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迷雾重重的朝鲜

W*

2020-05-17 08:34:06

已关注



在全球化的世界中,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是独一无二的:它似乎与世隔绝,拥有严格的审查制度,最高领导人的伟大形象与意识形态的管控,主导着这个民族的命运。近年来,朝鲜开始逐渐对游客开放,当然,前提是有导游随团出行。越来越多的闯入者们记录下这一超现实主义建筑堆砌的海市蜃楼。本期,我们一起走进朝鲜......


01

走进朝鲜

Inside North Korea

Oliver Wainwright


1982年,平壤人民大学堂(Grand People's Study House)。该国创始总统金日成的雕像在入口迎接着游客的进入,该建筑建于1982年,是平壤的中央图书馆。这座建筑计划作为宏伟的城市中心,面向金日成广场(Kim Il Sung Square),旨在呼应传统的韩国建筑形式,铺有绿色瓷砖的 giwa 屋顶和八角形的石柱,让人回想起古代寺庙的柱子。它的600个房间可容纳3000万本书,每天最多可容纳12000位访客。这座雕像坐落在白头山(Mount Paektu)的马赛克壁画之前,这是神圣的火山,据说金正日在此出生。


始建于1987年但仍未开放的柳京饭店(Ryugyong Hotel)原计划容纳3000间卧室和5个旋转餐厅。它多年来一直是平壤天际线上的混凝土“残骸”,被戏称为“厄运酒店”。2012年,该酒店与埃及一家电信公司达成协议,最终以镜面玻璃覆盖了整座建筑。摄影:Oliver Wainwright,供图:Taschen


在建筑与设计评论家 Oliver Wainwright 的作品集《走进朝鲜》(Inside North Korea)中,同样身为摄影师的他通过摄影照片的形式,向读者揭开了这个世界最神秘的国度的面纱。记录下体育场、博物馆、剧院和纪念碑广场等建筑的摄影系列显得诡异、空旷,了无生机。朝鲜拥有某种病态(morbid)的吸引力,而 Wainwright 更运用一种类似“隐士王国”的概念,将其视作“迷人的舞台布景”。然而,朝鲜极具争议的国家政策却似乎与这种氛围背道而驰。


1985年,平壤高丽酒店(Koryo Hotel)。酒店早餐室有着超现实主义一般的室内,橙色和蓝色的互补色调为塑料花瓶、泡菜和煮鸡蛋的盘子提供了装饰。高丽酒店建于1985年,是外国游客的高级饭店,两座45层高的塔楼通过桥梁相连,并设有旋转餐厅。该酒店共有500间客房,地下室设有书店、电影室、宴会厅和会议室,以及赌场和嬉水池(wading pool)。


“海棠花”健康娱乐中心于1980年开业时,曾是平壤的旗舰级健康中心。健康娱乐中心占地近4万平方米,包括桑拿、浴室、游泳池和美发沙龙。机械电梯位于泳池烟色玻璃覆盖的竖井内,使用这部电梯,你就可以置身于未来主义风格的跳水板之上。摄影:Oliver Wainwright,供图:Taschen


在“海棠花”健康娱乐中心(Changgwang Health and Recreation Complex)的发廊,客户可以选择各种官方认可的发型。摄影:Oliver Wainwright,供图:Taschen


Wainwright 在书中展现的朝鲜景象,你我或许难以想象:2015年,他第一次拜访平壤,亲眼目睹了这座城市的风光。他指出,平壤的建造完全遵循自然条件。城市规划始于1953年,一切从零开始,这对一座 苏联风格的城市而言并不寻常。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建筑令人惊叹:平壤马戏团引人注目的外观让人耳目一新;绫罗人民游乐园(Rungna People’s Pleasure Ground)于2012年落成,这座全新的主题公园拥有一座迷你高尔夫球场,一个泳池和一间带有可移动座位的4D电影院;拥有保龄球馆和桑拿浴室的羊角岛国际饭店(Yanggakdo International Hotel)更为外国客人提供了超过1000间的客房。


东平壤大剧院由1989年修建的两栋建筑组成,一栋为半圆形,另一栋为矩形,二者相互交错,构成了大剧院的主体结构。剧院拥有一间大礼堂,可同时容纳3500名观众,并设有数十个排练室。2007年,东平壤大剧院进行了全面翻新。新的大厅上有石膏线脚,下有高度抛光的石砖,墙上更悬挂着巨幅的浮雕壁画。剧院内部则装饰着层层重叠的扇形桃色墙壁,紫色软垫座椅和亮蓝色的乙烯基地板。摄影:Oliver Wainwright,供图:Taschen


学生少年宫建于1963年,拥有500个房间,占地共5万平方米,是放学后进行课外活动的场所。宫内设有1000个座位的剧院,室内体育馆,图书馆以及多间科学、文学、艺术、 工业和农业教室。摄影:Oliver Wainwright,供图:Taschen


平壤地铁始建于1965年,据称是世界上最深的地铁系统,位于地下110米处,与莫斯科地铁一样拥有宏伟的规模和豪华的装饰,装饰有大理石柱和水晶吊灯。车站的深度还意味着它们可以兼作炸弹掩体,这是厚厚的钢制防爆门所具有的第二功能。地铁共有两条路线:Chollima和Hyoksin,每条线各八站,有着类似“同志”、“胜利”和“统一”的命名。金日成的镀金雕像迎接通勤者,同样还包括精美细致的社会现实主义马赛克壁画和爱国主义浮雕。


天文馆是三大革命展示馆的一部分。该公园建于1992年,是一个规模宏大的园区,展示了朝鲜从重工业、采矿到农业和电子工业的意识形态、技术和文化成就。摄影:Oliver Wainwright,供图:Taschen


尽管赞美这些由朝鲜政府资助的建筑可能会带来一些争议,但本书依旧可以让你沉浸于朝鲜独一无二的科幻美学中不能自拔。金正日曾表示:“建筑空间的建构必须遵循相关原则,确保领导人的形象主导该空间内的一切元素。同时,必须保证所有建筑构件都拥有同一个目标,尽其所能将领导人的威严形象体现得淋漓尽致。”


在这些原则的指导下,平壤的建筑物及其内部陈设成为了某种受制约的产物,设计师必须时刻将最高领袖的形象考虑在内——这也是“走进朝鲜”这一系列作品在导游监视下所能展现给我们的朝鲜现状。然而,Wainwright 也提醒我们,在这样一个受控制且孤立的环境中,在一位外国来客眼中所能见到的,可能不过真实世界的冰山一角罢了。


五一体育场(Rungrado May Day Stadium)的设计旨在模仿正在盛放的玉兰花,也形似甫一降落在地面的降落伞。据称,五一体育场是世界上规模最大体育场,可容纳总计11.4万人。摄影:Oliver Wainwright,供图:Taschen


最近翻修的五一体育场后备室(support rooms)体现了当今朝鲜室内美学的精髓。体育场始建于1989年,多年来一直用于团体操表演。2015年,体育场重新开放,增加了新的足球场和跑道,并附加了FIFA和奥林匹克的标志。摄影:Oliver Wainwright,供图:Taschen


1989年的五一体育场(Rungrado May Day Stadium),这一建筑位于朝鲜首都平壤市风景最秀丽的大同江上绫罗岛上,五一体育场竣工于1989年5月1日,总建筑面积达20.7多万平方米,为纪念1989年世界青年和学生节(共产主义奥林匹克运动会)而建立。其设计类似于刚盛开的玉兰花瓣或降落在地面上的降落伞。据说它是世界上最大的体育场,可容纳114000人,长期以来被用于大众运动会的体操表演,并在进行了两年的翻新后于2015年重新开放,其中安置了新的足球场和跑道,以及用于培训和新闻发布会的房间,并增加了FIFA和奥运会徽标。


02

3D立体朝鲜

3DPRK: North Korean Portraits

Matjaž Tančič


Matjaž Tančič, #63. WON IL MYONG,38岁,Chollima Steelworks的熔炉工人,2014年,档案纸颜料打印, Courtesy of Pékin Fine Arts, Koryo Studio, and the artist


Matjaž Tančič, #91. CHAE CHOL BOK(25岁,电力工人)和CHO SONG RAN(32岁,尿肥工人),于洪南化肥厂,2014年,档案纸上的颜料打印,Courtesy of Pékin Fine Arts, Koryo Studio, and the artist


Matjaž Tančič, #24. RI GYONG SUN, 45岁,平壤民俗史研究科员,2014年,档案纸上颜料印刷,Courtesy of Pékin Fine Arts, Koryo Studio, and the artist


斯洛文尼亚摄影师 Matjaž Tančič 受高丽艺术工作室(Koryo Studio)的邀请,以3D与摄影的形式记录朝鲜,他希望展示一些居住在那里的真实的人,但不记录任何言辞。选择在朝鲜拍摄人物肖像可能会引起争议,尤其在外部世界看来,朝鲜是少数几个“摄影偷窥狂”(photographic voyeurism )的国度之一,这是世界上限制最多的国家之一,所有到访的人都需要受到邀请,必须有官方向导全程陪同。真实的朝鲜人,几乎被世人遗忘。


Matjaž Tančič, #56. KIM IL SIM, 19岁,财务负责人,万景台游乐场,2014年,档案纸颜料打印, Courtesy of Pékin Fine Arts, Koryo Studio, and the artist


Matjaž Tančič, #30. KANG KUM HYANG,24岁,女服务员,Sugok Rest Stop(在平壤和开城之间),2014年,颜料在档案纸上打印,Courtesy of Pékin Fine Arts, Koryo Studio, and the artist







外国报刊和摄影在朝鲜是受限制的,尤其曾有许多人以“游客”身份进入朝鲜、再将捕捉到的照片兜售给外国媒体的前例,导致朝鲜对西方摄影师存在着不信任感。此外许多人也认为,在朝鲜只能偷拍。基于这样一种“矛盾”视角,“偷窥”成为了这组表现朝鲜的摄影系列的呈现形式,作品通过红蓝3D的特殊形式来展现100多幅肖像,其中有一位学滑冰的拳击冠军、钢铁联合体的工人、酒店服务员、顾问、翻译...... 活生生的人。需要带上3D眼镜,才能窥见这些立体的存在与个性的样貌。


下图:作品在平壤 Chollima House of Culture 的展览现场。

©️ Koryo Studio







《3DPRK 立体朝鲜》(第二版),这是由斯洛维尼亚籍摄影师 Matjaž Tančič 和驻北京的高丽艺术工作室合力完成的一件作品。3DPRK (2nd edition) | by Matjaž Tančič | Jiazazhi Press | Apr. 2018 | Silk-screen printing with 3D glasses, 66 pieces of 3D cards and an introduction booklet inside | 23.3 x 7 x 6.8cm | Chinese & English | limited edition of 1200


03

“模范”之城平壤

Model City Pyongyang

Cristiano Bianchi&Kristina Drapić


1995年,平壤羊角岛(Yanggak Island)上的国际电影院。羊角岛是位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平壤市中区域大同江上的河岛,因形似羊角而得名。这家电影院这是该国电影艺术和文化的中心,由金正日大力推动。自1987年来,还举办过两年一届的平壤国际电影节,这是朝鲜为数不多的积极寻求与外界联系的活动之一。建筑物的形状受电影胶片启发,混凝土原始立面后来被灰色和白色瓷砖覆盖。


三革命展览馆(Three Revolution Exhibition Complex)的电子工业馆,1983年。行星状的电子工业馆是金日成"思想、技术、文化"三大革命口号的官方展示,规模巨大,六座文化建筑每栋的顶部徽标反映了内部的思想内涵。电子工业馆内的展览涉及电子和自动化工业、通信和空间研究、机器人技术、计算机、光学和测量仪器,还包含一个天文馆和一个专门研究和平利用原子能的区域。


1989年,Munsu街的中央青年馆。这是一座表演艺术中心,由两个红色的屋顶分别代表一架钢琴和一把手风琴:主剧院位于“钢琴”下方,而礼堂位于“手风琴”下方。该设计是金正日于1986年从三个不同方案中选出的。


在整个人类历史中,存在着许多想象中和实际中的“模范”(model)城市,从文艺复兴时期的理想城市乌尔比诺、皮恩扎和费拉拉,到巴西利亚或昌迪加尔等现代乌托邦,但朝鲜的首都平壤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城市在朝鲜战争(1950–1953年)之后完全重建,经过全面规划,围绕着这个国家单一的意识形态,平壤的城市结构展现出非凡的建筑凝聚力和叙事性。意大利建筑师 Cristiano Bianchi 和 Kristina Drapić 的摄影系列“模范城市平壤”,将镜头对准了这座城市的各类建筑物,在 Bianchi 眼中,这是一座“社会主义建筑的露天博物馆”。


1989年,Kwangbok街的Mangyongdae儿童宫,这个公共设施为朝鲜儿童提供了一个课余活动的场所,从学习音乐、语言和计算机技能到游戏,它拥有120间客房、一个游泳池、一个体育馆和一个可容纳2000个座位的剧院。建筑设计展现出两个弯曲的翅膀延展并包围广场的形态,象征着领导人对孩子们的拥抱。



从万寿山大纪念碑(下图)到建党纪念碑的中轴线,1995年。在平壤这条城市轴心非常长,逾两千多米 ,几乎望不到另一端。建党纪念碑旁的两座住宅的形状呼应了轴心另一端的万寿山大纪念碑前雕塑所高举的旗帜。建筑物原本是白色的,后涂成了红色以加强连接,屋顶上的人物拼写出“一百场战斗,一百场胜利”的字样。轴线的延伸是龙宫饭店,距大纪念碑一英里,像一座巨大的未来金字塔一般耸立着。


近年来,平壤的许多建筑物都经过了重新开发。从城市的地标轴线到具有象征性的体育馆和具有实验性的住宅概念,这些建筑仍然保留了朝鲜对建立一座“为人民服务”城市的原始愿景。平壤的建筑通常是媚俗、丰富多彩且具有戏剧性的,很难让人区分现实和虚幻的界限。Bianchi 和 Drapić 在2015年到访平壤后,对这座城市的建筑产生了强烈兴趣,由此决定拍摄平壤。在这200多幅的系列作品中,每张作品的背景都被渐变色所取代,呼应了该国宣传海报中常见的理想化柔和天空。


上图:2015年,Mirae街。周边的大型高层建筑群于2015年开工,共有28座公寓大楼,色彩丰富的外墙由橙色和绿色瓷砖覆盖,其中包括标志性的Unha Tower,这座53层高的塔形建筑如朵鲜花绽开,成为了这座城市的新地标,带来一种复古的科幻风格。平壤正经历着紧张的城市建设与转型。过去几年间,整条覆盖着高层住宅建筑的新道路已被快速建设完成。


下图:

Thames&Hudson 出版的摄影集《Model City Pyongyang》






04

寻找朝鲜

Searching for North Korea

Fabian Muir


朝鲜首都平壤的一家高级餐厅室内。提供西式餐饮的餐馆在平壤越来越流行,供应例如披萨、汉堡等食物,其中还包括山寨的KFC。


2013年竣工的平壤水上公园。金正日曾下令修建了不少民众娱乐设施,尤其是在首都平壤。


元山海滩(Wonsan beach)一景。元山是朝鲜港市,是江原道首府,这个地区的酒店和机场设施相比其他城市更为舒适便捷,是韩国民众的度假地。


Fabian Muir 拍摄的这一系列摄影作品曾入围2016年的马格南摄影奖决赛。除了有关朝鲜的为期两年的项目外,他曾前往 苏联国家、古巴、伊朗拍摄纪实作品。“我们所见到的关于朝鲜的许多资料都问题重重,大都是在纪录平壤的。然而,首都并不是这一整个国家的代表。除了描绘平壤的大型建筑、著名地铁和游行队伍外,真正的朝鲜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子,没有新的认识。”Muir说道。自2014年起,在进入朝鲜的五次旅行中,摄影师的拍摄希望避开关于朝鲜的陈词滥调,展现这个国家鲜为人知的一面。


乒乓球是朝鲜民众主要的运动项目之一。


平壤锦绣山太阳宫(Kumsusan Palace of Sun)的绿化,这里是朝鲜已故最高领导人金日成、金正日陵墓。太阳宫前是锦绣宫广场,是朝鲜重要的集会场所。


描绘了“银河3号”运载火箭的民间壁画,这是由朝鲜自主研发的大推力远程运载火箭,推力及射程超过以往朝鲜运载火箭。朝鲜曾定于2012年4月12日至16日由“银河3号”运载火箭把“光明星3号”地球观测卫星送入轨道,以迎接已故领导人金日成诞辰100周年,但火箭在发射数分钟后坠毁。


“朝鲜有如此多的层次,大多数主流媒体把一切都投向单一的政治层面。我希望带给观众一段短暂而有趣的朝鲜之旅,一些意想不到的视角。”Muir 认为,真实的朝鲜生活远不止于此。这项记录的目的是避免西方先入为主的成见,透视出执政的统治层与普通朝鲜民众之间的权力动态。


坐在朝鲜领导人肖像下的朝鲜儿童。


咸镜(Hamgyong)的婚礼队伍。








05

社会主义建筑

Vintage Socialist Architecture

Raphael Olivier





平壤的社会主义建筑之旅。©️ Raphael Olivier


2016年,摄影师 Raphael Olivier 预订了一趟以建筑为主题的朝鲜首都平壤之旅,并为此拍摄下一系列摄影作品。在朝鲜战争的轰炸期间,这座首都曾被夷为平地。1953年后,平壤的建筑从废墟中升起。开国领导人金日成将新的平壤构想为“主体建筑的大花园”(a great garden of Juche architecture。作为一种思想体系和理论基础的“主体思想” Juche Idea 亦被称为“金日成主义”),这样的意识形态控制使得这些建筑看起来并不优雅,但裸露的混凝土、锋利的边缘、粗野主义或未来主义的外观都令 Olivier 着迷。





平壤的社会主义建筑之旅。©️ Raphael Olivier


2015年5月,在平壤马拉松之际,Olivier 首次前往朝鲜,短暂的24小时城市观光之旅对他而言是“大开眼界”的,他认为平壤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它的“复古氛围和建筑”(retro vibe and architecture),在随后的第二次访问中,他计划拍摄下这些独特的城市景观。“平壤很少能够看到广告或大众媒体的视觉污染,为游客提供了非常原始的城市形态展示。” 通过这个系列,他捕捉下诸多带有强烈的苏联现代主义影响的建筑物,同时有着独特的朝鲜风格。 这是一座居住着约300万人口的城市,但在 Olivier 的大部分照片中,城市景观被几乎空置的街道所占据,而溜冰场、电影院、保龄球馆和桑拿浴室,则是另外一番景象。







原创 W* 卷宗Wallpaper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贝内文托:古城好风

陈曦 0评论 2020-07-07

来这些地方过一个20℃的夏天吧!

遇见旅行  0评论 2020-07-06

静静在泉州

中国精致生活 0评论 2020-07-06

阿坝草原花海,严禁使用滤镜

无二之旅  0评论 2020-07-05

剖开莫高窟,你会看到什么?

张靖 0评论 2020-07-04

等一个人,陪我一起去顺德

旅行菌 0评论 2020-07-04

忘记三亚吧,这才是海南最美的地方

 旅行菌 0评论 2020-07-03

忽然,想去丽江了

旅行菌 0评论 2020-07-03

深圳:一线城市的旅游“弃儿”

 阿诚 0评论 2020-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