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多云转阴 18℃~31℃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摄影 > 90后摄影师,让《山海经》里的怪兽纷纷成了精,再现了一个奇幻的中国神话世界

90后摄影师,让《山海经》里的怪兽纷纷成了精,再现了一个奇幻的中国神话世界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五月 24, 2018

 “她的镜头里,

藏着一个光怪陆离,

奇幻瑰丽的妖怪世界。”

山海经里的“小妖精”

泪泣珍珠的鲛人,

白鹿带水的夫诸,

鸟首鱼尾的如魮之鱼,

去掉翅膀和须足仍有八十斤的南海蝴蝶…

《山海经》里的这些古老神兽,

若是幻化成人形该是什么模样?

在焕焕的镜头下,

《山海经》里的奇幻世界,

幻化成了一个个

充满灵性和情感的“小妖精”。

焕焕是个90后四川姑娘,

曾被摄影师挑中做模特的她,

却一下子爱上了摄影,

误打误撞地成了一名商业摄影师。

小时候,

奶奶嘴里总是有讲不完的神话传说,

一口气把黄河水喝干的巨人,

人面马身,鸟翼蛇尾的怪兽,

九条尾巴的狐狸,长翅膀的鱼,

吓得躲进被窝,

也还要探出脑袋听得入了迷。

这些奇珍异怪,

在焕焕心里种下了一个神秘天地。

长大后,偶然一次

读到了古书《山海经》,

才发现从小听到大的这些故事,

原来都藏在《山海经》里。

大学宿舍夜聊,

焕焕常讲起书里的奇闻怪兽,

但室友都觉得荒诞不经,

兴致不高。

美人鱼,丑小鸭的安徒生童话

哪个小孩没读过?

但我们自己的神话传说,

却无人问津了。

“那么好的一本古籍,

年轻人却没人读了。”

做了摄影师后,

再读《山海经》,

焕焕灵光一闪,

这些古人的奇妙脑洞,

就用镜头去展现吧。

从2017开始,

焕焕慢慢摸索着,

拍摄了山海经系列摄影。

透过她的镜头遐想,

妖怪神兽不再狰狞可憎,

而是满身灵气的奇幻小妖。

“有鸟焉,其名曰婴勺,

其状如鹊,赤目、赤喙、白身,

其尾若勺,共鸣自呼。”

——《山海经·中山经卷五》

红嘴白身的婴勺鸟,

幻化成一身白羽的翩翩公子,

隐于苍茫大雪,

仙气飘飘。

北望河林,其状如蒨如举。

有兽焉,其状如白鹿而四角,

名曰夫诸,见则其邑大水。”

——《山海经·中山经》

圆圆的红色鼻头,

上面一双飘着雾气的鹿眼,

夫诸幻化成森林深处的精灵,

藏于林叶,

伴水而来。

滥水出于其西,西流注于汉水,

多如魮之鱼,其状如覆铫,

鸟首而鱼翼鱼尾,

音如磬石之声,是生珠玉。

——《山海经·西山经》

一身红裳,

浮于绿波,

能孕育珍珠的如魮之鱼,

人形之姿妩媚神秘。

“南海之外,有鲛人,

水居如鱼,不废织绩,

其眼泣,则能出珠。”

泣泪成珠的鲛人,

传说中,

还可以织出入水不湿的龙绡,

遨游在波浪之中,

憩于水湾石滩,

好不自在。

一足,

赤文青质而白喙,

名曰毕方。

其鸣自呼也,见则邑有譌火。

——《山海经·西次三经》

明艳的火团簇拥着绚烂羽翼,

桀骜神秘的上古神鸟,

在现代世界会有怎样的奇妙故事?

而“去掉其翅膀和须足,仍有八十斤”的南海蝴蝶,幻化成了沙漠之中的少女,满身霓裳,衣蝶成舞。

掌管夕阳光影的白帝,

迷离在光影的奇幻瑰丽里。

“状如牛,叶如罗,

若缨黄蛇”的古树建木,

若遗世独立的世外高人一般

“长尾赤如丹火”,

可驱赶噩梦的鴒䳩鸟,

美艳得不可方物。

对焕焕来说,

镜头下这些惊艳瞬间,

来得很不容易。

为了还原得准确传神,

《山海经》她不知翻了多少遍,

相关记载倒背如流。

只要跟《山海经》

或者上古神兽有关的书籍,

焕焕都要买来一本一本地研究。

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苍黑大目,其名曰

服饰造型是拍摄的重中之重,

也最让人头疼。

很多时候,

这些神兽的奇幻无法言说,

为了完美呈现心中的感受,

焕焕自己动手画草图,

亲手买材料缝制衣服。

有的神兽通体鱼鳞,或者满身羽毛,

找到质感契合的布料很不容易,

而布料的价格更让人“肉疼”,

裁剪和缝制时一个不小心,

一切都要重头再来。

毕方鸟的这件羽衣,

所有羽毛都是焕焕

一根一根粘上去的,

连着几个通宵,是“家常便饭”。

焕焕刚刚拍摄了凤凰,

这件繁复无比的凤凰衣,

她做了整整三天。

每天从睁眼忙到第二天凌晨,

“腰都直不起来了。”

有些犄角鳞爪,

市面很难买能还原其神韵的材料,

为了完美呈现心中所想,

有时还要动用一些“黑科技”。

乘黄身上的犄角,

焕焕用了3D打印机,

反复尝试了几次

才算达到她的要求。

虽然费时费力,

但焕焕不想让自己的作品

留有遗憾。

拍摄场地的选取也大有讲究,

每一次的拍摄都是挑战。

焕焕会尽量还原书里的生活环境,

为此踏寻了很多山川湖海。

现代世界,

哪怕一片清净的草地也实在难寻,

有时候刚把布景搭好,

突然就多了很多路人,

好不容易发现了一个清净树林,

天公又不作美。

从缝衣服忙到后期P图,

这样时间久了,

焕焕笑称自己成了万金油,

什么都会一点。

“能前期的决不后期,”

这是焕焕向来的拍摄原则。

为了精益求精,

有时还要出门远行。

拍摄九尾狐时,

找到的场地始终差点味道,

焕焕干脆把车从成都开到敦煌。

迷路,挂车尾,

一路上小刺激不断,

但看到最后的效果时,

觉得一切都值了。

除了《山海经》,

在焕焕镜头下,

二十四节气也纷纷“成了精”。

烂漫的立春

清新的谷雨

热情的立夏

清冽的大寒

而穿上古装,拍起古风来,

焕焕的镜头,

总让人觉得

光阴倒流交错了一般。

随着飞天仙女饱览大唐盛世

偶遇神话里

妩媚动人的青蛇

皎皎兮流光,飏带兮霓裳。

含睇兮曼舞,将以游兮远荒。

飘飘乎如遗世独立,

羽化而登仙。

一壶酒,一把剑,

潇洒人生,快意江湖。

而当古风碰撞时尚,

古色里又澎湃着十足的张扬。

焕焕说,

自己有一个大目标,

想通过自己的镜头,

让更多年轻人,

多看看老祖宗留下的这些宝贝。

希望有一天,

当年轻人谈起古风时,

都会惊叹一声,

哎呦,酷哦!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