民俗旅游点”对外开放至今,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去了解石头村,而石头村确实有很多的民俗文化值得去体会,那些看得见的石头建筑,以及看不见的于家民俗。每个建筑都是于家村发展史中的一部分,都有自己的故事,但这些石头建筑不应该独自一物的伫立在村落中,需要增加一些景观来辅助建筑,做到读石如读史。弘扬于谦精神,传扬石头文化,将《石灰吟》的精神发扬光大。

二、于家石头村景观风貌的有机更新策略研究

经过对于家村的分析,类似的传统村落发展更新存在一定难度,这就要求我们采用一种新的方式进行有机更新。所谓有机更新是指在保护村落景观风貌的前提下,进行村落发展,将不适宜村落环境的部分实施局部的改造优化,在其发展的同时传承村落文化,达到相对完整。
但对于家村而言,只能从景观角度传承于家村文化,即用景观发掘于家村的人文,将于家的精神通过景观表达出来,进而反映出于家有价值的传统文化观念。由此,需要采用叙事性的设计方法来进行有机更新。叙事性设计是指通过各种方法将故事编织进景观中,赋予景观灵魂,与参观者建立起关系,使参观者切身感受其价值寓意。叙事性设计强调的是精神层次的交流,在景观中除了物质层次的需求外,精神层次也必不可少,精神属性使其有了内涵意义,使景观达到相对的完整性。
通过叙事性设计的有机更新,可以良好的构建景观体验,将于家的文化融进景观,使景观和参观者进行更好的互动,增加场地的感染力的同时,参观者对场地也有了了解,还使空间的地域性更突出,历史感更深刻。

(一)宏观层面更新——村落环境优化

村落环境是古村落景观的一部分,也是村落形成、发展、存在的基础,村落环境需要优化。优化的前提需要了解民俗文化,通过老年人的记忆,唤起村落记忆,传播村落历史,进而达到有机更新的目的。有机更新强调的是看历史、少加工、多提炼、重细节的原则。而这些原则通过景观的叙事性技法表达出来。
我们应把这个设计原则运用到于家村中。根据于家村的整体特色,从两方面进行更新。第一在视觉方面,采用光和影的方法营造空间氛围,还原历史。光引导空间流线,影丰富空间层次,二者塑造空间形态的同时,加强空间之间的关联性,强调游客对于家村的历史认知。对于宏观的布局认知,可以采用引进多媒体的方法,采用互联网宣传于家文化,唤醒游客的宏观记忆。第二在听觉方面,创造听的环境,通过用声音唤起记忆的方法,与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场所相关联,产生“声音的记忆”。
在非核心叙述空间也可采用叙事性设计方法。例如,村外的梯田布满了山川沟壑,放眼望去,可采用一层石头堾梯田,一层钢铁梯田。一个是光滑的石头,一个是生锈的钢铁,两个元素进行碰撞,使整个山间都活跃起来。还有位于于家村西北山的白庙遗址,是为李密建的庙宇,这是一座求雨庙,规模庞大,但战乱被毁。庙宇复原的同时,将李密当时屯兵时的军事遗迹也复原,如藏粮洞、兵器库、饮马池、跑马场等,使整个故事连贯起来,身处其境的感受当时的古战场。青云寨是于家村天然屏障中的最高峰,位于于家村正北,是一座古兵寨,兵家必争之地。可以用现代的元素,将被毁的炮楼重新建起来,运用旧景中的一点新来引起人们的关注。

(二)中观层面更新——公共空间活化

对于传统村落来讲,公共空间的活化是村落传承的基础,这部分属于核心叙述空间。于家村的重要的空间节点有:清凉阁、于氏宗祠、真武庙、观音阁、石头博物馆和四合院等。空间要素的缺失和破坏会对传承造成影响,在有机更新中要避免此问题的出现,可运用以下更新方法,来丰富重要的空间节点的层次,使于家村的历史深入人心。为了能让参观者更加了解石头村,并且留下深刻的印象,适当的加入一些元素,使故事更加完整,丰满的呈现在参观者面前。
通过借鉴相关历史的方法活化空间。空间节点有丰富的人文历史,一句诗词、一段音乐,或者一件老物都会唤醒记忆,而记忆就是叙事性设计的挖掘对象。例如清凉阁的有机更新,此阁是为祖先于谦修建的,把于谦的《石灰吟》经过叙事性设计,运用到清凉阁中,以此表明于谦的志向一直在传承后代。在清凉阁前放一个石头鼎,以诠释“烈火焚烧若等闲”。每逢明月当空,火焰燃起,带来一丝神圣和温暖。在阁内安装暖色的灯光装置,以及在南边的钻天杨上安装照明灯,像一个灯塔,灯火通明,照亮回家的路。而树下的投影,为古老的村落增添了神秘感。
通过增加艺术装置的方法活化空间。艺术装置在一定的场景里会给人们环境认同和归属感。以石碑为例进行有机更新,石碑作为先人留下不可多得的文墨遗产,体现着于谦的人文精神,是于家人的荣耀。石碑包括:于氏宗祠碑、建校碑、柳池禁约碑、禁山林碑、整敕村规碑。于谦的人文精神对于家村的影响,这些石碑都有体现。这些碑文记载着于家村的文明史和发展史,有较高的民俗文化和历史文化的研究价值。可采用石碑这个媒介做成艺术装置,将这份荣耀传达给参观者,规模庞大,扣人心弦。真武庙位于石头村正中,是于家村建筑最早,台阶最高的庙宇。位于真武庙西边的是全神庙。真武庙和全神庙所处的位置叫作“官坊”,在以前每逢春节这里最热闹。在全神庙的门前放一个艺术装置,将一堆石头堆出来的石头高达两米,石头上种有绿植,寓意着来全神庙祭拜,怀着虔诚的心态,冰冷坚硬的石头上也会开出美丽的花朵。于氏宗祠是于氏家族的家谱堂。其中供奉着祖先于有道(于谦之长孙)及其后代先逝者。院内的古柏从下到上旋转生长,像拧紧的麻绳,象征着于家人的团结。树有五枝,而于有道有五子,根据树枝粗细排序,每个树枝都系有制作好的家谱,密密麻麻,正合于氏宗祠碑首镌“根深叶茂”之意。
通过增添行为艺术的方法活化空间。行为艺术的增添可以增强参观者对景观的理解。行为艺术家和情境结合,引起的不只是震撼,更多的是启示。将行为艺术运用到村落景观中,唤起参观者注意,消除距离感,带领空间节奏。
对于轴线空间的活化。参观者能寻找到这些地方的原因之一是这条石头道上的一只只色彩缤纷跳跃着的脚印。不同颜色的脚印,可以带领着观赏者去不同的地方。这些脚印不仅带来了童趣,还为村子添加了色彩。夜幕降临,这一只只脚印慢慢发出光,为这份静谧带来一些活跃。
叙事设计的方法还有很多,例如,适当的留白,促进创造;元素的重复,强化体验;元素的替换,引人深思;性质的转换,保存记忆;以及关于材质方面的设计方法:替换、位移、包裹和突变。

(三)微观层面更新——景观局部细节化

景观局部的细节往往也可以进行叙事性设计,通过细节唤起参观者记忆,通过细节感受于家村历史。
装饰符号的提炼是村落局部细节有机更新的有效方法之一。提取装饰符号,加上设计者的抽象思维,结合现代材料,加强对比效果,以此表达于家村的历史纵深感。例如,采用装饰符号制作门牌号或者路标。
一个旧物件置于景观中进行叙事,是一种保留记忆的有效方法。通过性质的转换,完成了功能性到装饰性的转换。例如,于家人的记忆中水很重要。于家村是有名的旱庄,却从来没有缺过水,因为水珍贵,专有柳池禁约碑来进行管理。因为缺水,有1000多眼井窑池,现在大多数成为文物。为使其更有意义,给参观者带来更多深刻的思考,从井口处用树枝堆出河流的形状,用树枝表达河流,进行材质的替换,用来纪念于家的智慧。
对于非核心的叙述空间,可以考虑适当的商业化。对石头村有了解后,一些娱乐项目,可供参观者体验。对石头的体验,通过学习一些技艺,用石头打造出属于自己的石头景观、石头用具。到于家村,“住石头院,吃于家饭,干石头活,当于家人”。对古传游戏的体验,“智解衣锁”的智力游戏,“八卦算牌法”“十六算牌法”的文字游戏,以及“韩信暗点兵”“两吾数学”等的数学游戏。对民俗的体验,可以每逢过年的时候去村子,收获更多的体验。这些都可以加深于家村的印象,体会于家人的智慧。

 

结语

通过对石头村的调查走访,分析出了针对石头村的有机更新策略,从石头村的有机更新策略中总结出石头村的有机更新是建立在保护景观风貌的基础上,结合时代的发展,从宏观、中观和微观三个层面总结其有机更新的具体策略。宏观层面的策略是从声光电的角度进行有机更新,中观层面的策略是通过借鉴历史、艺术装置、行为艺术等方法进行有机更新,微观层面的策略是运用装饰符号的提取、结合旧物的手法进行有机更新。最后在这些理论基础上得出“传承发展”模式,即以传统村落景观风貌保护完整为前提,遵守看历史、少加工、多提炼、重细节的原则,通过运用景观叙述性的设计手法,将村落的民俗文化融入景观风貌中,使景观风貌得到完善,从而唤起参观者的记忆,帮助参观者了解村落历史,深化认知,认同村落文化,引发共鸣。这种模式可以作为类似传统村落文化景观的推广模式,但是在今后具体的传统村落研究中,还需要出有针对性的研究方案。■

(林崇华,宁小雨,刘曌   河北工业大学)

 

 
参考文献:

[1] 于贵文.于谦与于家村[M].呼和浩特:远方出版社,2005(11):49-57.

[2] 张剑.基于可持续性设计的传统村落景观风貌传承与更新研究——以烟墩角村为例[J].装饰,2017(1):140-141.

[3] 王雄.基于生态博物馆理念的陕西澄城县尧头村保护与发展研究[D].西安:西安建筑科技大学,2016.

[4] 李素贞.基于“美丽乡村”建设目标的新疆传统村落保护和发展研究[D].长沙:湖南师范大学,2015.

[5] 张娣.传统村落景观的保护与更新探析一以大埔银滩村为例[D].北京:北京林业大学,2016.

[7] 孟令辉.论景观的叙事性设计[D].北京:北京林业大学,2009.

[8] 杨茂川,李沁茹.当代城市景观叙事性设计策略[J].新建筑,2012(1):120-124.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