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包豪斯,怎么少得了去包豪斯一探究竟呢?

ZhangXiaomo

2018-12-04 00:00:00

原创: 创基金


包豪斯,标志着世界现代设计史的开始。2011年,中国美术学院包豪斯研究院正式成立,是中国引进西方技术之后,开始引进创造的源头和思想,开启中国的创意革命。2015年起,创基金携手中国美术学院包豪斯研究院,开展“包豪斯研究教育出版计划 ”项目,涵盖包豪斯藏品与现代设计教育的研究、展示、出版,以及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2018年4月已开馆)的筹建等工作。


研究包豪斯,少不了要亲自前往“包豪斯”,潜心一线,醉心钻研。中国美术学院包豪斯研究院每年派遣4-6人次硕博士及青年教师(含博物馆专业人员),赴德国及欧洲考察研修,每次2-4个月,最后提交研究报告,这就是“中德交换学者计划”。


今年10月,中国美术学院4位年轻的设计学者来到了德国,零距离接触包豪斯,追溯这一现代设计的源头,以期给中国现当代设计教育与实践带来些许启发和思考。


参与本次中德交换学者计划的研究者(左起):王梦佳、赵孟希、范影青、唐暄


01王梦佳

这次珍贵的出国考察机会,让我们来到了德国安哈特应用技术大学学习,近距离感受包豪斯——一部现代设计的发展史,通过自己的视角,感受形成包豪斯精神的文化土壤。期待接下来的学习生活!


安哈特应用技术大学


包豪斯,一个在设计学界耳熟能详的词汇,包豪斯精神引领了时代,影响了世界。


德绍时期的包豪斯,有着良好的艺术基础,政治状况比较稳定,新校舍的的设计和建立成为世界瞩目的最成功的建筑之一。穿梭在著名的包豪斯校园中,细微之处都能看到技术之美。全部窗棱都使用杠杆原理闭合;切片展示砖墙曾使用过的材料和颜色用作档案研究;整幢楼作为舞台背景,光影与人的结合不断变换……


包豪斯校园bauhaus


走出包豪斯大楼,偶遇一条叫做“格罗皮乌斯小径”(Gropiusalle)的路,两边是民主德国时代建造的住宅公寓。从包豪斯出发步行约40分钟到达“胡戈·容克斯科技博物馆”(Technikmuseum "Hugo Junkers"Dessau),著名热力学家与飞行器工程师胡戈·容克斯创立的容克斯工厂之地。



胡戈·容克斯科技博物馆Technikmuseum "Hugo Junkers"Dessau


近距离的观察让我们对于“容克斯”这个名字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看到它在不同领域的发明创造,以及如何引导着行业的技术发展。容克斯给予了包豪斯许多技术上的支持,为学生提供实习的场所,在家具、金属等工坊等领域中开展合作,容克斯和包豪斯的在科学技术中的合作推动着双方发展,艺术与技术的统一,体现了力与美的技术美学。观察、感知、体验、领悟,相信在德国的这段学习经历将对我往后的生活有着不一样的提升,也会让我对于包豪斯圣地有着更加深刻的理解。


胡戈·容克斯科技博物馆Technikmuseum "Hugo Junkers"Dessau


02赵孟希

我们一行四人来到位于德绍的安哈特大学学习,将近距离接触到现代设计风格的潮头——德绍包豪斯学校。长达两个月的交换才刚刚开始,相信这会是一段难忘的经历。

在十天前,我们从柏林搭乘德国火车(德国联邦铁路公司-Deutsche Bahn)来到了德绍。这次长达两个月的欧洲行首站便是包豪斯。


10月5日到达德绍


从一下飞机到柏林住处再到第二天赶往德绍入住安哈尔特大学的校舍,随处可见的是现代设计的影子,这些设计早就已经跟日常生活融合在了一起。也因此,对我们来讲它是一种理所当然。我们也很难再去界定它的范畴或者说是存在。

1925年迫于当时政局突变导致的巨大财政压力,包豪斯从魏玛搬迁到德绍。因为容克飞机制造公司的原因,德绍在当时是德国的工业中心与运输枢纽。因为以上种种,包豪斯的理念也发生了变化,从原先的主张艺术要和手工艺结合开始转向艺术要与技术结合。在新理念下的设计包括了德绍包豪斯校舍,再就是在德绍南部郊区的托滕住宅区。


包豪斯校舍bauhaus


我们安顿好的第二天就来到了包豪斯的校舍,我们着眼处皆是典型的现代主义设计语言,盒子般的造型、大块的玻璃、钢筋、水泥……安哈尔特大学就使用着图中白色墙体部分的校舍,与德绍包豪斯基金会一起守护着这块现代设计圣地、延续着它的使命。



03范影青

这是一趟难忘的旅程,去体验另一个国度的生活、环境、人文,看到很多国际化的展览和作品,利用学习艺术的优势,除了提高专业技能、开阔眼界、收获灵感之外,也能丰富自己思考问题的方法。

柏林不止有墙,在这座城市硬朗的建筑外表之下,施普雷河在经过柏林心脏部位时转弯分岔,两股河道围出一个南北向的狭长小岛——博物馆岛:建筑群的斑驳,花园里的雕塑,德国浪漫主义的画作,娜芙蒂蒂的美人像,古希腊古罗马的陶器和雕塑……这些艺术就像一个理想的乌托邦,让我们带着热情和信心去搭建!


柏林大教堂Berliner Dom


04唐暄


胡戈·容克斯科技博物馆Technikmuseum "Hugo Junkers"Dessau


到胡戈·容克斯科技博物馆(Technikmuseum "Hugo Junkers"Dessau),步行从包豪斯过去需要约四十分钟,进门之后是一个非常大的飞机场,停满了各式各样的飞机,设计年代均在19世纪初。展厅内是爆炸式展览,将飞机的所有零件拆分完全裸露在我们面前。本身对飞机不是非常敏感,但看到这么细致的内部结构之后还是会觉得非常震撼。

德国堪称全球制造业的中心,以精细称绝,大致是因为每个小镇只生产一个零件,当你全心全意做一件事的时候,往往效率质量都很高,同时人工附加值也会攀升,这就是为什么一件很普通的人工小物件动辄几百欧的原因。


柏林旧博物馆Altes Museum


在柏林旧博物馆(Altes Museum)特别关注到一组陪葬品,来自于一个在婚礼前不幸去世的富家女,除了这些还有工艺非常精美的银制小碗碟,在当时已经是非常珍贵的物件了,惊异于当时的手工制造成熟度。


柏林新博物馆Neues Museum


柏林新博物馆(Neues Museum)负一层的金字塔做成了升降模式,旁边有四个按钮,可以看到非常细节的设计巧思,藏品较旧博物馆来说更为丰富了,立柜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古埃及饰品,同时也是王冠的所在地。看到许多家长一直在给孩子介绍藏品,充当讲解员的角色,希望国内可以慢慢拥有这样的氛围,博物馆的公共教育更贴合孩子们的接受程度。


创基金 X 中国美术学院包豪斯研究院


自2015年起,创基金与中国美术学院包豪斯研究院彼此支持、共同推动设计发展已 4 年。

由创基金资助的“包豪斯研究教育出版项目”通过出版国际包豪斯研究年刊和“中国设计与世界设计研究大系”学术著作、组建包豪斯国际专家委员会、支持中德交换学者计划、建立包豪斯研究资料数据库的组合拳,将设计研究与出版、交流研讨及数据库相结合,推动“包豪斯”这个现代设计的源头的再发现与更新,以此促进中国现当代设计教育与实践的发展,为其探索出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0条评论

以朱淑真庭院为例看宋代民居庭院的景观构成

宋馥余,解丹 0评论 2020-05-26

讲述时尚的整个历史,能做到吗?

瓦莱丽·斯蒂尔 0评论 2020-05-26

丹托与迪基的“艺术世界”之争

陈岸瑛 0评论 2020-05-16

策展的常识:时代与良知

王熠婷 0评论 2020-05-16

浅析岭南文化在北京园博会景观规划设计中的应用

高迎进,王慧洙,赵阳 0评论 2020-05-14

物联网时代的智能材料设计

费莱拉、刘强 0评论 2020-05-14

VR教育生态体系的构建与发展研究

黄恩武 0评论 2020-05-13

浅析工业设计摄影课程改革的研究与实践创新

蔺相东 崔鹤(通讯作者) 张韦 毕玉革 张韦 0评论 2020-05-13

彭德:山水画与假山

彭德 0评论 2020-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