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多云转阴 18℃~31℃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摄影 > 明明可以成为一代摄影大师,他却沉迷于女人的体香

明明可以成为一代摄影大师,他却沉迷于女人的体香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五月 2, 2018

说起芦丹氏

(Serge Lutens)这个牌子,

有些人可能还一头雾水,

有些人却已经激动地翻出了

七百多块钱一支的小口红。

或者滔滔不绝地讲起那些以铁处女,

长筒丝袜、铁娘子、皮肤游戏、

自深深处、修女为名的诡异香水。

这个与众不同的品牌,诞生于眼前这位绅士老爷爷塞吉·芦丹氏(Serge Lutens)之手。

1942年出生于法国里尔的他有着多重身份:摄影师、电影制片人、化妆师、室内和舞台设计师……

20岁那年,他就成为了法国《Vogue》杂志的摄影师;仅仅25岁就被委以重任开创了迪奥彩妆帝国,之后在美国开摄影展,在威尼斯以导演的身份参展。

1980年代,他担任资深堂集团产品形象总监,期间赢得了巨大的国际声誉以及无数奖项。

芦丹氏摄影作品

时尚传奇人物戴安娜·弗里兰(Diana Vreeland)称他掀起了“一场彩妆革命”。

如果要说谁是“活着的大师”,塞吉·芦丹氏当之无愧。

然而那么厉害的芦丹氏,

却一没显赫出身,

二没学历背景。

他倒也从不忌讳自己的孤苦身世:

“我生在二战时期(1942年),

生下来就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

没几个礼拜,我妈把我送人了。

从一个领养家庭搬到另一个领养家庭,

就这么长大。”

年少的芦丹氏曾梦想做一名演员。

从美发沙龙的学徒时期开始,

他就对“美”产生了别样的认识。

到了差不多18岁时,

他的洗剪吹加化妆的手艺,

已经足够艳震北法地区。

20岁,他只身来到巴黎,

这个默默无闻的年轻人,

带着自己的画册、照片,

勇敢地敲开了法国《Vogue》的大门。

他们当场对芦丹氏说:

“下午4点再来吧”,

顺带说了些客套话。

结束了自荐后,

已经是中午11点半,

芦丹氏来不及折返回家,

于是在附近的咖啡馆一直等到4点。

“我还记得回到办公室时忐忑的心情,

因为我很怕被拒之门外。”

幸运的是,他最终被录用为摄影师,

为后来的成功打下了基础。

不到20岁,他就成了《Vogue》和《Elle》两本宇宙大刊争相抢的红人。往往这边还在给《Vogue》的模特化妆做头发,《Elle》那边的电话就打来了。

年轻,帅气,有想法,

自然会受到客户的垂青。

1967年,迪奥公司

酝酿推出彩妆系列时,

找到了芦丹氏。

他从迪奥时装中汲取灵感,

又融入自己的美学认识,

他对于色彩、造型、风格的把握,

为迪奥彩妆注入了生动的灵魂。

芦丹氏为Dior彩妆设计的妆容和形象

所以,26岁的芦丹氏,不光给大名鼎鼎的迪奥品牌推出的化妆品做了广告形象,还全程参与了产品设计。

化妆品卖成爆款,芦丹氏名气更大了。连当时《Vogue》美国版的主编戴安娜·弗里兰,都夸他为“美妆革命的新一代领军人物”。

1980年,

芦丹氏和资生堂走到了一起。

那时候资生堂在日本已经很有名,

但离高端洋气的国际大牌范,

仍旧差了那么一口气。

芦丹氏受毕加索、布拉克等立体主义画派大师灵感启发设计的形象。话说能看出这是唇膏的广告吗?

芦丹氏的加入,

为资生堂注入了一股新鲜的血液,

还连带开创了一个时代:

“Serge Lutens的资生堂时代”。

日本第一代超模山口小夜子与芦丹氏的合作

他为资生堂设计了一系列全新的产品包装和影像广告,这些艺术品般的作品让芦丹氏获得无数赞誉——其中包括两座国际广告金狮奖和法国文化部颁发的艺术文化卓越勋章。

芦丹氏很喜欢电影《霸王别姬》,特别喜欢的一幕是程蝶衣如何被京剧师傅逼着重复“我本是俏娇娘”的片段。

他一遍一遍地重复,从一开始的犹豫,到坦然,到最后他真心觉得自己是那个俏娇娘。

芦丹氏指导模特进行拍摄的时候,他会想象自己也变成身边的女模特。

为了告诉他们怎么摆姿势,芦丹氏要先进入角色,摆出女性的姿态。

现在的“艺术品”已经太泛滥,

但你随手拿张其他广告,

和芦丹氏的设计摆一起,遮掉产品,

“好看的广告”和“艺术创作”之间的区别,

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但是这一切对他来说,

过去都已过去。

未来在他眼中,

就是下一瓶新香。

1982年,芦丹氏创作了自己的

第一款香水——Nombre Noir,

从此与香水结下了不解之缘。

“以香味为例,7岁之前,你的记忆中存储了55万种基本香味,7岁之后,你再慢慢遇到它们,有些你喜欢,有些你讨厌。

我跟你的不同是,我将这种想起来的香味变成了香水。”芦丹氏说道。

每一瓶Serge Lutens的新香,都有一个迷人的名字:柏林少女、玫瑰陛下、婆罗洲1834、林之妩媚……

芦丹氏说:“香水不只是一种气味,它还是一个音节,一幅画面,一个故事,一个文学概念。”

他将香水作为自己情感的产物,

有人问他自己最爱哪款香水?

芦丹氏的回答是永远都是:“下一款”。

工作闲暇之余,

芦丹氏最喜欢宅在家。

而能让他安静地宅着的家,

是这样的:

芦丹氏极少对外公开,

自己在摩洛哥马拉喀什的家。

但要是家里有个宫殿兼博物馆,

我也愿意没事就安静地宅家里呀~

如今76岁的芦丹氏,依旧孑然一身。

对此,他说道:“我的生命里面从来没有遇到过任何人。我太融入我的创作了……我一直是孤独的,创作是很私人的东西,找不到别人分享,是一条孤独寂寞的道路。

我大概是全世界对孤独最甘之如饴的人,我只有创作。”

在众人心中,芦丹氏不仅仅是摄影师、化妆师、调香大师,更是一位美学艺术家,是“美”的俘虏者、造物家。

然而真正的艺术家,本可以是最强悍的一类人,或是最神圣的一批人,却往往永远把自己放得最低。

说起芦丹氏

(Serge Lutens)这个牌子,

有些人可能还一头雾水,

有些人却已经激动地翻出了

七百多块钱一支的小口红。

或者滔滔不绝地讲起那些以铁处女,

长筒丝袜、铁娘子、皮肤游戏、

自深深处、修女为名的诡异香水。

这个与众不同的品牌,诞生于眼前这位绅士老爷爷塞吉·芦丹氏(Serge Lutens)之手。

1942年出生于法国里尔的他有着多重身份:摄影师、电影制片人、化妆师、室内和舞台设计师……

20岁那年,他就成为了法国《Vogue》杂志的摄影师;仅仅25岁就被委以重任开创了迪奥彩妆帝国,之后在美国开摄影展,在威尼斯以导演的身份参展。

1980年代,他担任资深堂集团产品形象总监,期间赢得了巨大的国际声誉以及无数奖项。

芦丹氏摄影作品

时尚传奇人物戴安娜·弗里兰(Diana Vreeland)称他掀起了“一场彩妆革命”。

如果要说谁是“活着的大师”,塞吉·芦丹氏当之无愧。

然而那么厉害的芦丹氏,

却一没显赫出身,

二没学历背景。

他倒也从不忌讳自己的孤苦身世:

“我生在二战时期(1942年),

生下来就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

没几个礼拜,我妈把我送人了。

从一个领养家庭搬到另一个领养家庭,

就这么长大。”

年少的芦丹氏曾梦想做一名演员。

从美发沙龙的学徒时期开始,

他就对“美”产生了别样的认识。

到了差不多18岁时,

他的洗剪吹加化妆的手艺,

已经足够艳震北法地区。

20岁,他只身来到巴黎,

这个默默无闻的年轻人,

带着自己的画册、照片,

勇敢地敲开了法国《Vogue》的大门。

他们当场对芦丹氏说:

“下午4点再来吧”,

顺带说了些客套话。

结束了自荐后,

已经是中午11点半,

芦丹氏来不及折返回家,

于是在附近的咖啡馆一直等到4点。

“我还记得回到办公室时忐忑的心情,

因为我很怕被拒之门外。”

幸运的是,他最终被录用为摄影师,

为后来的成功打下了基础。

不到20岁,他就成了《Vogue》和《Elle》两本宇宙大刊争相抢的红人。往往这边还在给《Vogue》的模特化妆做头发,《Elle》那边的电话就打来了。

年轻,帅气,有想法,

自然会受到客户的垂青。

1967年,迪奥公司

酝酿推出彩妆系列时,

找到了芦丹氏。

他从迪奥时装中汲取灵感,

又融入自己的美学认识,

他对于色彩、造型、风格的把握,

为迪奥彩妆注入了生动的灵魂。

芦丹氏为Dior彩妆设计的妆容和形象

所以,26岁的芦丹氏,不光给大名鼎鼎的迪奥品牌推出的化妆品做了广告形象,还全程参与了产品设计。

化妆品卖成爆款,芦丹氏名气更大了。连当时《Vogue》美国版的主编戴安娜·弗里兰,都夸他为“美妆革命的新一代领军人物”。

1980年,

芦丹氏和资生堂走到了一起。

那时候资生堂在日本已经很有名,

但离高端洋气的国际大牌范,

仍旧差了那么一口气。

芦丹氏受毕加索、布拉克等立体主义画派大师灵感启发设计的形象。话说能看出这是唇膏的广告吗?

芦丹氏的加入,

为资生堂注入了一股新鲜的血液,

还连带开创了一个时代:

“Serge Lutens的资生堂时代”。

日本第一代超模山口小夜子与芦丹氏的合作

他为资生堂设计了一系列全新的产品包装和影像广告,这些艺术品般的作品让芦丹氏获得无数赞誉——其中包括两座国际广告金狮奖和法国文化部颁发的艺术文化卓越勋章。

芦丹氏很喜欢电影《霸王别姬》,特别喜欢的一幕是程蝶衣如何被京剧师傅逼着重复“我本是俏娇娘”的片段。

他一遍一遍地重复,从一开始的犹豫,到坦然,到最后他真心觉得自己是那个俏娇娘。

芦丹氏指导模特进行拍摄的时候,他会想象自己也变成身边的女模特。

为了告诉他们怎么摆姿势,芦丹氏要先进入角色,摆出女性的姿态。

现在的“艺术品”已经太泛滥,

但你随手拿张其他广告,

和芦丹氏的设计摆一起,遮掉产品,

“好看的广告”和“艺术创作”之间的区别,

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但是这一切对他来说,

过去都已过去。

未来在他眼中,

就是下一瓶新香。

1982年,芦丹氏创作了自己的

第一款香水——Nombre Noir,

从此与香水结下了不解之缘。

“以香味为例,7岁之前,你的记忆中存储了55万种基本香味,7岁之后,你再慢慢遇到它们,有些你喜欢,有些你讨厌。

我跟你的不同是,我将这种想起来的香味变成了香水。”芦丹氏说道。

每一瓶Serge Lutens的新香,都有一个迷人的名字:柏林少女、玫瑰陛下、婆罗洲1834、林之妩媚……

芦丹氏说:“香水不只是一种气味,它还是一个音节,一幅画面,一个故事,一个文学概念。”

他将香水作为自己情感的产物,

有人问他自己最爱哪款香水?

芦丹氏的回答是永远都是:“下一款”。

工作闲暇之余,

芦丹氏最喜欢宅在家。

而能让他安静地宅着的家,

是这样的:

芦丹氏极少对外公开,

自己在摩洛哥马拉喀什的家。

但要是家里有个宫殿兼博物馆,

我也愿意没事就安静地宅家里呀~

如今76岁的芦丹氏,依旧孑然一身。

对此,他说道:“我的生命里面从来没有遇到过任何人。我太融入我的创作了……我一直是孤独的,创作是很私人的东西,找不到别人分享,是一条孤独寂寞的道路。

我大概是全世界对孤独最甘之如饴的人,我只有创作。”

在众人心中,芦丹氏不仅仅是摄影师、化妆师、调香大师,更是一位美学艺术家,是“美”的俘虏者、造物家。

然而真正的艺术家,本可以是最强悍的一类人,或是最神圣的一批人,却往往永远把自己放得最低。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