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凡,将传统衍化成未来

艺术与设计

2018-08-15 16:43:12

 

>《衍异》

 

当下,不少首饰设计师几乎都在选择追逐“未来主义”的大潮流,盼望着可以瞬间烙上一个“前卫设计师”的印迹。而在一众玩弄现代、前卫、复古首饰的设计风潮中,首饰设计师、中央美术学院首饰设计系教研室主任张凡却反其道而行之,将作品的起源建立在深厚底蕴的中国传统“宫廷细金”文化及工艺上。

 

>《衍异》

 

张凡从2003年开始,跟随故宫及博物馆的师傅学习,那时候她发现,除了要融入古典主义精髓,更要跳脱出“当时时代局限性的传统工艺技法和形态”,只有摆脱这些守则跟束缚,才能赋予“细金工艺”全新的现代面貌跟摩登精神。这种大胆的融合所衍生出来的新成品,给人一种前所未有的感染力,是“基于当代的创造,更是一种具有未来感的东方审美下的优雅风格。”这是她对自己作品的定义。

 

>《金·石》

 

“衍”系列是张凡近些年最重要的作品,这件作品也是美国纽约现代艺术与设计博物馆收藏的第一件华裔首饰设计师的作品,“衍”是对中国具有悠久历史的金银细金工艺,如何被激活内在生命力、再如何融合当代文化迸发美感的演进过程的探索。“衍”以生命的繁衍为缘起,幻化为具有浓烈生机的艺术生命体细胞,呈现了生长过程中神采各异的形态,交织出生命的华彩。制作工艺上,借鉴了明清宫廷金银细金擅长的编、织、掐、垒、镶嵌等雍容华贵工艺,从金银细金中提炼出能融合当代审美的材料,再通过松弛随意的结构,化繁为简,呈现了生命本该有的流动活力。接着灵感来源于中国古典花园中,摇曳的枝叶与含苞待放的花蕾的“衍之异”,突破了以往宫廷花丝的拘谨镶嵌工艺,借鉴现代新型面料的编织组织方式,利用对面料的熨烫,使金属更加柔软、轻盈。再通过电镀变色,让金属呈现更多元化、更现代未来科技感的渐变色彩,整体让成品更加灵动可塑性强。“衍之异”创作之处,是她希望人们能够透过“衍之异”去拉近与宫廷首饰之间的距离。

 

>《蝶舞桃源》

 

工艺,有时候于张凡而言像中国水墨画,在金银的渐变色彩中一种抒情和灵动得以生长,随意成形,因此有了无穷的意蕴。其中她创作周期较长的“衍”系列作品,更以生命繁衍为缘起,影射了传统工艺与当代设计的创生就如同生命的繁衍一样,需要互补、交融,最终生发出新的事物,同时也是对当代首饰何以能成为人们精神生活方式传达的探索,为本土化的首饰风格寻找一种诠释的角度。

 

“如今中国设计进入一个百花齐放的时代,这样的时代会如大浪淘沙,最终可以经得起历史推敲的会在今后的时代呈现。我的作品在创作之初,就是介于过去和未来之间,我的研究基于过去,但作品是为未来创作的,在未来的百年、千年都能依然绽放。我的作品想为这个时代的物质文化留下点什么。”张凡说道。

 

>御花园

 

虽然很多的工艺都源于传统,但张凡的作品佩戴是很随意的,因是铜鎏金,形塑能力极强,可拧、可系、可绕,舒适随性,并不像古代首饰那样仪式感强,约束规矩人的行为。除了铜鎏金,也有用纯金丝的,但金丝的柔韧性不如铜好,不能随便拧折,都是根据材料的特性做的,一件一件,就像投射在创作者内心的隐秘愿望。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