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2℃~16℃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理论 > 当代中西方刺绣服饰的审美比较

当代中西方刺绣服饰的审美比较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四月 16, 2018

摘    要:由于不同的地域条件、生活方式、文化信仰、哲学观念等各种因素的差别,中西方的刺绣服饰形成了各具特色的风格特点,产生相异的视觉审美体验。对比中西方刺绣服饰的异同性,对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服装设计具有启迪意义。

 

关键词:中西方;刺绣服饰;审美

检    索:www.artdesign.org.cn

中图分类号:J0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2832(2018)01-02-0081-03

 
20世纪以来,随着工业文明带给人类生活翻天覆地的变化,世界服饰文化也更趋多元化,其中刺绣服饰始终占有一席之地,它既是对传统的因循,也承载着当代人新的情感和新的认知。中西方不同的地域文化造就了中西方刺绣服饰的视觉审美差异,使刺绣服饰以不同的姿态满足着人们的审美需求。

一、中西方刺绣服饰审美的相位差

在中西方工艺美术史上,刺绣服饰作为一门艺术占据要位,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和经济价值,是众多服饰品类中的一束瑰宝。然而从视觉审美上看,中西方刺绣服饰又各具特色、各有千秋。中国刺绣服饰的特点是整体上呈现二维的平面效果,从视觉感官上给人一种低调的奢华之美。西方人认为服饰应起到修饰和完善人体本身的作用,华丽夸张的服饰廓形和层次丰富的立体刺绣装饰很大程度上加强了服饰的立体造型感,呈现出三维形式的立体效果,所以从视觉上给人一种向外的视觉冲击感,同时多种元素的混合与创新,金属、珠宝、珍珠等奢华刺绣材质的使用,使西方刺绣服饰散发着高调的奢华之美。
当代中国高级定制刺绣服饰的首选面料为真丝、绸缎等,其次在刺绣工艺的选择上以中国传统的四大名绣为主,而四大名绣的主要材质为真丝,真丝具有独特的光泽感。真丝面料呈现出珍珠般的珠光光泽①,且悬垂感优异,配上真丝线刺绣,仿佛一汪清水中有浮萍飘动之生命感。中国刺绣服饰的纹样在选取上重视中国传统文化,注重传统纹样的完整性、历史性和寓意性,利用象征、比拟、谐音等手法赋予自然界的事物一定的寓意,来寄托自己的情感,表达自己的审美情趣。像“蝶恋花”“一年景”等传统图案题材,是中国设计师惯用的设计题材,同时中国观赏绣中的工笔花鸟题材,以刺绣的方式运用在服饰中,也是中国刺绣服饰纹样的一大特色。色彩上,注重情感的表达,喜爱使用如烟青色、竹叶青、朱砂红等具有中国传统意境的代表性色彩。李济先生在《中国文明的开始》中认为骨卜、养蚕业和装饰艺术是中国文化的形成要素,中国长期以来先进的蚕桑业和丝绸纺织业,促成了中国人对于丝绸材质难以割舍的情怀②。图1是2017年劳伦斯·许高级定制服装秀《山里江南》发布会中的刺绣服装,在廓形上设计师采用了西方的立体造型,但在面料上劳伦斯·许依旧选用了中国传统的云锦面料,其质地细腻、高贵、富有光泽感。色彩上以藕粉色打底,似仿古宣纸般。将苗绣技艺和苏绣结合,选取玉兰、海棠、牡丹,以工笔画的表现形式,绣出一幅“满堂富贵”,配以少量山水图案,体现了南宋文人雅士的艺术审美。花与花以服装中心部位为中心向上伸展,借鉴了中国画留白的构图方式,下装少量点缀,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好似一幅中国画展现在人们眼前,整体展现出君子般清新淡雅的气质。

 


中国地域辽阔,以大陆型的文化占主导地位,这无形中限制了中国文化发展的空间,所以对内发展的大陆文化促使中国形成了一脉相承的一元性审美文化本质,而这种内在的文化属性造就中国人含蓄、内敛、隐逸、包容等独特的审美意识③。所以中国传统服饰的形制是宽大的平面化效果,遮蔽着人们的身体。中国刺绣一直与画有着密切的联系,与实用绣相对应的画绣(观赏绣)是我国独有的刺绣艺术,其多变的针法和精湛的工艺所呈现出的令人赞叹的艺术效果,为我国的刺绣服饰提供了创作灵感和视觉范式,所以中国的刺绣服饰上的刺绣语言大体是平面化的,效果却异常精美,远看如画,近观其精湛的效果和肌理感,为世人所赞叹。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手工艺也在不断地发展中,精细化导致人们的审美观转移,而中国刺绣服饰恰恰从这一点满足了人们的审美需求。在中国古代自给自足的小农生活中,中国刺绣服饰的图案和色彩从宫廷到民间上行下效传播,或以邻里、母女、婚嫁等方式流布,传承至今虽不再受阶级地位、伦理纲常的约束,但一些富有中国特色寓意的图案、色彩,依旧是中国人的情感之所在。
与中国刺绣服饰典雅婉约相对应的当代西方刺绣服饰则尽显浓艳奢华之风,成为时尚界的风尚标,近些年来刺绣元素作为一种风尚在各大品牌的秀场中频频出现。西方刺绣服饰在面料的选择上十分的丰富,牛仔、蕾丝,甚至是皮革都可以用作刺绣的面料。刺绣的材质一般分为纤维类和金属矿物类。西方设计师不局限于绣线的材质,擅长材料混搭,毛线、棉线、麻线,甚至鱼线都可以拿来使用。珠片、宝石、水钻、缎带、金属链、也是西方刺绣服饰中常见的绣材。图2a是2014年香奈儿春夏发布会中的刺绣服饰,在简约大气的服饰廓形基础上,设计师使用大量不同形状的金属片,以及玻璃质感的材质,绣制出抽象的图案,营造出一种超现实的未来感,刺绣材质的选择赋予了服装新的生命感,同时金属本身的光泽感和立体感是纤维材质无法呈现的视觉效果。图2b是2017年杜嘉班纳高级定制发布会上的刺绣服饰,设计师综合其他装饰手法与刺绣结合,使刺绣服饰更有新意,在平绣、手绘、印染的基础上,添加珠绣、丝带绣、亮片绣、立体花朵绣,使其富有层次感和立体感。西方图案题材丰富,传统与现代并立,把传统融入现代设计的风格中,并通过日常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以及异族文化中汲取灵感,进行创意设计。西方历史中不同民族的交流和融合,使西方刺绣服饰的图案具有不同民族服饰图案的风格。图2c传统的花卉图案,配合童趣俏皮的欧式城堡图案,用贴布绣的方式层叠在服装面料上。西方设计师在传统与现代的结合上思维开放,设计师融合了意大利西西里浪漫的本土风情,从城堡元素中,衍生出符合国际化潮流的图案,使刺绣服饰在传承中具有创新。西方文艺复兴后,文化空前的繁荣,人们思想解放,一切趋向光明灿烂,喜爱明亮的色泽,而且英国清教运动后,黑色和灰色也得到了肯定。色彩随人们喜好而定,不再具有极强的象征意义,同时西方设计师对于色彩的诠释已经达到了灵魂的高度,将单一色彩的概念扩大化,就像可可·香奈儿说过:“黑色包容一切,白色亦然,它们的美无懈可击,绝对和谐。”西方每年的高定发布会之前都要做流行色研发,做到面料、装饰、配饰、色彩的和谐统一。
西方的文化属性是海洋性文化,海洋性地理环境的开放性,为文化和商业的交流带来了便利,促使了西方多元化文化的形成③。也造就了西方人外向、张扬、浪漫的文化性格,其审美意识也与中国有所不同。古希腊、罗马社会以农牧和商品经济为主,所以西方人的审美是物质化的,西方早期以麻和羊毛为纺织原料,后来随着纺织技术的提升,加入金线进行纺织,使面料金光闪闪,无比奢华。由于金工艺的发达,使贝壳、宝石、金属等也能成为绣材。西方刺绣服饰使用宝石、珠片、缎带、链条等材质,在不同的面料上呈现出平面、立体、半立体的视觉效果,显示出西方奢华、绚丽的服饰装饰风格。并使用加、减、变形、夸张等手法丰富刺绣服饰的视觉效果。加法是最为常用的手法,首先刺绣本身就是一种对面料的加法二次创造,其次还可通过将绣制好的刺绣绣片,通过叠加、组合成新的立体的刺绣装饰。减法则是新技术的表现,水溶刺绣的发明使刺绣展现出蕾丝般唯美的效果。
当代中西方刺绣服饰虽有相互借鉴,但依旧发展着各自的优势。受中国传统服饰一元文化的影响,中国刺绣服饰注重内涵,强调寓意意境的表达,所以中国刺绣服饰的整体特征是传统唯美、内敛典雅的。而西方服装文化则是多元性文化,重视展示人体美和造型的立体感,加上西方人外向、善于表现的性格,西方刺绣服饰尽可能地从各个方面展示他们奢华的情感,浪漫至上。西方刺绣服饰更大胆创新,追求个性,寻求对平衡的突破和对片面性的掘进,在设计、表现、创造上别具一格,更具有创新性。当代中国刺绣服饰虽在造型上逐渐西化,但其刺绣装饰仍以中国传统刺绣为主,具有古典的韵律感。中西方因其地域文化导致的审美视觉差异,使中西方刺绣服饰呈现出不同的样貌,为世界服饰的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灵感。

 

 

二、中西方刺绣服饰审美的同一性

虽然中西方刺绣服饰在视觉表现形式上具有较大的差异性,但是在对和谐美的追求上却具有同一性。和谐意味着一种最佳的生存和发展状态,是最理想的美,也是中西方刺绣服饰共同的追求。
中国服饰审美观受中国传统哲学观的影响。儒家的“中和之美”和道家的“天人合一”,代表了中国人所追求的和谐。刺绣服饰也遵循着外观形式和内部装饰的整体把握,整体和谐才能从视觉上给人以美的享受。图3为中国现代中式婚礼服,在领、袖、前襟、下摆部位有镶边和龙凤、花卉的刺绣,装饰图案和装饰的部位繁简、疏密对比和谐,相得益彰。色彩上没有选择传统的红色,男女款以蓝橙互补色搭配,象征了男女阴阳互补的和谐。中式刺绣服饰往往使用宽松柔和的平面裁剪结构,二维的剪裁方式与平顺的绣面,通过服饰的外形与刺绣装饰多层次的组合,展现中国刺绣服饰气韵生动的和谐美感。中国刺绣服饰这种来源于自然并经过艺术的加工与处理后的色彩与纹样,正是中国传统审美,人与自然和谐共处,即“天人合一”理念的体现,展现自然的人格精神,体现着服饰整体的和谐要求。
西方的和谐是追求形式上的和谐。亚里士多德提出美的主要形式在于:秩序、匀称、明确的观点。哲学家托马斯·阿奎那提出美的法则:完整、比例、和谐以及鲜明。康德则直接认定,美是一个对象的和睦的形式。就如西方服饰审美中认为服饰的形是衣料与人体共同创造的,服饰和人体之间是一种动态的平衡,两者共同作用,达到和谐的统一。刺绣服饰中刺绣是服饰的一部分,西方设计师通过遵循一定规律、法则,用理性科学的设计方式,在服饰的设计过程中使用刺绣元素时注意在穿着上是否符合功能性、审美性以及对人而言的装饰从属地位。从图案设计中的点、线、面到对色彩运用的对比与调和、刺绣装饰与服饰轮廓搭配之间我们都可以看到西方设计师对形式和谐的追求。图4中的西方现代刺绣礼服,立体剪裁的大廓型符合西方三维空间的视觉偏好,落英缤纷的花卉图案,在明与暗、疏与密的主从关系的安排下,形成一种秩序。花枝的部分用包梗绣的手法绣制,对应于花瓣的立体绣法,高低错落,层次感强,一切都是在精心的安排下,形成整体的和谐。

 

 
当代设计的价值评判标准则是真善美,在当下世界文化的密切交流下,中西方刺绣服饰的设计遵循真善美的和谐,这是中西方刺绣服饰共同的发展目标。中西方刺绣服饰不仅需要满足主体与客体、局部与整体的关系,在现代人们高标准审美情趣下还要关注服饰与情感、感性与理性、表现与再现、整体与社会、自由与必然的深刻对立关系,重新达到更高层次的和谐统一。

 

结语

通过以上对中西方刺绣服饰审美文化的分析,我们发现中西方刺绣服饰在不同的审美文化下从整体上呈现出风格迥异的形态,但又在差异性中存在着相似之处,就是对和谐美的追求。随着中西方交流的日益频繁,把中西方不同的审美文化观念下所表现出的形式语言进行互补的强化和借鉴,使中西方刺绣服饰在全球化的大趋势下呈现出新的形态是当今设计师应思考的问题。■(郭润坤,杨晓旗   广州大学 美术与设计学院)

 

 

 

注释:

①杨晓旗. 新编服装材料学[M].北京:中国纺织出版社,2012:25.

②吴高泉. 丝绸之路为何是中西文化交流之路——蚕桑文明与中国的审美意识[J].湛江师范学院学报,2010(05):1-2.

③郭雪松. 中西服饰审美文化溯源与比较[D].苏州:苏州大学,2009:28-43.

 

 

参考文献:

[1]陈德志. 中外高级定制时装设计元素比较研究[D].成都:四川师范大学,2013:20-29.

[2]卢苌听. 中国“刺绣”与西方“蕾丝”审美比较研究[D].南昌:江西师范大学,2014:16.

[3]王晓莹. 中西方服饰文化差异[J].包装世界,2015(04):2-3.

[4]张元美. 中西丝绸服饰的设计及其文化差异——以中国NE·TIGER和意大利D&G为例[J].丝绸,2014(01):3-4.

[5]师文雅. 刺绣在中国高级定制时装中的应用研究[D].苏州:苏州大学,2012:29-32.

[6]王斯文. 浅析中西方审美文化之异同[J].美苑,2015(06):2.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