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市场被颠覆的当下,我们如何收藏艺术品?

洪晃的订阅号

2020-06-03 11:47:25

已关注

在开始今天的文章之前,让我们先来回顾一场去年夏天位于四川成都的展览——路易威登的“时间胶囊”展览。现场展出的很多作品是路易威登和当代艺术家的合作。这些艺术家我们都耳熟能详,他们有自己的故事,有自己极具辨识度的风格,但他们之间有着微妙的相同之处——让艺术走上了我们的双肩背、手袋和旅行包。你可能觉得,这不过是一个商业展览,但是从西方艺术史来看,艺术品能够登上手袋,是一个不小的转折点。

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那次参展的艺术家们。

第一位艺术家是杰夫·昆斯(Jeff Koons)。在搜索引擎上输入他的名字,可以得到“波谱艺术之王”的赞誉。王不王先不说,他的作品《气球狗》(Balloon Dog)2013年在佳士德拍卖会上拍出了5840万美金,所以杰夫·昆斯可以说是活着的最不差钱的艺术家之一。除了《气球狗》,他还做过一个巨型作品《花花小梗犬》(Puppy),12.5米高,用植物捆扎出来的,曾经在建筑师法兰克·盖瑞(另外一名路易威登合作的艺术家)设计的西班牙毕尔巴鄂古根海姆艺术博物馆门口展出。这只狗用了55吨泥土,它身上滋养着数以万计正在开花的植物。

Balloon Dog

说白了,杰夫·昆斯是一个会制造话题的当代艺术家,就这么两只狗,绝对名利双收。我就不说他更加有争议的作品和私生活了,搞不好都会成为一次少儿不宜的内容。有很多批评他的人都会指责他两件事情,一是太会炒作,二是他的作品都不是他亲自做的。的确,昆斯有一个100多人的工坊,他的作品是工坊里的工人做的,而他,只是出概念的。

但是昆斯从小时候开始就学习绘画,他艺术院校的同学说他有很高的绘画能力,而他最后还是选择了非传统的手法去表达自己。昆斯和路易威登的合作Louis Vuitton x Jeff Koons: Masters 系列,灵感源自他2013年的作品——Gazing Ball。在Gazing Ball 系列中,昆斯复制了艺术史上的各位大师,从达·芬奇到马奈,然后将一个手工制作的蓝色玻璃球嵌入画中,让你看着大师作品的同时看到蓝色镜子球里的自己和周围环境,把你和大师作品连接起来。

Louis Vuitton x Jeff Koons: Masters 系列

第二位艺术家是建筑师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和杰夫·昆斯一样,他的所有作品都是话题,每一座落地的建筑都是当地地标,从洛杉矶的迪斯尼音乐厅到巴黎的路易威登基金会,连他设计的私人住宅都是建筑爱好者必去打卡的地方,比如位于加州Santa Monica 的盖瑞别墅。

弗兰克·盖里在建筑领域和昆斯在艺术领域的作用一样,他们都是颠覆者,是不按照常规出牌的人。他们的作品不仅能够引人注目,且质量和价值都“高高在上”。区别是,昆斯很习惯当明星画家,而盖里拒绝当明星建筑师。他曾经跟媒体抗议说:只有两种建筑师,一种是不会执行也不懂得控制预算,还有一种是拥有强大的执行能力和预算控制能力。

Fondation Louis Vuitton

Guggenheim Museum Bilbao

盖里的设计颠覆了一个建筑常规,就是形式服从功能。他的楼宇没一个是四四方方的,每个建筑都有出乎预料之处,不是张扬的屋顶、独树一帜的外立面,就是弯曲的建筑轮廓,彻底打破了建筑物常规的标准,从而带来更多的趣味。

盖里和路易威登合作的契机是路易威登MONOGRAM系列160年的庆典,作为合作艺术家之一,盖里设计的弯弯扭扭的小手袋就象他的迪斯尼音乐厅的一个外立面。

Louis Vuitton x Frank Gehry

第三位合作者是中国人非常熟悉的日本艺术家草间弥生(Yayoi Kusama)。这位在中国办过展览的可爱老太太,是全球最著名的艺术家之一。今年正好是草间弥生九十岁生日,虽然她在全球范围内有着极高的知名度与艺术价值,其展览总是场场爆满。然而,生活并没有善待这位不凡的艺术家,她的过往人生充满了坎坷不平。

草间弥生一直被精神方面的疾病困扰着。她的病状有时候让她满脑充斥着各种奇怪的形状。年少时,她疯狂地、固执地要把这些脑海中的幻觉画出来,因为只有画出来,她才觉得有力量活下去。草间弥生的父母并没有支持女儿,一直反对她走艺术的道路。父母的不理解导致草间弥生频频发病。最终,她决心离开日本,去了遥远的纽约。

草间弥生和她的波点

在纽约,草间弥生交了很多艺术家朋友。他们中有些人意识到草间弥生是站在艺术前沿的人,他们欣赏她、鼓励她。但是也有很多人不理解她,还有不少人嫉妒她,甚至偶尔还会有比她更著名的艺术家挖空心思去“偷窃”她的艺术创意。但是这些都没有让草间弥生停止创作,她不仅参加了很多行为艺术的表演,还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投身于美国的反战运动。1968年,她曾经给尼克松总统写过一封公开信,信里说,如果尼克松总统能够停止越南战争,自己就愿意陪他睡觉。

同一时期,草间弥生曾经擅自参加威尼斯艺术双年展。不被官方邀请的她,将镜子球撒在威尼斯的草坪上,以2美元的价钱出售给路人。她的行为艺术遭到威尼斯双年展主办方的制止,甚至出动警察把她从草坪上赶走。

草间弥生在威尼斯艺术双年展场外进行行为艺术表演

Pumpkin, 2003

七十年代末,草间弥生回到日本,她的前沿性也是当时的日本艺术界无法接受的。一直到她五十岁的时候,纽约国际艺术中心为她举办了个人回顾展,草间弥生才“侥幸”没有被雪藏一生。这么多年来,她用艺术与疾病搏斗,最终把自己活成了艺术圈的传奇,她的作品,永远这么独一无二。

路易威登和草间弥生的合作源于路易威登彼时的创意总监Marc Jacobs 和草间弥生的私人关系。这个诞生于2006年的合作不仅让路易威登的产品成为草间弥生艺术幻想的载体,就连路易威登店的橱窗和门厅也都化作草间弥生的奇幻乐园。


Louis Vuitton x Yayoi Kusama

最后我们要说回到文章的主题——从西斯廷到你的双肩背的路程。路易威登这些和艺术家的合作虽然备受消费者和普通艺术爱好者的关注和青睐,但也不乏争议。最为常见的批评是,艺术被商业化了,失去了神圣感和精神性。

这种思想源于西方艺术本身的历程。去过欧洲旅行的人都会发现,西方艺术是在教堂里诞生的,比如梵蒂冈的西斯廷教堂和米开朗基罗绘制的传世屋顶,这一切都是为了赞颂上帝。所以西方的美术传统和中国非常不同,从一开始,少了人文气质,充满了宗教意味。

西斯廷教堂(局部)

今天,我们认为昆斯、盖瑞、草间弥生是艺术领域的破冰者,是立于艺术前沿的拓荒者。其实,历史上的每个时期,都有各自的破冰者,通过自身的努力,让西方艺术一步步从西斯廷中走出来。

这些破冰者正是昆斯和路易威登合作系列中选择的大师,也是昆斯Gazing Ball 系列中的大师作品,例如达·芬奇的《蒙娜丽莎》。这幅传世作品标志着文艺复兴时期,艺术走出教堂、走出皇室,因为Monalisa的原型是位普通的老百姓。而印象派大师马奈的《草坪上的野餐》不仅画的是普通人,同时还创造了新鲜的印象派笔触,让绘画超越了只是追求逼真造型的理念,用崭新的手法和视角去诠释艺术的多元化和艺术家存在的多样性。

也正是因为这些大师曾经的颠覆性创作,才得以让没有5800百万美金购买杰夫·昆斯艺术品的你有机会能够换一种方式去拥有这些艺术巨作——让不同时代的艺术大师作品成为时尚的一部分,成为你手腕和背包上的装饰,在艺术市场被颠覆的同时,这也许就是未来一种崭新的收藏艺术的方式。



原创:洪晃的订阅号

文章来源:洪晃的订阅号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