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多云转阴 18℃~31℃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设计 > 精致与骄傲:从 2018 德国 DAM 奖谈起

精致与骄傲:从 2018 德国 DAM 奖谈起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五月 17, 2018

提到德国当代建筑,最先想到的不是风格和美学,是施工质量和技术能力。先说施工质量,上学时老教授讲的原话是同一套图纸,从德国拿到青岛,盖出来的是两个样子,一个工业机器与手工砌筑的区别,今天说手工的有味道耐品,但真要是站在工业机器面前看见几微米差异的模板从流水线上下来的时候,心里还不是滋味儿;然后是技术能力,大部分今天能见到的现代建筑技术资料,都是从德文翻过来的,在中国大地上常年见到某新建筑技术的推广会,都是见到一位西装笔挺的德国人极其庄重地在讲着,配的宣讲ppt,一个词儿快有一行长了。

 

 > 德国慕尼黑的wagnisART住宅项目

 

跟德国同行聊过,他眼里有这行业里别家没有的东西,就像老罗讲的,“天生骄傲”。尤其是在建筑物越来越接近于一台供人使用的智能化机器集合物的现今时代里,对于德国当代建筑的风格问题已经难以过多的究其原委,最常见到的表皮和极简手法在如此诡异的施工质量和技术手段的加持之下,变得更像建筑尺度的类似于智能手机一样的工业产品,偶尔出现的欧式元素也升华为印章一样夺目而叹为观止的精细符号;美学问题则化为工业产品本身的细节问题,建筑物的形体美比例美等等这些许多建筑师还在纠缠与纠结的基础问题,实际上德国已经在包豪斯时代解决了,如当代艺术一般,人可以感受的更多的建筑之美不但没有规则更是以小尺度的细节、材料的精致程度来决定,这里也有施工质量与建筑技术的加持。

 

 

> 德国腓特烈港的齐柏林大学主校区

 

精致与骄傲这两种德国建筑的主要特点集中在一栋非常值得展开描述的建筑物身上——DAM,全称为DEUTSCHES ARCHITEKTURMUSEUM,德国建筑博览馆,这栋建筑不仅仅是一座面向公众开放的具有实际展会功能的场所,同时它也是一个建筑学范畴具有权威影响力的组织。先说说这栋建筑,1906年,西里西亚(中欧)建筑师联合会的代表聚集在曼海姆,讨论的是一个雄心勃勃话题:“我们通过什么方式影响城镇和国家的建筑设计?”。来自全国各地的三十七位德国建筑师和工程师协会相信解决办法是成立一个“德国国家建筑博物馆”。然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阻止了计划的实现。1920年代,法兰克福市政府建筑事务委员会首次公开寻求国际支持来继续这项计划,然而又遭到战争阻隔,直到1970年代末期,由建筑学者海因里希·克洛茨主动牵头将他的建筑博物馆的概念文本提交给了当时的几个较大的地方政府,并在1977年之前,与法兰克福市签署了建立这样一个博物馆意图的宣言。场地特意选择在了两座世纪之交的别墅中的一座。

 

 

> 德国奥格斯堡的可回收物品和街道清洁车车库

 

这座娇小的建筑外立面装饰着巨大的罗马柱,有着俯瞰美因河的优雅姿态。建筑师奥斯瓦尔·马西亚斯·昂格斯(Oswald Mathias Ungers)受委托将其改造成博物馆,他的方案是在曾被焚毁只保留了外墙的旧建筑内放置一个占地面 积为五米乘五米的新建筑物,这座“建筑物内的建筑”通过四根钢构柱子向上延伸,支撑着一个斜面天篷。事实上这样的做法虽然看似现代意味强烈,但却暗含着更多的内涵,其一,在德国古代的宫殿建制中,这样形态的天篷标志着中央位置,即炉膛,它向教皇、皇帝或国王的宝座提供了更高的高度,其二,也在强调建筑这个词语的真实意思:“无论人类在哪里建立四个支撑和一个屋顶,他都会从这个能够远离外界那些未受保护领域的空间中,寻找到安全和真实的自我。”

 

 

> 德国奥格斯堡的可回收物品和街道清洁车车库

 

而作为权威学术机构的DAM,于2007年开始建立了DAM奖,旨在表彰德国的杰出建筑师与建筑物。此奖项所联动的展览与活动则与该机构的固定出版物《德国建筑年鉴》深度联动,并且评选极为严格,以2018为例,评审团先从100个建筑物中选出了在德国建成的23个项目和海外的2个项目作为决赛项目,它们包括住宅建筑,音乐厅和其他公共建筑,第二步在这25个项目中再选择4个进入决赛,最终只有一栋建筑获得最佳。奖项联动极具德国色彩:2018年1月26日,最终得奖者揭晓,1月27日,相关展览开幕,1月28日,年鉴发售。

 

4个入围决赛的建筑都值得说说,先是冠军,2018年获得殊荣的建筑物是位于慕尼黑的wagnisART住宅区项目,由bogevischs buero 与 SHAG事务所完成。

 

事实上这个项目与慕尼黑这样的大城市调调大相径庭,或者说带有与人口密集区域里蔓延的房地产发展气氛完全不相符的节奏,项目本身所在的地块属性及开发计划也跨过了十几年的周期,可谓栉风沐雨。

 

 

 

> 德国腓特烈港的齐柏林大学主校区

 

起初早在2002年,当地开发商Ortner&Ortner Baukunst计划在该地块建造三座“U”形的长方形建筑,具有十分明显的商业地产开发特征,同时也是作为当年DomagkPark总体规划的一部分,而DomagkPark前身则是Domagk营房,在经过了土地整理和多次论证推敲,该区域社群及部分具有独立意识的建筑师的意见开始慢慢占为主导,开发商最终进行了妥协,与其做一个常规的房地产开发项目,不如就把主动权交给那些真正对这块珍贵的土地有着真实需要的人。

 

因此,最值得骄傲的便是项目的定稿过程,在十几年的论证路上,富有独立意识的建筑师鼓励着该区域未来的居民参与规划和建筑设计过程。这种设计方法尽管挑战了建筑师的自主性,却使他们能够充分解决未来居民的想法。在规划阶段开始时,未来的居民在工作坊期间展示了许多他们自己制作的各类模型,纷纷不约而同地表达出了他们对院子和连接院子不同部分的通道的渴望。

 

 

> 德国腓特烈港的齐柏林大学主校区

 

很显然,社群获得了它想要的建筑,本项目最终落地的是五栋多层住宅通过互相的连廊和公共空间串联起来的居住类型综合体,钢筋混凝土结构,外墙主要由具有幕墙外立面的木制框架构成。地上建筑面积9565平方米共138户,配备有一间170平方米的公共社区活动及会议室,以及一个206平方米的公共餐厅和若干约百平米的咖啡厅及会客室。大尺度的连廊及宽敞的公共露台和两个带有蔬菜和花圃的屋顶花园,成为了进一步提升社区交流和人气的必要保障,也凸显出本项目与一般房地产项目的不同。其外观遵循了原先DomagkPark总体规划的淡灰白色涂料,我们评价好的涂料质感应平整均匀而颗粒可见,甚至带有增加人与人之间距离的温度感,这一点这个项目做得淋漓尽致。

 

DAM奖第二个入围的项目类型不常见,但非常值得国内借鉴,是位于德国奥格斯堡的可回收物品和街道清洁车车库,设计者是Augsburg KNERER UNDLANG Architekten GmbH。总面积5700平方米,回收站和车库各占一半,不同可回收物品储存需要不同的高度空间,建筑师通过折叠屋檐的方法将这些本来非常难以协调的空间贯穿在一起,整个形态像一个大型的雕塑,围绕着一个宽敞的庭院。立面上,围和部分的外侧使用了落叶松木板,呈现出温和而自然的元素,木板的水基釉料展现出木材在形成过程中的均匀风化状态,木板的背面,也就是围和部分的内侧则使用了清澈如天空海洋般的蓝色金属板,既有工业特点的象征又举列出清洁的内容,设计者同时考虑了可回收物品的颜色街道清洁车、甚至清洁人员制服的颜色,一种与立面蓝色同色温的橙红,这样做的目的是,在这栋建筑运作的时候,也至少可以感受到一种运动中的清洁感和舒适。事实上,这建筑的功能便是国内的垃圾回收站和回收车车库,在其他国家同样的,对于这类建筑的设计几乎都是空白,一栋集装板式建筑或简单砖墙,脏乱而臭烘烘的场面比比皆是,而这栋德国的建筑的做法,确实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 德国不莱梅兰德斯银行

可以看到,DAM奖的评奖特色是每个入冠军组的建筑都有着课题一样的代表性质,另一个入围作品则是明显在探讨古元素与当代审美的冲突问题,德国不莱梅兰德斯银行(BLB)项目,Caruso St John Architects作品,这栋建筑实际上是BLB银行总部的加建工程,原总部位于公共广场中心,紧邻中世纪时代的市政厅和大教堂,典型的三点式制式布局,建筑师选择了与德国建筑博览馆完全不同的思路,不再以表皮做文章,它更像是在古代铠甲之间编制出了优质的丝绸长袍。

 

先看立面,结合原建筑欧洲传统的砖表面结构拱形出入口,加入了更多的与出入口同色偏黑暗和更小尺度的砖块,构成了加建部分的柱状的竖线条和压顶,这些砖块线条的背后是平静如湖面的当代幕墙系统。幕墙的元素呼应了不远处教堂的哥特式垂拔感,这样建筑物不仅看起来很大,同时也具有微妙的反射趣味; 在外墙的垂直网格内,自建筑落地处就开始形成的圆弧状基础,每层复叠,在幕墙开启扇的下方形成类似于观景小阳台一样的造型,在复叠了五次之后,换成明快白色的不带线脚的极简竖向线条,似乎表示从此之后这些繁复的造型,便与天际线无关。

 

更为精彩的是,不仅是它的外观存在着时空的交叠,其内部的装饰和结构也呈现出融合的性质。建筑的功能布局遵循了围绕着一个大型的内部庭院这样的古制式规律之外,更以符合当代办公要求简单而大方的方式展开出条形的使用空间。思路由外到内,一应百呼,这充分说明建筑师深思熟虑的强逻辑,在对待这种古今交替的建筑案例时,用的得体又具有深意。

 

那么如果连建筑原始功能都存在差异的时候,应该运用哪种强逻辑来解决呢,便是第四个DAM奖入围的项目,德国腓特烈港的齐柏林大学主校区,as-if Architekten的作品,它解决了一个看起来不大可能实现的问题,在一个古老的、没有显著气氛要的旧兵营里,如何妥善的加入一种学术建筑功能,同时创造出反映大学内作为带有励志空间的态度和创新形式的教学空间。

 

前军营训练场首先被堆出了两层平台,利用两个平台的高差,将原先U形营房打通为走廊系统和部分教学用房,这些空间继续在高差之间贯穿,融入复杂的室内路网。营房的其它建筑的拱形、大坡顶结构在很大程度上保留了下来,被利用成多层教室。建筑师同时维持了兵营原先的内院,尽管当时这个内院的尺寸和形状也许仅仅是战乱时随机生成的,然而随机出来的尺度却在重新设计的数据计算时正好符合了校园的多个交流区要求的面积,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壮的巧合,也是建筑师暗示出来的场所精神,大学与军营,在某种程度上是同一类待命磨炼的意义,用途上,是天使与魔鬼的区别。

 

关注了许许多多的奖,感觉DAM奖最有说头,能讲出故事和渊源,并带有天生的性格意味,DAM的那栋老房子骨架在当初被烧毁后,仍然骄傲的立着自己的外皮,哪能想到这许多年后,内心还能有这么精致的新场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