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多云转阴 18℃~31℃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设计 > 用黑色的光照亮一个家

用黑色的光照亮一个家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五月 10, 2018

说到“玻璃”,给人感觉总是干净、脆弱的。说到“光”,则给人感觉是温暖、明朗的。当“玻璃”与“光”融合到家具中,突如其来的时空穿越故事被搬上了家的舞台,一种寻不见、摸得到,看得见、说不明的生活激情被莫名其妙地点燃了。

 

 > 内外系列的吊灯——“触”

 

“黑光”(Black Light)就是这样莫名其妙地点燃了一个个对家、对生活充满激情和热爱的心。因为“玻璃”与“光”的结合,使得“黑光”的每一件家具都极具艺术性,当艺术与设计成为一件家具的双重标配,一件单品足够可以撑起整个家的气质。

 

先不去评论“89年系列”(89s)家具的美感和功能性,相信每一个看到“89年系列”家具的人会首先对产品的生产制造和工艺流程产生深深的疑问。“这是玻璃做的?”“这样够坚固吗?放在家里没问题吗?”

 

 

> 内外系列——“水花桌”,材料是铝和玻璃

 

“89年系列”家具包括几款如北方冬天屋檐处常见的冰柱、水滴一般的“流体灯”,这些“流体灯”在款式、形状、颜色上都有多种选择。不开灯的房间中,“流体灯”就会自放光彩,开了灯,“流体灯”就会点燃整间屋子。也正是在集中体现高温液体状态下的流动属性,以及灯光与铁和玻璃结合后,“流体灯”给人一种沉浸在漫长回忆中的时空错觉。看到“流体灯”之后,完全没办法只把它当做一件家具看,它更像是一件艺术品,表达对生活的美好想象和憧憬。

 

 

> 内外系列桌子,材料是木头、铝和玻璃

“这个创意来自2013年的冬天,第一年搬到郊区艺术区,远离了市区的朋友,有一种莫名的不适和孤独,早晨起床被挂满屋檐的冰柱惊艳到,瞬间被拽回小时候的美好回忆里——89年特别冷的一个冬天,那是记忆里美好的年代。我想要追溯那些悬挂在屋檐上晶莹剔透的冰柱,嘀嗒融化的景象。”设计师王振说到,“‘89年系列’对冰冷和寒光符号有异常的偏好,对80年代浮身游离的观念与玄想,需要回到律动的生活中来震颤一下,才能得到最真切的体会。锈迹的生铁,剔透的玻璃,就是一种矛盾的信号。”

 

 

> 内外系列——表,材料是铝和玻璃

而液态流体是“黑光”作品中经常运用的元素,“89年系列”集中体现了这一风格,包括金属质感被玻璃包围的“89相框”、用色彩和光做点睛之笔的“89花瓶”,以及在阳光下依靠影子就可以千变万化的“89烟灰缸”。这些小而美的家居产品给生活增添了不止一点的乐趣和美好。生活中的小确幸,往往就来自一件能带来十足心理安慰的小物件。

 

当滚烫的玻璃溶液,不停地往下流淌,匀速转动吹杆,等待的时间既不能太长也不能太短,取决于此时室外的温度高低。玻璃溶液缓慢地流入容器,渐渐充满整个形状,从预留的狭窄缝隙里一点点挤出,拉长,流动伴随着停滞,直到坚硬如冰,形状无法控制,一切交由时间决定。无论是产品本身,还是产品的制作过程,都成为了对生活最美和最真的表达。

 

 

>  外系列——表

 

主打的“内外”系列依靠玻璃的透明属性确定了“黑光”对内部空间的研究方向。“内外”灯系列产品中,能够明显看到铁丝留在玻璃上的痕迹,最后以褶皱柔软布的形式展现出来。而据设计师王振所说:“铁丝网坚硬和玻璃软体之间的材质矛盾是我们长期以来的研究方向。”

 

在制作过程中,将玻璃料吹进预留的铁丝网中,经过包裹、膨胀、凝固。把铁丝网缓慢地从玻璃表面撕开,留下负形,金属网格状的线条印在玻璃表面,同时遗留下的还有布纹状的褶皱,看似柔软,却形成坚硬的外层。柔软和坚硬在凝固的一瞬间并存,像是不可能的两极处在同一时空的节点上,并行不悖。

 

 

>  外系列——表

 

“内外”系列与“89年系列”最大的不同是,“89年系列”给人美好的想象空间,而“内外”系列,偏偏去制造一种不完美和不安全感。“内外”系列多了一些脆弱,也多了一些融合,这种“不纯粹”的融合和玻璃“纯粹”的脆弱,使之更加独特。

 

“美好的东西有很多都是不安全的,‘内外’系列中我们伪造了一种脆弱,大家看到的透明玻璃腿有2cm厚,其实是相对安全的,我只是想用玻璃的透明属性强调一个可视内空间,并把这个特殊空间完全交给拥有者,让其参与其中来完成我们这个设计的最后一个环节。可以是花、水植、小鱼、工具,这些参与都会让最后一个环节变得更有趣。”,王振说,“我们想要让‘当其无,有室之用 ’的空间概念得以延伸至‘容器’的概念, 并颠覆我们对空间边界的认知。家具平面外空间和玻璃内空间交互和错置就为创作提供了无限的可能。”

 

 

>  内外系列桌子,材料是铝和玻璃

 

“内外”系列企图营造的“脆弱”让人难免会对其产品的稳定性和耐用性产生怀疑。单纯是一种脆弱的美好,足够战胜产品的功用,以偏概全吗?“关于稳定性,我们已经反复检测过了。而耐用性取决于消费者。”王振说,“脆弱是我们重点要表现的,其实它是我们伪造的假象,只是大家的视觉没能适应,玻璃在咱们生活里到处都能看到,我们只是更改了一下它出现的位置,在矛盾冲突中寻找美好。”

 

“黑光”是设计师王振在2013年创立的品牌,他毕业于清华大学玻璃艺术专业,毕业后也一直以玻璃为材料进行创作。他认为,玻璃的基本属性太诱人了,总能给人带来惊喜。同时,又因为王振对材料有特别的偏爱,材料本身的诱惑成为他进行创作的基本驱动力,再经过反复的试验,最后就会被他发展成为产品之一。比如,用玻璃与木材以及铝共同打造的“内外桌”,略显复杂的组合,也没让这张桌子失去它该有的小清新味道,反而给使用者提供了多一种选择和搭配空间。还有,左右不对称材质的“内外桌”,左边用金属桌腿,右边用玻璃桌腿,营造了错落有致的空间立体感和趣味十足的体验。

 

 

 >89系列——相框,材料是黄铜和玻璃

 

王振说:“所有的结合并非偶然,这个要对所用材料的属性有深度了解后才会考虑如何结合,所以这个环节对我们来说是最耗时的一个环节。”

 

常年跟玻璃打交道,王振对“玻璃”这个材质可以说是非常了解,从配方到颜色,从玻璃的透明度、硬度、大概的颜色,每个环节都是他能控制的。“最脆弱的材料却可以防弹,这就是它的诱人之处。”王振说。

 

同时,“玻璃”这一材质的局限性也有很多,大小、气泡、内部颜色等等。有些是受技术限制,有些是受设备限制,有些则更不可控。王振却说:“玻璃高温成液态,流动成型,所以内部颜色和形状很难控制,但不可控才能带来惊喜。”

 

 

>89系列——花瓶,材料是玻璃

 

在跟“玻璃”打交道的这些产品中,最难的过程当属挤压的过程。将玻璃料放置于铁板上,用另一块铁板放置、挤压,形成半偶然的形状、薄厚、肌理、变形。而这时,温度是控制的关键。一种情况,温度过高会失去自然的水纹状表面;另一种情况,温度过低会造成玻璃的炸裂。分寸的拿捏很重要,耐心和经验都是关键。

 

而在打造产品的整体空间感上,就来到了最后一个步骤。让流淌的玻璃在半空中滴落,落入金属的桌面,溅起水花,形成另一个向下延伸的空间。“内外”系列的桌面就具有了自主性,因为空间并不只是停留在表面,同时也延伸到了桌面以下,使用和功能的自由度因此变得更加灵活、自如。滴溅的形状在不断的构想中发生着流动、滴落、停止的动作,时间就悬置在成型的那一瞬间。

 

 

> 用玻璃制作的黑光系列产品

 

在设计中寻找生活的美和真,并且将这种情感通过一种或多种材料展现出来,传达给更多对生活充满激情和期待的人,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让每一件美好的产品成为我们生活中的小确幸,给由一点一滴组成的生活带来小惊喜,也就成为了我们共同的夙愿。正如王振所说:“每个年龄段、每个时间阶段,都会有不同的生活方式,我们都在发生着变化,唯独对美的追求不会变。”希望他能坚持自己喜欢做的,给大家的生活带来更多想象的空间。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