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旅文2020年预亏至少25亿,上市3年利润化为乌有

Guti

2021-02-03 13:52:41

关注
拆解复星旅文巨额亏损之谜。

图片

▲ 
栏目 | 文旅商业评论领域 | 文旅地产
图片3年利润成空

 2020年,疫情给旅游行业带来重创,2月1日,复星旅游文化(01992)发布了盈利警告预告,公告称,预计该集团2020年净亏损或达约25亿元-26.5亿元人民币,且主要由度假村经营亏损所致。 而从上半年复星旅文公布的财报数据来看,同样因为疫情影响遭遇了上市以来最难熬的时刻——今年上半年营收同比“腰斩”,降至45.36亿元;净利润亏损8.99亿元,未曾想去年下半年亏损数额更高,环比或扩大200%。

图片


复星旅文2018年上市,当年净利润3.08亿元, 2019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净利润达6.09亿元,其中2019年靠房地产销售回笼70亿元成为盈利关键,两年赚了不到10个亿,2020年可谓“一夜回到解放前”。 事实上,复星旅文在复星集团板块中所占比重不大,上市前连续多年亏损且盈利模式不甚明晰被质疑”流血上市“。 该公司2018年招股书显示,复星旅文上市前3年持续亏损,2015年至2017年亏损净额分别为9.54亿元、4.73亿元、2.95亿元。 而受疫情打击,复星旅文上市前收购的全球酒店及度假村资产表现忧大于喜,例如复星旅文2020年半年报显示,以Clubmed为主的度假村业务收入占复星旅文整体收入83.32%,度假村业务不振,复星旅文业绩自然难以回暖。 据复星旅文2020年半年报显示,复星旅文欧洲、中东及非洲度假村业务收入占度假村整体收入52.91%,但夏季旺季2020年7月、8月期间,复星旅文旗下度假村容纳能力仅录得2019年同期的约41%。 冬季,复星旅文欧洲度假村又受到英国的变异病毒影响,而国内“就地过年“的政策也对复星旅文旗下度假村造成很大的影响。

图片


与此同时,受2020年9月起的全球二次疫情影响,复星旅文原定于2020年内重启20多家度假村的计划不得不延期,同时另有部分度假村不得不再次暂时关闭。2020年12月,复星旅文旗下度假村容纳能力仅为2019年同期的约38%。 2020年复星旅文度假村容纳能力同比下降约55%,预期造成总营业额同比下降约57%。 不过,复星旅文在国内的三亚亚特兰蒂斯酒店业绩不俗,该酒店项目的营业额已取得约36%,并预期录得约55%的EBITDA利润率,但随着项目逐渐成熟,配套物业陆续交付,复星旅文在国内显然还需要新的增长点。
图片 巨额亏损的背后 2015年,复星集团和意大利富豪安德鲁波诺米多番缠斗,最终溢价44%艰难地将度假村品牌Clubmed纳入囊中,耗资9.58亿欧元(约76亿人民币)。 复星集团此后又花了20多亿入股加拿大的太阳马戏团,花9000多万英镑参股英国的Thomas Cook,拼凑出复星文旅产业的大致版图。 这些总耗资超过百亿的资产和股权统统被装进了复星18年上市,加上投资100亿在三亚建造的亚特兰蒂斯奢华酒店项目,以及其他一些旅游配套服务公司,郭广昌在复星旅文身上总共砸了超过200亿投资。 如今这笔投资在疫情下显得倍加脆弱,先是去年7月1日,太阳马戏团宣告资不抵债,正式破产。 疫情带来的停工和高达9亿美元的债务重压之下,加拿大“国粹”太阳马戏团股东、债权人等现存的利益相关者提出了“假马竞标”,设定了最低拍卖价。

图片


作为太阳马戏团的股东之一,复星集团损失惨重,复星是太阳马戏团第二大股东,持股25%,并为太阳马戏团拓展中国市场投资数亿元,如今面临血本无归的尴尬境地。 疫情带来的停工和高达9亿美元的债务重压之下,加拿大“国粹”太阳马戏团申请破产保护,股东、债权人等现存的利益相关者提出了“假马竞标”,设定了最低拍卖价。 值得注意的是,复星旅文持股的英国百年旅行社Thomas Cook亦于去年9月向法院申请强制清算,和太阳马戏一样,二者都是复星文旅产业的重要组成。

图片


海外收购频频遇挫,困扰复星旅文的还有上市以来持续低迷的股价,截止复星旅文股价报8.03港元/股,相比发行价15.6港元已经跌去近50%,这不可谓不是复星旅文的痛点之一。 截至去年12月31日,复星旅文的现金及银行结余不低于45亿元,未使用的银行贷款额度不低于4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银行贷款不高于22亿元。 不过,据复星旅文2020年半年报显示,其一年内到期的高企流动负债已经高达118.77亿元,资产负债率也已经高达82%,一家主打文旅的企业负债率已经比部分房地产公司还要高。 事实上,倘若剔除复星旅文的37亿元预收款项,其负债率更是已经高达90.4%,这样可怕的数字在房地产公司也不遑多见。 疫情之下、地产之外,虽然此前央行和住建部“三道红线”的政策主要是用于限制开发商融资,但复星旅文的高负债率显然已经到了不得不审视的重要时刻。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