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撒野:当代艺术里的氛围感

王介南

2022-01-06 10:38:40

氛围感已然成为流量密码

社交媒体上的氛围感美人需要一些约定俗成的要素,比如发量和高颅顶,来打造不需着细看的美。在氛围感美人的照片中,一切都充满了梦幻感、戏剧感与故事感,和现实拉开差距。


图片


像上帝一样操控光与影,是艺术家们千年来的老本行。而科技时代里风靡超级都市的沉浸式展览又和“氛围感”环环相扣,在氛围感美人之外,今天让我们来聊聊当代艺术的氛围感。



图片

在小红书上搜索氛围感美人拍照 Tips ,打光是最影响照片氛围感的因素之一。在艺术中同样如此


从殿堂里经典的伦勃朗式运光,到巴黎屋顶把光影操纵到极致的脱衣舞疯马秀,光是最为玄妙奇幻的存在。


图片

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伦勃朗,《夜巡》1642


图片

《疯马秀》中的脱衣舞娘躺在达利设计的红唇沙发上


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创作的媒介就是纯光我们在营造氛围感时总是喜欢选择下午三四点的阳光,因为那时的阳光温暖又有分寸、背着光拍照,就会给人蒙上毛茸茸的光雾。特瑞尔也是借自然光营造氛围感的大师。

 

《Within Without》是詹姆斯·特瑞尔的“天空空间”系列作品之一,观众可以在黎明和黄昏通过特定比例的空间屋顶上的固定开口,望向天空,这个阶段是最好观察光线变化的时间点。


图片

Within Without, James Turrell (2010)


特瑞尔让我印象深刻的作品是他为贵格会(Quaker)成员设计的“活栎树集会所”(Live Oak Meeting House)。


图片

活栎树集会所”(Live Oak Meeting House)


贵格会不相信传递宗教的传统艺术形式,比如音乐、绘画,他们认为这些都是很空虚的东西。所以特瑞尔专门为贵格会设计了天窗,在其中光线的照射方式也带有宗教上的含义。


图片

传统教堂中恢弘的天顶画


在色彩心理学的测试中发现,几乎没有人对蓝色反感,冷静、真诚、深邃,随着窗外傍晚天空渐蓝,光线透过天窗浸染整个房间。


图片


图片图片

“活栎树集会所”(Live Oak Meeting House)


好小说最重要就是要能给读者营造一种氛围,一种把读者硬生生从现实生活中剥离出来的神秘力量,艺术创作也是同样的道理。


特瑞尔的作品大多和纯粹的精神世界有关,非常适合练瑜伽或冥想,他永远可以通过光,打造出一个如梦似幻的,就像弗洛伊德幻象般的空间


图片

Skyspaces 系列, Gathered Sky


图片

詹姆斯·特瑞尔,罗登火山口(正在进行中)


在艺术家看来,他的作品没有对象、没有图像也没有焦点。最重要的意义是为观众创作无需言语的思考体验。


而这大概也正是氛围感的要素之一



图片

说到詹姆斯·特瑞尔,也不免想到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他从丹麦皇家美术学院毕业后,就深受詹姆斯·特瑞尔的影响,利用光线、镜子、风、光、波、水、冰、雾、气,去探索自然的无限可能。

 

埃利亚松最为人熟知的作品莫过于《天气计划》。


图片

The weather project ,  2003


两百个灯泡组成的大太阳将泰特的一切都染上了橘色氛围,涡轮大厅的天花板被换成了反光镜,人们躺在地板上看着自己,周遭,才发现二分之一的太阳竟是虚幻。


图片


在二维图片呈现中,光线和色彩会作为画面的绝对主宰。但是当进入视频时代,声音作为感官中的重要环节被无限放大


在人造空间中,埃利亚松完成了奇异的整合,把“无机”蜕变为“有机”。


图片


光线创造氛围,氛围引发思考,我们透过镜中这轮巨大的太阳,体验幻觉的世界。


就像埃利亚松自己所说:


图片

最触动我的是埃利亚松在凡尔赛宫的项目


水的隐喻、光的衍射、镜子产生的疑惑、浓烈的情感和移动的阴影,他用瀑布、镜子、雾气从内到外创造了一系列和凡尔赛氛围完全呼应的美丽景观。


图片

《黄色深镜与黑色深镜》(Deep Mirror Yellow and Deep Mirror Black), 凡尔赛宫,2016


图片


镜子与光的组合总能带给我们意外惊喜,穿行在埃利亚松构建出的凡尔赛宫里,多情的“月光”洒在艺术品历史的画痕上,唤起我们最直接的感官之爱,温馨又甜蜜。


图片图片


另一个作品“瀑布”位于凡尔赛宫花园的中轴线上,从有些角度看,好像是瀑布凭空飞流直下,冲击力极强。


图片图片

项目的灵感来源,是凡尔赛宫的首席景观设计师安德烈·勒诺特的一个梦境


在凡尔赛宫的大运河前面,瀑布水从天而降,在古典气息十足的宫帷中听到离人造景观很远的,巨大的瀑布落水声。这种既陌生又熟悉的体验迅速把我们拉入埃利亚松的创作氛围。


图片


除了镜子、建筑与光之外,声音也是埃利亚松构造氛围感的重要因素,所以很多他的装置必须要亲身去体验,视频也永远是比图片更好的体验方式。


《聚合彩虹》(Rainbow assembly, 2016),是一个环形的喷雾装置,当我们进入合适位置或角度时,会发现空中的彩虹随你的移动而移动。

图片

《聚合彩虹》Rainbow assembly, 2016


同样通过声音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埃利亚松创作于 2010年 的《水钟摆》(Water pendulum, 2010)

图片

《水钟摆》Water pendulum 2010


水流在黑暗里不断扭动,间歇性的亮光让人想起史前的闪电,更有原始和自然的味道,水也好像拥有了生命,一瞬间已经完全忘记自己置身何处,进入了埃利亚松的声光世界,一转头,就是自然的能量场。



图片

最后说回拍照,氛围感真正足以成片的,一定是自然与不经意的美好。


图片

奥黛丽赫本


刻意和非自然是氛围感的天敌,而在有光、有声之后,我们在美术馆中寻找自然的碎片和影子,并且和现实充分融合后,才觉得善用自然的力量的艺术家们,才是天然会塑造氛围感的高手。


图片

瑞士艺术家乌戈·朗迪诺内的《Seven Magic Mountains》


所以这就又引申出大地艺术(Land Art)的概念,大地艺术从 1960 年代开始兴盛,随着工业快速发展,城市经济充斥着商业买卖。就有一些艺术家厌倦了在固定画布上创作,于是他们跑到了森林里,大海里,沙漠里,创造自己梦幻世界,这给我们关于氛围感营造的诸多启示。


就像善于利用光和自然的 Barry Underwood 。


图片

color,Barry Underwood


Barry Underwood 早期的经受了戏剧训练,这极大程度上帮助他了解氛围感塑造的方法,用 LED 灯与发光材料进行游刃有余的创作,制造出抽象而如梦境般的图景,每次摄影都是他与自然以及历史的对话。 


图片图片

Outcrop,Barry Underwood


图片

Miwoktrail,Barry Underwood


再例如 Vincent leroy 设计的装置,是由不同几何形状的光学移动装置组成,以一种柔和而无声形式运动着。


自然界的形状大多以曲线为主,所以强烈的几何线条加大了差异感和冲击力,太阳掠过,光线移动,冰川的蓝色和阴影的灰色交织,碎片在湖面上漂浮、移动、坍塌,水的碰撞和倒影似乎也因万花筒般的装置而增加。


图片图片


当然,提起大地艺术就不得不提克里斯托夫妇。他们在长达 57 年的生涯中不断重新定义装置和大地艺术的尺度,创作出一系列突破既有门类、展现无限可能的作品。


《包围岛屿》是艺术家受莫奈的《睡莲》启发而创作的作品,用超过 60 万平方米的粉红色布料,覆盖佛罗里达的 11 座岛屿,从高空俯瞰,犹如漂浮在碧海上的 11 朵睡莲。


图片图片

《包围岛屿》


《峡谷垂帘》更是把 3.6 吨的橘黄色尼龙布,垂挂在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间。我们无需去深挖其中的含义,因为用艺术家的话来说,“他们只是想让世界变得更加美丽”。


图片图片

《峡谷垂帘》


文章来源:Cc主义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