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特里特·哈里拉伊:候鸟

霍雨佳

2020-10-19 18:18:44

已关注

佩特里特·哈里拉伊(Petrit Halilaj)1986年出生于科索沃的一个小乡村,他的家在塞尔维亚-科索沃战争期间被夷为平地,而后他逃离了祖国,目前在德国、意大利和科索沃之间往返生活与工作。童年时期在科索沃地区的生活经历为他今天的艺术创作刻下了深深的印记。哈里拉伊的最新展览是2020年7月17日在西班牙马德里索菲亚王后艺术中心博物馆(Reina Sofifia Museum)拉开帷幕的个展《不知来处的乌鸦与飓风带来爱的气息》,这是哈里拉伊在西班牙的首次个展。

> 展览“不知来处的乌鸦与飓风带来爱的气息”


个人情感与集体创痛


科索沃位于被称为欧洲火药桶的巴尔干半岛上,历史上曾被阿拉伯、罗马、土耳其等不同势力征服过,不同民族、不同宗教文明彼此共存,由此带来的民族宗教矛盾也深埋于此。科索沃是原南斯拉夫联盟塞尔维亚共和国的一个自治省,1999年科索沃战争爆发,成千上万人流离失所。13岁时经历过科索沃战争的佩特里特·哈里拉伊曾说:“我在一个每天都有敌人的国家长大。”艺术家本人从不回避自己作为难民的过去,“他在孩提时代所经历的农村生活,和在战争与动荡中成长的个人经历,都成为他表现生活和人类生存境遇的基础。”活跃于当代艺术界的国际策展人和批评家,汉斯·尤利斯·奥布里斯特(Hans Ulrich Obrist)将出生并成长于科索沃的佩特里特·哈里拉伊定义为一名制造现实的政治艺术家。


> 展览“不知来处的乌鸦与飓风带来爱的气息”


2013年,科索沃首次以独立国家馆的身份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年仅26岁的哈里拉伊以一场名为《我渴求你靠近。也想找出一个拒绝的理由。但这是一个上了锁的区域。有趣的是,你不在这儿,这里什么都没有。》(I’m hungry to keep you close. I want to find the words to resist but in the end there is a locked sphere. The funny thing is that you're not here, nothing is.)的个人展览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展览现场,哈里拉伊用树枝搭建出一个巨大的、潮湿的、带着发霉泥土味的树的巢穴,鸟脚形状的铁架支撑着这个悬在空中的巢穴。观者透过树枝密布的缝隙可以窥见这个巢穴的内部——一个私密的,象征心理世界的纯白色内部空间,一件黄色的女士套装悬挂于顶部垂落的树枝上,还有两只金丝雀居住于此。


> 展览“不知来处的乌鸦与飓风带来爱的气息”


哈里拉伊将自己在科索沃农村生活的童年记忆,他在战争与动荡中所形成的对世界的认识和理解,在一个类似“庇护所”的搭建中毫无保留地呈现出来。而这个看起来并无政治意味的艺术作品将来自世界不同地区的人们的看法、意识形态与心灵世界联结一处,引发出更为广泛的警醒与反思——对记忆、自由、战争与身份认同的反思。可以说,哈里拉伊的作品与科索沃地区的近代史,以及该地区紧张的政治和文化局势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但与其他艺术家不同的是,哈里拉伊在面对集体记忆时,他作品的构建往往源于艺术家的个人经历与感受,他以一种温和的、自嘲的个人情感与记忆去面对现实所带来的集体创痛。


候鸟与多样性家园


“鸟”与自然是哈里拉伊作品中反复出现的元素之一,哈里拉伊在作品中将鸟类迁徙与移民的漂泊生活相比较。哈里拉伊说:“候鸟作为我祖国历史的隐喻,也同样隐喻着移民迁徙的行为,在被操纵,被迫流离失所或者被孤立的生活中,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2017年9月27日至2018年1月7日,艺术家在纽约新当代艺术博物馆(New Museum, New York)举办的个人展览《RU》(以科索沃小镇鲁尼克Runik的名字命名)中,用永远在途中,从不属于任何地域的候鸟比喻在鲁尼克地区发掘出来的新石器时代的文物。因为科索沃战争,这些文物分散于贝尔格莱德的自然历史博物馆和普里什蒂纳的科索沃博物馆等多地。可对于生活在鲁尼克的人民来说,这些文物却显得遥不可及。哈里拉伊在展览中将这些分散于各地的鲁尼克文物与历史资料汇集起来,在对历史的重新整理与再次书写中,艺术家所尝试揭示的正是这种矛盾——或许这些被发掘出来的人工制品只是曾经生活在这个区域内的祖先在移动与繁衍中,因为短暂居住而留下的生活痕迹,本质上它们不应受限于任何地域或者文明。


> 展览“不知来处的乌鸦与飓风带来爱的气息”


哈里拉伊在马德里的最新展览《不知来处的乌鸦与飓风带来爱的气息》,位于雷蒂罗公园(Retiro Park)内的水晶宫(Palacio de Cristal)。博物馆策展人兼馆长曼努埃尔·博尔雅·维尔勒(Manuel Borja-Villel)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邀请这位年轻艺术家展出他的“前半生”,于是哈里拉伊将这座水晶宫变成了一整座巨大的,象征生物多样性的,充满爱意的鸟的家园。


> 作品“阿贝塔”


和艺术家过往的展览不同,新的展览似乎去除了那种仿佛旁观者一般清醒、冷静与自嘲的气质,而是被爱情、自由和甜蜜的气息充盈着。巨大的花卉和枝条相互缠绕、生长在铁制的建筑物框架上,彩色的装饰物,包括贝壳、树叶、花朵、羽毛、石头和水果作为装饰物,散落装点在宫殿各处,像是处于求爱期筑巢的乌鸦,用各种美好的事物吸引雌鸟的停驻。哈里拉伊还打开了水晶宫的窗户,设置了鸟类喂食区,以便雷蒂罗公园中的鸟类和其他生物可以自由穿梭、交配。

> 作品“我渴求你靠近。也想找出一个拒绝的理由。但这是一个上了锁的区域。有趣的是,你不在这儿,这里什么都没有。”


对哈里拉伊来说,迁徙的鸟意味着行动和意志自由,求爱的鸟意味着不受限制地去爱,“鸟类在我的思想和行为中始终占有特殊位置。当我与家人在战争中作为难民生活时,对我来说,候鸟代表了我当时所迫切渴望的行动与心灵自由。”颠沛流离的童年经历曾经塑造了哈里拉伊保持警惕的生存方式,面对那种复杂的社会、生活、宗教环境,“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空间并且能够不受限制地去爱是一件极为奢侈的事”。哈里拉伊在科索沃战争后期跟随家人离开阿尔巴尼亚难民营,并定居意大利后,他意识到自己不再有敌人了,这种生活和思想所经受的转变与冲击,曾使他特别担忧,自己是否真的可以像其他人一样去爱和生活?或许展览《不知来处的乌鸦与飓风带来爱的气息》正是艺术家对这个问题的肯定回答,不管将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他都不再会有敌人了。



文章来源:艺术与设计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  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