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方老鼠哪家强?艺术圈里来较量!

douhongyi

2020-01-27 16:37:17

黄永玉《甲子金鼠》,纸本水墨,1984年

从广遭唾弃的粮食大盗,到预兆丰年的吉祥之物;由象征伤病死亡的地狱使者,到艺术家竞相创作的灵感缪斯。位列十二生肖之首的老鼠以花样百出的面貌贯穿了东西方艺术长河。鼠年已至,时尚芭莎艺术带你一起探究东西方的鼠之艺术。

精神寄托之鼠

不似牛的忠厚勤恳,不及虎的威猛勇武,区区一只小鼠,何以位列十二生肖之首?对此疑问,中国民间常见说法有二。一是“鼠咬天开”——传说天地之初,万物混沌,老鼠在子时将天咬开一个洞,阴阳就此分开,万物得以生长。鼠也因此成为开天辟地的英雄角色,位列生肖之首。

商周“鼠”甲骨刻辞

二是据说当年轩辕黄帝以赛跑形式选拔十二种动物任宫廷卫士。赛跑原本推牛为首,然而老鼠投机取巧窜到牛背上,于是阴差阳错地位列第一。

这些传说虽缺乏科学依据,难以为凭,但其绚烂丰富的想象大大增强了老鼠这一形象在民俗文化中的丰满性,也为民俗艺术的创作提供了灵感。

汉代十二生肖连弧铭文铜镜

除此之外,鼠作为哺乳类动物最大的种群,其繁殖能力极强,生命力旺盛。在医学落后的远古时代,高出生率是种族得以延续的首要条件。因而祖先怀着生殖崇拜之心视鼠为种族繁衍的精神寄托,以求多子多孙、生生不息。

韩美林鼠年生肖作品,2019年

在古代西方文化中,由于不堪的形象和偷食的习性,鼠常常被视为贪婪、肮脏的象征。Joris Hoefnagel和Georg Bocskay就在绘画中以老鼠这一形象来警示人们远离暴饮暴食和贪得无厌之恶习。

Joris Hoefnagel & Georg Bocskay《Queen of Spain Fritillary, Apple, Mouse, and Creeping Forget-Me-Not》,纸本水彩,1561-1562年

动画形象之鼠

提到动画作品之鼠,米老鼠无疑会跃入我们脑中。据官方说法,米老鼠是基于华特·迪士尼(Walt Disney)和他的合作伙伴伍培·埃沃克斯(Ub Iwerks)共同设计的幸运兔子奥斯华改造而成。历经九十多年,米老鼠这一憨厚可爱的形象早已深植于几代人的童年记忆之中。

Don Towsley《米奇手稿》,1937年

另一位“童年杀”小老鼠则是《猫和老鼠》(Tom and Jerry)中机智灵巧的杰瑞鼠。鼠年之际,杰瑞一举成为时尚红人,匡威、Kith等众多品牌都与它联名,推出了鼠年特色产品。

《猫和老鼠》角色手稿

匡威Converse×《猫和老鼠》联名鞋

反观国产动画,老鼠亦正亦邪。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制作的经典动画《舒克和贝塔》塑造了两个勇敢善良的老鼠形象,而《黑猫警长》中的反派角色“一只耳”则是一代人的童年仇人。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黑猫警长》

平面艺术之鼠

在西方文化中,米老鼠这一形象影响深远。这只快乐风趣的小老鼠不仅改变了迪士尼的命运,也成为了无数艺术家的灵感缪斯,以百变姿态活跃于当代艺术之中。

安迪·沃霍尔《Mickey Mouse, from Myths》,丝网印刷,96.5×96.5cm

作为波普艺术的代表者,安迪·沃霍尔(Andy Wahol)的艺术可谓“万物皆可丝网印刷”。除了著名的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和金宝汤罐头(Campbell's Soup Cans),米老鼠也是沃霍尔的心头好之一。

安迪·沃霍尔《Quadrant Mickey Mouse》,丝网印刷,152.4×152.4cm,1981年

另一位“波普艺术之父”——罗伊·里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也深受米老鼠的启发与影响。1961年,他创作了布面油画《看!米奇!》(Look Mickey)。这件作品被广泛认为是里希滕斯坦抽象表现主义与波普艺术间的过渡桥梁,而其色彩鲜艳的连环画风格也在此时初现端倪。

罗伊·里希滕斯坦《看!米奇!》,布面油画,121.9×175.3cm,1961年

除两位波普艺术家之外,因苏富比碎画而刷屏的英国涂鸦艺术家班克西(Banksy)也利用老鼠进行过创作。针对英国脱欧事件,向来擅长使用黑色幽默的他以老鼠为主角喷绘了一件充满讽刺意味的街头作品。

班克西《KEEP OU》,2019年

而在中国艺术中,鼠的形象可谓层出不穷。明宣宗朱瞻基被誉为“绘鼠第一人”,他以写意的手法描绘老鼠的灵巧可爱,一反其可憎可怖的历史面貌。这张《苦瓜鼠图》创作于朱瞻基而立得子之年,他以多子的苦瓜和代表子时的鼠进行创作,以求多子多福。

朱瞻基《苦瓜鼠图》,纸本设色,28.2×38.5cm,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除此之外,诸如八大山人、张大千、徐悲鸿等中国大师都曾画过老鼠,而最具代表性的当属齐白石和黄永玉二位。

刘继卣《鼠戏图》,纸本水墨

徐悲鸿《十二生肖册之老鼠》,纸本水墨,1946年

白石老人属鼠,由此对小鼠宠爱有加。他一生画鼠无数,画面并有题诗以表达主题。其笔下之鼠寓意各不相同,或是调侃自我膨胀之人,或是暗指贪官污吏之族,抑或是嘲讽战争时的汉奸之群。

齐白石《鼠子啮书图》,纸本水墨,1935年

齐白石《小鼠翻灯》,纸本水墨

无独有偶,黄永玉也以鼠折射人类社会中的人情世故。画如其人,风趣幽默的黄永玉以诙谐的笔调描绘出鼠生百态。无论是胡吃海塞的动势,还是勾心斗角的神态,其笔下的老鼠都展现出了同人一般的喜怒哀乐。

黄永玉《也不想一想,她为什么对你这么好?》,纸本水墨

黄永玉《我丑我妈喜欢》,纸本水墨,2013年

立体艺术之鼠

鼠不仅在平面艺术界大有作为,在立体艺术中也颇受青睐。热爱“考古”的艺术家丹尼尔·阿尔轩(Daniel Arsham)为米老鼠改头换面,以其惯用的侵蚀语言塑造出了经时间洗刷而破败不堪的“米老鼠遗迹”。

丹尼尔·阿尔轩《Ash Eroded Toy Phone》,2013年

遗迹之外,更有甚者以死亡和老鼠结合进行艺术创作。热衷于骷髅的艺术家Agus Suwage将老鼠的两只大耳朵嫁接在人类头骨之上,并施以黄金、钻石等高昂材料。荒诞之余,其对死亡的嘲讽表达也引人深思。

Agus Suwage创作的骷髅艺术

不知是巧合还是必然,在遥远的古代中国,老鼠的艺术形象也十分怪诞。隋唐时期出现了鼠首人身的生肖俑,它们大多取拱手端坐之姿,其神态、体态与人类并无二致。唐之后,生肖俑的形态才逐渐恢复正常。

唐青瓷蛇俑、鼠俑,蛇俑高15.8cm,鼠俑高16cm,现藏于湖北省博物馆

说起生肖雕塑,我们可不能忘记圆明园的十二生肖兽首铜像。鼠首铜像流亡海外一百多年,终于在2003年由法国皮诺家族捐赠给国家博物馆。这是圆明园兽首首次以无偿捐赠的方式回归祖国。

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铜像之鼠首铜像

艺术设计之鼠

除了艺术之外,老鼠在设计领域也大有一番作为。著名意大利家居品牌Seletti就推出过一款以老鼠为创意的灯具——小鼠们手持灯泡,形态各异、左顾右盼、寻寻觅觅。这样灵动的设计打破了常规家居的沉闷与乏味,着实令人心生欢喜。

Marcantonio Raimondi Malerba设计的Mouse Lamp

转观中国,韩美林以中国画独特的造型方式为鼠年邮票设计了七百余幅样稿,每一张都独具匠心、灵巧传神。这些设计大多取材于“鼠咬天开”或“鼠兆丰年”等民间传说,以寄托节节高升、五谷丰登的美好愿景。

韩美林为庚子年邮票设计的样稿,2019年

纵观东西方艺术史,老鼠的形象及寓意随着时代的发展及精神共鸣的改变不断更迭。正或邪、是或非,大多是人们主观赋予的情感色彩。对于中华民族而言,鼠是十二生肖之首,亦是多子多福、生生不息的美好象征。最后,时尚芭莎艺术祝大家鼠年平安健康!

原创:韩晗

文章来源:时尚芭莎艺术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在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 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