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多云转阴 18℃~31℃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理论 > “数字化”现代艺术中的定格动画

“数字化”现代艺术中的定格动画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七月 4, 2018

摘    要:随着数字技术的不断进步,艺术形态的不断丰富,人类审美情趣的不断多样化,孕育着新形式呈现、多元化审美思潮和多样性需求,推进了多元化并存的艺术格局,定格动画表现方式也将更加生动、更具参与性。文章从比拟——主观观念的隐喻、夸张——美术造型的创新、假定——艺术语言的多元、重构——媒介材料的突破几个方面入手,阐述“数字化”现代艺术中定格动画艺术的表达。“数字化”现代艺术中定格动画亦是一种追求美、表达美、释放美的过程,寓意人们对自由空间的追逐、对梦想愿景的追求、对理想境界的追寻。

 

关键词:数字化;现代艺术;定格动画;创意

检    索:www.artdesign.org.cn

中图分类号:J218.7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2832(2018)05-0076-03

 

一、现代艺术的演进

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是现代主义思潮最直接的根源。传统艺术的粉饰太平、歌功颂德、取悦皇权,宗教性训诂、垄断性观念、再现性视觉产生逆动,艺术打破学院派束缚和精英主义禁锢,出现了多元化、大众化局面。
19世纪80年代出现的后期印象派被史学家定义为现代艺术的开端。现代艺术倡导非理性、不确定性、多元化形式。一方面,推翻原来叙事式的传统艺术语言风格,以反传统的姿态质疑传统并解构传统。“现代艺术之父”保罗·塞尚率先提出与古典绘画相悖的观点——“绘画不是追随自然,而是和自然平行地工作着”。绘画从单纯的描绘到追求创造性品质,即“从模仿自然——描绘外部的真实走向表述内心的真实”①。现代艺术大师、抽象绘画的奠基人、理论家瓦西里·康定斯基,将造型的基础元素上升到艺术主题的高度,他主张将绘画元素赋予画面生命与美,创造了抽象绘画。他从写实的绘画转向抽象形式的探索,提倡绘画不是靠物象的支持,而是靠色彩、线条与形状主宰整个画面,以精细的性格观察艺术的变化,以色块和点、线、面组成画面,以表现画家的感情。
另一方面,从精英主义到大众文化。安迪·沃霍尔曾说:“大众性艺术将是20世纪最伟大的艺术”②。从现代艺术的演进轨迹来看,艺术总是追随着时代的更迭而变化,现代艺术逐渐呈现脱离精英主义的高墙,掀起拥抱大众、拥抱通俗的风潮。大众文化的盛行使激浪艺术、表演艺术、网络艺术等新艺术风格涌现,他们的艺术创作颠覆了精英主义的一元化、专属化,倡导非理性、不确定性和多元化形式,创作意图真实、诚挚、纯粹,不带矫饰和功利,凸显出朴实化、平民化、情感化的意韵。

二、“数字化”现代艺术的特征

“数字化”的现代艺术是指利用数字化手段或工具,创作的具有实验性和探索性的非商业性艺术③。数字技术带给艺术作品无限的可能,“数字化’现代艺术的特征包括:

(一)主观性表达

现代艺术趋向表现艺术家内心的自我意识,艺术家热衷于表达观念。杜尚的作品具有强烈的观念,他是一位将艺术家的自我表达放置在新的探索道路上的核心人物。
1917年,杜尚说过:“观念比通过观念制造出来的东西要有意思得多。”他发明的“现成品艺术”则是对观念艺术一种最初的诠释。20世纪60年代,观念艺术的代表人物——美国艺术家约瑟夫·科苏斯曾于1969年发表《哲学之后的艺术》,他写道:“杜尚首创的独立现成品艺术,使艺术的焦点从表达形式转变为表述的内容,这是意味着艺术的本质由形态学转变为功能性的问题。这种转变——从‘外观’到‘观念’——是‘现代’艺术的开端,也是‘观念’艺术的开端。在杜尚之后所有艺术本质上都是观念的,因为艺术只能以观念的方式存在。”④在科苏斯看来,杜尚是现代艺术史上的一个分水岭。他的现成品艺术是“从外观到观念的转变,是观念艺术的开端”。
杜尚最著名的“现成品艺术”作品《泉》,是要表明一种态度,生活中一件普通的东西,放在一个新的地方,被赋予一个新的名字和一个新的观看角度,原来的作用就消失了,意义也变了。没有艺术与非艺术的界限,没有美与丑之分,艺术可以是任何东西。这是对艺术概念本质性的颠覆和对美学的极大挑战。杜尚的作品《L、H、O、O、Q》是在达·芬奇的名作《蒙娜丽莎》上添加一撇小胡子和山羊胡创作完成的,再将其命名为《L、H、O、O、Q》。这种大胆的、摧毁权威的、打破世俗观念的行为,是艺术家主观观念的表达,是对艺术精英肆无忌惮的攻击和放肆的戏谑,是用一种视觉和文字的诙谐、戏谑来挑战经典、质疑传统。

(二)互动性体验

最早将“观众感知与体验自我表达”的互动性体验,体现在艺术创作中的是偶发艺术代表人物约翰·凯奇(John Milton Cage)。偶发艺术,提倡艺术创作在于即兴发挥,强调观众的参与和创造,美国最先发生这种艺术形式。约翰·凯奇认为艺术家创作的不应是脱离观众、封闭的,反之要使观众更开放,更了解他们自己和他们的环境,他在艺术实践中强调偶然的因素。1952年,约翰·凯奇著名的作品“四分三十三秒”,钢琴家不做任何演奏,琴盖都不用打开,只是在台上坐四分三十三秒,把这段时间留给听众自己去捕捉生活中自然的声音,作品的内容就是观众和环境的声音。约翰·凯奇这种音乐创作态度给西方音乐带来了革命,同时也影响到美术、舞蹈、戏剧等艺术领域,引起了这些领域的革新。博伊斯曾宣称“人人都是艺术家”,杜尚设想的“艺术由观众来完成”在数字化时代得以实现。

(三)非线性时空

在数字化现代艺术的创作中,“非线性”是一种艺术语言,是对时间的探究、改造态度。影像信息可以被任意切割、快进或倒退,然后按照意图重新自由组合。每个单位时间都可以被定格、延长、压缩、逆转或转移,数字化技术的无限可能,模糊真实、虚构的叙述,打破过去、现在、未来的界限。时间与空间的不可分割与相互渗透意味着,既可以从不同时间点描述空间的变化,也可以从多个空间体验同一时间下的状态。甚至可以在同一时间存在于不同空间。电影《罗拉快跑》是一部超现实主义电影,模拟游戏中“重新恢复生命”的方式,以不同的起点来反复表现同一个时间里不同空间发生和事物进程,将非线性时空的艺术逻辑,渗透到对时空、对因果既定性的质疑、对生命无限可能性的思考。

(四)实验性媒介

从艺术再现的角度,现代主义批评第一次提出了“媒介进步”的概念,现代艺术也是艺术媒介不断演变的过程。《马歇尔的幻觉》的导演兼主演马可·赫鲁尼,首次把“电影戏剧”的概念带进中国,这是独创的一种艺术形式,马歇尔在舞台上演出是屏幕里和屏幕外演员的对话。
该剧把电影和戏剧结合,试图把不真实变成真实,突破多媒介的融合。
“电影戏剧”打破虚实空间和艺术媒介的界限,被认为是电视、电影、戏剧、美术、动画、舞蹈、音乐等艺术形式之外的“第八种艺术”。

 

 

三、“数字化”现代艺术中定格动画

1828年,法国人保罗·罗盖特首先发现了“视觉残留”现象。视觉残留是一种人类眼球的生理现象,当一个物体或影像从眼前突然消失时,人眼所看到的这个物体的影像并不会随即消失,它还会在人的视觉中停留大约1/10秒的时间。之后人们利用人眼视觉残留特征的原理制造幻象,发明了留影盘、走马灯、手翻书、费纳奇镜等,可以被看作是当今动画艺术的先祖。定格动画又称逐帧动画,定格动画应用摄影机逐格拍摄物体的空间位置变化,来获得被拍摄对象连贯运动假象的连续影像。随着数字技术的不断进步,艺术形态的不断丰富,人类审美情趣的不断多样化,孕育着新形式呈现、多元化审美思潮和多样性需求,推进多元化并存的艺术格局。定格动画表现方式也将更加生动、更具参与性,“数字化”现代艺术中定格动画的表达包含:

(一)比拟:主观观念的隐喻

在美学史中,最早标举艺术观念的人是古希腊唯心主义哲学家、思想家柏拉图,早年师从苏格拉底。他提出著名的“美是理念”说。在《理想国》卷十中,有三种床:神造的床、木匠造的床,还有画家画的床。只有神造的床才是床的理念,是真实体,木匠只是根据床的理念制造出个别的床,它只近似真实体,而画家画的床,只是模仿个别床的外形,它和真实体隔得更远,更不真实。木匠可以叫床的制造者,画家则只能叫外形制造者或模仿者。”⑤柏拉图“三张床”的直观演绎,一则强调了理念的本真性,二则指出了艺术模仿自然的荒谬性。也就是说,他主张的是模仿理念而不是模仿现实。定格动画作品主观观念的隐喻亦如是,借助事件阐明道理、表现主题、表达观念,作品蕴含深刻的内涵和寓意。
定格动画影片《平衡》,在得失权衡之间为世人描绘了一幅隐喻深刻、意味深长的景象。在同一平板上的五个人,每个人的每个动作都会影响到他人和自己,依靠相互之间的信任和协作维系着平衡,每个人的行动必须考虑到其余四个人,得益于此能够共存,否则将会导致平板失衡而掉落。直至最后的幸存者胜出,却不幸地发现他什么也没得到,无法靠近箱子,就连移动一步都没有可能,他和箱子之间的平衡让他永远都无法成为最后的胜利者,留下的只有孤独、寂寞、失败、崩溃。定格动画《平衡》没有一句台词,尽管人物和空间都是虚构的,却寓意浓厚且内涵深刻地表达了作者主观观念,作者以特有的思辨,生动鲜活、准确清楚、深刻隐喻现实生活中的信任、协作、得失平衡之间的哲学主题。

(二)夸张:美术造型的创新

何谓夸张,对事物的形象、特征、作用、程度等作突出描绘,或者扩大,或者缩小。夸张的目的在于,将生活中的一些个性独特的造型、触动人心的细节、戏剧性的故事等,以一种适合动画表达的方式进行诠释,从而更好地体会动画造型艺术形态下的表象张力。
定格动画美术设定中,夸张独特的人物造型体现别具一格的人物特性,《圣诞夜惊魂》中市长的角色是一个双脸木偶,一面是喜逐颜开的笑脸,一面是烦躁郁闷的哭丧脸,夸张的正反双脸面孔造型,既生动展现小官员的性格和处事原则,又有一种莫名的喜感与幽默感触动人心印象深刻。《通灵男孩诺曼》中的主角诺曼是一位平凡又不一般的男孩,他体貌看似普通,身穿红色卫衣、牛仔裤、红色帆布鞋,是一位不胖不瘦的标准男孩体型。看似缺乏鲜明特征,但在此标准胚体上却更方便添加反映角色内心性格的特色元素。因为独特的体型具有标识性,一位身材框架本身就很个性的角色,他的性格往往被体型所桎梏,很难再有突破。舍弃体型特征而用五官来塑造角色风貌,是更具挑战性、创新性的微妙刻画。“冲冠”的发型体现诺曼性格中坚毅勇敢的一面,宽厚浓密的眉毛,有异曲同工之妙。在诺曼五官中独具特色是用折线轮廓造型的瞳孔和硕大的招风耳。眼睛与耳朵作为重要的感知器官,使用了与儿童圆润线条相悖的折线造型,体现角色能够感知到常人所不能感知事物的超能力特征。在夸张的语境下,美术造型打破传统与局限,突显开放性、创造性和戏剧性张力,塑造个性独特、风格迥异、过目难忘的形象。

(三)假定:艺术语言的多元

假定是现实生活中,不存在的事件、环境或者人物,在动画的世界里人们并不会觉得突兀、虚假。如何表现形如陌路的夫妻?冷漠、无视彼此、漠不关心、没有交集……在定格动画中我们可以释放想象借助多元的艺术语言,假定一人生活在地面,一人生活在天花板,虽然充满虚幻,但假定背后表现的内涵和哲理是真实的,能与生活中的经历和情感发生共鸣。定格动画作品《头朝下的生活》(图1)获第85届奥斯卡金像奖,以无声的画面语言,生动表现Walter和Madge这对夫妻的爱情被生活逐渐地磨平,变成平淡乏味、互不交流、渐行渐远的老年婚姻生活。虽然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分享着同一个空间,但是Walter住在地面上,而Madge却住在天花板上,他们活在上下平行的世界中。两人视野不同,习惯不同,重心也是相反的,竟然到了要费很大劲才能站立到对方面前的程度。这个比喻形象、鲜明、震动内心。泥偶的造型不是很美,但很有生活的粗糙真实感。动画本质上是一种比喻、一种对生活的影射,以小喻大、以近喻远,借此阐述教训和事理。

(四)重构:媒介材料的突破

定格动画媒介选择的丰富性和不同介质的拓扑性表达,以符合美学规律的方式重新创造组合,为动画的表达创造了广袤的空间。如剪纸动画《猪八戒吃西瓜》、纸雕动画《三个发明家》、木偶动画《曹冲称象》、真人动画《邻居》等。“仅就绘画形式来说,油画、水彩、蜡笔、素描等已属传统样式,当代美术界所采用的各种新颖的、实验的手法在动画片中都有体现;材料方面,金属、纸、塑料、橡胶、泥、布、玻璃、植物的茎叶、动物的毛皮等等形质各异的材料都曾被用于动画创作。”⑥材料的丰富性与媒介的多样性,赋予定格动画开放的表达空间。
我国首部木刻定格动画作品《采薇》,2005年被中国电影博物馆收藏,由北京电影学院赵晔和中央美术学院黄洋合作完成。作者着力表达对《采薇》典故的最初感受,围绕“扯薇”这一动作展开,把叔齐和伯夷描绘为在山洞里背向而坐的老者,并把这一高一矮两个形象幻化为吹箫的狗和蛙,中间穿插以各种神怪异兽,使现实与幻觉彼此交织,形成他们对这个故事的独特想象。在艺术形式上,《采薇》采用了木刻版画的手段,9分25秒的短片绘制了1000多张原画,雕刻了3000多张木刻版画。片中画面流露出的木板原有的材质纹理和刻刀雕刻留下的痕迹,是其他动画表现手段无法表达呈现的。强烈的刀痕表现出来的充满力量的线条,以及展现出的质朴的动态效果,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纸质定格动画作品《我们不是一家人》以电视剧剧组为背景,讲述了荧幕上温馨和睦的一家人在荧幕下的真实生活。制作形式是该片的亮点,它的人物是平面的,而背景是立体的,既具有平面剪纸动画的运动特点,又具有立体折纸动画的空间感。人物由硬纸板制成,背后藏有铝制骨架,可在布景空间中坐立、行走、关节可以呈横向弯曲。立体道具由白卡纸制成,表面以黑白各异的纹理作为装饰。不同的媒介材质,各有独树一帜的视觉效果。

 

四、结语

“数字化”现代艺术中定格动画艺术,是依赖科技理性和文明哲理的艺术,是科学与艺术并驾齐驱的艺术,是理性与感性交相辉映、数字技术与人文精神相濡以沫的艺术。艺术家通过敏锐的观察、细腻的感受,以定格动画思维为核心创作精神消费的乌托邦,以多元语言为形态诠释“有意味的形式”⑦,以夸张造型为角色演绎生活百味,以精彩瞬间为载体深化内涵哲理,以动态影像为媒介传递流光溢彩,以数字技术为手段表达科技交融。媒介丰富形式,形式成就内容,内容决定深度,任何一种艺术形态,都以独有的方式释放生活之美。就像席勒所说的那样:“美可以成为一种手段,使人由素材达到形式,又由感觉达到规律,由有限存在达到绝对存在。”⑧在这个过程中,美的意义得到释放。“数字化”现代艺术中定格动画艺术亦是这样一种追求美、表达美、释放美的过程,寓意人们对自由空间的追逐、对梦想愿景的追求、对理想境界的追寻。■(潘晶晶,潘修强   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

 

本文系浙江省教育厅研究课题《基于“数字化”定格动画的温州传统文化传承应用研究》(项目编号Y201534877)的阶段性成果。

 

 

注释:

① 周培德.光:视觉语言[M].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2009:119.

② 陈高明.现代艺术的思潮与运动[M].南京:江苏凤凰科学技术出版社,2015:230.

③ 廖祥忠.数字化与现代艺术[M].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6:33.

④ 周宏智.西方现代艺术史[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6:262.

⑤ 李醒尘.西方美学史教程[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23.

⑥ 孙聪.材料即形式——论动画材料与材料动画的形式风格[J].北京电影学院学报,2004(3):36-40.

⑦ 齐骥.动画文化学[M].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9:212.

⑧ 席勒.美育书简[M].北京: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84:102.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