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比想象中更复杂

良仓 

2020-05-25 10:35:03

已关注



美丽、贫瘠、荒凉,无休止的迁徙和季节变化。原始的、寒冷的空虚。这些是最常让人想起北极的景象。


北极的过去、现在、未来


极地是一片广阔的原野,覆盖了700多万平方英里的冰川、苔原和海洋,很多人认为它以某种方式存在于时间之流之外。它似乎是一片没有历史的土地,广阔、神秘、不受变化的影响。


事实远非如此。



地球上没有一个地方能完全不受人类的影响,北极的历史比人们通常理解的更加多事和复杂。


如果对这段历史一无所知,就会使自己对今天的北极失去任何清晰的认识,而在可预见的未来,北极很可能被迫发生变化。


最年轻的生态系统


北极生态系统经常被认为是永恒的,事实上它是世界上最年轻的生态系统之一。


在史前时代,温暖得多的北极覆盖着蕨类植物和红杉,并居住着爬行动物。在更新世冰河期,环境变得与现在相似,但存在显著差异。冰川作用的范围更大,庞大的哺乳动物——比如长毛象和长毛犀牛——占据了主导地位。




只有在大约12000年前的全球变暖期间,北极才变得和今天一样。


上个时代覆盖大陆的冰原消退了,海洋和海岸呈现出它们现在的轮廓,游荡在这一地区的大型动物的灭绝从根本上改变了北极周围植物和动物物种的组成和分布。



现在在北极边界内可以发现种类繁多到让人惊讶的生态系统。


最熟悉的是极地沙漠、冰川和绵延数十万平方英里的苔原。这里也有山脉、沼泽、肥沃的河谷和深深的北方森林。像墨西哥湾暖流这样的河流三角洲和海洋延伸地带养育了数量惊人的海洋生物。


在一年中的不同时期,北极似乎充满了生机:鲑鱼逆流而上,成群的候鸟迁徙,色彩斑斓的荒原上突然铺上了地毯,环斑海豹在交配和繁殖时尽情嬉戏。


▲ 极地苔原上开出的罂粟花


然而,这些短暂的生机勃发抵消了漫长、严峻的几个月的寒冷和干旱。它们会让人对北极生态系统的活力和恢复力产生错误的乐观印象。


北方生活的继续取决于一种微妙的平衡,即使是在理想的情况下。最轻微的波动或异常都会对地形和野生动物造成灾难性的影响。


人类的到来为这个混合体增加了一个重要的——而且越来越具有破坏性的——复杂性。


 北方居民和南方探险者


追踪北极现代居民的起源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书面记录不存在,考古证据仍然有待解释,而且并不总是直接证明某一特定文化在种族或语言上是其继承者或被继承者的祖先。


最安全的概括是,不迟于公元前3000年到公元1000年的时期,现在居住在北极的大多数主要群体——或者他们的直系祖先——已经到达北极北部,或者正在向那个方向迁移。



尽管他们的风俗和宇宙观的细节各不相同,但大多数北极土著居民都从事某种形式的狩猎和采集活动。无论他们选择哪种方式来养活自己,他们都适应了世界上一些最严酷的环境。


他们设计的工具——皮艇、狗拉雪橇、保暖防水的毛皮衣服——是工艺和独创性的杰作。不能说他们与自然完全和谐相处。但是,它们对生物圈的影响仍然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正是从中世纪开始并在公元1500年左右加速到来的来自南方的外来人口打破了人类和北极环境之间脆弱的平衡。


驯 服 北 极


欧洲对北极的兴趣在16世纪和17世纪急剧增加,部分原因是贸易和资源开发。法国、荷兰和英国试图开辟东北和西北通道,以替代西班牙和葡萄牙发现的通往亚洲的海上航道。




这种探索消耗了水手们的精力——有时甚至是生命——但它也有助于提醒了欧洲人注意北极水域和森林中蕴藏的丰富资源。

从东边的新地岛(位于欧洲东北部的北极群岛)和斯匹次卑尔根岛(挪威斯瓦尔巴群岛中唯一一个永久居住的岛屿)到西边的加拿大海岸,捕鲸者、海豹猎人和海象猎人摧毁了北大西洋的海洋哺乳动物种群。他们为了获取鲸油、象牙和兽皮等商品,屠杀了数千头野兽。


大规模的殖民运动


从17世纪中叶到18世纪末,欧洲对北极的入侵变得更加频繁和更具侵入性。鱼被一吨一吨地捕捞,鳕鱼在现代欧洲早期的经济增长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北美和欧亚大陆,对毛皮的渴求引发了大规模的殖民运动。


越来越多的北方土著居民屈服于遥远政府的霸权之下。他们失去了自己的土地,忍受着社会文化和语言的同化,被迫接受基督教的十字架,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放牧或猎杀的野兽被外人征收或过度猎杀。


无论是在旧世界还是在新世界,来自南方的疾病——天花、麻疹、斑疹伤寒等——在土著社区中无情地肆虐。


▲ Mercator's map of the North Pole (1606)


当地人跨越国界的自由也受到限制,尽管别人在地图上画的线对他们来说毫无意义,而他们的劳动则受到规律的强迫。


在加拿大和格陵兰,因纽特人以不平等的条件与法国、英国和丹麦商人交换鱼、肉和毛皮。萨米人被迫供应——或积极地——开始在斯堪的纳维亚北部省份运营的铁矿中辛勤劳作。俄罗斯的亚萨克制度,或贡品(税收),强制本地西伯利亚人每年向国家上交一定数量的毛皮,否则就有被监禁的风险。


在此期间,欧洲对北极地区的掠夺并没有停止。捕鲸、海象、黑貂、海獭、海狗和其他动物,他们的贪得无厌的程度一年比一年厉害。


北极科学知识萌芽


18世纪见证了北极科学知识的萌芽。在这一时期,探索该地区的地球物理、气象和航海奥秘的工作由丹麦的维图斯·白令(Vitus Bering)主导。



在俄罗斯帝国的资助下,白令主持了一项庞大的科学事业:第一次勘察加和伟大的北方探险,在1720年代末和1740年代初,明确地确立了西伯利亚和阿拉斯加是两个独立的陆地块。


白令的探险也使数十位地图制作者和博物学家共同努力,探索、绘制并编目了东西伯利亚和北太平洋的资源。


北极探险的“黄金时代”


19世纪被证明是极地探险的黄金时代——尽管这些年对北极自身来说究竟有多“黄金”仍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


在整个西方世界,极地发现的戏剧牢牢地将遥远的北方固定在公众的意识中。进一步的刺激是,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北极荒野中蕴藏着丰富的矿产资源。


▲ 克朗代克淘金的人群,1898年4月的一天,65人死于雪崩


斯匹次卑尔根群岛和格陵兰岛等岛屿上的煤矿引起了极大的兴趣。铁成为斯堪的纳维亚北部的经济支柱,而锌、镍和钼等其它有用金属的踪迹也被发现,这些金属在20世纪初都曾被大量开采。


其中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黄金,在世纪之交,黄金的魅力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定居者和投机者来到了西伯利亚的莱纳河(Lena River)和加拿大的克朗代克河(Klondike)各种不同的地方。



在令人眼花缭乱的淘金热过去很久之后,人口和环境的影响仍然存在。对北方金属的渴求增加了北极地区的外来人口,进一步影响了当地人的生活方式和环极地生态系统。


航运量的增加、新公路和河道的开辟、新港口的建立以及北极地区第一条铁路的建设,都为那些寻求财富的人创造了机会,同时也给当地带来了更沉重的负担。


足不出户都能影响北极


在北极的经济活动不可避免地会污染该地区。然而,到19世纪末,人们发现甚至没有离开自己的家园,就在北方的生态球上留下了他们的印记。


19世纪80年代,在一次前往格陵兰岛的旅行中,瑞典-芬兰地质学家阿道夫·埃里克·诺登斯基罗德——一位才华横溢的探险家,他多次造访极地,并成功地领导了第一次穿越东北航道(北海航线)的航行,他注意到大片的黑暗粉状物质积累在冰盖上。



这些作为南方工业产物的黑色尘埃大量吸收了通常会被冰川反射的太阳光,而导致了冰川显著的溶化。


事后看来,这是一个发人深省的时刻,诺登斯基罗德的发现是最早的迹象之一,表明现代北极是如何被遥远地区的发展和影响所深刻地塑造。


海陆空全方位征服


诺登斯基罗德只是19世纪和20世纪涌入北极的众多探险家和科学家之一。无论采取的是何种形式,他们都能被大致归为两类:


或者他们是所谓的“竞争”的那一群人——为了到达北极点而进行探险,北极点是北极探险的圣杯。



或者他们属于学者和研究人员的核心——远没有他们的同行们那么有名,但也绝不比他们的同行们更不重要——他们寻求在从语言学、民族志到海洋学、地球物理学和气象学等学科中拓展科学的视野。


科学也服务于帝国扩张的利益,军事和海军军官帮助揭露北极地区剩余的地理和气象秘密。探险者、学者和政府工作人员的猛攻,尤其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逐渐驯服了海上、陆上和空中的北极。


战后,环境意识和开采意愿


第二次世界大战给北极地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暴力。


北太平洋和北大西洋见证了大规模的海空军事行动,战争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和俄罗斯西北部高纬度地区肆虐。然而,军事化并没有在1945年停止。


▲ 1907年美国飞艇先驱Walter Wellman在北极试飞


冷战的敌意把环极地北部变成了一个武装营地。


美国在北太平洋的阿留申群岛进行了原子武器试验。苏联在自己的北极领土上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在新地岛上空引爆了历史上最大的核爆炸——1961年所谓的“沙皇炸弹”。虽然这个超级大国斗争的许多遗迹现在已经生锈和腐烂,但其中许多“资产”今天仍然很活跃。



战后的北极地区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趋势。


从积极的方面看,在促进土著权利和环境意识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这导致了值得注意的土地索赔、狩猎和捕鱼权利的胜利,以及对过去虐待行为的道歉或纠正。


出于同样的原因,Greenpeace等组织的倡导,以及上世纪70年代生态意识的普遍提高,帮助加强了对北极野生动物和整个北方景观的保护。



然而,抵消这一切的是一种不顾后果地将北极视为宝藏的持久意愿。继续开采木材、鱼类、矿物和其他资源。最引人注目的是对北极石油和天然气储备的进一步开采。这些化石燃料早在20世纪初就被发现,但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才开始盈利。


不可否认石油和天然气的开采为北极地区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也不可否认在赢得政治和经济让步方面,北极地区的土著群体(至少在北美)获得了巨大的影响力。


▲ Exxon Valdez油轮泄漏


但是,它也以无数的方式污染了北极,从设施本身和工作人员产生的废物,到每天发生的小而有害的管道和油井泄漏。1989年阿拉斯加威廉王子湾(Prince William Sound)发生的埃克森·瓦尔迪兹(Exxon Valdez)号油轮漏油事故等引人注目的灾难,曾一度让人们认识到开采石油的风险,但化石燃料行业造成的“正常”损害却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回顾过去,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极地地区长期以来一直是令人担忧的气象变化的先兆。随着碳排放在整个工业时代稳步上升,温室效应早在20世纪的头几十年就可以测量出来。


问题已变得更加尖锐,卫星图像、专门样品和和其他科学工具都指向一个不可避免的结论:气候变化。许多年来,导致北极水域温暖、北极浮冰减少、北极永久冻土融化,北极生态系统作为一个整体在发生无数种方式的变异。而这种变化现在正在以可怕的、也许是不可逆转的速度加速。


洗劫北极的全球影响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北极的持续解体激发了人们对进一步洗劫北极的新渴望,从而加剧了气候变化。



本世纪初,有关北极海床下未开采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的披露,提高了各国和企业的钻探兴趣。将商业货运、渔船和海军舰队派往北极日益无冰的水域,这一前景引发了一场对北极主权的激烈竞争。一些专家担心,破坏稳定的“对北极的争夺”可能堪比第一次世界大战前19世纪的“对非洲的争夺”。


比这一潜在的地缘政治冲突更严重的是,真正威胁该地区的是一个致命的气候反馈回路,对北极的进一步开发可能会激活这一回路。变暖的气温使北极地区的石油和天然气得以进一步开采,而石油和天然气的燃烧对该地区造成的伤害甚至更大。



可能的后果有很多。其中包括北极熊和海象等依赖冰层生存的物种可能灭绝,以及鲸鱼和驯鹿迁徙路线的改变或破坏。


同样可怕的是北冰洋的酸化,以及来自温暖海域的物种的入侵——更不用说北极野生动物和北方原住民受到新的病原体的感染,这些病原体是由昆虫和寄生虫携带的,它们以前无法在曾经寒冷的北极生存。


同样可能的是,环极地地区的人们传统的狩猎和捕鱼的生活方式被永久地破坏了。


▲ 纽芬兰岛的小渔村Ferryland经常会迎来极地飘来的断裂的冰山


影响也向南反弹。北极反射太阳热量的冰越少,地球就会变得越暖。格陵兰冰盖和其他北部冰川的迅速融化威胁着全球海平面的上升。如果北极的融化改变了南方水域的温度和盐度,那么墨西哥湾流等至关重要、孕育生命的洋流很可能会灾难性地转向。


许多地球物理学家推测,过去十年中不可预测的极端天气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北极防护网的崩溃:在正常情况下,气流系统阻止了最糟糕的北极冰风和温度向南逃逸。


最后,永冻层的持续融化,尤其是在西伯利亚,肯定会释放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数量的二氧化碳和甲烷进入大气层,这些东西在地表下冻结了几个世纪。



教训应该是不言而喻的。


人类可以试着忽略已经对北极造成的伤害——以及正在对北极造成的伤害。但是,北极地区有能力对自身造成报复性破坏,这是我们不能再忽视的问题。


来源: 良仓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贝内文托:古城好风

陈曦 0评论 2020-07-07

来这些地方过一个20℃的夏天吧!

遇见旅行  0评论 2020-07-06

静静在泉州

中国精致生活 0评论 2020-07-06

阿坝草原花海,严禁使用滤镜

无二之旅  0评论 2020-07-05

剖开莫高窟,你会看到什么?

张靖 0评论 2020-07-04

等一个人,陪我一起去顺德

旅行菌 0评论 2020-07-04

忘记三亚吧,这才是海南最美的地方

 旅行菌 0评论 2020-07-03

忽然,想去丽江了

旅行菌 0评论 2020-07-03

深圳:一线城市的旅游“弃儿”

 阿诚 0评论 2020-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