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述:斯蒂格勒|眼睛的语言——“艺术史”意味着什么

Shirley ART LIFE

2020-08-29 12:07:17

关注

一、心智的生命

我们实际上(accéder en acte)只能间断地获得亚里士多德称为心智的,也就是智性的和灵魂的生命。我们是由生计(subsistence)、生存(existence)和一致性(consistence)的游戏构成的。

生存(ek-sistence)总是介于生计与一致性之间。生存因而投射了异于自身的一致性,从而与生计区分开来。这就是生存(ek-sistence)间断地获得了心智(passe àl’acte noétique)时所发生的情况。

但是这灵魂并非总是实际上的心智的(noétique en acte)独享此特权

大多数时候,心智的灵魂只是潜在地是心智的,并且根据亚里士多德,有三种灵魂类型:植物性的、感性的和心智的。我们固着在植物性和感性之中,而没有将我们自己投射到一致性的性质平面上。

大多数时候,我们不把自身投射到一致性平面,它倾向于隐藏自己,遗忘自己和消失。这是因为我们有逃离这一致性平面的倾向,然后退化回感性和植物性:我们只是潜在地倾向于心智的。我们倾向于无所作为(ne pas passer àl’acte)。

这对心智的灵魂和感性的灵魂同样真切:感性的灵魂,亚里士多德告诉我们,大多数表现出植物性的行为。动物仅在促成种群繁衍时才行动。至于心智的灵魂,它通过行动而解蔽(alefeia [aletheia] ),它突破潜在(latency(lefh: lethe)),并且如海德格尔和弗洛伊德所指出,真理(再次)生产((re)produces)自身——解蔽(alefeia [aletheia] )。

在某些情况下,我们仍然处在无法摆脱的植物性层面上——在睡眠中,即便在这显然的植物性的情况里,心智似乎以夜间模式显现,是清醒状态的隐藏面,也是它的失眠(vigilance)。

想象,如弗洛伊德教我们的,是一种幻想的表达,通过它,心智的最典型基础被揭示出来:无意识,在这层面上身体和心理不分彼此——作为朝向欲望的秉性,欲望也正是这种秉性——它使一致性平面的投射得以可能,弗洛伊德把这种能力叫做升华,换句话说,理想化。


如果我们大多数时候仅仅是潜在地是心智的,然而有一些个体和集体的实践来构造纪律——希腊人称为沉思(meleth [melete])和关心自己(epimeleia [epimeleia])——通过这些实践,心智的灵魂可以训练自己获得心智

这种治疗的实践,我们由此而照顾自身和别人,正是艺术和精神的作品的终极意义。

二、对幻想的工业式剥削

20世纪开初马克思把接踵而至的资本主义危机表述为“结构性的”,宣称资本主义面对这种极限将自我崩解。

许多人,包括亨利•福特(Henry Ford),通过细化基于消费的新的工业组织模式来对抗收益率消退——其中并不知名的爱德华•伯尼斯(Edward Bernays)也加入进来。...就欲望本质上靠幻想,也就是说靠幻想(fantasia [phantasia])的行为来建立而言,这种需求转向欲望的方式允许对欲望本身的操作。

通过对幻想的工业式剥削,伯尼斯建议控制消费者的力比多经济,进而有可能远程操控他们的行为。

由此,伯尼斯建议生产诱惑物来使欲望从它的直接对象转移,让它渴求可消费的东西,从而控制欲望。

设计、流水线、公共关系、广告和营销间的扭结建立了新的力比多经济,将发明出美国式的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最终将化身为一种“理想”,强加于全世界(附带一句,它曾是建立在美式资本主义的新教基础上的):在美国,福特工厂和好莱坞工作室将同时建立。

首先,它是一个构造美式资本主义这种新力比多经济的文化模式,然后,它将迅速向发展了基于美式模型的媒体的国家出口。

但本质的工作仍待完成:我们很大程度上,尤其是在当代美学中,低估了这种新力比多经济对生命和心智灵魂的重大影响——心智灵魂是有能力从它们的感性中投射出一致性平面,由此而达到圆满实现(entelechy),也就是说通过幻想而获得心智。

这种文化工业具体化(concretize)了这种新力比多经济,通过营销和类似物煽动幻想从而控制消费者的欲望,逐渐地、不可逆转地摧毁了力比多经济和能量,使得欲望的对象无法接近。

这些对象只有通过把自己投射到一致性平面上才能获得欲望对象的状态,一致性平面是根本上独特和不可比较的不可计算性的平面。...欲望对象本身不能是可计算的,因为欲望仅靠与不可比较因而无限的独特性的遭遇而建立自己:欲望使它的对象无限化。

一战后,弗洛伊德发现,正是欲望约束了矛盾的、本质上反社会的驱力。对驱力的约束将其转变为力比多能量,后者反而是社会亲和的基础——就像爱 rilia[philia],亚里士多德将其设为所有社会活动的条件。

欲望的毁坏在20世纪末愈加迅速地发生...这便是我们普通而不幸的命运的退化如何发生的:基于驱力的民粹主义电视节目发展到工业水平。

驱力想立即拥有一切:它想获得即刻的满足。相反,欲望是耐心的,是对无限的投注。想想爱好者令人起敬的耐性:它全然异于驱力。

由于这种退化对力比多能量的耗竭与工业发展的极限相互结合,能源供给枯竭,环境变得有毒,个体的沉溺行为,神经机能变得错乱...因为这个过程以一种美学失序的方式发生。

三、心智的器官

非-非人(non-inhuman)存在者的美学发展(构造)靠作品来进行,也就是通过人造物,也就是说通过技术,其中给出了通向一致性,通向心智生活的入口。

资本主义发展操纵欲望的技术来应对马克思所定义的资本极限,也就是收益率消退。但是资本主义遇到了它的第二个极限:在收益率消退上增加了资本主义生产者和消费者力比多能量的消退。

跨个体化的阻塞显出象征交换的毁坏形式,导致了普遍的去个体化(一种不再是某人的感觉,在杀死8人重伤15人前,理查德•德尔(Richard Durn)经验到这种感觉,他写到他丧失了存在感),这也是马尔库塞早已看到的正在来临的去升华过程。在人类历史中,引发重大文明的重大的社会变革总是表现为对失效的力比多经济的改造。

在这语境下,艺术家就有了特殊责任....眼睛并非只是装在头骨眼眶中的眼睛。至于眼睛,画、雕塑、建筑和整个可见领域被看者所看到,只因为看者知道如何将其带入视野,如何将其编织进心智的眼中——由此而自身跨个体化。

这表明心智的器官总是与一个或几个本身同样是心智的器官一起组成一个系统,而且,通过被技术(tekhnē)编织的社会身体,也和使之与身体之外相连的东西组成系统:舌头与作家的手,眼睛与画家的手,耳朵与音乐家的手眼,等等——所有这些又都与字词、纸张、画笔、钢琴和其他乐器相连。

我们的视觉框取一个对象的世界,视觉把它幻化为其欲望对象。这些对象,作为投射面,有其历史,以某种方式,靠艺术家和他们的祖先传递着,祖先的时代没有艺术家,因为那时人人都艺术地(artistically)居住在他或她的世界——正如海豹猎人雕刻着我们如今在民族志博物馆看到的鱼叉。

就像大多数现代画家一样(他们不必然意识到),他被可见者的渐渐变为不可见所困扰。塞尚,尤其是在他与博纳尔(Émile Bernard)的对话中,说到被看到的事物必须被显现——无法显现则错失视野。它们必须被画,如果你不是画家,就必须美术馆看,并要学习如何看出由塞尚称为“自然”的动机(motif)所构成的图式(motifs)。...




塞尚部分画圣维克多山作品

人们会在拉斯科肖维岩洞(Chauvet Cave inLascaux)和许多巴塔耶(Bataille)称为奇迹(奇迹(miracle)字面上就是一种爱慕(ad-miration))的地方发现这种阶段。

为了真正地看见,眼睛必须心智地看。这种视觉是雕刻鱼叉的海豹猎人的,同样也是农夫的视觉,他在雕塑和绘画环绕的神圣空间礼拜、供奉,他吟唱圣诗,诵读祷词,因此他才去播种。

当上帝死了,心智的眼靠艺术家、与艺术家一道,通过锻炼一种美学经验来看见,而不再靠诸神,也没有了相关实践。

我们已经被摧毁和致盲了——所有人,就我们之所是而言——由于这种不断退化,我们的目光空前狭窄。我们必须重新学习去看——也即去显现——未曾被看到过的独特之物(我们永远无法完成独特性,除非它丧失了其独特)。

心智的凝视是沉思的。这种沉思是积极的(active):是一种实践行为,类似于福柯晚年所感兴趣的那些沉思技术。

进而导致我们一起,同时包括观众和听众,倒退回了前心智状态,丧失了看(savoir regarder)的能力,丧失了通过绘画和广义的文化传递给我们的做(savoir-faire)、生活(savoir-vivre)的能力来跨个体化的能力。因为文化工业和其发展出来的心理-技术破坏了器官学循环,后者支撑着跨个体化过程。

四、第一次关注我们的是什么(Ce qui nous regarde)

我们并非只是眼眶里长着眼,嘴巴里长着舌头,我们听并且说一种语言,我们注视并揭示出一只在一切我们看见之物上注视着我们的眼睛,在艺术作品中,同样在日常物件中。

这种朝我们的注视是因为我们共享它:符号(sumbôlon)是共享物。在自我转变中我也转变了他人,由此我转变了我与他人共同生活的环境。从而跨-个体化这个时代。

所有符号的共享者们被跨个体化所产生,他们参与到跨个体循环的过程之中,因而去分享也就是去个体化自身并个体化别人,把自身嵌入跨个体化的链条中,它的第一节就是那个作品。

这些跨个体化循环是一系列惊叹。惊叹产生了喧哗。当我们出离存在(ex-sist)时我们就惊叹出来(ex-claim)。并且当我们惊叹时,我们把喧哗转入象征,转入循环。这种循环使得别人被打动我的东西所打动。这就是跨个体化的过程,我们靠它在象征的环境中共同个体化,象征环境也是关联环境(associated milieus)。

工业化的劳动分工决定了符号生产者和符号消费者的区分,消费者不在参与到意义的编织中,这就导致符号丧失了意义:分离环境(dissociated milieus)是去象征化的。

五、前个体化之眼

马奈,面对自己的画作被第二帝国的学院派拒绝时曾说:“他们的眼睛将会让步”(se fera)。在普拉多,我们看到的是时过境迁中眼睛的让步;我们看到它开启,建构自身,调配自身:我们意识到眼睛是一种环境。

亚里士多德称视觉的环境为透明薄膜(diaphanous)。这种眼睛的转变——它总是已然从眼眶中投射出去,就像嘴里的舌头把自己投射到两耳之间——被叫做艺术史。

象征环境必须以器官学的三层面来分析。使得视网膜的眼睛转变为心智的眼睛的因素,就是使得感性灵魂的身体通过组装它自身的器官(包括它的记忆,也即它的大脑)来组织自身并且通达到心智的行动(activity)的因素,组装器官又要通过无生命的存在者,并为作为环境的眼睛的跨个体化构成器官,这眼的历史也就是艺术史。

每个博物馆都让我们看到观看的条件,同时看到一个注视之眼睛和被注视之眼的系谱学——就像它的古生物学(paleontology)——,甚至博物馆还教眼睛去看那它从未向之敞开的东西。

这种转变是身体依靠构造了心智和关联环境的非生命器官而对自身的扩充。构成人类的符号出现在象征环境中,它们就是作品,是通往心智世界中的行动的通道的痕迹。

六、从维都洪夫人到“布波族”(bobos)

器官学有其历史:文化和技术一同变化,但也有错位的时候。由此可见,在19世纪和20世纪,某种全新的事物出现在美学的历史中,带来了我所谓的感知的机械转向——其后果是激起了大量跨个体化过程中的短路。

1880年,当巴黎歌剧院上演新作时,它会给它的捐助人发送歌剧剧本,也会发送乐谱的关键演示文稿,名为“听众指南”,这就使得资产阶级家庭可以熟悉作品,比如通过一段简化版的钢琴谱。

获得一种美学经验意味着嵌入一种社会参与过程,进而从事某种实践:这绝非一种消费,相反是一种社会化(sociation),一种通过实践的熏陶(cultuality),一种积极的关系,相形之下文化消费毫无意义。这也是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称为“奏听读音乐”(musicapractica)的东西。

事实上,广播和留声机短路了跨个体化,消灭了练习,也即参与,导致了消费的绝境并且破坏了总体的美学事实,在这事实之外不再有任何感知扩充的经验,也即在眼与耳的心智的环境中与作品相遇的经验,而一种美学控制则导致了喜好交际的行为

以一种非-消费的态度去博物馆看展览,去阅读小说,去看一部电影,去敞开我的眼睛来拓展我的视觉...与我那听从于它的耳朵和我那长在嘴里的舌头,结合在一起或分别散开,给了我进入作为象征环境的跨个体化过程的语言(la langue)的入口——去看展览,去以所有这些方式,来重新连接那当我关心自己和他人的同时所关心的作品,我就参与到对跨个体化的长循环的编织中。

七、跨个体化的新臂膀

我成立了蓬皮杜中心的研究与创新机构(institute of Research and Innovation),重新构造长循环的器官学,来对抗些许由文化消费主义激发的短循环——我担心它会烧断心理集体个体化过程的保险丝,我们正是靠这些个体化才称为我们所是,如希腊人所说,介于野兽与诸神之间。

这场技术突变开启了一场工业突变...他将他的合作者的动机——和人类的生存——描述为有机组合的三个层面:满足为了简单地延续劳动的需求,通过社会具体化来实现自己的生存的能力,对不存在的东西进行投资:向着仅仅是心智的灵魂才能想象的平面的投射,这正是因为心智灵魂有一种想象力,因为这是被准确地称为投射的层面——投影仪,心智的灵魂的投影仪,方能想象它。

通过数码技术和它所编织的网络,发展出来的关联环境使得一种真正的象征生活得以可能——正是在这环境中才诞生了免费软件和Linux平台:这里所形成的工业工作关系,不是19世纪的生产主义和20世纪的消费主义所强行的劳动和社会角色分工的关系:它们是关联的、参与的。此处所上演的关乎大艺术(arts)和字母的生命,关乎我们时代的精神。

艺术家,任何艺术家都与公众一起做(àfaire),必须与公众交往(affaire)。公众在其塑造过程中是被器官式地反转地决定的。但如今它的态度实实在在地被文化工业所派生、所摧毁。

然而,重塑器官学的条件已然就位。明日主要的政治问题将属于艺术家,他们在将要兑现美学战争中举足轻重,他们拥有新的臂膀——跨个体化的臂膀。


文章来源:Shirley ART LIFE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