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艺术家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逝世,“作为这个星球的居民,我太开心了”

阿尔法君本人

2020-08-17 12:27:01

已关注

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 圣莫尼卡(加利福尼亞州),2020,© 露琪塔·乌尔塔多,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Fredrik Nilsen

著名艺术家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本周四在加州圣莫尼卡的家中去世,享年99岁。她的画廊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的代表证实了这一消息。

画廊在一份声明中说到:“在过去的80年里,乌尔塔多坚定地致力于记录人类、自然和生命之间的联系。她对人类行为的深刻表达及其与世界的不断对话体现在她大量的绘画、素描、照片和印刷品中。”

乌尔塔多今年本应迎来百年寿辰。她在过去的岁月中,一直坚持不断的创作,即便在99岁的高龄,依然保持着对创作的热情。

“是什么驱使我去画画?就像在呼吸——你知道,很难不呼吸。”乌尔塔多在接受伦敦蛇形画廊(Serpentine Galleries)的视频采访时说到。

乌尔塔多的作品很大程度上倾向于温和的超现实主义,展示了人和他们周围的世界是如何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的。在她的职业生涯中,贯穿于她的艺术创作的是对自然的兴趣。在将人体视为景观的一部分的过程中,她强调了环境的重要性。

她对人类和人类生存的环境,充满关怀和怜悯。疫情期间,她依然发来激励人心的居家问候,并勉励大家一起行动,克服疫情。

“当我仰望,在天空的颜色下,这像是一趟奇妙的旅程,汹涌而来,让我觉得我是这个星球的居民,在这里待着我太开心了。”

1

创作大半生后,她惊世动人的杰作才被发现

1935年的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图片来源:蛇形画廊

露琪塔·乌尔塔多1920年出生于委内瑞拉瓦格斯的迈克蒂亚,原名叫路易莎·阿米莉亚·加西亚·罗德里格斯·胡尔塔多(Luisa Amelia Garcia Rodriguez hurtado),因为觉得这个名字太普通,她很快改了名字。

乌尔塔多1928年随家人移民美国,后定居在纽约,并在那里,开始了在著名的艺术学校——艺术生联盟(Art Students League)的学习。

四十年代中期,乌尔塔多以自由职业的身份,担任康泰纳仕的时尚插画家和罗德与泰勒百货的橱窗设计师。1940年代末,她移居到了墨西哥城,然后又在之后的十年迁居旧金山湾区,并最终定居加州,继续创作艺术,直至今日。

她凭借着天生的奉献精神与创作能力,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而这些精彩的创作在她早年并不广泛为人所知。

虽然乌尔塔多曾与许多国际知名的艺术家及知识分子都交往甚密,包括杜尚,野口勇,弗里达·卡罗,威廉·德·库宁,阿希尔·戈尔基……但她个人的艺术实践一直是独立的。

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和她的儿子Matt 和John Mullican,Taos,1965年在新墨西哥,图片来源:蛇形画廊

因为家庭的付出,让她一直没有机会让自己创作的展示给世人,她常常等到孩子们都睡觉以后才有空开始画画。

“作为父母和艺术家,工作、创作和努力维持收支平衡,这需要很大的精力。我会在晚上画,等大家都睡着了。”在一次采访中,乌尔塔多谈到了在孩子和艺术之间分配时间的困难。

后来,因为一个叫瑞安·古德(Ryan Good)的人帮助她去世的丈夫也是艺术家的李·穆里坎(Lee Mullican)整理档案时,发现了乌尔塔多的杰作。

古德很快就把这些作品给了保罗·索托(Paul Soto)看,后者于2017年在他洛杉矶的画廊里展出了这些作品——这是40多年来她第一次展出这些作品。

“我一直在工作。但我从来没有展示过我的作品。”乌尔塔多在2017年接受采访时说到。

“生活会改变你”,乌尔塔多说道,这张照片是其子马特·穆里坎于1973年拍下的。“我曾经有过多重人生,但每一天,我都是截然不同的。”这段时期,乌尔塔多和丈夫李·穆里坎把圣莫尼卡机场的巴克机库(Barker Hangar)当成工作室。翌年,洛杉矶的女性大楼(Woman’s Building)举办了她的第一个个展,展出了她融合英语和西班牙语单词的画作。摄影:Matt Mullican,图片来源:豪瑟沃斯

迟来的总会到来。

仅仅两年,乌尔塔多和她的创作就被广泛认知和认可。

2019年1月,世界最大的画廊之一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在纽约举办了她的个展,之后这位委内瑞拉籍女性艺术家入选了美国《时代》杂志全球最具影响力百大人物,同年她在蛇形画廊举办了99年来第一个公共美术馆的大型回顾展。

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 I Live I Die I will Be Reborn蛇形画廊展览现场© 2019 Luchita Hurtado Photo: Hugo Glendinning

2

独立的女权主义

在过去的80年里,乌尔塔多开创性的作品,包括各种形式的半具象绘画。

她最著名的作品首次创作于20世纪70年代,描绘了她自己的裸体,双手张开,走过布满超现实主义物品阵列的地毯。带有神秘的女性主义精神,引出了身体和周围环境之间的有趣对比。

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无题 Untitled, ca. 1970年代.©LUCHITA HURTADO/COURTESY THE ARTIST AND HAUSER & WIRTH/JEFF MCLANE

女权主义一直是乌尔塔多艺术的关键。20世纪70年代早期,加州成为女权运动的温床。住在洛杉矶的乌尔塔多,目睹了那里发生的一切,并致力于这场运动。

1974年,她在CalArts的女性大楼举办了自己的第一次个展,这是一个开拓性的展览空间,旨在为那些在当时男性主导的艺术界难以获得任何认可的女性艺术家提供展览。

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是洛杉矶女性艺术家成员(从左至右): Alexis Smith, Ann McCoy, Barbara,Haskell, Janice Brown, Avilda Moses, Barbara Munger,Lois Miller, Susan Titelman, Clemens, and Luchita Hurtado,Los Angeles图片来源:蛇形画廊

在女权运动的参与上,乌尔塔多非常具有独立性,她保持着对这个概念独立的见解。

当时女权主义者开始采取一些更为激进的运动时,乌尔塔多选择了疏远,乔伊斯·科兹洛夫邀请她参与创办“游击女孩”的西海岸分会时,她拒绝了。

“我认为这是对待艺术的错误方式,”她在2017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到,“这是贬低。”

3

三次婚姻生活给予了不同的创作背景

乌尔塔多的画面造型近乎抽象,让身体各个部分看起来像是散落在天空、峡谷周围的巨石,画中流露出的超现实主义色彩与她曾经的生活不无联系。

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 无题, 1981. ©LUCHITA HURTADO/COURTESY THE ARTIST AND HAUSER & WIRTH/GENEVIEVE HANSON

乌尔塔多经历了三次婚姻,三次婚姻把她带入了不同的境遇,这些境遇也无形中成就了她的艺术风格。

第一次婚姻是和智利记者德尔·索尔(del Sol)在1938年结婚,这对夫妇在多米尼加共和国和华盛顿特区生活,并且有了两个儿子(两个儿子都在乌尔塔多去世之前离世)。

20世纪40年代中期,乌尔塔多和德尔·索尔离婚,带着儿子们回到了纽约。在这段时间里,乌尔塔多以自由职业的身份,担任康泰纳仕的时尚插画家和罗德与泰勒百货的橱窗设计师。

乌尔塔多的好友、雕塑家野口勇(Isamu Noguchi)把他介绍给了当时住在墨西哥城的奥地利艺术家沃尔夫冈·帕伦(Wolfgang Paalen)。1946年,为了嫁给帕伦,她和孩子们搬到了墨西哥城。

在墨西哥城期间,她结识了当地包括弗里达·卡罗、迭戈·里维拉、曼纽尔·阿尔瓦雷斯·布拉沃、莱奥诺拉·卡灵顿、米格尔·科瓦鲁比亚斯和雷麦黛丝·瓦罗等重要艺术家。

1978年的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图片来源:蛇形画廊

从某种程度上说,她与瓦罗(Varo)和卡灵顿(Carrington)的关系对她产生了深远影响。这两位超现实主义者以在家庭背景中描绘神话生物的古怪场景而闻名。乌尔塔多非常认可这样的创作理念,并对此感到着迷。

乌尔塔多的作品开始反映超现实主义,通过大量的抽象图像,人们可以看到生物形态的模糊轮廓。这些作品色彩丰富,预示着她以后的艺术发展方向。

Luchita Hurtado, Untitled, 1972, Oil on canvas, Unique, 83.5 x 48.9 cm, © Luchita Hurtado,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Hauser & Wirth, Photo: Genevieve Hanson

以这种风格创作的最著名的作品是她的“天空皮肤”(Sky Skin)系列画作,这是她在20世纪70年代在新墨西哥州陶斯(Taos)创作的。

乌尔塔多从新墨西哥凉爽的天空和干旱的沙漠获得了灵感,通过“天空皮肤”,她描绘了仰望天空的景象,以便体现地球上的身体是如何与天国结盟的。

露琪塔.乌尔塔多,无题, 1972, 布面油画, 83.5 x 48.9 cm, © Luchita Hurtado,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Hauser & Wirth, Photo: Genevieve Hanson

乌尔塔多的儿子Pablo英年早逝,她和帕伦搬到了加州米尔谷的湾区城市。在那里,他们遇到了一位名叫李·穆里坎(Lee Mullican)的年轻艺术家,穆里坎参与了一个名为Dynaton的后超现实主义倾向的艺术运动。

乌尔塔多最后嫁给了穆里坎,他们有了两个孩子,马特·穆里坎(Matt Mullican,现在被认为是一位重要的当代艺术家)和约翰·穆里坎(John Mullican)。马特出生后不久,她搬到了圣莫尼卡,李也很快搬到了那里。

她在采访中说到,她和李·穆利坎(Lee Mullican)从未一起谈论过艺术,各自经营着各自的工作室。“我不喜欢和任何人一起工作,”她说。“我会把一幅画挂在墙上,不让任何人看到。”

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 2019, © Luchita Hurtado,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Hauser & Wirth, Photo: Oresti Tsonopoulos

穿梭于南北美的生活轨迹,让乌尔塔多的艺术内核非常的多样性,充满异域色彩。而常年默默无闻的创作,让她的作品具备了某种纯洁性。

女演员佐伊·索尔达娜(Zoe Saldana)在为乌尔塔多的美国艺术奖颁奖时说到:“乌尔塔多谦逊的生活和工作着,她对自然充满热情和渴望,她和这个世界融合在一起。在环保成为一项运动之前,她就已经是一名环境艺术家了,她坚定地倡导更好地保护我们的地球。

简而言之,乌尔塔多是不屈不挠的,她每天都在为自己的使命战斗。”

感谢这位伟大的艺术家带来的那些闪耀的人性光辉。

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 无题Untitled, 1949, Crayon and ink on paper, Unique, 73 x 35 cm, © Luchita Hurtado, Private Collection, Photo: Genevieve Hanson

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无题Untitled, c. 1951, Crayon and ink on paper, Unique, 61 x 45.9 cm© Luchita Hurtado, Courtesy 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 Gift of Janet Dreisen Rappaport and Herb Rappaport through the 2019 Collectors Committee, Photo: Genevieve Hanson

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 ,《就在街那边》(Just Down the Street),1965,油彩,纸上,46.4 x 60.3 cm / 18 1/4 x 23 3/4 in,© 露琪塔·乌尔塔多,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Jeff McLane

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肖像》(Portrait),1965/1968,油彩,纸上,61 x 48.3 cm / 24 x 19 in,© 露琪塔·乌尔塔多,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Jeff McLane

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无题Untitled,1969, © Luchita Hurtado Hammer Museum, Los Angeles. Purchased through the Board of Overseers Acquisition Fund, Image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Hauser & Wirth Photo: Jeff McLane

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无题Untitled,  1971, Hauser & Wirth Collection, Switzerland, © Luchita Hurtado, Image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Hauser & Wirth, Photo: Jeff McLane

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无题Untitled, 1971, Oil on canvas, Unique, 127 x 88.6 cm, © Luchita Hurtado,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Hauser & Wirth, Photo: Jeff McLane






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 I Live I Die I will Be Reborn蛇形画廊展览现场© 2019 Luchita Hurtado Photo: Hugo Glendinning

关于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

▲ 露琪塔·乌尔塔多,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1920年出生于委内瑞拉迈克蒂亚,并在其七十年的绘画和素描实践中,研究了普遍性和超越性的问题。她通过对抽象、神秘主义、形体及风景的融合来发展自己的艺术语汇,以非常规的技巧、材料及风格进行了丰富的实验,回应着她的多元文化与经验环境,并借此塑造了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乌尔塔多在1928年移居美国纽约,并在那里参加了艺术学生联盟(Art Students League)的课程。1940年代末,她搬往墨西哥城,随后又迁居旧金山湾,并经常访问新墨西哥州的陶斯,并最终定居于洛杉矶。

虽然乌尔塔多与许多国际知名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比如墨西哥壁画运动及超现实主义的成员)都有所联系,但她的实践始终都是独立的。她的作品延续了对自我肯定的考察,用色明亮、表达丰富。乌尔塔多的作品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继续发展,明显地呈现出一种对自然主义的表现和具象的转向,并产出了一批被称作“我是”(I am)的自画像。这批画作以一种个人的视角看待身体,并将我们和她自己的目光汇合到一起,创作出一种出人意料的效果——以地板作为背景,并把柔和的形体线条置于硬朗的几何边缘之上。

随后,乌尔塔多又创作了一系列超现实主义的身体风景,其中以人体呈现出山峦和沙丘的形态,强调了肉体和自然世界之间的相互联系——而这种微妙的平衡现在正面临危险。乌尔塔多意识到了这一生态危机的紧迫性,而她对环境的关注也始终影响着她不断扩张的视觉语言。



文章来源:ArtAlpha艺术阿尔法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