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缥缈录》:最可贵的是那少年气

SunHan

2019-07-18 14:46:49

这一回真的是如约而至。

在经历了6月3日的“介质”风波后,万众瞩目的东方奇幻剧《九州缥缈录》终于于7月16日晚重新定档播出。《九州缥缈录》改编自小说家江南的同名小说,由刘昊然、宋祖儿、陈若轩、张嘉译、张丰毅、许晴、王鸥、江疏影等一众新老实力派演员联袂主演。

“九州”是如何赢得庞大的受众基础的?在“九州”系列里,小说《九州·缥缈录》有什么特别之处?而剧版《九州缥缈录》是否不负众望?

“九州”是怎样的世界?

从之前的电视剧《九州天空城》,到2017年的《九州·海上牧云记》,时下的《九州缥缈录》,以及已经启动的《九州·斛珠夫人》《九州·羽然传》……这些不同的故事为何都冠以“九州”之名?

这就得先从“九州”说起。“九州”是中国当代文学里程碑式的奇幻世界,由江南、今何在、唐缺、潘海天等上百位作家联手打造,包含同一世界设定下的浩瀚作品(多达百余部长长短短的小说)。

2001年12月,网络写手水泡在清韵论坛天马行空版区召集同仁合作创作一个类似于“龙与地下城”的奇幻故事,应者云集,后在提议下,变更为共同创作一个东方奇幻故事。2003年1月,“九州创世天神组”正式建立,人员包括江南、今何在、潘海天、水泡、斩鞍、遥控和多事,这七人也被称为“七天神”。“七天神”着手设定九州世界的星辰、地理、历史、种族、文化等,只要遵守基础设定,任何人都能参与写作。在《创世宣言》里,七天神激动地写道,“想象一下所有的故事能互相呼应,独立成章的作品合起来就是鸿篇巨制。人物在不同的作品中舞动,折射出他每一个棱角的光芒。看着这个世界在一砂一叶的累积中渐渐成形,这是多么令人幸福的事情。”

凭空创造的九州,究竟是一个怎么的世界?

九州承接的是《魔戒》作者托尔金“第二世界”文学理念:一位身处“原初世界”的作者,在艺术创作中模仿上帝造物的行为,创造出一个严密、完整的虚构世界,这个世界才可被称为“第二世界”。托尔金在《论仙境故事》里是这样说的:“故事创作者被证明是成功的‘次创造者’。他造出了一个第二世界,你的心智能够进入其中。他在里面所讲述的东西是‘真实的’,是遵循那个世界的法则的。因此,当你仿佛身置其中的时候,你就会相信它。”

换句话说,九州虽然是小说家创作的架空世界,但这个世界拥有完整的历史和社会系统,有着疆界、城市、居民、家族谱系、宗教信仰、文化、哲学、艺术等,也有种种现实世界中存在的爱恨情仇、野心欲望。九州,是一个与现实世界一样“真实”的世界,它也有可能是现实世界的影射(吕归尘原型有参考成吉思汗幼子拖雷,姬野的原型参考了赵匡胤)。因此,也有人将九州系列称为“中国版《冰与火之歌》”“中国版《魔戒》”。

九州之为九州,是因为其按星域划分为殇、瀚、青、中、澜、宛、越、云、雷州九个州,所以命名为九州;九州又可划分为三陆,北陆:殇州、瀚州、青州,东陆:中州、澜州、宛州、越州,西陆:云州、雷州。九州主要有六大种族,人族、河络、夸父、魅族、鲛族、羽族。人族又分为华族和蛮族,华族的设定基于汉文明,蛮族借鉴了鞑靼和蒙古文明,等等。而不同的朝代各个州的诸侯国或部落又有不同的纷争,总之,跟真实的历史一样复杂。

“九州”兴衰

从2002年开始,网络上就陆续出现与九州有关的小说,展示了九州从空洞的设定变为故事的可能性。2004年12月,今何在、江南、潘海天在上海合资创办了实体公司。2005年5月,九州系列图书第一批——《九州·缥缈录》和《九州·羽传说》出版。2005年7月,属于九州自己的杂志《九州幻想》上市,单月销售量一度突破10万册。2004-2006年是九州创作最为繁荣的时段。

《九州幻想》创刊号,当时是中科院古生物研究所赞助,所以刊名又叫《恐龙·九州幻想》

迄今,包括“七天神”的作品,以及发表在《九州幻想》或者其他平台上的小说,九州系列长中短作品可达千余部(长篇或达50余部)。

作为文学创作中罕见的集体创作+同人写作实践,九州虽然深刻影响了一代人,但为何其后续的声势不断衰落?

一个是,“七天神”的内部分裂。最著名的是2007年的“九州门”。2007年九州的两大巨擘今何在与江南因为创作理念、公司经营等问题决裂,江南离开《九州幻想》杂志,带领自己的团队打造的九州Mook《九州志》(坊间称为“北九州”)隆重上市,《九州幻想》(坊间称为“南九州”)则由潘海天、今何在编辑,继续发行。“九州门”是是非非目前仍雾里看花,但今何在与江南至今关系并没有缓和的迹象。

近几年,借着IP热潮,九州又一次“复活”,甚至有人说九州是一个亿万级市场估值的超级IP。但九州的影视化进程并不顺利,主要是因为九州系列小说虽多,但粉丝也非常分散,加上作品质量良莠不齐,版权关系错综复杂,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很难形成集中的影响力。目前几部号称改编自九州的影视作品,比如《九州天空城》《华胥引》《鲛珠传》都无法令人满意,宣传片吊足所有人胃口的《海上牧云记》开播后又拖拖拉拉得令人弃剧。

九州,尚能饭否?

《九州·缥缈录》缘何特殊

吕归尘,也叫阿苏勒

姬野(剧版由陈若轩饰演)出身于东陆贵族,是家中庶出的长子,从小备受冷落欺负,但他有着一股傲气,他誓要一人打败所有人,最后他也成为一代暴戾霸主。

姬野

羽然(剧版由宋祖儿饰演),是不愿被束缚的羽族公主,美貌机灵又活泼,实际总是以微笑掩盖过往噩梦和不安的内心。

羽然

群雄并立的时代,三个少年英雄相识相知相惜,却又各自缥缈于天涯,不知所终。

剧版《九州缥缈录》改编得如何?

先说最明显的优点,与时下正在热播的《长安十二时辰》一样,《九州缥缈录》都是中国古装剧工业化的标杆,美术、服装、道具、特效充满质感。《长安十二时辰》虽然也“架空”,但观众都知道,它的服化道以及礼仪等文化层面,是仿照唐朝。《九州缥缈录》则是彻底的架空世界,这虽然意味着极大的自由,但创作者若不走心,架空的世界很可能只剩“假大空”,充斥着浓浓的廉价的塑料质感——这是以往诸多架空历史剧的通病,所有的一切都非常影楼风。

《九州缥缈录》则是砸下真金白银做“实”了,观众虽然无法猜出具体的历史背景,但能直观感到服化道的“好看”。该剧多是实地取景和拍摄,从北陆的林海荒原、雪山戈壁,到东陆的江南水乡、繁华盛地,一截图,都可以拿来当壁纸。

每一幅都可以当壁纸

《九州缥缈录》目前存在的一个最大瑕疵,在于剧本上,确切地说,是前两集的剧本,有可能劝退原著粉,看懵非原著粉,但只要观众熬过去,它也在渐入佳境。

跟小说相比,剧集将吕归尘等少年的年龄加了七八岁,像小说中吕归尘到东陆时大概10岁,剧集则是19岁,这是可以接受的合理改编。比较难以接受的是,前两集就将小说第一部的故事讲完了,即吕归尘被送到东陆当质子前的成长史。在短短两集内,浓缩了太多人物、人物前史、人物关系、故事情节、爱恨情仇,但更近乎是搭起了一个空的框架,人物没有复杂的血肉,情感的堆砌一点也不到位。

小说中青阳大君、龙格真煌等人物形象原本都非常丰富,剧中就都成了功能性的角色;吕归尘的四个哥哥为了争夺世子之位分为两派,明争暗斗,吕归尘裹挟其中,剧中一笔带过,无法体现吕归尘背负的压力;吕归尘对父亲从痛恨、排斥到接受,有一个漫长的过程,在剧集中,一个转场俩人就和平相处了。

还有一个更关键的改动,“我会保护你的”是贯穿吕归尘一生的一句话和一个信念,他终生为此而活,他的伟大和痛苦也全在这个信念里。但他是怎么产生这个信念的?小说中对此有详细的铺陈。

吕归尘原本在北陆草原真颜部无忧无虑地快乐成长,当他得知,正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下令屠杀了自己的养父及其部落,内心的煎熬可想而知,而之后他一而再地失去至爱之人。吕归尘这也才明白,所谓的“世子”身份并不能保护他想保护的人,只有他自己提起刀才能;“保护”这个词不是口头说说,它是有分量的。吕归尘慢慢从懦弱、犹豫、自责(他一再自责自己是个“废物”“我是没用的”),成长和强大起来。

而在剧集中,吕归尘也说了好几次“我会保护你的”,但很难给观众带来强烈的情感冲击,因为缺乏层次。前两集过于仓促潦草的改编,不知是编剧问题,还是后期调整问题。毕竟《九州缥缈录》从最早的70集,调整到68集,而时下就只剩56集了。

但只要熬过前三集,真正进入到了东陆部分,《九州缥缈录》就进入了它的华彩段落,两条主线并行不悖,一条是下唐国国王百里景洪(张嘉译 饰)的权力野心和权谋观,另外一条是吕归尘、姬野、羽然三个少年的相知、相惜和成长,浓墨重彩地凸显出了小说中最珍贵的那一股少年气:少年的至真、至善、至勇,既单纯剔透得令人怜惜,又闪亮锋利得令人刺痛。

在两个关键场景中,少年之勇和真体现得一览无余。一个是吕归尘为苏玛报仇,以自己为诱饵引出赤牙,并将其杀死,这并非小说中有的桥段。这里必须吹一下刘昊然的演技,眼神、表情太有戏了,复仇完的释然和无论如何苏玛也回不来的痛彻心扉,全部交织在几个复杂的表情里,台词对于情感的传达也非常到位,令观众既激赏又心疼这个少年。

0条评论

街拍的陷阱与诱惑

拍加摄影 0评论 2022-07-05

黑白电影

青年摄影 0评论 2022-07-03

最美调色板

国际公共艺术研究 0评论 2022-07-03

10位杰出的建筑摄影师,记录光与影的艺术!

建筑师疯人院 0评论 2022-07-03

街头玩耍的孩子们 | 构图大师Alex webb

拍加摄影 0评论 2022-07-03

审美积累 ,芬芳满庭院

摄影作品欣赏 0评论 2022-07-03

城市漫步, 意大利博洛尼亞

摄影作品欣赏 0评论 2022-07-03

网红空间打卡泛滥,建筑不该沦为空洞布景

白鹿 小熊不是玩具 0评论 2022-07-02

时尚大片背后不可或缺的灵魂人物

风尚文化 0评论 2022-07-01

世界顶级时尚摄影师,Steven Meisel

CNU视觉联盟 0评论 2022-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