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复的艺术有价值吗?

douhongyi

2019-09-17 14:59:16


安迪·沃霍尔《绿色邮票》,胶印版画,58×57.9cm,1965年

重复的生活是无聊的,但它却不单调。“重复”不是风格的一成不变,恰恰相反,它可能体现了艺术家的自我探索和不断思考。艺术家们利用重复来完成创作,是一种有趣的价值创造。

进入博物馆的“超市货架”

安迪·沃霍尔《32幅坎贝尔汤罐头》,布面丙烯画,50.8×40.6cm,1962年

艺术界的“复制达人”非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莫属。是的,就是丧心病狂地画了32幅汤罐头的那位“波普一哥”。1962年,安迪·沃霍尔把32个不同口味、但包装相同的坎贝尔汤罐头以平面的形式语言展现在画布上,并在展出时特意将其排列整齐,呈现出艺术品正被摆放在超市货架上的错觉。

安迪·沃霍尔《坎贝尔汤罐头》,布面丙烯画,50.8×40.6cm,1962年

可是,都是一模一样的汤罐头,为什么要画这么多呢?艺术家当然不是闲得没事干,他的“复制”行为实际上在表达一种观念:汤罐头本来是超市货架上的商品,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因此,“坎贝尔汤罐头”这一图像可以被看作是美国商业社会与流行文化的代表。

《32幅坎贝尔汤罐头》在展览现场

如今,它们成为悬挂在博物馆展墙上的高雅艺术品,且以商品的外观出现。而这一切正是大众文化在起作用,是大众文化在消费社会的操纵力量,模糊了高雅与低俗文化之间的界限。

安迪·沃霍尔《牛》,丝网印刷,115×75cm,1966年

安迪·沃霍尔《牛》,丝网印刷,115×75cm,1971年

当然,大众文化的涉及范围如此之广,安迪·沃霍尔的创作素材也决不止于此。可口可乐瓶、玛丽莲·梦露、牛头都被摆在了他的超市货架上,甚至还有美元钞票。从商品图像到动植物,再到名人图像和金钱,在他的艺术世界里,似乎一切都可以被复制和出售。

安迪·沃霍尔《绿色可口可乐瓶》,布面油画,209.6×144.8cm,1962年

安迪·沃霍尔《玛丽莲·梦露》,丝网印刷,91.5×91.5cm,1967年

你可能会问,每个题材都要画这么多遍,难道不会无聊吗?应该不会,因为他不是自己画的。安迪·沃霍尔把自己的工作室称为“工厂”,助手们在其监督下工作,而他只有在为作品签名时才会碰触作品。艺术家把自己的创作过程称为“批量生产”,在他的观念里,艺术就像商品一样,人们购买的只不过是“安迪·沃霍尔”这个标签而已。

安迪·沃霍尔《玛丽莲·梦露》,丝网印刷,91.5×91.5cm,1967年

安迪·沃霍尔《玛丽莲·梦露》,丝网印刷,91.5×91.5cm,1967年

最能体现这一观念的是“美元钞票”系列:安迪·沃霍尔堂而皇之地为美元钞票签名、绘制美元钞票,并公开出售。在2015年7月1日的伦敦苏富比当代艺术夜场,其作品《一元美金(银元券)》以约2.02亿元人民币成交,这是对他这一观念的最佳验证。

安迪·沃霍尔《一元美金(银元券)》,布面酪蛋白画,132×182cm,1962年

安迪·沃霍尔《两美元杰斐逊钞票》,墨水签名,6.7×15.6cm,1976年

安迪·沃霍尔使用重复这一创作手段增强了绘画的张力,这种张力讽刺的是战后西方消费文化和大众媒体对人们生活的样板化塑造。

爱得深沉,所以画了一辈子

克劳德·莫奈《日落时的干草堆》,布面油画,73×92cm,1890年

和安迪·沃霍尔不同,很多艺术家重复性地描绘某一题材,是因为热爱。由于感兴趣,他们会经常观察其所钟爱的题材,也就比旁人多了几分了解,所以往往能创作出令人惊喜的艺术佳作。 

克劳德·莫奈《干草堆(雪天)》,布面油画,66×93cm,1891年

克劳德·莫奈《干草堆(雪后早晨)》,布面油画,65×92cm,1891年

1890年的莫奈(Claude Monet),画了25幅不同时节和天气状况下的《干草堆》。干草堆是乡间人民用来庆祝丰收的,只有在秋天才会出现,于是那年艺术家从秋天一直画到翌年初春。

克劳德·莫奈《干草堆(阳光透过薄雾)》,布面油画,65×100cm,1891年

所以,平凡无奇的干草堆到底哪里吸引了艺术家的目光?其实景物不是重点,莫奈喜欢对着一个景物不停地画,原因在于光线。瞬息万变的光线才是他的心头好,大量地重复创作使其得以对精密的光线进行深入研究。

克劳德·莫奈《鲁昂大教堂》,布面油画,106×73cm,1893年

克劳德·莫奈《中午的鲁昂大教堂》,布面油画,100×65cm,1894年

然而,“重复”不是西方艺术家的独创,在中国绘画史上也有喜欢“复制”的艺术家,比如郑板桥写竹入画、倪瓒不离“一水两岸”。他们都特别痴迷于某一题材,甚至爱之成癖。

郑板桥《竹石图轴》,纸本水墨,126.7×61.5cm,清

郑板桥尤爱竹,在他向往的生活里,可以没有老婆,但不能没有竹子。其曾题画云:“茅屋一间,新篁数竿,雪白纸窗,微浸绿色。”竹林青郁、风吹竹响,艺术家独坐其间,以观心明性。

郑板桥《竹石图轴》,纸本水墨,67.8×39.1cm,清

郑板桥笔下之竹气韵生动,得之于其喜竹爱竹。他欣赏竹的形貌,赞美竹的风骨,传神写照,在艺术创作中实现了物我交融。

郑板桥《竹石图轴》,纸本水墨,185.5×102.5cm,清

艺术家对某一题材的重复描绘,可能是出于研究的目的,也可能是痴迷。他们相信在坚持不懈地重复创作中,总有一天会和挚爱产生共鸣。

倪瓒《秋亭嘉树图轴》,纸本墨笔,144×34.3cm,元

所以重复不是没有价值的,恰恰相反,绘画元素和题材的重复表达的是某种观念。而且重复作为一种特殊的艺术表现形式,带来的视觉冲击力给大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具有独特美感。

勒内·马格利特《戈尔康达》,布面油画,80.7×106cm,1953年

重复不是雷同,它是一种独特的艺术语言,代表了艺术家对自我风格的坚持。因为有了重复,艺术语言才会变得更加多元,艺术发展也就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原创:马钰坤 

文章来源:时尚芭莎艺术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