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浙东另类水乡,远不止王阳明、鉴湖水、茴香豆……

孤独星球杂志 

2020-07-26 14:40:18

已关注


绍兴居江南腹地,却远不是无数人第一印象中“甜腻软糯的温柔水乡”。是怎样的历史文化,造就了浙东这座另类水乡?


绍兴,另类水乡



绍兴居江南腹地,却远不是无数人第一印象中“甜腻软糯的温柔水乡”。从酿造黄酒的鉴湖水,到三千越甲吞吴凯旋的越王台,可一窥它的霸气;山阴、会稽两区之争,也掩盖不了书圣故里和鲁迅故居的大家风华;就连远离市区的安昌古镇,都有着和小桥流水不甚符合的师爷文化以及重口味腌制食品。以上种种都令人不禁好奇:到底是怎样的历史文化,造就了浙东这座另类水乡?


八百里鉴湖,一碗绍兴酒



镜者,鉴也,绍兴的镜湖又名鉴湖,现已成为当地的一处国家湿地公园。如今的鉴湖,是古鉴湖的一部分。从历史上看,除去南部会稽山区,绍兴市域水网密布的北部——一直到分别和杭州、宁波接壤——都属于鉴湖水系,贺知章还曾给出“八百里鉴湖”的说法。世界遗产浙东大运河沟通钱塘江直到东海所有大小湖泊的运河,仅绍兴段的长度就超过100公里。



密布的水乡,给江南大地物理和情感上都带来了阴柔和软糯。但到了绍兴,水网的比重大到不可思议,水也就变成了阳刚和雄壮的力量。事实上,这份得天独厚的水资源,也为绍兴带来了另一种特产——黄酒。



虽然在宋代,杭州取代绍兴成为浙江的中心;同省的宁波(明州),也因海洋贸易从绍兴分出去,并在近代大出风头。唯独黄酒,全世界只认绍兴的,甚至地名就是酒种的代名词,只因最大的秘方偷也偷不走——鉴湖水。



历史上绍兴酿酒业曾有两个中心,一是绍兴城区,另一处便是位于绍兴西北部的东浦、柯桥、阮社。东浦这座已经醉了千年的古镇还有“东浦十里闻酒香”的美称。“四明狂客”贺知章、“放翁”陆游,还有辛亥革命党中著名的“大胆”徐锡麟,都是酒壮英雄胆的此乡人。除了酒文化,东浦的桥也是特色之一,密集的河道上分布着各式各样的桥,大大小小有30多座,单拱的、多拱的、精美的、简朴的,形式各异。


从迎恩门到越王台



越王台,绍兴城的制高点。按规定,老城所有建筑高度都不能高于它,体现了作为越地故都的绍兴对开疆拓土的祖先的礼遇。越王勾践恐怕不会想到,两千多年后,他的那座城依然保留着当年由他和能臣范蠡等开始凿筑的城池。无论是前一千年的越(州),还是后一千年的绍兴,这座城的发展竟都围绕这一基本格局,直到20世纪末才开始突围。



按传统观念,面南背北,才是正统。因此中国绝大部分古城,都是以南门为正门的,但绍兴城是个例外:西门(迎恩门)才是正门。虽然城墙早在抗战前就已经基于国土安全考虑而拆除,如今的城门只能算修新如旧,但架设在护城河上的西门桥,这一版却起码有五百岁。今天从这座迎恩门入城,还是颇有仪式感。昔日皇帝出巡、命官上任,都是经这个水陆两用的城门出入。



迎恩门和府山之间、绍兴城内西北一侧的西小河区域,既然是“迎恩”的门面、又是上风上水,自然冠盖豪门云集。在这里,还有一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吕府。这座由十三座厅堂排列组合而成的建筑是明代宰相吕夲告老还乡后的府邸。不过“吕府十三,不如伯府一间”说的却是吕夲的邻居——哲学家王阳明。只是遭到憎恶阳明心学的太平天国的“精准打击”之后,如今挂牌的王阳明故居只剩无甚特色的一间半。昔日大哲提出“天泉证道”的王衙池,如今被附近居民用来洒扫洗涮,也算是另一种天人合一。


绍兴“双城记”


很多古城都有一条府河,绍兴的府河不仅地理上穿大城而过,而且在1500年的时间里,分出了两座相对独立的小城——河西是山阴县,河东是会稽县。府河从南门入城,大体按今天城市中轴线解放路的走向、一路向北穿城而过。拐弯最急之处,正是绍兴风物最具市井气息的精华。“小江桥,桥洞圆,圆似镜,镜照山会两县;大善塔,塔顶尖,尖如笔,笔写五湖四海”。一代狂生徐文长的千古绝对,如今在绍兴城的中央,还能亲眼得见实景,实在幸甚。


©️www.e0575.cn


如今小江桥和大善塔虽已隐没于市井间,但所幸仍是昔日模样。只是千古镜照的,不再是隔河相望、分庭抗礼超过15个世纪的山会两县。清《绍兴府城衢路图》记载:绍兴城总39坊,府衙所在的山阴占23坊,同为首县的会稽只占16坊;这也就算了,山阴在上北下南的地图上还一直“压会稽一头”。而这山阴压会稽一头的街区,正是书圣故里、绍兴文脉所在。洗砚池、躲婆巷、笔飞弄,如今还在的路牌,都见证了也许是世界上最早的文化产业、甚至粉丝经济。蔡元培的街坊,在古时正是书圣王羲之。从清朝翰林到民国的大校长,自小世居笔飞弄的蔡元培,半开玩笑地自述是沾了王右军不堪求字之扰、愤而甩笔的文曲星仙气。



欺负人的不仅是老天爷。因为府衙在山阴,就连同等地位的街、弄、巷,山阴也都比会稽宽阔。不信可以在与府河一河之隔的解放路(鲁迅路以南段)和府河街走走,它们分别是在昔日山阴大街和会稽大街的基础上修建的,对比鲜明。



也许因为占了文脉,绍兴府自古的27个状元绝大部分出自山阴县。但老会稽人也不甘示弱:我们有鲁迅就够了。外地朋友来旅游,一定要去会稽的“鲁镇”——周家台门所在的东昌坊。



除了旅游景点,最正点的绍兴味道当然是孔乙己仍欠十九钱的咸亨酒店,只是店家在改革开放初年重开时,就已从历史上鲁迅族叔开设此店的东昌坊东口,搬到了如今的西口。一走进店内,悉如小说《孔乙己》的摆设格局瞬间有了年代感。来咸亨酒店,茴香豆不可不尝,除此以外,臭豆腐、梅干菜扣肉也是别有一番江南风味。咸亨酒店的黄酒浓俨醇厚,不仅可以现烫现饮,还可以打包包邮。据说,因老酒地道,“过酒坯”(下酒菜)风味纯正,咸亨酒店还得了一个绍兴酒俗博物馆的戏称。


奶油小攀


©️www.itouchtv.cn


因为府衙在府河另一侧的山阴,会稽自古民风相对开明。除了洋教会、学校、医院都云集在这一侧,绍兴土产的洋荤——奶油小攀,也是因这段洋为中用的历史而来。西人爱吃的平底糕饼(pan),其实除了面并没奶油,加的是绍兴人习惯的鸡蛋和豆浆,甚至还可以加点黄酒。几家小攀老店集中在鲁迅故居和市二医院间的新建南路上,不妨前去一探。


重口味的师爷第一乡



安昌镇是浙江自古藏富于民的典范,“金柯桥,银安昌”,不过“金柯桥”已泯然于都市扩张,“银安昌”却依然停留在宋代留下的古镇格局和岁月静好从前慢的模样。



用鼻子就可以找到镇子的方位:各种酱香、腊香、糟卤香,香香扑鼻;再配合耳朵就可以准确地找到镇子的主街:因为水声、火声、吆喝声,声声入耳。安昌每条街,只要能挂东西的地方,肯定挂满了各种鸡、鸭、香肠、腊肉、猪头等。



为什么在以清淡著称的江南,竟也有安昌这样世代喜好的重口味?道理很简单:因为这里出学子、出师爷。在缺乏冷藏冷冻手段的古代,没有比便于携带又不怕变质的酱菜酱货,更适合做赶考、上任、出差、办案的路菜了。难怪古代招幕僚,都不用听口音,酱、糟、卤一盘盘上,最后三臭吃完,恭喜!兄弟,欢迎加入安昌师爷的队伍。



安昌镇水路上共有17座桥,其中镇口三座为风雨桥,造型各异——爬坡、波折、圆满,代表着人生和家庭的三种状态。古时此地嫁娶,船绕道也要按顺序走完三桥。而今天绍兴甚至杭州的城里人结婚,也有不惜路遥、来此讨彩头的。


©️river2014大河 / travel.qunar.com


比起绍兴城,安昌更靠近省城和交通要道,外出谋生也更方便,因此越人高度实用,求实惠的基因在这里更是被极度放大。很多有才能却未得功名者,就通过另一条路走上了人生巅峰——做师爷。闻名明清两代、影响直至民国的绍兴师爷群体,其实大半都出自这座万人规模的安昌镇。号称中国最后一个师爷的娄心田的宅邸,如今被辟为中国唯一的师爷博物馆,以实物和史料诠释着这一寻常而特殊的职业。


来源原创 孤独星球杂志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