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多云转阴 18℃~31℃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时尚 > Jil Sander, “现在时”下的回顾

Jil Sander, “现在时”下的回顾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四月 28, 2018

 

>  JIL SANDER2004/05秋冬系列大片

“我的兴趣,在于一种新兴的存在之中(what interests me is the new, the merging)。“ — —Jil Sander 。

 

在2017年的年末,Jil Sander的个展《现在时(Prsent Tense)》最终落地于德国法兰克福的Museum Angewandte Kunst。此时已经距离设计师的最后一个时装系列的发布近四年——对于一个以“花无百日红”为价值趋向的当今时尚文化而言,四年中似乎走过了数个朝代的更迭:四年前,Gucci还没迎来米开理的时代,Alber Elbaz还依旧奉职于Lanvin,那时极简的精英主义审美还是高级时装的主流论调,而“青年文化” 还是个颇为小众的社会学语汇。在当下这个被太多“主义”“策略”和“政治正确”驱赶着的时尚产业,这个名为《现在时》的展览或许能让时装创意人辨清在一个又一个标签背后,时装所应有的时代精神。而此次展览更单纯的意义,是借由策展人Matthias Wagner K与Jil Sander共同打造的超过三千平方米的展览,来讲述一个超越“极简主义”标签之外真实的Jil Sander。

 

 

>  JIL SANDER2004/05秋冬系列大片

 

秀场、后台、工作室、时装线、配饰、美妆品、时装摄影与广告、时尚与艺术、建筑与园艺,这九个展览主题的设定无疑让人看到了Jil Sander除去时装设计之外的更多身份。同时,对于一位强调时代精神与创新设计的设计师的讲述,这样的策展思路也符合了其创意背后的当代主义哲学。我们不会看到按创作时间排序的设计作品文献(一位信奉“时代精神”的设计师对“回顾展”一词并无好感),取而代之的是将时装置于灯光、空间、摄影、音效设计的动态的三维空间之中。参观者将深度浸入于Jil Sander式的体验,而这样的体验,也映射出此次展览的首要旨意:Jil Sander并不仅仅是一位设计师,她更多地是一位创意者,而时装只是她其一的叙述语言。就像策展人为Jil Sander所著评论的开篇所写的——“Jil Sander——一位时装设计师?这样的论断是对这位设计师卓越才华过于仓促的简化。”

 

包豪斯时装

 

>  展览现场

 

1943年11月,Jil Sander出生于战时德国的Wesselburen,数年后随家人移居德国汉堡。Jil Sander对时装的启蒙意识来自于其曾经于Krefeld Textile School of Engineering的学习材料工程的经历。这所学校的老师推崇包豪斯学派(包豪斯在纳粹德国时期被视为禁学),回顾Jil Sander一生的创作,实际都遵循着包豪斯学派的方法论。1964年Jil Sander以交换生的身份前往洛杉矶,随后回到汉堡并在数个女性杂志担任时装编辑的工作。彼时的Jil Sander已经有了对时装面料、比例乃至女性形象的思辨。1968年,当Yves Saint Laurent和Hubert de Givenchy在巴黎发布女装成衣系列时,Jil Sander在汉堡的Poseldorf区开设了其首间零售店铺。当时的德国时尚依旧遵循巴黎式的民俗风格(folkoristic),。而Jil Sander色彩克制、风格严谨的首个系列似乎让德国女性看到了时装设计中的本土性。整个系列一售而空,而Jil Sander设计背后的文化参照,不仅是包豪斯风格,还有新教工作伦理(“我需要设计和秩序,我需要工作,就像鱼儿需要水”),也的确让时装设计找到了德国文化的归属。

 

Jil Sander的风格是极简的,但我们却不能简而言之的用极简主义来定义她的设计。Jil Sander的时装设计核心,强调的是比例的和谐、精准的三维形态和低调而富于张力的优雅。设计师曾说时装就像品尝食物,有些菜式简单而美味,令人憎恶的是那些夸张的混合物。Jil Sander的设计有着来自德国新即物主义的影响,时装设计回归到理性的现实之中,并注重表达客体性的存在,而非强调浪漫而理想主义的主观表现。同时,设计师继承了歌德(Goethe)对风格的解读,创作跳脱出模仿和风格主义的游戏,这也成为了Jil Sander设计中的纯粹主义的诠释。而Jil Sander的德国血脉也让她对民主意识有着无限崇尚。或许这也是这位曾经工作于高级时装领域的创意人,自2009年连续三年与Uniqlo推出了J+胶囊系列——优秀的设计应该服务于社会,而并非资产阶级的玩具。

 

 

> 展览现场

 

但对于Jil Sander最重要的影响,是来自包豪斯体系的影响,她的时装设计至今依旧具备的时代精神,对设计三大主体的推崇:功能、材料、形式。Jil Sander的时装设计是功能性的,而为了达到这种功能性,时装又必须解放人们的身体,使穿着者可以自由地活动。就像买过Jil Sander设计的人都会惊讶,这些看似纤细的时装却有着相当舒适的版型,而所有为装饰性服务、影响穿着的不必要设计都不会被Jil Sander所接纳。Jil Sander的创作永远是考虑周良的,就像所有包豪斯设计一样,Jil Sander的时装,是为穿着者服务的民主设计。

 

越发解读Jil Sander的作品,我们也愈发感受到Jil Sander时装设计中的哲学意识——理性、自制、严谨。这样的价值观也填补了时装的某种道德空缺。不言高级定制是真正闲适阶级的特权,时装长久以来一直追捧的是感性的浪漫和享乐主义的放纵,这样也使得传统时装美学一直以来着重于对装饰元素的创造,因为人们对时装的使用目的是“打扮”。而Jil Sander则是彻底的现代主义设计,人们可以真正地“使用”时装。而也正是这样反装饰主义的特质,让Jil Sander被扣上了极简主义的帽子。但Jil Sander的精神,实际远远多过你所看到的那些简洁的线条。

 

多元的叙述

 

> 展览现场

 

1979年,Jil Sander推出了她同名的首款香水“Jil Sander Pure”。就像Jil Sander的时装第一次让人看到了德国的审美属性,她的香水系列同样也来源于设计师对德国元素的现代主义诠释。彼时的香水生意基本垄断在法国的制造商手中,东方香调成为时代的潮流。1977年伊夫圣洛朗的Opium是那段时间最知名的创作——鼻烟壶为灵感的瓶身设计,华丽馥郁的辛辣东方香调赞颂着感官沉醉。而Christian Dior和Chanel同时期所分别推出的Diorelle与Cristalle,虽然顺应时代潮流让香调变得相对轻盈,但依旧在贩售一种男权社会意识下的高雅的女性形象。Jil Sander的香水创作从瓶身设计开始,Peter Schmidt借用了美国建筑师Frank Lloyd Wright作品中的锐利而平衡的线条,为Jil Sander的首款香水打造了以两个立方体为形态的瓶身设计,并用数周在意大利的玻璃工作室中实验最终的成品,确保瓶身犀利的边缘坚不可破。对于这瓶香水而言,最让人记忆深刻的莫非是在彼时颇为前卫的广告大片。在这个由Scholz & Friends出品的跨页广告中,立方体的香水被置于右手页,而左页与之呼应的,是Jil Sander设计师本人的特写——一种独特的张力形成其间,一边是当代设计的力量感,一面是真实的人性——脆弱却坚定。“脆弱并不是缺点”,这也是Jil Sander对性别平权的主张,女性的自由是来自自我的认同,而不必借由男性化的语言来佐证。Jil Sander Pure香水的视觉创作同时也是在呼吁“真实感”,而非像Yves Saint Laurent的Opium那样打造一个理想主义的现实逃避,也正是这种真实感,为Jil Sander的作品带来了力量。

 

 

> 展览现场

 

Jil Sander在八九十年代不断推进其美妆产品的研发,而在这一过程中也打造了不少设计经典,其中包括1981年和Kenji Toma合作“Bath and Beauty

 

Pure”护肤品系列,而1985年彩妆系列的广告片,也由当时年轻的瑞士摄影师Raymond Meimer掌镜。Jil Sander的美妆品广告的旨意,并不是单纯地贩售产品,而是直抵核心地传递着Jil Sander的价值观——精英主义、克制、真实、秩序,或者说是一种完美的理性主义。而Jil Sander新教徒般的工作伦理观,也推动着这一品牌的持续发展。Jil Sander眼镜系列和手袋产品以授权的方式于1982年和1984年上市。到1993年,Jil Sander在德国的杜塞尔多夫、慕尼黑、柏林、法兰克福和汉堡开设了品牌旗舰店,随后又在全球建立了超过八十个零售点,其中有包裹在东京、香港和曼谷这些亚洲城市的旗舰店。Jil Sander的设计在亚洲受到不少追捧,或许也正是其哲学中的克制、谦逊和作品上呈现的匠人精神,与亚洲哲学有着自然的呼应。Jil Sander同时获得了大量的业界和社会认可。1995年设计师因其对社会的杰出贡献,被德国总理授予最高级别联邦十字勋章(Bundeserdienstkreuz),Jil Sander相关的室内设计,也获得包括来自美国建筑师协会的嘉奖。

 

1999年,Jil Sander将品牌卖给了Prada,或许是这位德国人相信能与曾经身为意大利共产党的Miuccia Prada建立价值观上的共识,但六个月后,Jil Sander因为与Prada的首席执行官Patrizio Bertelli不和而离开品牌,随后时装屋设计和研发部门的全部员工也相继离职。在2003年和2012年Jil Sander曾两次短暂回归过自己的同名品牌,但这位包豪斯匠人的工作方式,并不符合一个以利润最大化为目的的商业集团的策略追求。

 

Jil Sander的传奇或许落幕了,但却已经改变了整个时尚美学和设计理论的演化。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