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伊兵卫写真赏得主横田大辅:一切都是由过去决定的

影艺家

2020-04-03 14:43:37

已关注

© 横田大辅

酒井瑛作:至今为止,横田大辅先生通过反复复制、加工照片,突出了照片的“肉体”物质性。你将胶卷拍摄成作品的《彩色照片》(Color Photographs,2015年)可以说是努力的一个终点。能从这里展开到下一个吗?这次是之后制作的完全新作。

横田大辅:在《彩色照片》中,我能做的事情就是设定状况。当然多少也有一些关联,但基本上是任凭胶片的反应,然后看到出来的东西会很开心。在此基础上发展的话,我们能做的就是后期处理。或者,作为素材来使用。只是这样一来就没有必要特意使用《彩色照片》了。确实有那种已经完成的感觉。我不认为继续这个系列是徒劳的,但是一直持续下去是没有发展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很痛苦。大约三年前,我再一次感觉到不得不寻找另一种组装照片的方式。

© 横田大辅

© 横田大辅

© 横田大辅

酒井瑛作:本次展示的以“Room.Pt.1”为主题的“房间”,正是开拓“其他路线”的立足点,在这个“房间”中有什么发现呢?

横田大辅:至于房间,从三四年前开始,我的爱好是独自住在一家情人旅馆。在那,时间的限制到来之前,只是一个人呆在那里,但我可以放松很多。为什么呢,一个人住情人旅馆是没有目的的。例如,当您住在商务酒店时,您第二天会去工作,旅行或出于某种目的。

对于情人旅馆,除了呆在那个房间里没有其他目的。每次旅行时我都会拍照,但我没有把它作为作品总结的打算,所以也不是有意识的想要拍点什么。

© 横田大辅

酒井瑛作:并不是为了创作作品而滞留在这里的吧。

横田大辅:只是,每年去酒店的频率都在增加。去年,也有像某种离家出走一样呆了2个月左右的情况。涉谷有一家古老的情人旅馆,我定期去,在那里感受到的是,从10年前开始就完全没变过的空间。虽然有冰箱和床,真的是简朴的房间,但是有一种时间完全停滞的感觉。

还有,我记得房间的形状是正方形的,但是,那大概是大脑中被修正了,实际的房间是有点变形的。停滞时间和空间的偏差一直让我耿耿于怀。

© 横田大辅

© 横田大辅

酒井瑛作:在此之前的作品它似乎与以前的工作所涉及的时间感和记忆的转变有关。

横田大辅:我感兴趣的时间不是我生活中感觉到的线性时间,而是一个像点的时间。在一次对话中,我听说时间对于澳大利亚的原住民来说是一个洞。因为他们生活在神话的记忆事件中,所以,一切都是由过去决定的,过去、现在、未来几乎没有距离。

因此,时间不是线,而是点。在这一点上有深度,有一种时间变厚的感觉。那个确实和在酒店密室里体验的时间的感觉很接近。在这样的空间里毫无目的地发呆的话,夸张地说就像白日做梦一样,很容易和头脑直接连接起来。虽然会想起一些过去的记忆,但是,这是一种照片。

酒井瑛作:是“照片的”吗?

横田大辅:看照片的时候,虽然看着那个图案,但是那里当然没有实际的风景。取而代之的是,会引出看的人脑内类似的记忆。那也是现在和过去,或者现在和其他时间交错的现象。我以摄影的方式看到发生这种现象的地方。所以说理想的话,这次展示的作品能成为触发,以便在展览空间中找到复合的空间。

© 横田大辅

© 横田大辅

© 横田大辅

© 横田大辅

酒井瑛作:作为这两三年作品的变化,例如《物质》(Matter,2014年)系列中所看到的那样,展示的形态从平面向立体过渡。这次的展示也感受到了同样的变化。

横田大辅:是啊。虽然思考的事情可能没有改变,但是手段正在改变。当然,用相机记录的时候除了视觉信息以外没有任何东西泄露出来。但是,实际去那个地方的话会有视觉以外的信息。那么,那个时候,从相机里的图像中漏出的东西怎么转换,再一次用照片代替吗?虽然这也是一个难题,但从结果来看,我认为照片必须以视觉媒体为前提重新考虑。

© 横田大辅

© 横田大辅

© 横田大辅

© 横田大辅

酒井瑛作:这次的展示采用了新的素材和展示方法,是什么意图呢?

横田大辅:这次作品我使用了液晶屏幕、相纸、展板、PVC等材料。它们各自都会占领一部分的空间,然后再综合起来固定成一个整体的画面。通过对同一个画面做很多种变化处理,来表现我们一般用相机拍摄的那些照片,它们的画面慢慢呈现出来效果的过程。我在这里想的是,照片从记录现实的侧面分离出来,可以获得独自的世界。到目前为止,我一直试图在多本相簿中表达这些东西,但是这次我感觉到了提示,它可以在一个场所表达。

另外,重要的是要呈现出无法一次全部掌握的数量,但是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影像的图像张数和物品量没有关系,所以,并不是像“物质”那样让东西泛滥,整理过的这种形式是为了表现不受控制的状态。

在表现“ 物质”的时候,我想强调的是没有支配的那部分信息量有过多的剩余。但如果我这么做了,展示就有跑偏的风险。单纯的是平衡崩坏吧。所以这一次,我想制作的是可以孕育物体的土壤 。用我思考的照片分类的方式去控制它们。所以,我在整理了这些照片以后仍让它们以混杂的状态来呈现。

© 横田大辅

© 横田大辅

酒井瑛作:“如何将视觉以外的信息转换成照片”的问题意识一直存在于横田大辅先生的根处,在这次的展示中,为了重新审视这些问题,他想创造土壤吧。这个试作今后也会持续一段时间吗?

横田大辅:虽然这次的作品并不是“完成后的新的表现”,但我有预感,在今后的创作中,可能会找到发展的途径。在此基础上,我想最后使之解体。不过我想在那之前会继续。

© 横田大辅

© 横田大辅

© 横田大辅

© 横田大辅

酒井瑛作:最后,横田先生对于现在的摄影有什么感想呢?

横田大辅:三四年前,我觉得这是一个在创作作品时概念和形象在世界范围内急速成长的时代。另一方面,其结果给人留下了同一化的印象。单独看完成的图像的时候,总觉得有点像。当然其中也有优秀的人,但是这是在信息过多的时代可能发生的现象吧。现在很平静。我觉得这里有个前提,那就是什么也不会发生,从这个意义上讲,这几年是以潜入地下的心情来做的。

在个人活动的同时坚持下来的Spew(呕吐),有一种感觉是想把自己从某种地下活动中解体出来,作为至今为止在市场上活动的否定形式而存在。Spew现在暂时处于休止状态,Culture Centere(文化中心)的新活动开始了。这也是以创作者为主体进行活动的土壤。作为个人,在经过这样的活动之后我开始意识到我将在完成这些活动后再次出发。但这确实是时候去探索了。我们有时间为将来做准备。


来源:影艺家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这么神奇的画面只有航拍能看到

Andreas Amador 0评论 2020-05-31

中国登山队60年来登顶珠峰瞬间

新华每日电讯 0评论 2020-05-29

呐喊的身躯

青年摄影 0评论 2020-05-28

在混乱世界里找到安静的地方

胶片的味道 0评论 2020-05-27

建筑艺术摄影大赛获奖作品

BIRDMAN WENHUI 0评论 2020-05-25

霓虹碰撞芭蕾

青年摄影 0评论 2020-05-24

唤醒色彩感知

青年摄影 0评论 2020-05-24

谁的曲线那么美

摄影及PPT园地 0评论 2020-05-24

毫无矫饰的灵光

纽霍尔夫妇 0评论 2020-05-24

形形色色的猴子

摄影及PPT园地 0评论 2020-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