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BBC,震撼好莱坞,这位中国天才设计师,把中国电影海报送上世界之巅

匠心之城

2020-09-23 11:15:22

已关注

因为一张海报,爱上一部电影。

黄海  你会因为一张海报,去为一部电影买单吗?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那个一张张明星“大头贴”冲击视觉感官的年代,中国电影海报几乎毫无质感,还一度造成我们的审美无能。

正当此时,一位中国设计师,凭着一己之力让国内海报设计笑傲世界顶尖水平,被外媒盛赞为“崛起的中国设计”!

黄海,你或许不知道这个人,但一定被他的海报惊艳过。

2016年,第53届台北金马主视觉海报,由黄海操刀,以金马最佳影片《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为灵感。

海报中央是当年14岁的男主角张震,拿手电筒照向暗处的身影,向经典致敬。

电影之光:回看来时,照亮前行。

2014年,电影《黄金时代》,因为绝美的海报备受关注。未播先火,惊艳了BBC,直接被列入威尼斯电影节最值得期待影片。

白纸浓墨,汤唯顽强伫立纸上,小人物置身大时代的洪流之中,女作家萧红的故事历历在目,似乎预示了一生的飘零。

这组海报一共有五个国际版本,花费了黄海半年多时间,向来对细节严苛的导演许鞍华看后,仅以“好”字蔽之,便无一处修改。

笔锋版,最贴合萧红的一生,以笔为刀,以墨诛心,有一种人生在她笔下穿透纸背的感觉。

美国版,一笔一人,寒梅傲立,看来简单到近乎萧条的废铁般的人生,灵魂却丰裕如黄金万贯,这就是那个时代的文人,在炮火和磨难中拼出的一抹金色……

法国版,糅合了当地的文化特色,女人的萧索,文人的倔强,两种极致的矛盾放在一起,变成了浪漫的组合。

日本版,天地水墨之间的两个嬉戏的小人,首次在海报上呈现,两个主人的爱情。

韩国版,以“悲伤”为侧影,简洁而深入人心。

台湾版,即使身世如浮在水面的羽毛,也可以心中有天地,“一切都是自由的”。

电影圈里有这么一句话:一张好海报价值2000万票房。黄海的设计,绝对是电影的一层绝佳外衣。

1999年,黄海毕业于厦门大学设计系,毕业后却在电视台当了3年的社会新闻记者。而后,他跳槽到北京,进入奥美广告公司,师从台湾广告文案大师刘继武先生。

(刘继武为台湾左岸咖啡馆创作的经典文案)

2007年,积攒了5年经验的黄海从奥美辞职,到远山文化做美术总监,这是中国第一家把“电影海报设计”作为专业来操作的广告公司。

他接到的第一个电影海报的项目,就是姜文的《太阳照常升起》,这也是他电影海报处女作,从几百份设计里脱颖而出,被姜文一眼相中,红底海报在戛纳电影节亮相后,一鸣惊人。

他后续又为《太阳照常升起》设计另外几款海报,惊艳众人,一下子扬威国际。


2012年,黄海决定自己创办公司,他离开远山,创立竹也文化,从此在电影海报的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宽。

他设计的电影海报总让人眼前一亮,受到国内外无数粉丝追捧,但是黄海为人十分低调,不接受采访,不故弄玄虚,只用实力和作品说话,自称是“为电影做嫁衣的人”。

哪怕这样,来找他的导演依旧数不胜数,甚至是国外的电影团队。用过他作品的导演,再不想找第二个人来设计。

就在他之前,中国的电影海报,还停留在用明星来吸引观众的阶段,似乎明星才是一部电影的主心,毫无底蕴可言。

意识到这一现象,黄海决定打破这一惯性,先破后而立。在他设计的海报里,电影本身才是重点,电影中的角色才是主角,明星那张脸,只是体现电影内涵的一小部分而已。

(《白银帝国》海报,晋商坐于水墨之上)

他的设计风格很多变,没有把自己圈定在某个固定的面上,堪称“多面手”。可小清新、也能蒸汽朋克,可泼墨重笔、也会极简写意,可中国风、也能营造国际大片感。

比如王家卫拍的《一代宗师》,有功夫,也重情义,所以黄海把两样东西都画进去,拱门之内,功夫与情义相缠。

冯德伦拍的《太极》,主要想表现工业革命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但是电影中颇具遗憾,黄海就用海报帮他弥补这样的遗憾。

狼叔休·杰克曼主演的电影《超能查派》,请他设计大陆版海报,黄海的作品一出,秒杀了原版海报。

最有意思的是赵薇主演的《花木兰》,简单到让人忍不住去臆测,没有刀光剑影,没有沙场折戟,只一具头盔,扣上一抹红唇,两个元素放在一起,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气被放大无限倍。

还有《让子弹飞》国际版,简单到只剩下意念,一片羽毛,托起一颗子弹。

2016年,《我的故宫修文物》,可以说是口碑爆棚,而这一组让人惊叹【国之匠心】海报,就是黄海的作品。

(明代“边景昭 竹鹤图轴”)

这6幅图看似简单,实则大有乾坤,每一幅图的裂缝处,都有一个小小的修复师正在潜心工作,如此创意和构思,实在叫人拍手称快。

明代“锡红水仙花纹图盘”

(清晚期“掐丝珐琅万寿无疆中碗”)

(明代“自在观音像”)

(宋代“汝窑天青釉弦纹三足樽”)

(清代“黑色绸绣菊花双蝶图竹柄团扇”)

很多观众会因为一张海报,爱屋及乌,为一部电影买单,比如《道士下山》,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这张海报确实太有迷惑性,浓墨之下的山道,天地仿佛变了色彩,江湖上的恩恩怨怨,似乎都因为一个小道士下山而起。

很显然,电影没能“配得上”海报。

黄海最爱的,还是中国风的东西。相信大家一定都记得《大鱼海棠》,它的海报太惊艳了,堪称瑰宝,每一张都能当做壁纸来保存。

没错,它们就是黄海和插画师sheep联合设计的。



此外,《大鱼海棠》中的人物,也有独立的设计,每一张都有淡淡的中国气韵。




还有国际版《捉妖记》,可爱的胡巴不见,仅仅放出一只妖怪的眼睛,人妖大小对比立显,“东方奇幻”的玄妙立竿见影,在国外狠狠的火了一把。


更有日本片方请他设计动画《哆啦A梦:伴我同行》的中国版海报,这一下可不得了,他脑洞大开,把中国四大名著和哆啦A梦糅合到一起,萌翻了一大片观众。

(叮当宝玉,大雄黛玉)

可以说,黄海的作品几乎占据了中国电影海报业的半壁江山,他也是当之无愧的中坚力量,代表着中国走向国际,并大放异彩。

虽然身在名利场,得到了国际认可,媒体邀约不断,黄海却不争不抢,推掉了一切和创作无关的事,他说:做好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他始终坚持着自己的方向,低调前行,却高调地把中国电影海报推向世界,这就是打动人心的力量。



文章来源:中外艺术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