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不务正业”的设计师

moca

2020-08-08 22:07:11

已关注

设计师似乎是最自由的一群人,各种角色无缝切换,左右逢源。一则设计无界;二则设计师的工作深入生活与商业,在服务不同领域的顾客的过程中,就孕育着各类的“跨界”;最后,设计师大概是世界上最不希望被定义的人群,尝试、探索、解决问题是他们工作的永恒旋律。周末前,轻松地聊聊设计师们的“不务正业”。

美食美酒

俞挺

不懂美食的专栏作家

不是好的建筑师

身为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同时也是同济大学建筑设计与理论专业博士的俞挺,曾因《梦想改造家》中39㎡的水塔之家而走入大众视野,也因为设计了苏州最美书店钟书阁和上海最高书店朵云书院而被网友熟知。


不过其实他的业余爱好却是美食。在他的身份一栏中,他填上了“建筑师 / 美食家 / 专栏作家”这样几行字。切实力行了“不懂美食的专栏作家不是好的建筑师”。

在朋友圈里,身为上海土著的俞挺还有一个称号,叫做“上海地主”,有关上海哪里好玩,哪里好吃,问他就对了。2019年11月,他干脆把断断续续在豆瓣上写了8年的美食随笔集结成《上海小吃指南:一本唤醒味觉记忆的书》。囊括了300多种上海小吃和100多家小吃店。

图片:上海文化出版社

写书的缘由,不过是因为发现上海90年代中期以前的流行的吃食,许多都已经不复存在,即使留存的也已变味。而网上转载的各种介绍也错误颇多,于是俞挺干脆利用休假,完成了这本记录他本人对于上海地道小吃回忆和感悟的书。“如今社会食物富足,我们是吃的太多,但未必吃得更好,或者说吃的幸福感未见得更见增长。我同意阿兰杜卡斯的判断,‘我们越少挨饿,就越意识不到吃的含义’。”



在这本书的装帧中可以寻找到不少他之前作品的痕迹。

图片:上海文化出版社

在俞挺眼里,小吃是最直接的城市态度。如果说建筑师是用砖瓦水泥来记录城市,那么一个城市的小吃,则应该是存在在城市里的人们心中,最鲜活的生活写照。

马清运

有着勃艮第和波尔多双骑士勋章的建筑师

国际知名酒评人James Laube曾在全世界最权威的葡萄酒杂志之一《Wine Spectator》这样描述国际建筑师马清运和他的酒庄:如果能够如愿以偿,玉川酒庄将开创出全新的中国葡萄酒文化!是什么契机,让一位建筑师成为了酒庄创始人?

原来,马清运攻读硕士期间曾获得一个游历欧洲的奖学金,本是欧洲建筑的考察,他却被一路的酒庄和葡萄酒所吸引,在心里埋下了自己建造一座葡萄园的乌托邦梦想的种子。

“井宇”

2000年,在距古都西安以东40公里陕西蓝田县玉山镇,马清运在家乡这片山川的阳坡上栽下了第一株葡萄苗,并以地名“玉川”为酒庄命名。在这里,他让以娇贵闻名的勃艮第黑皮诺发展出精致而独特的特质,受到葡萄酒作家和大师Jancis Robinson MW的钦点。他本人也因此获得了法国勃艮第和波尔多的双骑士授勋。

“玉山石柴”

玉川酒庄深植于秦川本地文化,“用传统去打破传统”的建筑更是吸引了无数人前来造访。除了入选日本《A+U》杂志“世界最好的住宅”之一的酒庄的第一个建筑“玉山石柴”,以及源于关中民居最常见的坡顶形制,却打破了其“房屋半边盖”的定式,创造了一个“坐井观宇宙”的神奇空间,被美国《建筑实录》评为“世界七大经典住宅”之一的“井宇”,熔酒庄入口、文化中心以及接待中心于一炉的“门庭”也备受瞩目。

“门庭”

“门庭”采用了中国建筑以及引进建筑中都从未有过先例的立面设计,它不仅是一扇非开即合的门,而是既私密又公众,即是一个入口又是一个终点。正如美国著名建筑杂志《建筑实录》所评论的那样:就像在中国种植赤霞珠、黑比诺和长相思这些外国葡萄品种的概念一样,马清运的设计是将西方理念在亚洲文化根基上的嫁接。

或许对于马清运来说,真正的跨界,不是身份与角色之间的跨越,而是在传统与非传统,信念与永恒之间的跨越。

华服陈设

张永和

“我们随时准备

设计任何东西”

要说设计师跨界的典范,建筑师出身的张永和,是不能躲过的典范,大至城市规划,小到一件衣服,一份点心非常建筑工作室的设计几乎囊括了人们的衣食住行,没错,他甚至还设计过自行车。

美院学生的工坊套衫(秋冬) 图源:非常建筑

张永和的服装设计:黑白夏季  图源:非常建筑

在这其中,他设计的服装以独特的“改良”设计思维,赢得了诸多爱好同一文化人们的追捧。

洪晃就是粉丝之一,“张永和与鲁丽佳一直是一对让我欢喜让我愁的设计师,只要他们出东西我都追着买,从服装到醒酒器。我喜欢他们设计后面的思考,比简单的“好看”多了一些层次,我喜欢他们思考的灵感永远有一个好听的故事,我更喜欢他们慢条斯理地把应用和美感糅合在一起,把东方和西方结合,把设计和生活变成一体。”在洪晃的撰文中,她毫不掩饰对于非常建筑设计作品的喜爱。


张永和的非常建筑参与舞美与服装设计的空间剧《竹林七贤》  图源:非常建筑

“我对自己的人生没什么规划,但每一个设计,无论是建筑还是其他,都是从理性的分析开始,很逻辑、很冷静,不相信灵感。但同时,我也不相信设计问题只有唯一的答案,总会想还有什么可能,有时候真的会出现一个以前没见过的可能。” 在INTERNI设计时代的采访中谈到设计师的综合性,张永和认为可能性是他不断的探索。或许这也是他不断涉及不同类型设计的原因。

杨明洁

设计界的“super超人&思想家”

身为福布斯中国最具影响力工业设计师之一,杨明洁可谓是非常勤勉了。平均每年30~40个不同的项目,涉及生活时尚、家居电器、交通工具、空间装置等多个领域。

太平地毯设计

羊舍碳纤维智能旅行箱,获日本G-Mark奖与德国 iF 奖

除了创办生活方式品牌羊舍,他还为波音、奥迪、MINI、爱马仕、轩尼诗、NATUZZI 、华为、卡萨帝等国内外顶尖品牌设计产品,同时参与绿色和平等公益合作项目。并投资创办了中国首家私人工业设计博物馆。杨明洁从未停下创新尝试的脚步。

私人工业设计博物馆现代馆

2017年,用最擅长的“Y”支架系统取代了苏州园林中的假山石与花窗,打造成一座超现实主义的庭院——“虚山水”庭院

谈到跨界,杨明洁认为自己还是一位工业设计师,但在数字时代,制造工艺的提升和改变令设计师有机会实现所能想到的,正是这些令设计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但设计始终是在思考与解决人与环境之间的关系。”

疫情影响下,许多人被困在家里。如果说“设计能否改变社会?”是杨明洁一直在思考并付诸行动的一个议题,那么“如何通过设计和科技,以家为载体赋予生活幸福感”,则成为了他最近思考最多的一个问题。

当长时间足不出户,与家人远隔千里,我们赖以生活的家将变成什么样子?早在2018年,杨明洁就参加了由原研哉策展的未来生活大展——HOUSE VISION 探索家,杨明洁所设计的未来之家——“绿舍”在他看来,似乎很适合2020年的今天。

“绿舍”的设计中,菜园将剩余能源转化成为光和水进行培养,人们可以通过手机移动端对光照、温度、湿度、水位等数据进行远程控制蔬菜生长。无论是留在家中,或是在另一个城市,都可以与家人共同分享栽培植物的喜悦。

“这是一种远比电话或微信更为深层次的交流。交流情感,孕育出长久、而有信赖感的互动关系。将这样的关系扩展,或许会催生一种崭新的社区与社会形态。”

杨明洁希望以这个设计去表达一种理念:“并不是通过建筑让人感动,而是通过一种诚恳的态度与精炼的设计,将技术如何影响未来的生活可视化,进而带给用户以启迪:技术的发展,其结果应该使得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关系越来越友善,而非越来越对立。”

万社设计

设计间的互动无处不在

除了老一辈,年轻设计师们也积极探索实践着,他们从空间设计相关的家具陈设开始尝试着更多的可能。

即使你还不了解万社设计Various Associates,但或许曾经在某处见到过他们的作品:SND买手店、网红画廊FIUFIU GALLERY、深圳的wann lounge酒吧、MORPH青年新型社交空间、Voisin Organique有机餐厅......

万社设计作品:上海 FIU Gallery

这个异军突起的新秀设计品牌,其名字Various Associates所表达的是这样一种设计理念:无论是产品,或是空间及建筑,实现它的载体和形式并不重要,如何让项目成为一个有灵魂的故事,令其中的审美,社会和商业价值被娓娓道来,成为一个不易被模仿的故事,才是最重要的。

万社设计作品:多元化社交空间MORPH

伦敦的求学经历,使得杨东子对设计产生了独到的见解。或许是成长于中国浙江这片至今保留众多传统建筑的地域的原因,他对于中国传统建筑文化中的材料格外有特殊的感情。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读建筑专业的研究生时,他特地选择了材料及建造作为研究方向。

在进一步的研究发现,现代中国对于传统材料的使用方式非常单一,并且使用成本昂贵。就拿故宫的金砖来说,与杨东子故乡相近的苏州御窑厂就是故宫地砖金砖生产的所在之处。但这个传统材料的制作时长至少要一年,单价高达4万人民币每平方米。经过与厂长的深入沟通发现,近代也只有日本和美国才会购买这个中国独有的材料, 在中国反而很少被使用。

回国以后,杨东子与伙伴林倩怡成立的万社设计就将极大的热情投入到“如何用现代科技让具有传统文化意义的材料以一种新的面貌被用于当代设计中”。在他们看来,不仅设计本身不应该有限制,每一种材质、产品也都不应该被局限,被确定。

位于深圳南山区的网红空间MORPH就是他们实践自己设计梦想的乐园。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中国绢布、紫禁城金砖、大佛金箔都以一种全新的面貌被创意性地呈现。

绢布不再只是画作上的裱画材,而进化成为装饰品的主角;金箔不再只是土豪的象征,也可以如此优雅现代。“我们展示更多的是如何把传统材料跟现代的一些设计语言结合,让它可以成为一个非常当代性的东西。别人看到金砖就觉得这个是中式风格,我们却希望让这种材料可以无国界,无边界地使用。”

无论是MORPH中原本属于平面,却被天马行空设计成立体空间的“镜子”;

还是被叫做whatever的那把“怎么坐随你”的椅子;


又或是最近为深圳时尚家居设计周设计,用无数张凳子所建构的建筑体所探索的“家具与空间结构连接”的新尝试,杨东子和他的万社设计正在用无数种可能向大众展示不同设计之间丰富的多变性。

“设计间的互动无处不在,而想象力,是我们每个人都与生俱来的!”

Lim +Lu

设计没有局限

只是一种思维的方式

福布斯榜“30under30”亚洲最具影响力人物,年轻设计师Vincent Lim 和Elaine Lu,同样以空间设计起步,在产品设计中延续他们的理念,在纽约联手创立的跨领域设计公司Lim +Lu。

Lim +Lu一向以设计的灵活性,实用性,个性化让人印象深刻,设计灵感通常来自日常生活中熟悉的图像。

为生活方式概念店Colourliving所设计的展厅

正像Lim +Lu的设计哲学——holistic所表达的那样,建筑学的背景并未令他们拘泥于建筑领域或仅仅是一些宏大的设计项目。在他们看来,设计只是思考的一种方式,即“design is a way of thinking” 。因此在进行空间的内部设计时,他们通常也会包揽其中的家具设计和产品设计,以实现想要表达的整体设计感。

将废弃了15年的老宅Quarry Bay 鲗鱼涌住宅改造一新

为跑马地住宅所设计的,可灵活拆装的收纳柜

在最近与丹麦品牌Lucie Kaas进行的突破性合作中所设计的灯具Moonbeam系列,对他们来说又是一次通过设计来融合不同文化的尝试,体现出设计师自身的华裔背景,与北欧品牌的个性,以及丹麦品牌的美学。

Moonbeam系列

谈及疫情对设计的改变,Lim +Lu认为最大的变化是越来越多的人正在适应在家生活和工作,也对家居生活投入了更多关注,因此未来对室内设计也会更加挑剔。作为设计师的角色,最为重要的即是要创造出更多适合人们生活中使用的产品,以及符合生活需求的空间。



文章来源:FRAME构架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