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多云转阴 18℃~31℃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艺术 > 特朗普逃难,默克尔养鸡?叙利亚除了遭遇联合国轰炸,还有艺术上的犀利反击

特朗普逃难,默克尔养鸡?叙利亚除了遭遇联合国轰炸,还有艺术上的犀利反击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四月 28, 2018

就算你不是一个对政治感兴趣的人,

肯定也知道在世界的远东角落,

有一个被战乱、萧条和痛苦填满的地方,

那个地方叫作叙利亚。

本土分裂势力迭起,恐怖袭击不断,

而近日的一次国际性救援更是让人唏嘘不已,全世界 “不同颜色的探照灯” 都打了过来。

美英法对叙利亚政府军事设施进行了联合轰炸。让这个本就脊柱孱弱的国家,

又一次遭遇了致命打击。

战争让无数叙利亚人没了家,没了命。

这对于成人来说可以叫作 “一次变故”,“一次劫难”,而对于儿童来说却让人语拙。

没有词语被发明用来形容,

 “经历着战争的儿童”。

因为这种形容未免太过悲伤和不公,

可却是叙利亚儿童的稀松平常。

而这次联合轰炸不但炸开了全球的一篇声讨,还让视野又一次聚焦叙利亚难民。

全世界艺术家用各自的艺术作品谴责战争。

叙利亚当地艺术家更是犀利反击,

“怒画”世界总统难民照。

下面就让我们从关于叙利亚的全球艺术声音开始,重新倾听这片动乱之土。

还记得2015年震惊世界的偷渡事件吗?

3岁的叙利亚男孩Aylan Kurdi和5岁的哥哥以及母亲逃离叙利亚时,偷渡船不幸在地中海翻了。三个人全部被淹死,而Aylan的尸体漂上了土耳其的海滩。

Aylan Kurdi(左)天真的微笑,

成了一种莫大的讽刺。

“战争在我一无所知的年龄杀了我,我能做的最好的反抗就是告诉它,我不懂怕你,我更不懂痛苦。”

当时艺术家就建起了沙雕缅怀Aylan Kurdi,

到场的还有很多巴勒斯坦儿童。

还有更多的艺术家,

用画笔给了他虚幻的另一个结局。

同样的角度,同样的姿势。

希望他只是熟睡进入了梦乡。

希望他第一次来到这片海滩做的事,

只是玩玩沙子、堆堆房子而已。

除了“希望”,当然还有“讽刺”。

这张画里,气球漆黑又深邃的。

这不就是战火的恶魔本性?

这个气球仿佛在往地下飞,牵着Aylan走进了一片再也睁不开眼的虚无。

当国境阻挡人性,

只能迷失在了汪洋里。

这张作品的讽刺极为到位。

画面中的双方都用了儿童的身份,

还有一处双关。

1.别的孩子都在玩沙,而Aylan早已没了呼吸。

2.联合国筑起高墙,彻底孤立了叙利亚。

而如果说外人的艺术作品,多少带着点 “不识叙利亚烟火” 的侥幸和隔离感。

那这位叙利亚雕塑家Nizar Ali Badr的《鹅卵石物语》,就是地地道道的,叙利亚人眼中的战争。

Nizar Ali Badr在拉塔基亚海滩上收集不同形状的石块或者鹅卵石,

摆出了一篇篇,充满单纯祈愿和美好寄托却又归于尘土,万般无奈的视觉诗。

战争带来了死亡,这是当然。

而用石头来展现死亡,

给人一种自然都被战争分崩离析了的恐惧。

这是叙利亚人才能拥有的表达。

被束缚着人性和自由,

大家低着头,不知道要被带到哪里去。

选择逃离,

纵使逃离的过程宛如虎口般危险,

待在原地不动,却更危险。

还有一位叙利亚油画家,把特朗普在内的10位国际政要,“怒画”成了一票难民。

Abdalla Al Omari目前已经离开了叙利亚,在比利时的庇护之下,然而他的难民经历给了他一个绝佳的灵感。

“让总统们都成为难民吧!”

声明:以下关于画作的描述仅针对作者的讽刺创意进行探讨,不代表私房艺术的政治倾向。

“养鸡婆” 德国总理默克尔

Abdalla Al Omari说:“成为难民是什么感受?就好像身体里长出来一块肿瘤,你很无助却没有人愿意治疗它。就算侥幸割掉了也永远不会痊愈,

它会一直存续下去。”

普京的俄罗斯军队一直在和叙利亚反对派武装进行作战。

也不知Abdalla是在表达“失败”还是“无能”,

普京被塑造成一位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举着求施舍的牌子,还有一点神似罪犯照。

而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半个身子都已没入水下,衣容邋遢,手上拿着一艘纸船。

纸船既像一种求生工具,

又像冠冕堂皇的帽子(面子)。

但无论是什么,脆弱的纸片就是脆弱的现实。

特朗普被塑造成一位左手抱娃的难民,

右手拿着的全家合影,

就是对战争最赤裸而直接的声讨。

“我的家人都去哪了?”

可以让多少叙利亚的父亲心碎?

这幅油画里有以色列首相、伊朗总统还有奥巴马和金正恩,他们被描绘成了排着队等待救济的难民。

队伍末端长到仿佛无尽,

而看似排在最前面的“总统们”,

前面的队伍又有多长?

这是叙利亚难民数量最震撼的真实写照。

这套油画被命名为《脆弱系列》,画面中“伟人们”颠覆性的形象,意味深长地表达了叙利亚人的国际诉求。

“你们从未设身处地的思考过我们。”

Abdalla Al Omari希望借此呼吁政客们从难民的角度考虑问题,少制造些冲突,多创造些和平。

难民营中使用过的催泪瓦斯与古希腊用来收集悼念者泪水的容器陈列成了艺术作品。

当艺术遇上战争,

艺术家理想夙愿里的美好与现实的对比越强烈,

真相就越残酷,

而艺术本身也越无力。

我们凭个人的力量永远无法抵抗战争,

而战争却可以轻易摧毁每个人的幸福。

80%叙利亚难民逃难选择登陆的波斯岛上,

12030张难民照片。

但是艺术能带来希望和信任,

说服遭难者去相信,不幸终会结束。

就像幸福再当时被不幸替换了一样。

从Nizar Ali Badr这幅《鹅卵石物语》中再次感受叙利亚——快乐是珍贵的,而团结却是脆弱的。

画面中是及时行乐也好,是异想天开也罢,

在某个战争暂时熄火的地方,

一群叙利亚人终于得以停歇、享乐。

难民下跪祈求入境

弱国无外交,诚然。

但艺术没有国籍,也无需仲裁。

叙利亚遭遇了联合国的轰炸,然而通过她略显粗糙的艺术,我们依旧能看到这个民族的骨气和独有的创造力。

难民营中的叙利亚女孩

战争何时会停止?

没人知道答案。

但我们都知道,

弱国亦有魂。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