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东京和奥运的故事

KIKS

2020-07-30 15:57:19

已关注





2020 原本是体育大年,除了各项传统赛事,还有欧洲杯和美洲杯,以及最受瞩目的,四年一度的奥运会。

然而,全球受到一场疫情的影响,众多重大赛事全部推迟,有的甚至面临夭折的风险。日本东京奥运会,也正式推迟到 2021 年的 7 月。


「东京与奥运」

日本可谓是名副其实的创意大国,令人意想不到的设计常常令人惊艳,而东京也是亚洲最无可争议的时尚潮流地标。

而四年一度的奥运会,不仅有着让人热血沸腾的赛事,更为重要的是,在时尚和体育的融合跨界愈发变得不可分割的今日,东京奥运会让日本的时尚潮流文化与体育精神再次得到高度的融合,让创意与力量碰撞出更令人期待的火花。


● 从1940——2020,每逢相约就出事
作为一名热爱运动的体育迷,我原本无比期盼着东京奥运会。遗憾的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全世界的节奏。奥运会四年一度的传统被打破了,东京奥运会最终推迟到 2021 年 7 月,各位也将在明年非常“幸运”的见证历史上第一次在奇数年举办的奥运会。翻开奥运历史,也不是没有出现过意外,除了两次世界大战导致奥运会停办三届,延期一年的奥运会还是第一次。然而奥运对于东京这座城市来说,似乎更加“不友好”,仿如遭受“奥运诅咒”一般,八十年来,每当东京获得奥运举办权之际,都会横生波折。

日本可以说是亚洲最早意识到现代奥运会价值,并积极参赛的国家。1912 年日本首次参加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举办的第 5 届奥运会,由于经费有限,只派了两名运动员参加,短跑选手三岛弥彦和马拉松选手金栗四三。1928 年第一枚属于亚洲的奥运金牌由日本运动员获得。

瑞典斯德哥尔摩奥运会开幕式上的日本队

而自 1930 年始,日本就希望申办奥运会,在经济大萧条下振奋国势。而东京与奥运首度结缘是于二战前,当年东京荣获 1940 年冬、夏奥运会的双重举办权,是第一个冬、夏奥运会皆办的城市。然而获得主办权仅仅一年,由于战争原因,东京奥组委宣布放弃 1940 年冬、夏奥运会主办权,并退出国 际奥委会。东京与 1940 年的两场奥运会就此失之交臂。


1940年东京奥运会海报设计

走出战争疮痍后的日本继续发起申办奥运会的积极举动,在申办 1960 年第 17 届奥运会败于罗马后,日本坚持不懈,东京终于获得 1964 年第 18 届奥运会主办权。这也是奥运史上亚洲第一次得到主办权。1964年东京奥运会成功举办,参赛的有 93 个国家和地区的5140 名运动员,这场首次在亚洲举行的奥运会,规模也是空前的。但即便如此,在举办前夕依旧有“小插曲”发生,那就是现代奥运会历史上首次出现的与奥运会唱“对台戏”的大型综合国际运动会—新兴力量运动会。



左:1964年东京奥运会海报设计
右:1964年东京奥运会时的日本代表团

近五十年后,时间来到 2013 年 9 月 7 日,东京再度获得 2020 年奥运会的主办权。日本东京因此也成为继巴黎、伦敦、洛杉矶和雅典后的世界第五个至少两次举办夏季奥运会的城市,同时也是亚洲第一个。2020 年 3 月 12 日,东京奥运会圣火在希腊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古奥林匹亚遗址采集成功,火炬随后开始在希腊境内传递。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席卷全球的疫情,2020 年东京奥运会最终延期至次年2021 年夏天举行。
对东京来说,奥运会犹如一位难约的佳人,但面对任何困难,人类都不应该被恐惧摧毁自信。延期的东京奥运会,名称不改,提醒人们记得 2020 年,记载着 2020 年全球一起抗疫的意义。愿那奥林匹克圣火,终成为当今世界所处黑暗尽头的那一道曙光。


1964 年,东京举办了亚洲的第一次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除了让人血脉喷张的顶级赛事,“奥运”也绝对是时尚设计界的焦点。而 1964 年东京第 18 届奥运会的现代视觉设计,也是日本设计影响力的转折点。该届奥运会创造出的会标和公共信息图形等视觉形象在奥运会史上都是开先河之举,可谓奥林匹克运动与文化艺术结合的典范。让世界重新认识了日本,更被称之为,日本经济腾飞的开启,留下传说的奥运会。


本届东京奥运会前十天,东海道新干线通车,时速达 200 公里,连接东京站至新大阪,为世界上首条高速铁路——日本国内称之为新干线。此外在奥运会的筹备周期,日本新建、改建了三十多个场馆。除此之外,主会场国立竞技场、国立代代木竞技场、山田守的日本武道馆、驹泽奥林匹克公园综合运动场,以及新大谷饭店、王子酒店等大型住宿设施亦在此期间落成。至今,该等大部分设施依然是东京重要的市政基础设施。

● 奥运里程碑式设计,朱红日之丸

1964年东京奥运会徽,它象征奥林匹克就像一轮冉冉升起的红日,充满了新希望。而一轮红日下的奥运五环标志,采用了金色,有别于传统的五环颜色。这个言简意赅、直接有力的 “ 日 之丸 ” 设计诞生于 1961 年 ,设计者为日本现代平面设计的奠基人之一 ,龟仓雄策(1915 年 4 月 6 日- 1997 年 5 月 11 日)。而下方的金色五环和 TOKYO 1964,则来自另一位代表设计师原弘之手。

龟仓雄策和“日之丸”
由于设计太过深入人心,以至于 2020 东京奥运会徽征选时期,包括不少名人在内的众 多日本民众都热切盼望 1964 年东京奥运的会徽“复活”重出江湖。而当年 1964 第 18 届东京奥运会徽,更是被称为奥运会徽设计的里程碑,从此之后的奥运设计开始转入了现代设计路线。
这个会徽同时也是 1964 东京奥运会的第一张海
报,压倒性的运会的第一张海报,压倒性的视觉出现在日本的大街小巷,甚至广告中。

日本设计中心时期的龟仓雄策
1964 年东京奥运会奖牌,正面为传统的胜利女神,由佛罗伦萨艺术家卡西奥里设计。胜利女神左手持棕榈叶,右手拿着胜利者佩戴的花冠。奖牌正面刻有“东京 1964 第 18 届奥运会”字样,背景为古罗马竞技场图案。奖牌背面为一名奥运冠军被群众簇拥,背景则是奥林匹克体育场。

● 奥运史上的第一次用摄影作品做奥运海报


前文提到,“日之丸”奥运会徽同时也是 1964 东京奥运会的第一张海报,而除此之外, 1964 东京奥运还有其他三张海报,并且是奥运史上第一次使用摄影作品作为海报。海报的设计师依然是龟仓雄策,他邀请日本广告摄影界的中坚人物早崎治为摄影师,而第二、第三张海报的摄影指导则是长期以艺术总监身份活跃日本艺术界的村越襄。

1962 年发行的第二张奥运海报是来自不同国家不同肤色的田径运动员在向终点冲刺。运动员并没有填满整个画面,也没有展示出比赛的终点,画面的部分黑色空间为比赛结果增添了悬念,让观者产生丰富的联想。这也显示出了竞技比赛不到最后一刻比赛成绩永远存在变数的特质。为了拍摄到每一位运动员在奔跑中的脸孔,团队收集了东京周围所有的频闪灯,包含早崎治在内的四位摄影师同时在黑暗中按下快门。据说他们重复拍摄了八十多次,最终从八十多张照片中选择出了这一张,这是日本第一张彩色 B1 尺寸照相制版海报,创造了奥运会海报历史中的经典之作。

1963 年发行了东京奥运第三张海报。为了呈现独特的视觉效果,尝试在游泳池内,打造出冰面纹理的清爽感,以体现奥运赛事现场的庄重气氛。这次拍摄邀请了三位游泳运动员,包括第 16 届墨尔本奥运会 200 米蝶泳冠军和 200 米蛙泳冠军,但最终只留下了从小学写作文就梦想成为奥运选手的 20 岁男孩岩本光司,他形容这次经历“简直是奇迹!”。他从傍晚一直游到午夜,拍摄结束几个月后才知道自己登上了奥运海报。这张海报表现出惊人的破冰张力,时刻点燃着观众们对于 1964 东京奥运赛事的热情。1964 东京奥运最后一张海报,呈现出一种和前两张充满张力和力量感截然不同的静谧,这是为了致敬圣火传递的起源,一种古雅典的宗教仪式。而照片中的运动员,是一名“拥有完美运动员的体格”的跳远选手田中良明。

● 划时代的意义的图标设计


1964年东京奥运还有一项划时代意义的图标设计,这是奥运史上第一次出现一套完 整的视觉语言系统,应用于所有比赛设施和公共空间。




担任奥运设计总监的胜见胜及其团队,将阿恩茨的图像原理应用到奥运设计,他聚集了田中一光、福田繁雄、横尾忠则、宇野亚喜良等11位年轻设计师,共同创作关于为各种设施创建引导图标的信息,有效地解决国际赛事的最基础问题:语言障碍。此外这次奥运会还使用了20多个体育赛事的图标,这是第一次专门为奥运会设计象形图。全力以赴的设计师团队,为奥运会制作了足以载入现代设计史的设计,为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媒体和游客提供了方便快捷的信息指导之余,也帮助民众切实感受到设计的力量。


●命运多舛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徽

2020东京奥运会徽的产生可谓一波三折,2015年,东京奥组委揭晓了2020年的奥运标志,但仅仅半个月后,因为某些原因,东京奥运组委会就宣布停用该标志。最终的2020年东京奥运标志,是来自生于1969年的东京艺术家野老朝雄设计的“组市松纹”图案。这组会徽灵感源于江户时期的格纹理,由三种具有日本特色的传统靛蓝色的不同长方形组成,代表了不同的国家、文化和思维方式,表达了多样性融合的含义。然而民众的反应却是“这个会徽十分无趣沉闷”。在后续的延展设计上,这组标志在执行层面也缺乏让设计团队推演的标准。

● 奥运史上首次使用动态图标设计


继1964东京奥运会首次引入静态图标后,2020年,在奥运会的视觉设计项目上,东京再开先河,再度首次成为引入动态图标的奥运城市。


这组73个全新动态图标由日本设计师广村正彰设计,并由日本动态设计师井口皓太制作了动画效果,以完整的动作模式来展示每个运动项目,旨在巧妙地传递各项运动的特征及运动精神,并突显运动员的活力。这组图标历时近两年才完成,被看作是对1964年东京奥运创新精神的传承和致敬,此外也重新显露出日本设计在全球范围内的顶级水平。

●2020东京奥运的设计狂欢
奥运会不仅仅只是一场体育赛事,它更是一个推广新概念、推动技术进步的巨大平台,同时也会留下独特的设计文化和艺术遗产。2020东京奥运会,除了系列视觉形象、会徽、吉祥物、奖牌、火炬等之外,还公布了由荒木飞吕彦、浦泽直树、佐藤卓、大竹伸郎、蜷川实花、野老朝雄等日本及国外著名艺术家共同创作的官方艺术海报。作为创意设计大国,日本再一次为我们上演了一场空前的视觉和精神的盛宴,因为篇幅有限,我们就不一一为大家介绍了。所有的努力都不该被浪费,所有的努力都值得被看见。最后让我们一起期待明年的夏天,东京奥运如期举行。


















「2020东京奥运限定推荐」

奥运会从来都不只是体育竞技,不只是运动员智慧的比拼,也是一场运动装备的竞赛,还有各个品牌的借势营销大战,场外场内一样精彩。虽然2020东京奥运延期至明年,但很多品牌推出的奥运会主题的产品还是如期而至。

● ASICS

ASICS 为日本队设计的2020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队服
ASICS Retro Tokyo系列
ASICS Skateboarding Line GEL-FLEXKEE PRO &GEL-FLEXKEE
ASICS 2020 Tokyo系列

作为2020东京奥运会的金牌合作伙伴(Gold Partner), 日本国民级运动品牌 ASICS 在过去一年间有强劲的表现 ,推出众多和“奥 运”相关的主题鞋款。而随着滑板项目首次进入奥运舞台,受到初入奥运项目的氛围加持,日本近年整体滑板风气也持续高涨,ASICS 更是专门推出滑板支线:ASICS Skateboarding Line。

● NIKE


TEAM USA运动服与领奖服
Zoom Alphafly NEXT%、Zoom Viperfly、Zoom BBNXT、Air Zoom Mercurial等系列鞋款

虽然不是东京奥运会官方赞助商,但多以运动员商业赞助亮相的 Nike 依旧会是大家眼中的焦点,同样发布了从篮球到跑步等众多针对“东京奥运”的旗舰产品。



美国队、法国队与巴西队滑板套装
Nike Flyknit Racer 2020 Tokyo Olympics

此外在滑板运动市场耕耘多年的 Nike SB 在可持续发展设计前沿领域推出套装,美国队、法国队、巴西队的运动员将穿着由可回收聚酯纤维制作,荷兰艺术家 Parra打造的视觉多彩斑斓的“队服”,展现各国独特的体育文化。

● adidas





尽管 2020 东京奥运会延迟到明年举行,但各大品牌依旧如期推出不少“奥运主题”的鞋款,adidas 就有带来adidas Stan Smith 和ZX Torsion 的“Olympic” 配色,其中前者特别的奥运五环配色Logo,后者除了五环配色之外,鞋舌上的三叶草 Logo 更是变为了奥运火炬。


除此之外,adidas 为 2020 东京奥运会足球项目推出的一款比赛用球Tsubasa Pro T+K 也已悄悄上市。该款足球采用 PU 合成革面料拼接而成,在细节设计上较为亮眼,加入了由《足球小将》作者高桥洋一专为这颗比赛球绘制的动漫形象——大空翼和小枫。以二次元动漫展示出满满的日本元素,非常符合东京奥运主题。

● Reebok





Reebok今年选用“Tokyo”城市为主题,推出了全新经典的InstapumpFury 鞋款。最特别的地方在于鞋跟分别注有“Tokyo”字样以及 Reebok 的Logo。其实东京本来就是一座充满诱惑力极度受欢迎的城市,无论是不是奥运别注相信都会吸引大家的目光。

● Supreme x THE NORTH FACE


Supreme 与 THE NORTH FACE 每年的联名款式向来是潮流爱好者心中殿堂级别的存在。为了迎接 2020 年的东京奥运会,双方再次联手打造了全新的奥运联名系列。但随着奥运会的延期,联名系列也不得不延迟发售。

● NOAH



NOAH 推出的日本限定胶囊系列,这一系列的设计灵感来自于 2020 年东京奥运会因全球疫情延期。选用蓝、白、绿、灰四色作为设计主调,品牌标志性 Logo 作为正面主要设计,背面则加入拉丁文“Citius”、“Altius”与“Fortius”印花,代表着奥运会的标语之“更高、更快、更强”。

● SWATCH


年轻人最爱的 Swatch 今年也为东京奥运会特制了三款限定腕表,采用了日本节庆活动中常见的红色色调和最具代表性的日本色彩蓝色,而第三款腕表定名为 TOKYO 2020 BLUE。完美展现了奥林匹克运动的价值,更表达了 Swatch 对体育运动的无限热爱。

● Onitsuka Tigerx shu uemura


两个日本本土品牌 Onitsuka Tiger(鬼冢虎)和 shu uemura (植村秀)跨界联名的奥运系列。植村秀负责彩妆、鬼冢虎承包外观,配色方面则主要选择东京红、活力橙和靛蓝。突破藩篱的动感彩妆系列,鼓舞人们超越自己的极限,表达一种个性时尚、活力焕发的态度。

ANTA x OPENING CEREMONY


安踏联手来自美国的买手店 OPENING CEREMONY 推出以奥运为灵感的联名系列。双方以1896年在希腊雅典举行的第一届现代奥运会和 1984 年洛杉矶奥运会上中国夺得奥运历史上的第一枚金牌的“1896”和“1984”两个数字贯穿,不仅在设计上值得好好品味,同时每一件单品都讲述了一个个动人的奥运故事。

● Medicom Toy



今年原本是奥运年,又逢 Michael Jordan 最新纪录片《The LastDance》全球上映,Medicom Toy 旗下 MAFEX 系列发布了 1992年奥运会“梦一队”乔丹版本可动公仔。包括两种可换表情,玩家也可以根据喜好调节出乔丹的动作,经典的 9 号球衣和 Air Jordan 7也被完美还原。但和东京奥运延期到明年一样,这款公仔也将于明年四月发售。

● Mitchell & Ness


知名球衣制造商Mitchell & Ness也顺势推出了1984年奥运会Michael Jordan的“梦一队”9号球衣“复刻”。保留了当年的深V领口设计,红色球衣左下角的徽标也含有MichaelJordan的名字及年份,此外还配套推出了短裤。

转载:KIKS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