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富裕的黎巴嫩,创造了世界上最仙的高定礼服

菠萝狗

2020-08-11 08:56:21

已关注

突如其来的爆炸,摧毁了许多黎巴嫩设计师的毕生心血。这个国家正面临困难,但高定设计师们,从未放弃对美的坚持。

上周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发生的大爆炸,让这座中东小城的时装设计师们遭受了重创。

高定礼服品牌 Zuhair Murad 的总部大楼距离贝鲁特港口仅有三公里左右,在爆炸中,设计师 Zuhair Murad 本人的许多艺术收藏,80% 从品牌成立至今的设计资料和他即将推出的成衣、高定礼服的设计档案都被彻底损毁。


这对于一个时装品牌来说,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

所幸的是,Zuhair Murad 有一小部分的设计还保留在巴黎的工作室中,且员工们在大爆炸发生前十几分钟已经离开了工作室,没有造成更多的伤亡。

“我们失去了一切,我的梦想是在贝鲁特,在我的城市、在我出生的黎巴嫩建造我的时装屋,但一瞬间,一切都消失了,我失去了一切。没有任何语言能表达我们的悲伤。”设计师 Zuhair Murad 说道。

Zuhair Murad 品牌 Instagram 上发出的“拥抱”照片,祝福他们早日重建!

时装品牌 Maison Rabih Kayrouz 的总部工作室位于 19 世纪的建筑 Dagher Palace 中,在爆炸后也这里也几乎化为废墟,所幸员工们都已安全逃离。

黎巴嫩时装设计师、造型师 Amine Jreissati 也在这次爆炸中损失惨重。

他的个人时装品牌 Boyfriend 有四分之三的存货已经被炸毁,Jreissati 本人也在爆炸中受了伤,惊魂未定地辗转了一家医院后才得到救治——让他感到后怕的是:爆炸发生时,没有站在自己的 showroom 里。

黎巴嫩被称为中东最时髦的国家,首都贝鲁特也有着“中东巴黎”的美誉。

市中心的哈姆拉街开着无数家咖啡馆、剧院和时装精品店,繁华程度不输香榭丽舍大道。

根据信用情报提供商 Fitch Solutions 的数据显示,2017 年,黎巴嫩的时装市场价值 15 亿美元。

独具风格的高定时装设计师,可以算是黎巴嫩的“特产”。

01

黎巴嫩设计师的作品

承包了女星们的重要时刻 

即使你不太了解什么是“黎巴嫩特色的高级定制”,只要在红毯上看到华丽的串珠亮片、飘逸轻盈的长裙、精密繁复的刺绣、鲜艳明快的色彩这些元素集中在同一条裙子上,就能“盲猜”这是黎巴嫩设计师的作品。

Lily Collins 在 2014 年罗马电影节红毯上,这条紫色的 Elie Saab 礼服火出了圈。

Elle Fanning 在电影《沉睡魔咒》的宣传活动中也穿过 Elie Saab 礼服。

“霉霉”Taylor Swift 穿着 Zuhair Murad 礼服参加维密的秀后派对。

超模 Alessandra Ambrosio 也穿过Zuhair Murad 礼服走上 2016 年戛纳电影节的红毯。

李冰冰也在 2015 年的戛纳电影节红毯上穿过 Zuhair Murad 礼服。

2014 年央视春晚,苏菲·玛索和刘欢同台对唱,穿的是 Elie Saab 高级定制系列的红色抹胸亮片礼服。

“黎巴嫩设计师”的名号,在全世界的时装行业中早已是独树一帜的金字招牌。

做“仙裙”的 Elie Saab,典雅奢华风格的 Zuhair Murad,名震纽约的 Reem Acra,再到如今年轻的 Hussein Bazaza、Rami Kadi 等品牌,一批又一批设计师都是从这个中东小国起家,走向全世界的T台。

毫不夸张地说,时装界几乎每一场重要的红毯秀、颁奖礼上,都能找到黎巴嫩设计师的作品。

奚梦瑶穿着 Reem Acra

“黎巴嫩的设计师一直以高级定制时装为傲,他们选择呈现给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风格。”

十年前,时尚圈中最知名的黎巴嫩设计师之一 Elie Saab 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就已经给予了本国时装设计师极高的肯定。

02

为什么做奢华的高定裙?

贵妇们的炫耀需求占了大头

我们通常的印象中,华贵的高定礼服只属于秀场和明星。

但在黎巴嫩,人们会通过华贵的穿着打扮来体现自己的品位和财力,“在日常生活中穿高定礼服”本就是这里一部分人的日常。普通人想盛装打扮,即便买不起贵价大牌,也有相对平价品牌的礼服可供挑选。

有些T台上我们觉得太过花哨的重工礼服,很可能在秀场结束后就被黎巴嫩的买手看中,转头变成贵妇们的日常服。

上世纪 20-40年代,黎巴嫩曾经是法国的殖民地,这种变相的占领带来了强烈的文化冲突,也让黎巴嫩成为中东与欧洲之间商业、文化和时尚的枢纽。

对于当时的时装设计师来说,要将本地的传统服饰与流行的“法国风格”相融合,做出的衣服才更好卖。

也因为此,黎巴嫩的上流社会早早就接触到了爱马仕、Gucci 等欧洲老牌时装屋,就连业界知名的法国 ESMOD 时装设计学院都在贝鲁特开有分校。某种意义上,黎巴嫩的时装从业者们引领了整个国家的潮流。

和其他国家设计师拼命让自己的设计更大众化不同,黎巴嫩国内的时尚产业大部分都靠私人客户养活,来自沙特阿拉伯国家的强势购买力也是黎巴嫩时装发展的重要推手。

在这里,一条典型的设计师发家道路是这样的:学生们从时装设计学校毕业后,通常会先为阿拉伯海湾国家的富裕客户提供时装定制服务,赚得第一桶金后再做起自己的品牌。安分一些的留在国内,野心勃勃的会去到巴黎、米兰等欧洲时装业发达的城市打拼。

Elie Saab、Zuhair Murad 等第一批在国际上站稳脚跟的黎巴嫩设计师,就是这样发家的。

设计师 Abed Mahfouz 曾经表示,他设计的礼服有近 60% 都卖给了沙特的富豪客户。

虽然在沙特的公共场所,女士们必须穿戴黑袍和头纱,但在这个国家上流社会的派对或者婚礼上,正是贵妇们比拼华丽礼服的时候。

当地的英文报纸《每日星报》也曾经了解过黎巴嫩制作高定的成本:“一件制作成本约为 3000 美元的高级定制礼服,可以卖到大约 10000 美元,昂贵的售价使得高级定制的潜在利润非常诱人。”

03

突如其来的爆炸

让设计师们雪上加霜

这场灾难发生之前,黎巴嫩的时装业就已经因为全球蔓延的新冠疫情遭受重创。

许多品牌无法开门营业,在当地的订单量下降为零,全靠为数不多的海外订单苦苦硬撑。

防疫人员在黎巴嫩的街道上消毒

新冠疫情让黎巴嫩进入封锁状态,今年夏天爆发的金融危机,又让这个国家的货币暴跌,粮价飙升,国家 GDP 下降了近十分之一。

这对于时装设计师来说,直接导致的就是生产成本的增加,以及当季货品的积压。

设计师 Amine Jreissati 表示,从前自己生产一件衬衫,算上面料只要 40 美元,由于通胀,衣服的造价飙升至 300 美元,如果按照从前的销售方式,以 150 万黎巴嫩镑(约合 1000 美元)的价格卖掉它——“谁会愿意以这个价格买呢? ”

在生存和吃饭面前,精神世界的需求成了最脆弱的东西。

如今在动荡的环境之下,对于黎巴嫩的设计师们来说,要面对的不仅是重振自己的品牌,更是需要团结起来,让这个国家的创意和时尚产业不至于倒下。



文章来源:外滩TheBund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奇幻亚洲视觉设计展:南头古城

今日美术课 0评论 2020-09-21

意大利平面设计先驱-Armando Milani

Cathy DWL 0评论 2020-09-21

2020台湾金点概念设计奖出炉,脑洞能有无穷大

普象工业设计小站 0评论 2020-0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