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多云转阴 18℃~31℃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设计 > RIBA国际大奖揭晓在即,我们如何想象未来?

RIBA国际大奖揭晓在即,我们如何想象未来?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五月 21, 2018

RIBA(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作为建筑学的权威,每每颁奖都会受到业内外的关注。他们的遴选保持着高水准和拓宽行业视野,追求“好建筑”与“做好建筑”双重目标,不是网红建筑的集结号,却能持续对新建筑的热情,对小建筑的平等。

 

> 南非当代艺术博物馆Zeitz MOCAA项目

 

2018年的RIBA国际大奖将颁给一座这样的建筑,它既是杰出设计和建筑学雄心的示例,又带来意义深远的社会影响。此次的RIBA国际大奖得主和RIBA国际杰出奖得主将从“RIBA国际名单2018”中产生,名单挑选了入 选奖项的建筑中全世界最好的新建筑。

 

该国际奖对全世界合格的建筑师都是开放的,获奖相应的建筑也是不限规模、样式和整体花费。奖项由一流评审团“Grand Jury”进行裁定,领衔评审员是备受赞誉的美国迪勒、斯科菲迪奥与伦弗罗设计工作室(Diller Scofidio + Renfro)的合伙人伊丽莎白·迪勒(Elizabeth Diller),该工作室的项目有令人出神的艺术作品“模糊大厦”(Blur Building),也有赢得了莫斯科设计大赛奖项的Zaryadye公园方案;评审团还包括乔舒亚· 鲍乔弗(Joshua Bolchover),他是来自香港大学的设计公司Rural Urban Framework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而这间致力于以非营利的方式改造中国乡村的工作室,以完成这些乡村的城市化转变为一直以来的目标,这个目标也是这些人口逐渐减少的乡村不得不进行的转变,工作室另一位合伙人就是在华人中鼎鼎大名的香港建筑师林君翰(John Lin),工作室赢得了2015年芝加哥建筑双年展上获得了Curry Stone设计大奖;以及英国舞蹈编导韦恩· 麦克格雷格(Wayne McGregor CBE),给此次奖项带来他的热情和在建筑方面独特的视角。还将会有两位评审团成员将于近期公布。

 

 

>  南非当代艺术博物馆Zeitz MOCAA项目

 

上一届刚刚启动的RIBA 国际奖是在2016 年举办的,颁给了格拉夫顿(Granfton,位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北部)的建筑师们,获奖项目是他们设计的出色的大学建筑UTEC(Universidad de Ingeniería y Tecnología),该大学位于秘鲁首都利马。这个奖项促进了国际上对跨越全球被创造出来的最灵感迸发、最有意义的新建筑的关注,但同时也带来了对一个行业一众领军人才,以及买单这些建筑的眼光高明的客户们的关注。

 

 

>  南非当代艺术博物馆Zeitz MOCAA项目

 

今年RIBA国际大奖的入选名单于去年12月份刚刚揭晓,共有来自29个国家的62个项目入选,入选名单的项目中,从地理位置上看,名单中的项目多数集中在欧洲和亚洲。其中中国有6 个项目入选:河北承德进内蒙古的最符合人们对草原的想象的图书馆“木兰围场游客中心”,也称“木兰坊”(Mulan Weichang Visitor Centre)、北京白塔寺的“ 未来之家 ”(Baitasi House of the Future)、位于江苏省阳澄湖畔的苏州礼堂(Suzhou Chapel)、上海市欢迎中心和办公大楼(Welcome Centre and office building, Shanghai) 、“ 瀑布般落下的综合体”广东深圳华润小径湾大学(Xiao Jing Wan University )、由香港中文大学和昆明理工大学合作设计的云南省光明村地震灾后重建示范项目。入选名单的项目共有九种类别的建筑,包含公共办公室和私人办公室,礼拜场所,私人宅邸,博物馆,公寓街区,植物园区,应对冲突和自然灾害的建筑,以及新的建筑景观。最终会由该奖项的高级评审团从这62个项目中挑选出4 个项目作为奖项获得者。从本届对于地域性问题,实际的当下问题的关注,以及对具体化的解决方案的青睐就可以看出评委会希望得到的具体地区问题的具体建筑解答,而不是泛泛的建筑语言堆砌,也不是空洞而普遍的人文关怀的刻意展现。

 

 

> 意大利乌尔比诺的AP House Urbino项目

 

对这份名单进行了解自会发现,名单对于建筑行业内不同的建筑理想、价值取向都有所涉及,并没有如同某些其他奖项一样要么完全小众,要么无限循寻资本这扳金斧的投掷脉络。名单中既有欧洲精英主义建筑的身影,也有亚洲经济实力相对贫乏的国家的项目,资本热度高的有所瞻顾,如澳大利亚悉尼的安永中心、德国不莱梅的布雷默银行总部:平实无华的建筑也都有提名,例如南非卡亚丽莎的项目“自强”,例 如日本东 京 的 Tatsumi 公寓楼;还有提名项目是对延续现代建筑大师探索的,例如墨西哥城的Tol sa1,Peter Stutchbury Architecture的项目——澳大利亚海景区的“卷心菜树屋”;也有希望自己创造出一种新的风格形式的,南非当代艺术博物馆Zeitz MOCA A、巴勒斯坦博物馆、苏州教堂、美国蒙塔纳的鱼尾状景观结构、以色列耶路撒冷的赫茨尔纪念馆就是很出色的例子。

 

 

> 日本东京的Tatsumi公寓楼项目

 

 

建筑是城市众多华美的飞翔的羽毛中,最茂盛的根植于原本文脉的片羽,也是城市的心脏中的静脉,无数来往者,在场发生的文化,则是心脏中的动脉。名单中优秀的外国建筑有:日本东京的TOHO GAKUEN SCHOOL OF MUSIC,伊斯坦布尔大切克梅杰的Sancaklar Mosque ,意大利乌尔比诺的AP  House Urbino,等等。其中具有欧洲典型风格的不在少数,尤其是来自英国,主办方国家的几个项目,似乎是在寻找文脉根源与断续的机会,实则也是现代主义异化成自我道路,另辟可行之蹊径的探索过程带来的焦虑。这一点正符合了很多当代艺术寻求自我意义,以及在该门类的历史中找到位置所遇到的通病。

 

 

> 河北承德近内蒙古的图书馆“木兰围场游客中心 ”, 也称“ 木 兰 坊 ”项目

 

 

中国的光明村改造这个项目,无论从初衷还是到材料,包括人文关怀层面的高度都十分符合观众对以往获其他奖项的模式的预期,但是笔者预测由于RIBA这个国际奖对于建筑对建筑学本身的贡献和推动认真相视,这座建筑令人想起阿尔卑斯山区的井干建筑项目,但是由于抗震,牺牲了建筑的开窗需求,失去了开放性,没有找到突破性的解决方案,因此在传播实用性福祉之外,得到从建筑学术角度的赞许是比较有难度的。任何艺术形式的发展都有这样的趋势,无论是雕塑、建筑还是工艺美术,人们在解决技术的同时,也在寻找最适宜当下技术的审美形式,而对审美的新要求以及审美的流变与颠覆又推动了相应技术的不得不进行改善、嬗变。如果说建筑师就是这样的既提出审美要求,又要进行技术性实践完成审美呈现的总指挥家,是土、木、植物、玻璃、金属、空气、与外部环境关系、使用者之间的感情、使用者思路和评价的治吏或者巫觋,技术不是问题的时候,自然会反观材料和形式本体。在这方面,香港设计师带领一批年轻建筑师改造的湖南省保靖县昂洞卫生院,曾荣获了2014WA ACA 中国建筑奖。这个经过改造的位于贫困乡县的卫生院,则既做到了与当地结合,提升了使用者的体验,又具有足够的美感以及温暖的氛围。“螺旋式通道的内侧则采用定制的混凝土镂空砌块,由富弹性的乳胶模具制成,该技术改变了混凝土固有的刚硬感,令庭院在一天的光影变化中表现出柔和及动态的一面。”整个建筑环形通道相同,大厅靠墙有长椅,下午的时光对于病人来说可能是走向更深病痛的,但也可以是感受到被接纳的,长驱直入地与自然讨价还价的,本可能是封闭的,压抑的或者灰暗的,但也可以是斑驳的,阳光洒入的,在屋顶上吃着菜干晾晒和休憩的。开放与友好在这里通过回收再造的原机械厂留下的1958年烧制的青砖石与小虫子、菜地和野树一同与村民共生。

 

 

 

> 河北承德近内蒙古的图书馆“木兰围场游客中心”,也称“木兰坊”项目

 

从名单中可以看出,这些来自 2016年至2017年之间的建筑,与当地结合的入选建筑占比很大。从现代主义建筑大师让· 柯布西耶,弗兰克· 赖特引领了与当地结合的风潮和现代建筑与当下融合的巅峰,如果说当下唯一的特征就是持恒的变化,那么对于地域层面相对固定的行政区域划分来说,对于当地的人民与当地生活无法割断的关系来说,与当地的材料、色彩、使用者、故事、历史相结合,是最能够体现“当下”的本质的,不论是何种文化与历史,只有成功地与某一个具体的位置和空间场所结合,才变成其历史上的曾经存在的方式可成为想象的体验,并且这种想象是具有创造力的,有丰富源泉的。这就是为什么无论我们怎么在智能手机上体验,或者是尖端科技提供的体验,最高的褒奖是——与真实的体验和感受相媲美,无论是建筑,还是提供给我们虚拟真实感觉的设备,都是在提供一种体验的场所,有时一个机器能够提供比建筑更加丰富的感受,但是却缺少一些建筑独特的体验优势,例如与当地的文脉关系,场所提供者即媒介本身与更大场景融合的能力,并自身作为景观的一部分,场所中人与人之间不可避免发生的紧密联系,对情感的培养和冲突的解决,是建筑独有的魅力,所以笔者认为,建筑的国际大奖必然既关注建筑在功能、人道关怀方面的功劳,也会考虑建筑本身作为场所自身以及场所表达的媒介,使用了何种语言以及那些词汇也就是那些材料部件的顺序,何种语法也就是部件之间的组合方式,语句的关键词句也就是给人带来欢乐体验的程度,以及其他方面的附加价值也就是语言的言外之意,言外之意必定无法喧宾夺主,需要优秀的语句在场进行表达才能成立。

 

 

 

> 由香港中文大学和昆明理工大学合作设计的云南省光明村地震灾后重建示范项目

 

19世纪上半叶的美国作家梭罗倡导的将生活斯巴达式化以根除一切非生活的东西,当代的建筑师们在实践梭罗的主张上越走越远,柯布西耶的印度项目和一个瑞士项目具有相同的构造,只是融入了当地的元素,莫不让人感叹大师的狡猾和建筑越变越简过程中固定元素异位的可观,而赖特的Willey House 、考夫曼的“流水别墅”将“有机”变成了建筑师的高尚追求之一,当他们发现对现实关注并且试图改善现实缺陷的建筑成为了他们道德水平的彰显和享受,对自然环境的结合与今天对城市环境,甚至是人的生活方式迅猛进化的结合,则是建筑师心灵上的安慰,依赖于现实的材料,建造出适宜当地的建筑,给当地的使用者带来更好的体验,建筑师显然从安慰他人的角度给自己也打了安慰剂,他们的理念与今天许多使用者一样:建筑如果不是生活本身,而只提供幻象,则无法称之为建筑。好的建筑如果提供了一种具有不真实感的体验,那只有可能是一种方向,即是移动时间而令人感受过去或者将来的幻象。此次名单中就有8 件作品都是将建筑的建造与植物的种植结合在一起,例 如Boeri工作室和Emanuela Borio and Laura Gatti 工作室在意大利米兰设计的项目“ 垂 直 森 林 ”,由Buchner Bründler Architekten设计的位于瑞士瓦贝尔恩的“ 花 园 塔 ”,Design Unit Sdn Bhd 与马来西亚建筑师Chin Kuen Cheng Architect共同设计的坐落于马来西亚槟城的“森林里的工厂”。绿色和黑白灰或者原木色搭在一起,好像建筑突然温柔了,托住了人们对静态生命的亲近向往。

 

 

>  伊斯坦布尔大切克梅杰的Sancaklar Mosque项目

 

如果没有新的建筑,我们可能无法想象未来,所以什么样的建筑被认为是最好的新建筑,取决于我们对未来的憧憬及预测。充满植物还是极简明亮,激情四溢还是就和乡村的原材料不分彼此,我们对建筑界有很多期许,我们承受着时代带来的生活变迁,我们企图感受到我们正控制着这种变迁,于是我们与建筑朝夕相处,我们使用建筑,回应建筑,等待建筑。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