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设计,我只服俄罗斯!

RORO

2020-08-08 08:47:17

已关注

只要它们还在,历史就不会被遗忘。

苏联设计

“有时候我总觉得那些军人,没有归来,从流血的战场,他们并不是埋在我们的大地,他们已变成白鹤飞翔。”

最近,一座纪念俄罗斯勒热夫战役的士兵雕像在微博刷屏。

雕塑家Andrey Korobtsov和建筑师Konstantin Fomin,合作设计了这件作品,费用由市民捐赠。从2018年5月的概念图到如今,终于落成。


在天地之间伫立着一位伟大的战士,他的身躯已被战火化成灰烬,却把万般柔情变成白鹤来铭记胜利,永不动摇保家卫国的热烈决心。


这种混杂着硬核与温柔的风格,让网友纷纷赞叹:原来俄罗斯设计一直被低估了,论设计,我只服俄罗斯!

要讨论俄罗斯的设计和审美,我们就不得不追溯到苏联时期。而一提到苏联设计,大家脑海中第一个出现的,必然是AK-47、坦克大炮,毕竟是“战斗民族”!


其实,苏联设计中也有许多柔软、可爱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

比如这个脸肥嘟嘟的不倒翁娃娃

憨态可掬的Misha熊


还有苏联设计的标志图案,20世纪60~70年代由红色十月巧克力厂设计制造的,充满现实主义风格的大头娃娃。


日常生活中,衍伸到寻常百姓家的拨号盘电话,既是时代的眼泪,又是时代的标志。也许现在只有很少有人知道它是由苏联设计的。

注重实用与环保的编制手提袋和金属网兜,近两年借着复古风正在回潮。最早设计出它们的便是苏联设计师,尽管80年代前苏联并不允许用“设计师”这样的词来称呼“艺术工程师”们。

苏联的设计,与政治的发展息息相关。最能体现这一点的,便是神奇的苏联建筑。

法国著名杂志《CitizenK》国际版的主编摄影师Frédéric Chaubin,曾拍下俄罗斯最具“未来”感的一系列建筑。它们几乎都是在苏联时期落成的。



冷战与争霸时期,苏联怀着一腔热血誓做世界第一,那第一是什么样的呢?当然是更高、更大、更神,于是这批十分突破人类想象力的建筑就此诞生…



当时的苏联民众十分乐观积极,努力想象、努力打造一座科级与军事齐飞的未来之城。

绝对的高大、绝对的力量感,建筑呈现的,是时代的一种期待。

虽然这些奇形怪状的建筑,到如今大部分已弃用,但它们依然是那个时代的见证,也让苏联设计形成了独树一帜的美学系统。



莫斯科艺术家Danila Tkachenko,为了纪念废弃的苏联军事基地,拍下一组充满科幻感和工业感的废弃建筑。



它们将永眠于皑皑白雪中,无声地诉说从前的惊心动魄。



仿佛只要这些建筑还在,强大的苏联军事联盟未崩坏前的吉光片羽,就不会被遗忘。



肃杀、静默、高大的建筑,是现实版的“红色警戒”,又像梦中的秘密基地。




并不是所有的苏联时期建筑,都随着解体一并废弃,公交站就是幸存的建筑奇观之一。



加拿大摄影师Christopher Herwig,骑行了上万英里,拍下苏联时期建造的公交站。




在权力更替的混乱年代,艺术反而野蛮生长。公交站就是当时先锋艺术实验的实验品之一。



它们毫无章法,不计成本。天马行空是艺术最好的养料。



2015年,Christopher Herwig把这一组照片出版成相片集《Soviet Bus Stops》,反响热烈,大获成功。





Christopher受到鼓舞后,重回俄罗斯,寻找更多的公交站,并于2017年出版了第二本影集。





这些公交站中,不乏色彩绚丽的设计,符合当时一贯饱满热烈的设计风格,又显得十分欢乐活泼。





如今提起设计艺术,被赞美和效仿的几乎都是西欧设计,俄罗斯极具风格的苏联美学,似乎也随着历史被逐渐遗忘。

好的设计,向来是全人类的文化财富。我们所能做的,也许就是关注,欣赏,然后不遗忘。



文章来源:艺非凡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