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编造“DG和中国决裂”的,就是典型的姨妈精

ZhangXiaomo

2018-12-04 00:00:00

原创: 帅呆的sixgod  六神磊磊读金庸



最近出来一个帖子,可能很多人都看见了,题目叫《DG撤回道歉宣布和中国决裂:感谢这些中国人,给了我们继续辱华的勇气》。


看这个题目,就知道肯定要疯转。果然这帖子前两天刷屏了,有好几万(傻)人点赞,一边看一边义愤填膺,气破胸脯。还有一些媒体的号,像什么《沈阳晚报》等等也想都不想就跟着转。


看了一下,炮制个帖子的号,名字叫做“笔稿”。

可以给这种号一个诨号,这就是典型的姨妈精。

我以前讲过,现在网上有三种乱带节奏的人,分别是杠精、屁精和姨妈精。


杠精就是没有自己的观点,专门抬杠。你说黄药师武功很高,他说呵呵不对吧黄药师是婴儿的时候武功就不高。

屁精也是没有自己的观点的,专门揣摩上意拍马屁。比如村长随口说武侠小说很好看,他就马上写文章提倡全村人人都要背诵武侠小说,个个都要学降龙十八掌。

那么姨妈精呢?是扛精、屁精之外的第三种生物,他们就是像大姨妈一样,专门吸带血的流量。

姨妈精装得很像天使,写文章感动天感动地,其实就像兀鹫一样,专门对准那些最没脑子的底层受众,炮制一些错误、偏颇的事实,煽动情绪,制造仇恨对立,然后吸流量。这个什么“笔稿”,就是一个典型的姨妈精。


这个姨妈精造了一个假事实,“DG和中国决裂”。

有证据吗?没有。有正规消息来源吗,比如是经过什么正经媒体调查报道的吗?也没有。

你翻翻他家这篇垃圾文章,唯一的“决裂”依据,就是不知道哪里讹传来的“DG撤掉了在Ins等上的道歉视频”。

只有较真的人出去一看,咦不对啊,道歉并没有被删掉啊。但姨妈精不管,这就是炮仗,往傻乎乎的人群里扔就可以了。

这些傻乎乎的人群非常庞大,为数众多,聚居在智商的洼地,满坑满谷。他们看文的时候不分析事实,不加独立思考判断,随时可以被人当猴耍,煽动情绪。

平时,在没有人来搅动的时候,他们便只是茫然地前后徘徊着,在一米见方的范围里无意识地踱着步,偶尔互相碰撞一下,哼哼几声。

一旦有姨妈精来搅动,比如“谁谁又和我国决裂啦!”“谁谁又侮辱咱们啦!”他们就立刻亢奋起来,荷荷怒吼,爬出坑来,成为血红血红的流量。


不过,光是一个“决裂”,姨妈精还嫌不够刺激,煽动的人还不够多。

所以还要再精心补上一句:“感谢这些中国人,给了我们继续辱华的勇气”。

这话是谁说的?是不是姨妈精暗戳戳自己编的?都不重要。丧尸们不在乎。反正把这个炸弹扔到丧尸群里就是了。这话一加,就可以煽动起乘以10的无脑群体,让他们全体大哗,嗷嗷乱叫,滚滚而来。

可即便是这样,像“笔稿”这样的姨妈精仍然觉得不够。

过硬的素材还是太少啊!证据还是不足啊!文章还是太短啊!煽动的效果还是有限啊!

如果这样发出去,丧尸们短时间内躁动一下,就会停下来的。

怎么办?那就再加鸡精味精地沟油,再东拉西扯,再猛煽动情绪,挑逗他们的神经,把以往那些能扯上、不能扯上的都堆上去:

“你还记得当年抵制乐天的时候……”

“你还记得日本APA吗……”

“你又是否还记得巴黎世家……”

素材有了,文章长了,排山倒海的排比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炮仗不断往丧尸群里扔:看啊他们侮辱你们,看啊他们损害你们,看啊他们耍你们。你们难道还能忍吗?你们怎么可以忍呢?


于是,乘以50倍、100倍的丧尸被惊动了。

他们不忿,他们怒吼,他们侧漏,他们沿着无知之丘的屁沟汹涌而来,他们成群结队,密密麻麻,漫山遍野。他们对着虚幻的敌人咆哮,实际是一次次被自己人玩。

姨妈精驱动他们,就像耍猴人遛猴子,就像鬣狗驱动牛羚。鬣狗是不吸血的,姨妈精却咕嘟咕嘟吸血。等年终行业开大会,姨妈精便又跑上去说:我们又吸了多少多少流量啦!

然后你好心提醒这些被溜的猴子和丧尸:哙,别跟着去,人家是玩你们呐。

他们就涨红了脖子,青筋绽出,像《卖拐》里的范厨师一样回过头来瞪着你:

你才是害我!

你这人怎么这样捏?!

同样的人,怎么做人的差距这么大捏!

0条评论

以朱淑真庭院为例看宋代民居庭院的景观构成

宋馥余,解丹 0评论 2020-05-26

讲述时尚的整个历史,能做到吗?

瓦莱丽·斯蒂尔 0评论 2020-05-26

丹托与迪基的“艺术世界”之争

陈岸瑛 0评论 2020-05-16

策展的常识:时代与良知

王熠婷 0评论 2020-05-16

浅析岭南文化在北京园博会景观规划设计中的应用

高迎进,王慧洙,赵阳 0评论 2020-05-14

物联网时代的智能材料设计

费莱拉、刘强 0评论 2020-05-14

VR教育生态体系的构建与发展研究

黄恩武 0评论 2020-05-13

浅析工业设计摄影课程改革的研究与实践创新

蔺相东 崔鹤(通讯作者) 张韦 毕玉革 张韦 0评论 2020-05-13

彭德:山水画与假山

彭德 0评论 2020-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