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多云转阴 18℃~31℃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理论 > 徽州建筑木雕艺术对现代建筑外立面设计的启示——以卢村为例

徽州建筑木雕艺术对现代建筑外立面设计的启示——以卢村为例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六月 4, 2018

摘    要:文章从徽州传统建筑木雕艺术的装饰性与功能性入手,以徽州古村落之一的卢村为例,提出了将传统木雕艺术的优点引入到现代建筑外立面设计中的重要议题,进而以“徽州木雕第一楼”的志诚堂为基础,解析了建筑木雕艺术对于现代建筑外立面设计的指导方向与优化方法,对现代建筑外立面设计的现状进行逐项分析,从而得到全面的议题讨论。将徽州传统建筑木雕艺术作为一种理性的设计案例进行分析其对于现代建筑外立面设计的指导意义。

 

关键词:徽州古村落;建筑木雕;建筑外立面设计

检    索:www.artdesign.org.cn

中图分类号:[J59]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2832(2018)04-0078-02

 
前言

卢村是徽州古村落的杰出代表,更在传统建筑木雕艺术的领域贡献颇深,卢村中的志诚堂的价值已经堪比艺术品。徽州传统建筑木雕不论从装饰性还是功能性上来看都具有极高的借鉴价值。
近年来,我国建筑受到西方现代建筑设计的冲击,从建筑形式和建筑性格来看都趋于同一性,逐渐丧失了我国的文化特色。现代建筑外立面设计在国际化大潮中逐渐将工业潮流中的模块化设计发展为普遍风格,逐渐丧失民族特色,而徽州建筑木雕艺术承载了中国传统建筑外立面的文化精髓对于现代建筑外立面设计可以起到引导与牵引的作用。

 

 

一、徽州卢村建筑木雕艺术概述

(一)卢村木雕楼概况

卢村位于黟县北部,又名雉山村,距世界文化遗产地宏村镇区以北约1千米(图1)。其中最具文化精髓的是木雕楼,徽派民居的精华都在木雕楼的各处体现得淋漓尽致。其中以志诚堂最为经典。(图2)

1.志诚堂木雕楼

(1)建造时间

志诚堂木雕楼历时七年工程建造于清道光年间,其中室内木雕耗时4年左右由20个工匠完成。木雕楼的正厅门楼是徽州民居门楼的精品(图3)。这也正是“千金门楼四两屋”的体现,门楼在徽州建筑中的地位便由此可见。门楼建造对徽州人来说意义非凡:一为装饰;二为挡雨;三为镇宅;四为彰显身份地位;

(2)门窗木雕

门窗作为传统民居中的功能性构件,其装饰性也在志诚堂木雕楼中展现出气势恢宏与内容繁多的特点。厢房两侧的莲花门,从门体的眉板、胸板、中心盘、腰板及下方的裙板都极其细密的雕刻了不同品类的图案。从雕刻技法上看,分为线刻、凹刻、凸刻、浮雕、圆雕、透雕等,其中门的腰板部位多数为深浮雕,裙板则是阴雕和浅浮雕的结合雕法;从雕刻内容上来看,分为宗法礼教、戏曲典故、世俗生活等;五层精细的木雕就这样浮现在不到一寸厚的木板上。
槛墙上的槛窗则分为眉板、胸板、腰板和木质的板壁。志诚堂木雕楼东西两侧的卧室上的槛窗共12扇,开窗方向面对天井自然采光。从雕刻内容上来看,与门上图案不同的是多了很多奇花异草与宝瓶宝鼎的纹样。(图4)

 

 

(3)梁枋木雕

梁枋,梁是指房梁,而枋是指两柱之间起连接作用的方柱形木材、木料、柱子,故总的来说,梁枋即房子的木结构。志诚堂内的横梁主要由端头和梁身组成,横梁用料粗大,端头雕有花鸟曲线,而梁中则没有雕刻呈刚硬的直线条,以达到硕柱肥梁的恢弘气势。(图5)

(4)栏杆木雕

栏杆在徽州传统民居中起到的作用主要是保护与装饰,粗大的条木是栏杆的主要材料,志诚堂木雕楼天井四周皆有栏杆,其中东西两侧各2段,南北各3段。栏板用以拐子纹装饰,中椭圆,两边用桂花图案陪衬,刚柔并济,大气沉稳又有趣活泼。(图6)

 

 

(5)雀替木雕

雀替是指用于梁或阑额与柱的交接处的木构件。志诚堂木雕楼主要有三种雀替,其一是处于梁柱相接的90度角上,其二是斜撑,其三是花牙子;志诚堂雀替上的雕刻内容主要是花鸟、松柏、飞云流水类,也有与莲花门中心盘花纹相呼应的“二十四孝图”,寓意希望子孙身怀绝技。(图7)

 

 

二、现代建筑外立面设计

(一)现代建筑外立面现状

近年来,逐渐加强的全球化趋势,各国间的经济融合与政治交往也越来越密切,建筑设计思想全球化也随之发生。从英国工业产业革命之后,全球走向了钢筋混凝土的时代,工业化的规模生产使建筑的结构变得越来越简单,建筑外立面也进行了简化。随之而来的则是建筑的模块化与同一化。人们从最直观的建筑立面已经很难分辨建筑的职能及其所属的国家,这便是建筑性格的丧失与建筑民族感的缺失。

(二)同一性回归地域性的发展趋势

科技的发展带来交通的便捷与经济的交融使建筑的形式被影响变得大同小异,传统的民族特征在这个进程中逐渐被肢解与冲破。由于不同的地区文化的差异性、历史文化的不同、包括生活习惯的区别决定了建筑立面出现了不同的形态,这便是自然的规律,我们在社会化的快速进程中丢失了传统。未来建筑外立面设计的发展将会从同一性回归地域性,建筑的外立面变现理应体现各民族自己的特色与传统,并与现代科技手段相结合,继承传统推陈出新,在拥有建筑性格的基础上融入国际化大潮,求同存异。(图8)

三、徽州建筑木雕艺术对现代建筑外立面设计的启示

(一)精雕细刻与匠人精神

工业化生产带来了效率与时间,精雕细刻的匠人精神被逐渐淡化。徽州木雕艺术最值得歌颂的便是二十年雕一屋的精神,现代建筑外立面设计应该学习与继承传统木雕艺术的技法与精神。

1.分段设计

由徽州卢村的志诚堂木雕楼来看,匠人对于木雕楼的区域进行分段雕刻,其中每个区域的雕刻精度与密度也各有不同,现代建筑外立面在分段与疏密关系的处理上有所欠缺,现代建筑外立面设计也应在考虑整体的基础上进行分段的设计,就像志诚堂的门窗木雕一样在统一中透着精致。

2.多层次设计

志诚堂木雕楼的深浅木雕少则2层多则5层,从表面看去拥有丰富的视觉感受。现代建筑外立面的设计大部分只是停留在平面化的设计中,颜色的拼接以及形状的堆积比比皆是,在视觉感受上停留在一层的感官。徽州传统木雕艺术启示我们将现代建筑外立面进行深化设计,冲破原有的平面化视觉,在设计上可以向多感官多层次的方向发展,满足现代人的视觉享受并给予人们强烈的冲击感。

3.纹样与寄托

徽州传统木雕艺术的花纹取材于市井生活、自然天空、亦或是神仙传说,用这些花纹象征着一些特殊的寓意和期许,多了很多的故事性与叙事性在里。现代建筑外立面的设计从形式上看或许很丰富,但却缺失了其有趣的内涵,很多建筑外立面的设计是与建筑本身的职能毫无关联。传统木雕艺术给我们带来的灵感则是将建筑外立面设计与建筑本身的故事或是历史进行呼应与联系,体现出整体建筑的内涵与趣味,甚至可以引发观者的谈论与联想,这便是建筑外立面设计的纹样与寄托。

(二)继承传统与民族特色

很多建筑大师的作品拥有自己的建筑性格,这便是我们所说的特殊性。在历史长河中,文化经过了时间的考验沉淀了下来,延续至今。在当今的中国,很多建筑外立面的设计都不具备自己的性格特点,国际化的冲击浪潮愈演愈烈,建筑都趋于同一,可当我们看到志诚堂时,依旧会被徽州传统建筑木雕艺术所震撼。徽州传统建筑木雕艺术启示了我们应该重拾自己的民族特色,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利用现代化的手段赋予现代建筑外立面本身以性格与个性,这便是建筑未来向地域性、特殊性发展的趋势。

 

结语

综上所述,通过对徽州木雕楼的分析,从门窗木雕、梁枋木雕、栏杆木雕、雀替木雕等几个方面进行具体研究,对徽州传统建筑木雕艺术中的有点进行全面的分析与总结,后根据现代建筑外立面设计的现状提出了徽州传统建筑木雕艺术对其的指导意义,对更多的现代建筑外立面的创新设计探索提供了方向。■(姚音竹,  武爽   东北大学 艺术学院)

 

 

参考文献:

[1] 李泽厚.华夏美学[M].合肥:安徽美术出版社,1994.

[2] 张国标.徽州木雕[M].哈尔滨:黑龙江美术出版社,1999.

[3] 吴渊平.对建筑外立面设计的探究[J].中华民居,2012(2):18-19.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