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怀到底是什么?

douhongyi

2019-08-16 18:39:41


文森特·梵·高《Terrace and Observation Deck at the Moulin de Blute-Fin,Montmartre》,布面油画,1886年

不知为何,情怀二字近几年总是闯入我们的视野,但若深究其义,却又不能准确地将它描述出来。只知道摇滚乐是一些乐队的情怀,动画版《狮子王》是80、90后的情怀……这样看来,情怀似乎就是对曾经辉煌的追忆。不过,它真的只是对曾经辉煌的追忆吗,那艺术呢?

相信当很多人面对情怀二字时,都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困惑。人们对此常常急于追问,却又不求甚解。这时,不如打开搜索引擎输入“情怀”二字,看看各类百科是如何解释的:

【情怀】

汉语词、汉语合成词、中性词 

英文:mood、feelings

释义:拥有某种感情或心境。

文森特·梵·高《Street Scene in Montmartre: Le Moulin a Poivre》,布面油画,1887年

不知看完解释后的你,是否有着这样的感受——“这到底在说些什么?”不妨再看看附加的几句解释:

1、情怀并非都是高尚的。情怀可以是平庸的、庸俗的,甚至是恶劣的。 

2、情怀是中性词,做主语或宾语时必须加定语。

文森特·梵·高《The Hill of Montmartre with Stone Quarry》,布面油画,1886年

这似乎颠覆了人们对情怀原有的自定义。因为大家从小接触到的,仿佛都是以正面形象示人的案例。其中,有人将它定义为对某事的执念;有人认为只因喜欢,不计得失地做一件事也是情怀。鲁迅也曾说过:“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尽管辞藻各异,但无论其中包含的情怀是大是小,仿佛都是心之所向。

文森特·梵·高《Vegetable Gardens in Montmartre:La Butte Montmartre》,布面油画,1887年

文森特·梵·高《Le Moulin de la Galette》,布面油画,46×38cm ,1886年

而对于艺术家来说,他们在作品中释放的感情通常是多维度的。譬如文森特·梵·高(Vincent van Gogh)便将基督教信仰和苦难精神融入创作。即使在部分人看来,很难将这样的融合定义为对过去辉煌的追忆,但却又不能不将之称作是一种情怀。所以对于艺术家来说,他们究竟该如何阐述情怀呢?

文森特·梵·高《The Hill of Montmartre with Stone Quarry》,布面油画,1886年


 ========

▲「“以小见大”的画家 

温斯洛·霍默(Winslow Homer)是美国19世纪最重要的画家之一,他之所以被封得如此高的头衔,最直接的原因便是霍默用一生去记录周遭的生活实景,并对人与人的关系产生了独立思考。

温斯洛·霍默《A Quiet Pool on a Sunny Day》,布面水彩,1889年

在他的绘画作品中,玄奥的人文主义挣脱了以社会为背景的束缚,画面人物几乎尽数归返自然。除此之外,霍默的创作也时刻呼应着美国当时的时代热点——南北战争(1861-1865年)及种族问题。 

温斯洛·霍默《After the Hurricane,Bahamas》,布面水彩,38×54cm,1899年

温斯洛·霍默《The Red Canoe》,布面水彩,50.8×34.8cm,1869年

譬如在南北战争发生以前,霍默绘画的主要内容是描绘时尚女性和在田间地头嬉闹的儿童。而在战争爆发后,他则因公被派往前线,担任起了记录战事的战地画家一职。这样的经历不但给霍默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而且也逐渐沉淀为其创作情怀的一部分。

温斯洛·霍默《The Woodcutter》,布面水彩,50.8×34.8cm,1869年

当战争结束后,霍默离开了当时所处的城市,只身前往英、法等国学习生活了一段时日。在此期间,他也积累了各种各样的人文素材,进而留下了诸多刻画劳动人民与大自然“相爱相杀”的作品。

温斯洛·霍默《Snap the Whip》,布面油画,30.5×50.8cm,1872年

除此之外,我们还能从霍默许多描绘儿童的作品中感受到他对童年的回忆。那些广袤无垠的草场、辽远的蓝天、奔跑着的孩童……无不是霍默自身情怀的抒发。不过若转念一想,这些孩童其实不光承载着他过去的思绪,他们更多地则代表着战后美国人民重建国家的希望与信心。

温斯洛·霍默《The Bridle Path》,布面油画,96.5×61.3cm,1868年

温斯洛·霍默《A Rainy Day in Camp》,布面油画,26×49.5cm,1871年

 到了如今,霍默的创作已凭借其深深的文化内涵和人文情怀,成为了反映19世纪美国人民精神面貌的一面镜子——无论时代动荡与否,无论年龄、性别如何,大家都能积极乐观地面对生活。所以,我们不妨将艺术家此种独特的绘画态度理解为一种格局很大的情怀。它既代表了艺术家对普世价值的关注,也由此传达了底层民众对生活的热情与呐喊。 

温斯洛·霍默《Gloucester Harbor》,布面油画,1873年 


=========

▲「 反面情怀?追溯“黑色”记忆 

从某一方面讲,情怀大约就是对某段“荣耀过去”的回忆。不过对于比利时艺术家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来说,通过绘画拾起自己曾经的“黑色记忆”,或许也是情怀的一种表达。

吕克·图伊曼斯《John Playfair》,布面油画,52×39.4cm,2014年

图伊曼斯1958年出生于比利时莫尔特塞尔(Mortsel),在他年幼时,由于父母相异的家庭背景,致使其日常生活充斥着并不融洽的气氛。又加之他出生的年代正值“战后婴儿潮”时期,有关战争和屠杀的新闻更是不绝于耳。 

吕克·图伊曼斯《Easter》,布面油画,2006年

吕克·图伊曼斯《Stranger on a Train》,纸上水粉,20.6×27cm,2003年

所以通过观察艺术家后期的创作人们可以发现,以战争和政治为主题的绘画是图伊曼斯创作的核心。这些深藏于艺术家记忆底层的灰暗,通过画面虚幻的渐层和微妙的颜色变化,自然而然地向世人传递出一种难以言说的“衰败感”。

吕克·图伊曼斯《Ballone》,布面油画,185.6×151.2cm,2017年

譬如他1986年所作的《Gas Chamber》,便将此种“衰败感”描绘得淋漓尽致。首先这是一间空间感极强的黄色小屋,角落里的门似乎在不停地缩小,并朝着更加遥远的方向退去。在此,图伊曼斯极力使用各种元素试图营造出一种温馨之感,可谁知作品的名字却早已令这种假象幻灭。

吕克·图伊曼斯《Gas Chamber》,布面油画,50×70cm,1986年

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从图伊曼斯的其它作品中找到与《Gas Chamber》的共性——它们仿佛都扮演着一位置身事外的看客,以看似与之毫无关联的方式书写着回忆,也见证着历史。

吕克·图伊曼斯《Twenty Seventeen》,布面油画,93×65cm,2017年 

吕克·图伊曼斯《The Nose》,布面油画,2002年

所以,当我们站在图伊曼斯的角度回望过去,“追忆辉煌”便不是定义情怀的唯一选择。他用自己的经历与作品证明了情怀也可以是对于“黑色”记忆的追溯。

吕克·图伊曼斯《The Kid》,布面油画,139×101cm,2005年 © 2019 Luc Tuymans


=======

▲「 “照片”中的情怀 

自诩为波普艺术家的德国艺术大师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因其著名的彩色抽象画闻名于世。不过在此之外,你可知道其早期颇富情怀的具象画创作?

格哈德·里希特《I.G.,》,布面油画,82×92cm,1993年 © Gerhard Richter 2017

大约从1964年开始,里希特便创作了不少肖像作品。其中既包括了妻子、女儿,也有画廊老板、艺术家和收藏家。不过其中最值得注意的,就是他也为纳粹党员及其受害者家属绘制过肖像画,这是为什么呢? 

格哈德·里希特《Two candles》,布面油画,80×100cm,1982年 © Gerhard Richter 2017

格哈德·里希特《Skull》,布面油画,55×50cm,1983年 © Gerhard Richter 2017

若真要刨根究底,就不得不提到里希特的家庭及其父亲赫斯特·里希特(Horst Richter)了。起初,这是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父亲在中学任教,母亲是一位喜爱钢琴的书商,比自己小四岁的妹妹单纯而善良。

格哈德·里希特《Meadowland》,布面油画,90.5×94.9cm,1985年 © Gerhard Richter 2017(0077)

不过战火无情,在上世纪30年代,里希特的父亲受召加入了当时的德国军队——纳粹。只不过在后来,其所在部队被同盟国击败,他的父亲便从此沦为战俘,直至1946年才获释回家。

格哈德·里希特《Phantom Interceptors》,布面油画,140×190cm,1985年 © Gerhard Richter 2017

不过,父亲的回归并未给这个家庭带来原有的欢乐。据里希特回忆:“(我的父亲)与当时大多数人所面临的处境是一样的……没有人愿意接纳他们,以至于后来(我们)的关系变得非常疏离,甚至不知该如何面对彼此。”

格哈德·里希特《Orchid》,板面油画,200×300cm,1997年 © Gerhard Richter 2017

除此之外,里希特母亲的家人也在飞机的轰炸中相继去世。对此,艺术家直至今日依然记忆犹新,他说到:“我无论如何也忘不了女人是如何尖叫、哭喊的。”也许正是因为至亲的种种噩耗,里希特记忆中的童年才会如此五味杂陈。

格哈德·里希特《Canary Landscape》,布面油画,120×150cm,1970年 © Gerhard Richter 2017

格哈德·里希特《Reader》,布面油画,72×102cm,1994年 © Gerhard Richter 2016

后来,战争终于结束了,它“成功”地在艺术家内心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印记,这些“珍贵”的过往之后便成了里希特的画中之景。你看,那些画中的白烛与头骨,是不是也可以被称之为一种情怀,一种对过去,不一定是辉煌的追忆? 

格哈德·里希特《Ella》,布面油画,40×31cm,2007年 © Gerhard Richter 2017

其实,到底该如何定义情怀,当真是无法用三言两语就能辩驳清晰的。它既没有大小之分,也不能以偏概全,就像那句老话所说:“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情怀应亦是如此。不过,既然有情之人便有情怀,那你的情怀是什么呢?


原创: 赵子琛 

文章来源:时尚芭莎艺术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纯粹的纸,不纯粹的纸艺

纸,在初造之时,一般只追求达到书写功能即可。直到剪纸与折纸艺术的诞生,其功能则获得升华,不再纯粹是为了达到书写功能。在造纸成了夕阳工业的今日,纸艺是否也会受到影响?在首尔大林美术馆(Daelim Museum)的《纸艺展示》(Paper, Present)中,我们看到了纸与纸艺,纯粹与不纯粹之间的交流,找到成为一种独特的体验。正如主题中的双关意义:纸,仍然存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艺术的种子等你来播种

红紫妆林绿满池, 游丝飞絮两依依。 正当谷雨弄晴时。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4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史上最牛“画贩子”,一手炒红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师!

毕加索曾说: “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都没有瓦拉德被摩画的次数多。” 毕加索笔下的安伯斯·瓦拉德 作为20世纪初最有钱的艺术经销商, 安伯斯·瓦拉德(Ambroise Volla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0

郑曦然:模拟形成的抽象的现实主义

> 《使者的降落》(Emissary Sunsets The Self),2017年 郑曦然有一系列的“使者”作品。比如《完美的叉子使者》,这是个故事性很强的计算机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她用欲望作画,笔下的女人香艳至极,每一幅都撩人心弦!

媚笑罗面,朱唇轻启, 体态丰腴的女人, 一丝不挂地栖息在花丛中, 浓厚与轻柔并存于 一个非真实的世界中。 紧紧相拥的恋人, 男子急切地想要获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21

西安美术学院决定:辞退樊雨

4月24日,有微信公众号通过网络反映西安美术学院青年教师樊雨获德国红点奖至尊奖作品《露天影院国家博物馆【海报系列】》(《Open Air Cinema National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02

美术馆长改当剧院院长,“玩砸了”

 在柏林人民剧院担任院长仅7个月的德尔康  柏林人民剧院     一个剧院院长的去留能引起全国各大媒体讨论,这种事情也只会发生在德国。 4月13日,柏林市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25

2018年央美学生最新获奖精美作品出炉

[簸芪] 作者:纪宇玺 尺寸:120 cm X 90 cm 材料:水彩、彩铅 精彩作品局部 [家 · 马甲] 作者:方浩炜 尺寸:90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9

一看再看这位“翩翩佳公子”,常玉与他的浪荡子美学

台北。耿画廊的常玉作品展“藏枒如华:常玉与浪荡子美学”仍在进行中。这场汇聚了华人现代艺术家常玉从上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中期不同时期、不同媒介作品的展览又一次向公众揭开了艺术家常玉神秘面纱的一角,而这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6

一个农民,把画坛给震了!佩服

湖北画痴农民 6岁他第一次涂鸦 受到的是周围人无情的嘲笑 28年来他“不务正业” 流言和讽刺从未间断 如今他不仅用画作震撼世人 作品被一抢而空 还在北京开了个展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3-12

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现实社会, “择一事,终一生”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位74岁的老人, 几乎用了一生的时间, 让我们看到了执着的力量。 雪魔 如果没有经人提醒的话, 相信大家在看到他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1-25

58年只画一朵花,从平民到宫廷御用画家,他连死都如此浪漫···

一生专攻一件事: 画花。 玫瑰绘画大师 人这一生, 总被欲望所困, 想做的事太多, 一辈子能专注做一件事, 又太难、太少!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再普通的墙, 也能装点成我们理想中的模样。 墙面艺术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