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洲放空时间,稻田边上的咖啡与日落

Moony

2020-07-06 11:01:04

关注



喜洲的生命力与大片大片的稻田有关,田野四季变换着不同的景色,人们在田边的咖啡店慢悠悠地度过一下午,对于从城市中来的人来说,这是现代生活中的一份奢侈。


当地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游人白天匆匆而来,又在傍晚时分陆续离去,在这份清净中,喜洲的生活平凡又淳朴。喜洲更像原始的熟人社会,邻里之间互相认识,少了边界感但却充满人情味。和一位咖啡店店主交流,对方告诉我,六年前来到喜洲旅行时,游人三三两两,本地人过着安静的田园生活,来来回回几次,念念不忘,后来机缘巧合便回来开了咖啡店。


相比起熙熙攘攘的大理古城与双廊,喜洲安静又低调,不少到大理的游人只把它当成环洱海的一站。不赶景点,不去打卡,在当地住上了几天,在喜洲放空的时间,却被不紧不慢的生活气息所感染。


古镇散步

早晨的喜洲是属于当地人的,游人还没到来,稻田里有零零星星的农民在打理农作物,穿着传统白族服饰的当地人,背着竹背篓从菜市场或山上回来,遇上街坊邻里,就在路上停下来闲聊两句。无论时代怎么变化,喜洲都有着自己的时钟。





在游人稀疏的早晨,穿街走巷,是探索喜洲建筑的一种方式。作为南诏国存留下来的千年古城,喜洲保留着大量精致的白族传统建筑。走南闯北的喜洲商人积累了财富后,回到家乡建造一座座深院大宅。喜洲民居是典型的"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的白族建筑布局,建筑上有精美的雕刻、绘画等作装饰。在白族,通过照壁便可知主人家的姓氏,比如,“赤壁家声”是杨姓人家。白族建筑与徽派建筑外观上有着几分相似,但当地人会告诉你,江浙建筑更典雅,大理的建筑则更粗犷更豁达。








从市坪街散步到四方街,再到正义牌坊,当地人在庙前烧香拜神,荷花池、园林与白族建筑相互映衬,市井生活气与传统文化的交织,是喜洲的魅力所在。路上买上一份喜洲粑粑、乳扇或者豌豆粉,开启喜洲的清晨。



無川咖啡

市坪街的下段聚集着几家咖啡店,無川咖啡是其中之一。店铺外面是一大片稻田,而无限的想象空间,正是“無川”这个名字要表达的意味。当地人和游客坐在户外,一边欣赏稻田与白族建筑,一边慢悠悠地品尝着咖啡。




比起咖啡店,店主说这里更像一个社区。他希望与客人像朋友一样相处,而非用店主的身份跟对方交流。店内除了售卖咖啡,还是售卖店主欣赏的陶艺人作品、咖啡器具和帆布包等等,店里也售卖自制的挂耳咖啡包,包装是与插画师合作的大理人文插画,展现大理的在地生活。




对于新喜洲人来说,从前富商聚集的喜洲,当地人受教育程度比较高,因此待人接物更加平和,从外地来生活的年轻人很容易就跟当地人打成一片。从六年前旅行经过此地到回来开店,对合伙人之一的海祎来说,大理是一个愿意让人留下来的地方,而另一位合伙人大狗则说喜欢太不闹且有文化底蕴的地方,而喜洲刚刚好。



無川咖啡馆

翰林牌坊往喜林苑酒店方向步行300米


田咖啡

传统的农民在地里种水稻,咖啡农种咖啡豆。喝咖啡常常被我们定义为现代都市的生活方式,但从另一个层面看,咖啡豆也是农作物,它像稻米一样,在时间的沉淀和积累后,最后长成作物。这是田咖啡所要传达的理念。




田咖啡位于一栋有百年历史的老屋中,室内分成了两层的空间,店主坐在一楼的木桌子后帮客人冲咖啡,客人走进店内,就像走进了一个私人会客厅。他从日本的古董市场与本地陶艺人当中收集了各种瓷器,来店喝手冲的客人会被邀请从中挑选一个,作为喝手冲的杯子。瓷器被烧制成各种形态,它们表达着手艺人的创意,又带上了时间的痕迹。开店六年以来,田咖啡的布置发生过多次变化,空间中不断更新着各种古董摆设与店主个人物品,店主把这些比喻成一颗种子长成一棵树的过程,成为了田咖啡纪录时间的一种方式。




比起咖啡师,田咖啡的店主更愿意把自己定位成一位手艺人。来到喜洲以后,他开始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节制而简单的生活。早上来店里烘咖啡豆,下午店里来客人就陪他们聊天,到了晚上八九点休息。店内出品主要来自云南小粒咖啡,与固定的咖啡农合作供应。与供应商一起成长,更符合大理咖啡人所秉承的社区理念。








田咖啡

喜洲镇市坪街80号


佩索阿田园咖啡

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一生籍籍无名,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踏踏实实地写作,选择一个游人不多的田园古镇开一家咖啡店,与佩索阿的认真与执着有着几分相似。这是佩索阿咖啡的名字来源。



大量被保存下来古建筑、原住民的习俗以及田园风光,是吸引店主Peter到喜洲开咖啡店的原因。也因为喜欢视野开阔的地方,他选择了田野边上的这个位置开店,客人在一年中的不同时节到来,就会看到不同的田园风景。店内装修风格简约,二楼是老板烘焙咖啡豆的场所,进门左手边的空间原本是白墙,后来一位意大利游客到店喝咖啡,与店主商量后,就在墙上画上了自己的创作的涂鸦。





当提及喜洲的咖啡文化,店主说,在喜洲,咖啡店的老板们就像街坊邻里一样,日常互相交流着咖啡和生活琐碎,少有同行间的防备,更多的是融洽相处的社区氛围。






佩索阿田园咖啡

喜洲镇大界巷37号转角楼旁


洱海的日落

除了人文氛围,喜洲的吸引之处也少不了自然风光。东临洱海,西枕苍山,像世外桃源一样的生活,成为了外地人向往喜洲的原因。




结束一天的工作后,一家大小或者是结伴的邻里街坊从镇上稻田里有零零星星的农民在打理农作物到海边看日落。对于拜访大理的旅行者来说,看洱海是一个少不了的环节。喜洲的海边不像是双廊那样热闹或充满商业气息,从古镇坐电瓶车或者散步到海舌公园,坐在草坪上,背后的树林摇曳着夕阳的光影,对面山峦的光线变换,水面上有鸟飞过,这份闲适让人内心变得平静。





回到镇上,稻田的风景一样令人惊喜。云彩透着夕阳的光线,粉红色的晚霞倒影在水稻田中,水面不时泛开一圈圈涟漪,与旁边的白族建筑相互映衬,偶尔有遛狗的当地人在田边经过。光线每时每刻在变幻,你可以感受到时间在流动,但时间又像是被延长,这是属于喜洲的闲散。





来源原创 Moony 24HOURS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这才是在云南吃菌的正确打开方式

孤独星球杂志  0评论 2020-08-03

银川!银川!

旅行菌 0评论 2020-07-30

海南,1944公里海岸线,满足你对海的向往

惠灵顿中国文化中心  0评论 2020-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