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幅画,他和模特闹僵了

佚名

2021-11-28 11:59:05

关注

约翰·辛格·萨金特虽以油画肖像著称于世,但他在水彩画领域的成就也备受瞩目,他的一生创作了许多被称颂的佳作,并不断拓宽自己的艺术广度。他年少成名,有过春风得意之时,也有过丑闻缠身之时,中年转型,照样开创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他一生未婚,真真正正为自己热爱的绘画事业献出了全部的热忱。

百年之后 仍是经典

2018年,美国画家约翰·辛格·萨金特的作品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和瑞典斯德哥尔摩国家博物馆分别展出,这两场国际大展让萨金特的作品重回大众视线,受到广泛的关注和热议。

尤其是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举办的特展,以“约翰·辛格·萨金特和芝加哥的镀金时代”为主题,展出了这位画家历来备受关注的一些作品,如《卡门茜塔》《休·哈默斯利夫人》等。

约翰·辛格·萨金特《卡门茜塔》

约翰·辛格·萨金特《休·哈默斯利夫人》

展览结合萨金特创作生涯的几番转折,给广大的艺术爱好者们提供了近距离了解萨金特的作品以及艺术理念的绝佳机会。

此次展览的策展人安纳莉丝·麦德森曾表示:“萨金特艺术技法散发着持久的吸引力,尤其对于人物肖像画家而言,怎样在一幅动人的作品中融合现实主义和印象主义,萨金特依然具有典范作用。”

也许你了解过萨金特,也许你只是为他的某幅作品驻足片刻过,无论怎样,这位画家独特的艺术魅力以及他和艺术相伴一生的故事,都值得你细细品味。

“内卷王”的自我修养

约翰·辛格·萨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于1856年出生于意大利的佛罗伦萨,但他的老家在美国费城,其父是当地小有名气的有为青年,其母是当地小有名气的美丽名媛,二人门当户对,一来二去就组建了幸福美满的家庭。

别人的蜜月旅行要看老板给批多久的婚假,但这件事对于有钱任性的名媛来说,那就根本不是事儿。萨金特的母亲在婚后直接忽悠丈夫辞去了高薪且体面的医生工作,二人踏上了漫长且归期未定的欧洲蜜月之旅,这一走,就是二十多年。

而萨金特就是在他的父母旅居至意大利时出生的,优渥的家境和父母的言传身教使萨金特从小就赢在了起跑线上。

他自幼便有条件上各种兴趣班,是意大利语、法语、英语等多国语言能力者,绘画和音乐方面也都天赋极高。高到什么程度呢?他十四岁时就进入了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学习,也就是个平平无奇的跳级生吧,一般人羡慕不来的那种。

在美院学习了四年后,萨金特于1873年决定前往巴黎发展,其父实力宠子,直接举家搬到巴黎,全力支持萨金特的逐梦道路。

在巴黎,萨金特师从卡罗勒斯·杜兰,他学习能力极强,成为了杜兰的得意门生。名师出高徒,在杜兰的教导下,萨金特在官方沙龙不仅广受好评,还在1881年获得了沙龙银奖。

约翰·辛格·萨金特《卡罗勒斯·杜兰》

他获奖的作品,正是他为老师杜兰所作的肖像画,这幅画也是他第一幅重要的代表作。自此之后,萨金特在巴黎的身价可谓是水涨船高,作画订单接到手软。

打响名气后的萨金特也不耍大牌,勤勤恳恳搞创作,忙到没空约会没空恋爱,996工作制算什么,萨金特的工作制,那恐怕得是007。高产如他,在较短的时间内,就累计完成了许多画作。

高产并不代表着他的作品质量有所折扣,他的肖像画并不死板,通过人物动作、服饰和表情的细微处理,不仅传神,更展现出了人物当下的情绪,甚至是周身散发出的一种状态,极为生动。

只要卷不死,就往死里卷,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还努力,萨金特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了。他或许可以出本书,名字就叫《“内卷王”的自我修养》。

私人订制“写真”


如果说为老师杜兰所作的肖像画让萨金特在巴黎画坛立足,那么他为富商高特鲁的夫人所作的肖像画,就彻底让他在肖像画领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这幅画名为《X夫人》,听起来就让人觉得十分神秘,但其实在当时,这幅画的名字叫作《高特鲁夫人》。

约翰·辛格·萨金特《X夫人》

高特鲁夫人是个年轻貌美、气质绝佳的全职太太,每天和姐妹喝喝下午茶、做做美甲、逛街开趴、美容度假,总之就是有钱有闲。

当时许多画家都想为她作画,她翻翻简历,最终选择了萨金特,一方面是萨金特名声在外,另一方面二人还是老乡。约稿之后,漫长的创作就开始了,前前后后忙活了一年多,这幅画才算完成。

约翰·辛格·萨金特《X夫人》局部

可能有小伙伴要问了,萨金特不是个24小时待命的工作狂吗,如此高产,怎么会画这么久?别问,问就是高特鲁夫人档期真的太满,得排队等候传唤。

出于对作品的认真负责,萨金特还为夫人安排了名媛必备高定礼服,V字低领、链条吊带、夺命收腰,将夫人的好身材展露无遗,并且将她衬托地更为精致修长,像一只优雅而撩人的黑天鹅。

约翰·辛格·萨金特《X夫人》局部

在细节上,萨金特主张贵精不贵多,手握黑色折扇、指戴结婚戒指、头戴月亮发饰,仅仅几处小细节就使高特鲁夫人已婚贵妇的形象呼之欲出。而且从她优雅的体态和白皙柔嫩的皮肤也可以看出,这位夫人养尊处优,是个被鲜花美酒浇灌出来的美人。

约翰·辛格·萨金特《X夫人》局部

约翰·辛格·萨金特《X夫人》局部

作品完成后,萨金特寻思,虽然作画时间是破纪录了,但这好歹也是个大招,如此低调奢华有内涵的肖像画,怎么着也得让自己在巴黎再火一把吧?结果万万没想到,画作展出后,高特鲁夫人和萨金特的风评双双被害。

约翰·辛格·萨金特《X夫人》局部

因为当时其实还不兴穿吊带裙,名媛贵妇们往往都走精致端庄的淑女路线,吊带裙被普遍认为是有伤风化的服饰。

而高特鲁夫人在画中不仅身着吊带长裙,甚至衣服右侧的肩带还是滑落下来的样子,也许萨金特觉得这样使高特鲁夫人看起来更为慵懒迷人,但彼时的社会风气却难以容下此类轻佻的装扮。

约翰·辛格·萨金特《X夫人》局部

这幅画在当时引起了极大的争议,高特鲁夫人及其家人实在是顶不住评论家们的批评了,于是和萨金特商量,要么撤画,要么咱改得得体一点。萨金特自是不太情愿,毕竟在他心目中,这幅画堪称完美,但他也不想因此葬送前程,于是将肩带做了改动,变成如今我们看到的这个样子。

因为这事,萨金特和高特鲁夫人的同乡情谊直接破裂,他在后来将画作的名字改为了《X夫人》,似乎不愿再提及这个女人。直到高特鲁夫人去世后,萨金特才坦言,“这是我所完成的最好的一件作品”。

换个地方东山再起

《X夫人》事件后,即使不愿承认,但萨金特确实锐气受挫。1884年,他离开了巴黎这个伤心地,迁往伦敦,在那里继续为自己热爱的绘画事业拼搏着。

也许是水土不服,起初他的创作风格在英国并不太受到关注,但他并未放弃,潜心打磨自己的作品。1886年,他创作了与以往风格大相径庭的《石竹、百合、玫瑰》,这是萨金特作品中光影效果最突出的一幅画,也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约翰·辛格·萨金特《石竹、百合、玫瑰》

这幅画的灵感来自于萨金特在伦敦泰晤士河划船的某个傍晚,河边的花丛中摆放着几个纸灯笼,傍晚快要消逝的霞光散落在花朵和灯笼上,那个瞬间深深地打动了他。他将这幅画面记在脑海里,并在创作时加入了两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使画面流淌出的诗意愈发浓厚。

约翰·辛格·萨金特《石竹、百合、玫瑰》局部

女孩们置身于铺满石竹、百合与玫瑰的花丛中,身着白裙、手握灯笼,点燃的灯亮起了微光,孩子们的脸也被映照得绽出红晕,宛如天使降临。萨金特在创作过程中受到印象派的影响,将迷离的光影和对比强烈的色彩微妙结合在一起,构成了一幅温馨治愈的图景。

约翰·辛格·萨金特《石竹、百合、玫瑰》局部

而为了追求他想要的还原的那种黄昏时稍纵即逝的光影效果,他前后观察练习了近两年时间,就连光线落在不同角落的微妙差别都捕捉了下来,才最终创作出自己满意的画作。

约翰·辛格·萨金特《石竹、百合、玫瑰》局部

《石竹、百合、玫瑰》的展出使萨金特在英国开始受到广泛关注,他再接再厉,于1893年展出了《哈玛斯丽夫人》和《阿格纽夫人》两幅肖像画,在伦敦画坛彻底走红,并在1897年成为了英国皇家美术学院的会员。

约翰·辛格·萨金特《阿格纽夫人》

萨金特凭实力重回巅峰,再一次成为上流社会的宠儿,几乎每天都有权贵名流登门拜访,只为约一幅出自他手的肖像画。

中年转型照样能打

在伦敦站稳脚跟的萨金特已经人到中年,回顾之前的作品,肖像画占了大半,他并不愿意被一种题材所桎梏,开始着手转型。

萨金特先从风景画和装饰壁画画起,因为创作题材的进一步扩大,他的客户名单也不再只是上流社会的权贵们了,波士顿公共图书馆、波士顿美术馆等官方机构都曾邀请他前去作画。

其中最为特殊的一次经历是,萨金特在1918年被政府公派到法国西部战线,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视觉记录画家之一。

他在前线待了四个月之久,于1919年完成了大型作品《毒气战》,这幅画真实记录了萨金特在战争中的所见所感,成为了一战中极为重要的绘画作品,可谓意义非凡。

约翰·辛格·萨金特《毒气战》

此后,萨金特的创作开始更多的专注于水彩画领域,他的水彩画有鲜明的个人特色,色调明快,表现力极强,自带一种bling bling的效果,仿佛透过画纸能嗅到阳光的味道。有评论称“和萨金特的水彩在一起,就像和新鲜的阳光在一起”

他在水彩画中更为重视光影的表现,记录下了许多不同时刻的光影错落,融合水彩的特性,使作品色彩浓郁但又不显厚重,反而有种轻盈透亮的质感。他在水彩画领域的作为,不亚于他在肖像画领域所做出的成就。

然而人生总有尽头,对于艺术家来说,创作更像是在跟生命赛跑,要抓紧有限的时间,尽可能留下一些佳作。1925年4月15日,萨金特的创作生涯在睡梦中悄然画上了句号,他因心脏病突发在伦敦去世,享年六十九岁。

萨金特的一生总体来说较为顺遂,中间偶然出现的小波折也并未将他打倒,反而使他越挫越勇,变得更为专业而强大。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他没有倚仗父母的庇护做一个游手好闲的公子,而是坚定地选择自己所热爱的绘画事业,始终保持谦卑之心去学习和创作,并且不为名利浮华所诱惑,坚持不断开拓自己的创作领域。

他终身未娶,就这样与他热爱的绘画相伴,度过了虽有波折、但仍旧圆满的一生,也为后世留下了珍贵的艺术财富。




文章来源: 中国水彩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