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帮五条人做设计

李卓悦

2020-08-02 13:36:08

已关注

五条人。

“条”,量词,撇开普通话中的惯常用法,在广府方言里,“条”往往会出现在街边的吵架声中,走过居民区的小巷,穿过菜市场,总能听到街边阿伯口中夹杂着“条”这个字接着一串粗口。在乐队命名中用上这样一个字眼,无疑宣告了五条人打一开始就自动认领了市井的标签,带着港式黑帮片里的爱恨情仇与人情味、幽默感。现在,他们多了一个评价——“土酷”。土,是够不到时尚、精致那些设在高处的标签,同时,又是不断向下生长的根,始终对望的是脚下的村镇与城市、握手楼与一线天。本期,卷宗Wallpaper*专访了五条人背后的设计师胡子,来了解一下“塑料袋美学”背后的故事。

“胡子”的工作室位于广州市番禺区的城市更新带上。摄影:平深

“立足世界,放眼海丰”。

五条人的首张专辑《县城记》里写道。

道山靓仔五条人 - 县城记

#故事会

封面绘画:吴启明+胡子

“土,一个是老土,一个是土地的土”,胡子这样解释“土酷”,“就像是一种糖衣炮弹”,土到掉渣的五条人把现实中的这些风景观察得透透的——“当然也很酷”。仿佛他们自己的红色塑料袋 logo 一样,勾连的始终是小人物日常最原本的样子,也不囿于现实。纵使成员们离开县城海丰来到省城,表演的舞台越来越大,他们的歌里,始终讲的还是道山靓仔、阿炳耀、阿炳文、阿珍、阿强、阿婶、阿叔等等这些人的故事。




五条人《故事会》唱片设计,参考了八九十年的民间流行杂志《故事会》的版式,内页设计根据歌词内容进行了拼贴创作,例如描述爱情故事的歌曲《小燕子》对应了一条当年真实的健美服装小广告。©️ 胡子

在被描述为“可读性最高”的《故事会》专辑封面上,设计师胡子模仿民国时期的电影海报,描绘了乐队成员的形象,“就像一部警匪片”。“阿茂他确实像个老大,仁科整个就是不羁的浪子,我就给人家配了个金发女郎。”听歌的人听到的故事里,穿梭着会表演的动物、沦为乞丐的生意人、网吧里来了又走的顾客、红男绿女。人物之外,有着“大时代”的高楼大厦、广告传单,封面上,画了一辆搁浅在雪中的绿皮火车,右上角的人物手中,攥了一本《故事会》杂志。


拍摄过程中,胡子向我们展示了他当年收集的《故事会》杂志,以及专辑封面创作时的原版绘画,构图基于一期真实的《故事会》封面。摄影:平深

这本畅销一时的大众读物通俗、嘈杂,充斥着鸡零狗碎的故事,和五条人歌里唱的各色人等一脉相承。他们决定把杂志中廉价的排版、数量众多的小广告贯彻到专辑歌词本的设计上,胡子将旧刊物中真实的小广告找出来和五条人的歌词内容呼应,“如果歌词唱了某个姑娘,那么拼贴上的就可能是戒指、化妆品的广告”,他说道。至于歌词本里的插画,也真的邀来一班文化界、音乐界的朋友,顶楼马戏团乐队的主唱陆晨、博尔赫斯书店的创始人陈侗...... 每人根据一首歌去画插图,一本“假”杂志,有了“真”邀约、“真”的投稿机制——“如果只是一个形式感,随便排几张图,意义不大”。



仁科与五条人“大时代歌厅”海报。©️胡子

 每一张专辑、每一次演出,五条人都拼贴出一副社会风情画。点开乐队2015年的演出宣传片,像是走进了港产片中的油麻地警署——身着皮鞋、皮夹克的铁面无私阿 Sir,披着花衬衫还不系扣子的古惑仔,一轮兵与贼之间的审讯看下来,观众才发现这段戏仿原来是为“大时代歌厅”演出做宣传。为了重建一个怀旧的歌厅,设计师胡子搬出了录像厅里的回忆,海报上的巨型收音机、大波浪发型、迪斯科镜面球、舞厅门票……一起拥挤地堆在一张仁科的照片上。就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流行文化一下子从南方这个入口涌进这个国家。

一张海报,是与一个时代的狭路相逢。

五条人最新单曲专辑《地球仪》的封面,里面的地球仪、垃圾袋都是真实的“垃圾”,设计师胡子在地球仪上加了一只苍蝇,后面P了个月球。摄影:仁科,设计:胡子

#做梦

无论他们走到哪儿,故事也总能跟到哪儿。

透过这些年专辑中描绘的广州、深圳,海丰依旧是五条人作品的底色,那个仁科和阿茂落脚于广州最大的城中村石牌村之前的,他们成长的海边县城。胡子是他们的同乡。

五条人2014年“回到海丰”音乐会海报。©️胡子

1998年的海丰老街。摄影:面糇

与家乡同音的歌曲《海风》在第一段唱道:“你要跟我一起走吗,有辆车在等我,马上就要载我离开这个县城,我想带你到外面逛逛,看看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大”。乍一听,很容易让人误以为它是传统的民谣,看到歌名也难免让人联想到故乡情一类的乡愁情绪——“不是,它不是讲这个的”——胡子想用一种幽默的方式把这种误读消解掉。

#海风

他要把海风变成由一台小家电里吹出来的风,便有了五条人巡演中看到的这个意象——工业风吹在无边的海上。电扇的转动实际上是靠 gif 实现的,用 PPT 播放每首歌简陋的 gif 动画是五条人巡演中惯常使用的方式,动起来很笨拙,操作起来也很没有技术门槛。

#曹操你别怕


五条人《曹操你别怕》演出现场。图片来源:五条人

#请到老祖公


五条人海报制作。图片来源:胡子

# 酒鬼猪哥伯

若是留心便能发现,南方土地上传统的“白字戏”一次次出现在五条人的设计中。在《酒鬼猪哥伯》的舞台动态背景中,一只被绳子系住的猪左右摇晃,猪头上生出一张脸谱,这是海丰白字戏戏班在后台的随手创作,“他们拿卸妆卸下来的胭脂粉末,随手把自己扮演的形象画在了墙上,长年累月留下来不少”,胡子讲起这个发现,”当时就觉得特别酷,我知道我以后肯定会在设计中用得上。”

终于,有了“酒鬼猪哥伯”这个色眯眯、喝到满脸通红的形象。


海丰“白字戏”台后台墙上的发现。摄影:胡子

2015年五条人全国巡演的海报上,一只传统民画风格的老虎占据了过半篇幅。这只老虎也是来自海丰白字戏戏台上的背景画。五条人曾多次在“回到海丰”演出中与当地戏班合作,设计师和朋友们便抓取戏台上的素材,拍下带回去进行再创作。于是,这只海丰老虎也随着五条人巡演去到了全国。

#像将军那样喝酒


胡子工作室的书架。摄影:平深

胡子最早真正开始介入到五条人的音乐始于2012年的“回到海丰”演唱会。一份写着“回到海丰歌友会”的红头文件,用瓜子、花生拼出来的吉他形状,严肃正经与聊天吹水两种语境碰撞在一起便成了一张演出海报。“当时我托我妈去市场买了瓜子花生”,胡子的妈妈一直不知道他工作的具体内容,“平面设计师就是拍瓜子花生吗?”

就像海丰的多数人还是不明白他们在唱什么,不知道他们在台上做什么……那样地把生活里拿来的元素变得更”丑“些。

胡子设计的五条人演出开篇gif,右下角可以随意添加内容;

五条人2012年首场“回到海丰”音乐会/歌友会海报,算是胡子帮五条人做的第一项正式设计,给甜腻的芝麻糖加上几只苍蝇。©️胡子

说到《乐队的夏天》播出后带来的改变,胡子自嘲双方以往一贯慢悠悠的做事风格是无法延续了,五条人的衍生品“现在只能赶了,但肯定还是会做好的”。乐队的葡萄牙现场专辑《昨夜我又梦见自己去流浪》脱销了,正在加印。

加印前,胡子又接到了仁科的电话,说想让专辑设计得更丑一点,丑到什么程度呢?——“多看一眼都觉得难受”。


乐夏播出后,五条人的葡萄牙巡演现场专辑《昨夜我又梦见自己去流浪》脱销了,正在加印。加印前,胡子又收到了仁科的电话,说想让专辑更丑一点,丑到什么程度——“多看一眼都觉得难受”。©️胡子

设计师胡子在自己的工作室内。作为五条人乐队的“第六人”他选择在面对镜头时给自己戴上一幅面具,左上角是他的木刻版画肖像。摄影:平深

 卷宗 Wallpaper*对话 

 五条人设计师、胡子设计工作室创始人 

 胡镇超简称 H 

W*  先说一下五条人葡萄牙巡演那张专辑的设计吧?风格和以往有些不一样。

H:其实细心的歌迷会发现,纪实性的摄影在五条人的视觉里面出现得越来越多。这张专辑原本选择用之前一个“疯马”的元素,大家都挺喜欢,但仁科他要改,他觉得那个有点民谣时期的形象已经过了,“疯马”的 IP 感太强,太好看,不是他现阶段想要的,后来就想改为纪实摄影。现在看到的这张封面照片是跟朋友征集来的,里面有一个中国地图、一个世界地图,还有监控器,旁边有一颗塑料桃花,这很重要。我觉得这太五条人了,而且这张照片很丑,不是一个正而八经的摄影作品。

五条人葡萄牙现场专辑《昨夜我又梦见自己去流浪》封面。©️胡子

W*  在哪拍的?

H:在海丰一个地下停车场的出入口。我的朋友吴冠雄在那个停车场里工作,随手拍的。用了这张照片后,他还很热情地问,要不要去重新拍。我说不用了,就要这张,丑丑的。最近五条人的葡萄牙现场专辑卖完了,加印的时候仁科又给我打了个电话。他说想要让它更丑,让人觉得多看一眼都难受。我明白他的意思。

胡子一直收藏着他初次认识五条人时的那张火车票。

图片来源:胡子

W*  你最开始认识五条人时印象最深的事是什么?

H:2009年他们全国巡演的时候,我正在重庆上大学,去看他们在重庆的演出。坐了四个多小时的车,还在乡下给他们买了梅子酒。其实现场只有10个人,其中有6个是暖场嘉宾,所以我去他们特别高兴,他们说“今晚你尽管点歌”,我当时点了《清明过纸》。那晚他们提议“我们明天去成都巡演,你一块去吧”,就加入了。后来在准备买票的时候发现票没了,我还跟着他们逃了票,他们老江湖了。




五条人“回到海丰”音乐会海报。©️胡子

W*  再然后你成为了五条人的设计师?

H:对的。正式合作应该是2012年,当时我刚搬到广州,他们也在。合作那么多年,他们非常尊重设计师,而且会坚持付设计费。虽然开始可能非常少,哪怕意思一下也会坚持。有一回我和仁科说”大家经济条件也不太好,就不用付设计费了“,但仁科特别“鸡贼”,他的回答把我笑死了,他说“不行,我要付你设计费,这样我就有权利改你的稿了”。这特别像他说的话。我觉得特别好,他会把工作和朋友分开。你现在看到的很多好的设计,都是我们碰撞出来的。这个非常重要。



五条人巡演舞台与后台。图片来源:五条人

W*  你帮他们做的舞台投影设计特别有意思,跟其他传统意义上的乐队现场很不一样,有一种低技感。

H:我第一次尝试去做舞台设计、舞台投影是在2014年。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没有一个大的制作团队,只有我一个人。那个量也特别大,因为要做十几首歌。我就想了一个特别简单的方法,每首歌做一个 gif 动画,不能做得特别大,这样也方便他们加歌词。

五条人《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演出现场动态投影设计。©️胡子

到后来就会经常用 gif,因为他们去全国巡演的时候我是没法跟去的,这时候就会由他们的经纪人,或者是当地的酒吧老板、服务员来帮忙按 ppt,由我先帮他们排好。有时也是客观条件决定了这样一种形式。另外一点是,它还蛮有趣的,特别粗糙,特别笨拙,本身我是多媒体专业毕业的,也能够做得更精细点,但这不是五条人那个感觉。



五条人2017年“回到海丰”音乐会现场专辑设计。©️胡子

W*  五条人最后一场“回到海丰”音乐会的专辑设计得也特别有趣,像是拿了类似十字绣的像素版去做主视觉。

H:那场演唱会的专辑是为乐迷特别制作了一整套设计,配了海报、红包等的礼物,也符合当时过年的氛围。五条人当时每年的“回到海丰”音乐会就像一个年轻人的节日,在每年年初二的时候,大家能够聚在一起,非常了不起。这个设计最初源自我们当地的“旌旗”,逢年过节或者是一些重要的神仙诞辰,就会把这个旗摆出来庆祝活动。我也想给他做一面旌旗。但后来发现传统工艺已经失传,做的话也只能是电脑刺绣,这不是我想要的感觉,所以就干脆走了另外一个极端,用像素化、电脑化去处理,也能形成一个巨大的反差。这是最后一次“回到海丰”演出,台下是没有观众的,整场音乐会过程被我们录下来,做成了专辑里的 CD 和 DVD,还有各种礼物送给歌迷。



五条人2017年“回到海丰”音乐会《请到老祖公》演出现场。

图片来源:胡子

W*  《广东姑娘》的专辑封面设计很不一样,那时候是到了省城?

H:《广东姑娘》专辑封面用了摄影,是他们在三个人在排练室的场景。首先,这张专辑的壳其实就是非常传统的 CD 壳,这跟他们早年卖打口碟的经历也有很大的关系,他们有这个情结。他们当时卖的很多唱片都是从国外来的,很多都以摇滚乐队几个人的合照的形式出现在封面上,然后就跟我说可不可以也这样,我当然很尊重乐队的意见。



五条人《广东姑娘》专辑设计。©️胡子

从设计的角度讲,我也不想让它太过普通了,但它发挥的空间很小,因为包装样式已经固定,所以最后在左侧的凹槽处就加了一个类似发廊转灯的设计,因为《广东姑娘》已经走进城市了,灯红酒绿的感觉是我想要的,所以这种粉色的、甜腻腻的味道也会有;专辑背面的设计其实我更喜欢,这个图是我们当地非常常见的一种贴在厨房、大排档里防油烟的贴纸,那么漂亮的粉色花朵,居然用来防油烟,很甜美,但又很廉价、很塑料。这跟这张专辑的气质是非常契合的。封面上“广东姑娘”几个字也是用的霓虹灯的形式。

五条人“明天的太阳依旧为你升起”巡演海报贴在仁科住处附近的小广告墙面上。©️五条人

W*  塑料袋 logo 这个设计是怎么来的?

H:塑料袋这个设计最早是2017年五条人“明天的太阳依旧为你升起”巡演的木刻海报,用垃圾袋跟用花生、瓜子其实很不一样,它跟城市的关系更大,它是工业材料,更加的城中村,飘在空中有诗意。这是一句特别俗的话,让人听得起鸡皮疙瘩,特别的腻,我想找一个物品去“腻”。当时乐队特别喜欢塑料袋这个氛围,但是仁科觉得应该用一个写实的照片去传达。后来就用了这张——广州当时的所谓 CBD、珠江,还有江边几个洗澡的人。


五条人“明天的太阳依然为你升起”全国巡演海报。©️胡子

我们之前其实有一个所谓的 logo,平时演唱会有些歌没有投影的时候,就会打“五条人”三个字上去,知道这是五条人就行了。这次参加节目,仁科觉得之前的 logo 更偏向民谣,跟五条人现在的气质不太搭,要改。我就做了几个方案,比如用麻将、拖鞋,但具像的东西做得不好会很危险。有什么样一个东西是可以被无限解读,有无限包容性的?即使以后的曲风变了,logo 还可以用。后来他蹦出来说,不如我们用垃圾袋。

这个建议太好了,就用最普通的设计,它是一个去设计化的东西,很神奇,这是一个位图。

胡子也帮五条人开发周边。近期,他买了很多各色的廉价塑料袋做实验,通过丝网印,他给它们刷上“明天的太阳依然为你升起”几个字。这是五条人logo诞生之初海报上的一句话,这句话说起来很俗很腻,但这样的口号显然无处不在。



文章来源:卷宗Wallpaper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