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神写照,100+个中国早期人物画的经典细节

LiZhigang

2020-02-23 12:27:11


前言:

唐代(包括早期摹本)及唐以前人物画的100+个面部细节


关于画什么最难,先秦古籍《韩非子》中,讲过一个有趣辩证,在《外储说左上》中,韩非借齐王门客之口说画犬马最难,画鬼魅最容易。原因很简单,犬马太常见,稍微有点儿瑕疵,就会被人给认出来;但是鬼魅没人见过,怎么画怎么都是。

然而按照韩非的理论,犬马画还不算最难,人物画才最难,毕竟,没有比人更了解人的了。

我们都知道,中国画最讲究传神,而这个概念最初是针对人物画提出来的。人物画的先驱顾恺之,提出“以形写神”、“尽在阿堵中”的传神理论。《晋书 顾恺之传》记载了顾恺之画人的妙诀,据说他画人常常数年不点睛,别人问其原因,他说“四体妍媸,本无阙少于妙处,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阿堵”是个代词,在这里,指的就是眼睛。

著录中,顾恺之的人物画有很多,诸如当时的王公大臣像,如《司马宣王像》《谢安像》《刘牢之像》《王安期像》《阮脩像》等,但今天都已不传,传世作品有《女史箴图》、《列女仁智图》卷、《洛神赋图》卷。只是后两者都是宋代摹本,仅《女史箴图》复制的时间较早,大概到唐,相对于更接近其原始面貌。

《女史箴图》可以说是古代女子道德模范图解,它的出现也有其特定背景。晋武帝的儿子惠帝是个白痴,但武帝还是力排众议立他为太子,太子不管事,政权就落在强势皇后贾南风手上,引起西晋政权动荡。当时的大文学家张华就写了一篇《女史箴》,列举前贤事迹,一方面是讽刺贾南风,另一方面是告诫宫廷女官。然而这事儿的根子在晋武帝身上,明知惠帝无能还要立他,即便没有贾南风保不齐还会出现其他什么大臣乱政。当然这一点张华不敢提。

图中的一个场景是班婕妤辞辇。汉成帝出游,邀班婕妤同銮,但却遭到班婕妤的拒绝,她说:“看古代留下的图画,圣贤之君,都有名臣在侧。夏、商、周三代的末主夏桀、商纣、周幽王,才有嬖幸的妃子在坐,最后竟然落到国亡毁身的境地,我如果和你同车出进,那就跟他们很相似了,能不令人凛然而惊吗?”。汉成帝之后,王莽篡汉。

这个场景也出现在1986年出土的北魏司马金龙(?- 484)墓漆屏上,但是北魏司马金龙墓漆屏上的皇帝銮驾上没有妃子同坐,而《女史箴图》的銮驾上确有妃子同坐,表示皇帝的行为不合时宜,暗示后来的王莽篡汉。


北魏彩绘人物故事漆屏

比起大英博物馆的《女史箴图》摹本,司马金龙墓漆屏上的绘画年代无可争议,时间下限在公元484年,距离顾恺之生活的年代仅几十年而已。画中人物的仪态风神与《女史箴图》颇相似,显示了顾恺之影响之大,其画风和技法在其后直至南北朝皆传承有绪。

鉴于其重要意义,2002年这件文物被列入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名单。

对比《女史箴图》

局部特写

年代紧随司马金龙屏风之后,是北朝晚期的九原岗北朝壁画中的人物。后来的隋唐壁画继承了这种风格。

隋代仪仗图壁画,2005年潼关县税村隋墓出土

胡人备马图,唐,麟德二年(公元665年),唐太宗昭陵韦贵妃(597—665)墓出土

侍女图,唐,景云元年(公元710年),节愍太子(?—707)墓出土

从壁画到屏风,以下是新疆出土的唐代屏风上的人物画局部特写

从出土到传世品,日本正仓院藏有唐时期屏风实物,下面是鸟毛立女屏风上的人物局部(最后一图为近代修补而成,非原作),这些画很可能是唐帝国移民到日本的画师所作。

以上,基本上都是有明确年代下限的人物画作品,接下来,我们要看的是传世至今的早期人物画。关于这些传世的作品,最大的问题就是断代,基本上,只能靠人物风格及其他一些因素来辅助判断,所以我们只能给出一个大概的参考。

《步辇图》传为唐朝画家阎立本的作品,描绘贞观十四年(640年),吐蕃赞普松赞干布派使者禄东赞到长安通聘朝见唐太宗时的场景。不过目前故宫博物院这件普遍被认为是宋人摹本。

唐太宗

典礼官

吐蕃使者禄东赞

通译者

宫女


同样传为阎立本所画的还有波士顿美术馆收藏的《历代帝王图》,该画卷描画了十三位中国帝王,这些人都自带强烈属性,几乎都是历史上鼎鼎有名的暴君、庸帝、昏王、明主。虽然阎立本有此条件创作这幅画,不过关于其作者仍有争议,甚至连画的创作年代也有争议。米芾曾在《画史》中提到过同样类型的帝王图,若二者是同一卷,则今天所见的绢本是北宋杨褒摹本。

汉昭帝刘弗陵

汉光武帝刘秀

魏文帝曹丕

蜀主刘备

晋武帝司马炎

陈宣帝陈顼

陈文帝陈蒨

陈废帝陈伯宗

陈后主陈叔宝

后周武帝宇文邕

隋文帝杨坚

隋炀帝杨广

部分侍者


《神骏图》传为唐人韩干作品,韩干是活跃在中唐之际的画马名家,辽宁省博物馆藏《神骏图》虽非原作,但也是早期摹本,目前被认为是五代仿唐之作。

《捣练图》原作为唐代开元天宝年间的宫廷画家张萱所作,张萱的仕女画在当时影响很大,随其后的又一大家周昉便是受他影响。

我们今天所见的《捣练图》是宋代画院的宫廷摹本,现藏波士顿美术馆,借此可以了解张萱的人物画风格。

《虢国夫人游春图》与前面的《捣练图》一样,都是宋代画院摹唐人张萱作品,此作现藏辽宁省博物馆。

虢国夫人

侍女及保姆


接下来是效仿张萱,而又自成一家的著名画家周昉,辽宁省博物馆藏的《簪花仕女图》传为其所作。这幅画比较有意思,据研究人员发现,它虽然是一幅长卷,但因其画心由三段画绢拼接而成的,所以可能最初是屏风画改装过来。且唐末也存在“宽服大袖、高髻、簪花”等习俗,因此《簪花仕女图》是唐画的可能性很大。

《调琴啜茗图》同样为周昉名下,这是一幅经典作品,传世至今有很多摹本,如弗利尔美术馆收藏的绘制于明代的纸质摹本、京都国立博物馆收藏的带有仇英款的绢质摹本,辽宁省博物馆收藏有两卷《调琴啜茗图》,一件为清宫旧藏,曾经《石渠宝笈》续编著录,署款“周昉”,实为后人仿本。另一件则为清代扬州画家管希宁所摹。

而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收藏的完成于宋代的绢质摹本为目前各类版本中最好的一版,下面是此本的人物局部。

《高逸图》是唐末画家孙位所作,据《宣和画谱》记载,孙位是会稽人,唐末战乱时随僖宗入蜀,后来名声响彻北宋的名家黄荃就曾以他为师。《高逸图》最早在北宋中期由驸马李玮收藏,卷首有宋徽宗赵佶御题“孙位高逸图”五字。目前普遍认为它是现存寥寥无几的唐代绘画之一。

阮籍

刘伶

王戎

山涛

侍者


《围棋重屏图》是唐之后五代十国时期的南唐宫廷画家周文矩所作,图画南唐中主李璟与其诸兄弟下棋。因画中有屏,屏中有画,故得名“重屏会棋图”。这幅画目前也有不止一个摹本,弗利尔美术馆藏明人摹本,下面的局部来自故宫博物院藏宋人摹本,最接近原作。

南唐中主李璟

江王李景逿

晋王李景遂

齐王李景达

侍者


以上,为本期整理的中国早期经典人物画的面部特写,分为出土和传世两部分,先期发的唐代(早期摹本)及以前部分,此次公布的资料中有相当部分为微博博主@疯人二院院长 冯晟祎所拍摄,清晰度及视觉观感较以前有了很大提高,比如《步辇图》及《重屏围棋图》等,可以放大看到绢丝级别,此前从未如此集中公布过,在此向他表示感谢。接下来我们还会视情况继续整理宋元部分,欢迎分享。


来源原创 艺度君 艺度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