澡堂里听音乐、看展览,6种打开日本老钱汤的创意新方式

 包比

2020-09-21 09:22:14

已关注



也许是受限于城市可使用的建筑面积大小,在日本的都市里,老建筑改出新生命并不少见,今年上半年就有不少学校、町屋、钱汤(公共澡堂)被改成了酒店、旅馆等。从最近被改成艺术空间+咖啡馆的宫之汤入手,我们收集了 6 个被创意改造的拥有几十年历史的钱汤,分享给大家。


01

在钱汤里花1日元办展览

宫之汤




拥有 70 年历史的宫之汤位于东京根津地区的小巷子里,6 月重新开幕的它换上了清爽简约的门头,变成“艺术钱汤+ Café 宫之汤”。



二战结束后的 1951 年,宫之汤开始营业,勤勤恳恳工作了近 60 年,宫之汤在 2008 年被关闭,难逃传说中“在东京每周都有 1 间澡堂关门”的命运。



接手宫之汤的永野达也并不想推倒重建一些现代化的建筑,他希望保留老钱汤的历史感,留住老屋过去的岁月。因此他找来擅长进行老屋改造的“建筑再构企划”建筑事务所,希望能赋予宫之汤新的生命。




经历了一段漫长的改造,宫之汤终于在今年 6 月以艺术空间和咖啡馆一体的新面貌正式开业。有着几十年历史的置物柜仍然被保留,老物件随时带人穿越回半个世纪前。咖啡馆则是由原来的更衣室加上座椅组成的,对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来说,应该也会有种陌生的好奇感。




最精彩的是艺术空间部分,每个月会展出 5 位艺术家的作品,想要在此展出,艺术家只需要象征性地付 1 日元就可以。对此永野达也表示:“世界上还有许多尚未闯出名号的杰出艺术家,我们决定收取象征性的 1 日元,让他们的才华能被看见并获得认同。”




来观展的费用也不算贵,每人 1300 日元,还可以获得一杯饮品。观众不仅可以欣赏艺术家的作品,还可以用蜡笔在镜子上作画。永野达也希望“宫之汤能成为鼓励大众和艺术家相互交流的开放场域”。


02

在钱汤开一场音乐会

小杉钱汤



▲ 平松洋介


邻近东京高圆寺的小杉钱汤从 1933 年开始营业,80 多岁的它一样难逃被时代抛弃的命运。2017 年,作为家族第三代经营人的平松洋介从瑞士辞去高管职务,回到家乡开始拯救小杉钱汤。




在小杉钱汤的旁边,有一栋将被拆除的老公寓,因为公寓里无法洗澡,所有的租客都在小杉钱汤里留下过美好的回忆,面对逝去的钱汤文化,大家都很怀念。




“让这样一座公寓被闲置拆迁实在太可惜了,小杉钱汤曾经拥有那么多的粉丝,不如将它改造成小杉钱汤粉丝的聚会场地!”平松洋介提出这样的想法后,一群年轻人筹划起了“澡堂计划”,在有限的一年时间里,让小杉钱汤连接起更多情感。




老公寓有 12 间房子可被入住,每一位入住者都要提供一些让小杉钱汤更好玩的点子,音乐家、建筑师、插画家、设计师等慕名前来,最后办成了“小杉钱汤节”。




住在公寓 206 号的江本佑介,就曾在钱汤里举办澡堂 Live。毕竟洗浴空间无论大小一直都是最天然的音乐舞台,小杉钱汤空间挑高足够,声音在天井和瓷砖之间回响,拥有绝佳的音效,不需要其他器材的帮衬,也能让人体会到小型音乐会的快乐。





演奏者以富士山壁画为背景,听众们则坐在水龙头旁边的小澡盆上,这个画面实在是温情又可爱。现在澡堂音乐会也办成了固定项目,在各种创意活动的带动下,小杉钱汤也能收获一天 400-500 人的访问量,老钱汤有了新的曙光。


03

在钱汤吃个美式汉堡

福寿汤




在被称作“小京都”的冈山县津山市,地产丰富但只有 10 万人口居住,和日本许多其他小镇一样,面临着人口外移与观光锐减的困境。不过当地一波店家改造的热潮正在挽救这种危机,由钱汤改造的美式汉堡店“福寿汤”就是其中的创意小店之一。




改造福寿汤的当地人广户先生其实才 30 来岁,他说自己其实“不甚清楚这里仍是钱汤的那个年代的事”,但他希望能够保有个地方,让曾经经常来这里的爷爷奶奶们聊聊记忆中的钱汤,于是他把已经变成仓库的福寿汤改成了一个咖啡店。在社交平台上,也能看到很多老人来这里聚会、过生日。




2015 年 5 月,福寿汤以咖啡店的形式正式开业,广户先生说:“虽说内装几乎都靠自己亲手整修过,但也希望好好珍惜原本属于钱汤的部分。”掀开门口的暖帘走进福寿汤,还是会看到番台(钱汤中央的收钱柜台)、体重计、镜子、浴砖墙这些在钱汤时代就存在的旧物。




店内最值得一提的当然是美式牛肉汉堡“骨边肉汉堡”(そずりバーガー,sozuri burger),骨边肉是从津山当地的牛的大骨、排骨等削下的肋条肉,由全麦面包夹着,做成厚厚的一个汉堡,鲜嫩又弹牙。




广户先生虽未曾离开过家乡,但对流行文化颇有研究,他凭双手搭建出的复合型店铺并不输给东京的咖啡店,也很受当地年轻人和外来观光的人们的喜爱。


04

钱汤就是一件艺术品

I♥湯



濑户内艺术祭让直岛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但其实直岛在 20 年前就已经开始了艺术化改造,是日本现代艺术的前沿阵地。在这个艺术的小岛上,钱汤也不能太平庸吧,这样想着的艺术家大竹伸朗便改造了直岛上的钱汤“I♥湯”。




1955 年出生于东京的大竹伸朗曾参加过威尼斯双年展、光州双年展等国际性展览,他最擅长的就是“粘贴画”。大竹伸朗从日本各地收集来废弃渔船的船身、仪表盘、活的热带植物等,“粘贴”在建筑外表,远远看过去就已经很吸引人了。



澡堂内部也被瓷砖画占满,色彩斑斓,最经典的就是浴池底下填满的书报和浮世绘,是整个空间的中心创作。男汤与女汤也是两套不同的艺术作品。仔细观察的话,在更衣室的墙壁、玻璃、镜子、水槽旁还能发现不少小细节,整个钱汤就是一件完整的艺术品。




“I♥湯”在去年的濑户内艺术祭上直接整体以艺术作品的形式呈现,在错开时间段的情况下,人们既可以进去参观,也仍然可以使用,当地人与游客在同一个艺术浴池里泡着,别有意趣。同时也实现了大竹伸朗的愿望:希望藉由钱汤为这座岛屿带来新鲜活跃的生命力,成为当地村民与国内外旅行者交流的场所。


05

在钱汤里度假

嵯峨野汤






位于京都嵯峨野的嵯峨野汤是大正时代末期建造的,以钱汤的身份存在了 80 年后,决定以不同形式来保存澡堂文化的店主平尾纯子在 2004 年把它改成了咖啡馆风格的 SAGANO-YU 嵯峨野汤。平尾纯子说第一次看到这栋老房子的时候,改造的想法就诞生了。





平尾纯子赋予了 SAGANO-YU 嵯峨野汤一个很有趣的定位——Cafe Style Resort,咖啡馆风格的度假酒店。





在嵯峨野汤,昔日澡堂的中央就摆着平尾纯子从巴黎搜集来的古董家具,店内也随处可见巴黎的风情,平尾纯子解释:“因为京都和巴黎是姐妹市,加上店主人本身喜爱的异国旅行氛围,于是决定带入一点巴黎味道。”




旧日的钱汤被包裹进今日的纯白里,新贴的白色瓷砖、刷白的天花板,都让人眼前一亮。从钱汤文化中保留下来的水龙头和镜子,也让人与西方常出现的狮像出水口展开联想。





店内的餐点也避免不了地进行和洋混搭,意大利面、京都抹茶欧蕾……东西方的美食都能在嵯峨野汤吃到。






形成了个人风格的嵯峨野汤还出了不少周边产品,日用杂货、食器、甜点等,让来过的人都能将嵯峨野汤的闲适感带在身边。


06

在钱汤里吃冰淇淋

快哉汤




位于日本东京都台东区的快哉汤诞生得更早,1928年就已建成,经历了 90 年风雨后,快哉汤终究不敌时代变化,在 2016 年关上了大门。





更衣室、高天花板、有旧钟表的更衣室、自然光线照射到富士山壁画油漆上的浴室,这些自 1928 年建成以来几乎不变,从人们的童年时代一直延续到孙子时代,有人说这是生活本身的记忆。因此,几代人都在经营钱汤的老板便致信たいとう历史都市研究会,在一位会员的帮助下,快哉汤得以保留下来,延续新的生命。





今年 7 月 11 日,快哉汤有了新的名字——レボン快哉汤(rebon Kaisaiyu),并重新开业,レボン在日文里就是“重生”。





新的快哉汤保留了很多钱汤时代的元素,包括进门处的快哉汤布帘和木头鞋柜、木制广告牌、更衣室、收银台、老式磅秤、富士山壁画等,并铺上了结实的木地板和黑色瓷砖,这些装饰与老物件在一起共同延续着上个世纪的怀旧气息。





过去人们总会在泡汤结束后吃一些凉的食品平衡热气,因此新的快哉汤便主打冰淇淋和咖啡,也算是延续了钱汤的老传统。蓝莓冰淇淋x哥伦比亚产咖啡豆、奇异果冰淇淋x哥斯大黎加产咖啡豆、巧克力冰淇淋x尼加拉瓜产咖啡豆、湘南黄金柑橘冰淇淋x哥伦比亚产咖啡豆……每一种搭配都是用心在做甜品,绝不只是简单地卖弄情怀。





在レボン快哉汤的官网上,有这样一段话:“即使不是钱汤,也不会改变让人安心的气氛。在那里,不用说知道快哉汤时代的人,就连不知道的人也能感受到‘怀念’,有记忆的力量。”我想这就是以上 6 个钱汤被创意改造的意义所在吧。


来源原创 包比 一夜美学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