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艺术史”:从古至今,艺术家们画中的畅饮场景

douhongyi

2019-07-22 16:04:46


马丁·帕尔(Martin Parr)捕捉到了美国的传统。图片:©Martin Parr/ Magnum Photos

只要有人类存在,这些人就一直在喝酒。自从人们有了喝酒的传统以来,他们就把煽动群众变成了艺术。无论是作为仪式祭品,还是作为社交的“润滑剂”,酒精都为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提供了充足的灵感。

事实上,“研讨会”(symposium)一词可能会让任何一位艺术史学家都想喝一杯鸡尾酒,这个词起源自古希腊sympinein(意为“一起喝酒”)。每种文化都与狂欢精神息息相关(正如大家熟知的酒神巴库斯在西方艺术史上尤为突出),也有人认为酒精具有药用价值,就好像能让大脑醒一醒的“喷雾剂”。

艺术家们多年来也描绘了许多畅饮场景,现在就让我们带你来一场从公元前2400年到今天的“不宿醉”视觉之旅吧!来,我们干杯!

 

古埃及

普塔霍特普浮雕在墓地上桌之前

约公元前2400年

普塔霍特普浮雕在墓地上桌之前(约公元前2400年)。图片:by DEA / G. DAGLI ORTI/De Agostini via Getty Images

 

古希腊

红色温酒柜与研讨会场景

约公元前505-500年

红色温酒柜与研讨会场景(约公元前505-500年)。图片:by Fine Art Images/Heritage Images/Getty Images

 

乔凡尼·贝利尼和提香

《诸神之宴》(1514/29)

乔凡尼·贝利尼和提香, 《诸神之宴》(Feast of the Gods),1514/29。图片:Courtesy of the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米开朗基罗·梅里西·达·卡拉瓦乔

《酒神巴库斯》 (1589)

米开朗基罗·梅里西·达·卡拉瓦乔, 《巴库斯》 (Bacchus),1589。图片:Courtesy of the Galleria degli Uffizi, Florence

 

Matteo Ghidoni

《在一家酒馆里与醉汉斗殴》(约17世纪)

Matteo Ghidoni, 《在一家酒馆里与醉汉斗殴》(Inside of an Inn With Drunk Fight),约17世纪)。图片:by Sergio Anelli/Electa/Mondadori Portfoliovia Getty Images

 

Adriaen Brouwer 

《苦涩的药水》(约1630)

Adriaen Brouwer, 《苦涩的药水》(The Bitter Potion),约1630。图片:Courtesy of Stadel Art Museum, Frankfurt

 

雅各布·约尔当斯

《The Feast of the Bean King》(1640–1645)

雅各布·约尔当斯,《The Feast of the Bean King》,1640-1645。图片:Courtesy of The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扬·斯坦

《谨防奢侈》 (约1663)

扬·斯坦,《谨防奢侈》(Beware of Luxury),约1663。图片:Courtesy of Google Arts & Culture

 

弗朗西斯科·何塞·德·戈雅-卢西恩特斯

《醉酒泥瓦匠》 (1786)

弗朗西斯科·何塞·德·戈雅-卢西恩特斯,《醉酒泥瓦匠》(The Drunken Mason),1786。图片:Courtesy of Museo del Prado

 

托马斯·库图尔 

《颓废时期的罗马人》 (1847)

托马斯·库图尔(Thomas Couture), 《颓废时期的罗马人》(Romans During the Decadence),1847。图片:Courtesy of the Musee d'Orsay

 

Vladimir Yegorovich Makovsky

《Hiding From Wife》(1872)

Vladimir Yegorovich Makovsky,《Hiding From Wife》,1872。图片:Creative Commons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

《游艇上的午餐》(1880–81)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游艇上的午餐》(Luncheon of the Boating Party),1880-1881。图片:Courtesy of the Phillips Collection, DC

 

詹姆斯·恩索尔

《醉汉》(1883)

詹姆斯·恩索尔(James Ensor), 《醉汉》(The Drunkards),1883。图片:Courtesy of Creative Commons

 

Antonio Casanova y Estorach

《僧侣试酒》 (1886)

Antonio Casanova y Estorach,《僧侣试酒》(Monk Testing Wine),1886。图片:Courtesy of the Brooklyn Museum

 

Peder Severin Kroyer

《加油!艺术家在斯卡恩的聚会》(1888)

Peder Severin Kroyer,《加油!艺术家在斯卡恩的聚会》(‘Hip Hip Hurrah!’ Artists’ Party at Skagen),1888。图片:Courtesy of Goteborgs Konstmuseum

 

文森特·梵高

《饮酒者》(1890)

文森特·梵高 《饮酒者》(The Drinkers),1890。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巴勃罗·毕加索

《苦艾酒徒》(1901)

巴勃罗·毕加索,《苦艾酒徒》(Absinthe Drinker),1901。图片:Courtesy of the Hermitage Museum

 

奥托·迪克斯

《记者西尔维娅·冯·哈登的画像》(1926)

奥托·迪克斯(Otto Dix),《记者西尔维娅·冯·哈登的画像》(Portrait of the journalist Sylvia von Harden),1926。图片:Courtesy of Centre Georges Pompidou

 

Archibald J. Motley

《鸡尾酒》(1926)

Archibald J. Motley Jr.,《鸡尾酒》(Cocktails),1926。图片:Courtesy of the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刘韡

《两位醉酒画家》 (1990)

刘韡,《两位醉酒画家》, 1990。图片:© Liu Wei, courtesy of SFMOMA

 

翠西·艾敏

《从军队到阿玛尼》(1993)

翠西·艾敏(Tracey Emin), 《从军队到阿玛尼》(From Army to Armani)。1993。图片:Galleria Analix Forever, Ginevra, courtesy ofIl Ponte Casa D'Aste

 

费尔南多·博特罗

《三个女人喝酒》(2006)

费尔南多·博特罗,《三个女人喝酒》(Three Women Drinking),2006。图片:Courtesy of the Athenaeum

 

Peter Saul

《差异万岁》 (2008)

Peter Saul, 《差异万岁》(Viva la Difference),2008。图片:Courtesy of Gary Tatintsian Gallery


 Nicole Eisenman

《Sloppy Bar Room Kiss》 (2011)

Nicole Eisenman,《Sloppy Bar Room Kiss》,2011。图片:Courtesy of ICA Philadelphia


原创: artnet新闻  

文章来源:artnet报道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纯粹的纸,不纯粹的纸艺

纸,在初造之时,一般只追求达到书写功能即可。直到剪纸与折纸艺术的诞生,其功能则获得升华,不再纯粹是为了达到书写功能。在造纸成了夕阳工业的今日,纸艺是否也会受到影响?在首尔大林美术馆(Daelim Museum)的《纸艺展示》(Paper, Present)中,我们看到了纸与纸艺,纯粹与不纯粹之间的交流,找到成为一种独特的体验。正如主题中的双关意义:纸,仍然存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艺术的种子等你来播种

红紫妆林绿满池, 游丝飞絮两依依。 正当谷雨弄晴时。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4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史上最牛“画贩子”,一手炒红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师!

毕加索曾说: “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都没有瓦拉德被摩画的次数多。” 毕加索笔下的安伯斯·瓦拉德 作为20世纪初最有钱的艺术经销商, 安伯斯·瓦拉德(Ambroise Volla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0

郑曦然:模拟形成的抽象的现实主义

> 《使者的降落》(Emissary Sunsets The Self),2017年 郑曦然有一系列的“使者”作品。比如《完美的叉子使者》,这是个故事性很强的计算机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她用欲望作画,笔下的女人香艳至极,每一幅都撩人心弦!

媚笑罗面,朱唇轻启, 体态丰腴的女人, 一丝不挂地栖息在花丛中, 浓厚与轻柔并存于 一个非真实的世界中。 紧紧相拥的恋人, 男子急切地想要获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21

西安美术学院决定:辞退樊雨

4月24日,有微信公众号通过网络反映西安美术学院青年教师樊雨获德国红点奖至尊奖作品《露天影院国家博物馆【海报系列】》(《Open Air Cinema National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02

美术馆长改当剧院院长,“玩砸了”

 在柏林人民剧院担任院长仅7个月的德尔康  柏林人民剧院     一个剧院院长的去留能引起全国各大媒体讨论,这种事情也只会发生在德国。 4月13日,柏林市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25

2018年央美学生最新获奖精美作品出炉

[簸芪] 作者:纪宇玺 尺寸:120 cm X 90 cm 材料:水彩、彩铅 精彩作品局部 [家 · 马甲] 作者:方浩炜 尺寸:90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9

一看再看这位“翩翩佳公子”,常玉与他的浪荡子美学

台北。耿画廊的常玉作品展“藏枒如华:常玉与浪荡子美学”仍在进行中。这场汇聚了华人现代艺术家常玉从上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中期不同时期、不同媒介作品的展览又一次向公众揭开了艺术家常玉神秘面纱的一角,而这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6

一个农民,把画坛给震了!佩服

湖北画痴农民 6岁他第一次涂鸦 受到的是周围人无情的嘲笑 28年来他“不务正业” 流言和讽刺从未间断 如今他不仅用画作震撼世人 作品被一抢而空 还在北京开了个展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3-12

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现实社会, “择一事,终一生”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位74岁的老人, 几乎用了一生的时间, 让我们看到了执着的力量。 雪魔 如果没有经人提醒的话, 相信大家在看到他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1-25

58年只画一朵花,从平民到宫廷御用画家,他连死都如此浪漫···

一生专攻一件事: 画花。 玫瑰绘画大师 人这一生, 总被欲望所困, 想做的事太多, 一辈子能专注做一件事, 又太难、太少!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再普通的墙, 也能装点成我们理想中的模样。 墙面艺术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