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观设计是 “所有艺术之母”:英国景观大师杰弗里·杰里科的设计思想

LAF编辑部

2020-09-17 18:15:44

已关注


杰弗里·杰里科爵士(Sir Geoffrey Allan Jellicoe,1900年10月8日~1996年7月17日)是英国著名建筑师、城市规划师、景观设计师、讲师和作家。

1900年,杰里科出生于英国伦敦切尔西市的沿海小镇鲁斯汀顿(Rustington),周围环绕着苏赛克斯丘陵连绵起伏的山丘。他的出版商父亲乔治·爱德华·杰里科(George Edward Jellicoe)和他的母亲佛罗伦萨 · 沃特森(Florence Waterson)都是受手工艺时代影响的资深园丁,童年和父母一起生活的经历对杰里科产生了深刻影响,之后他入读寄宿学校,接受了古典而正统的教育。


19岁的杰里科遇见了英国建筑师C.F.A.沃塞(Charles Francis Annesley Voysey),并被引荐进入位于伦敦市贝德福特广场的建筑联盟学院(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 School of Architecture)开始学习建筑。


期间杰里科与其学友J.C. 斯费尔德(J.C. Shepherd)合作,进行了长达5年的意大利文艺复兴花园研究。在最后一年学习中,他们访问了意大利并出版了专著《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花园 》Italian Gardens of the Renaissance。这本书中,杰里科负责文字编写,斯费尔德绘制了精美的图画,并拍摄了照片。那时,几乎没有关于该领域的权威著作,并且通常只有建筑物被细心地记录下来,其他要素则常被排除在外,就算建筑附近且不可分割的花园也不例外。这本丰富的摄影插图介绍了许多意大利花园当时的境况,它的开创性研究极大地唤醒了人们对花园、园林和景观设计的兴趣。



早期对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园林研究激起了杰里科对于景观设计与哲学领域的好奇心。凭借在古典主义人文领域的坚实基础,他开始研究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本主义(Anthropologismus)。这种将设计与哲学相联系的习惯,最初只是暂时的、尝试性的,后来得以确定和继续,最终贯穿其整个规划设计生涯。总体上,杰里科的整个职业生涯可以分为三大阶段:古典与现代主义交叠(1927~1960年)、古典与现代主义融合(1960~1980)年、古典与现代主义平衡(1980~1996年)。


01

古典与现代主义交叠(1927~1960年)

《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园林》一书启发了杰里科思考建筑及其环境的整体关系。此后,他留校任教达五年之久,当时学生们对现代主义建筑思潮的狂热追随,以及对于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和尤里奇·门德尔松(Erich Mendelsohn)作品的狂热崇拜深深地影响了他。“古典”和“现代”这两种不同的特征使杰里科既能深刻理解历史传统又能跟上时代潮流。




1931年,杰里科在伦敦布卢姆斯伯里广场40号开设了自己的事务所。三年后,他开始设计切达峡谷(Cheddar Gorge)的穴居人餐厅(Caveman Restaurant),他受到德国表现主义建筑的影响,设计了一个玻璃底的游泳池,并从周围景观中汲取灵感,在泳池中设计了喷泉,从此以后,水成了他设计中的关键元素。



1935年开始,他逐渐参与较大型的私人花园项目,比如牛津郡迪奇利公园(Ditchley Park)。他在这个时期的设计较大程度受意大利园林的影响,比如在迪奇利公园里创建了一个可以俯瞰湖泊的长长的正式露台,以及一个隐秘喷泉的水帘,沐浴者可以使用私密的半圆形游泳池。


1930年代到40年代期间,杰里科参与更多公共景观设计,包括诺丁汉郡煤矿(Calverton Colliery)的布局设计、林肯郡滨海重建计划(Mablethorpe foreshore )以及他最爱的作品之一赫默尔·亨普斯特德(Hemel Hempstead)水上花园设计。


最爱的作品:赫默尔·亨普斯特德(Hemel Hempstead)水上花园

赫默尔·亨普斯特德水上花园的设计目标是改善城镇居民的生活质量,杰里科受画家保罗·克莱(Paul Klee)的蛇画启发,设计了一条带有水坝和小桥的运河,它能将游客从镇上的停车场带到购物场所。

杰里科在《景观设计研究》Studies in Landscape Design 中写道:“湖是头,运河是身体,眼睛是喷泉;口是水流过堰的地方,这个古典的花园对设计就像是绑在河流后方的象轿。简而言之:野兽被驯服,并为人类服务。”



1950年代,广阔的风景在杰里科的设计中越来越重要。通过哈维商店屋顶花园(Harvey‘s Store Roof Garden),杰里科充分利用了吉尔福德(Guildford)和北唐斯(North Downs)的风光。杰里科在《景观设计研究》中写道:“哈维商店屋顶花园是空中花园,联合了天与地”。这个项目受启发于1957年的第一枚人造卫星。圆形水池代表着行星的旋转,最初水池中有鱼,瀑布从护栏上层叠落。杰里科再次通过花园中的水元素创造运动和冲击力。




1950年代末,杰里科在专业领域中已颇有地位。1960年,他正式被委任成为首届国际景观设计师联合会(IFLA,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Library Associations and Institutions)主席。对于大多数景观设计师来说,这也许意味着整个职业生涯的顶峰,然而对于杰里科来说,这只是一个开始。


02

古典与现代主义融合(1960~1980年)

杰里科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深受现代主义画家保罗·克莱(Paul Klee)的影响。克莱在色彩理论的工作以及他对立体主义、表现主义和超现实主义元素的运用,激发了杰里科在1959年在白金汉郡克莱夫登(Cliveden)玫瑰园的设计灵感。


克莱夫登玫瑰园受启发于保罗·克莱的抽象画《水果》,这幅作品描绘了胚胎在水果里面。杰里科创造了一个曲线柔和的花园,并将它描述为一种蔬菜形式,目的是将游客吸引到更深的花园中。花园内的玫瑰颜色从柔和的粉红色到深橙色、红色和黄色不等,这也是受到了克莱的色彩实验启发。玫瑰园展现了杰里科对花园与人之间关系的兴趣,他通过形状和颜色,将访客和景观之间建立起了联系。


随后,更有声望的委托项目到来——1964年肯尼迪纪念花园(Kennedy Memorial Garden)。受瑞士心理学家卡尔·荣格(Carl Jung)关于象征主义以及意识和潜意识理论的影响,杰里科对于肯尼迪纪念花园的最初想法之一是从黑暗到光明的旅程:路线从草地花园开始,然后一条蜿蜒小路穿过树林,到达7吨重的波特兰石碑前,最后俯瞰泰晤士河和曾签署《大宪章》的山谷。小径由6万个斧头凿成的不规则的花岗岩铺筑,游客到达山顶后,纪念碑的视线被遮盖,露出完整小径。杰里科认为景观不是衣服,而是整个场地三维空间的的融合和联系,花园既是物质的,又是形而上的精神旅程——“精神”和“物质”通过景观融合在一起。这个项目使得杰里科意识到他的设计方法涵盖了他所描述的有形世界和无形世界,这是他职业生涯的转折点。他开始对设计理论产生兴趣,并意识到潜意识在景观设计中的重要性。



03

古典与现代主义平衡(1980~1996年)


在1970年代和80年代,杰里科从事许多长期项目,例如多塞特郡的舒特故居花园(The Garden at Shute House)和萨里的萨顿广场(Sutton Place)。在舒特故居花园中,杰里科利用泉水创造了一系列水道,引导水流通过喷泉、小溪、七个水池,朝着开放的景观延伸。他尝试利用四个小瀑布创造出和弦的声景,用声音和视觉让人精神焕发。




1980年,杰里科受委托为美国收藏家斯坦利·西格(Stanley Seeger)设计萨顿广场花园(Sutton Place Garden)。萨顿广场的对称式布局形成于1526年左右文艺复兴初期的修建和1905年的扩建,现在的景观始建于1980年,是对创造力、生命和志向抱负的巧妙隐喻,其中东墙花园(East Walled Garden)展现了天堂乐园与圣地园,花园中还有亨利·摩尔(Henry Moore)的 “分开的椭圆形” 青铜雕塑和本·尼科尔森(Ben Nicolson)创作的“白色浮雕”墙。



最后一个项目:穆迪花园 Moody Gardens


杰里科人生中的最后一个也是最雄心勃勃的项目,是他从86岁开始的美国德克萨斯州穆迪花园(Moody Gardens),设计目标是以家庭休闲为目的的人文湿地景观。杰里科本人称穆迪花园为:“我一生的工作总结。”




受到“人文景观” 和托马斯·曼(Thomas Mann)的小说《魔幻山》The Magic Mountain的启发,这个耗资3000万美元的穆迪花园坐落在一个废弃机场和墨西哥湾之间的海洋沼泽中。在这里游客可以从伊甸园、埃及园、中国和日本园等园林文化中浏览历史。花园中的植物讲述着世界的植物历史,杰里科希望在景观中突出自然,呈现植物对过去,现在和未来的重要性。





04

我们时代的设计师

1982年杰里科在《人的风景》The Landscape of Man中写道:“世界正进入一个阶段,景观设计可能会被公认为最全面的艺术。人在他的周围创造了一个环境,该环境是他抽象思想的本质投射。仅在本世纪,集体景观才出现并成为社会必需品。我们正在以前所未有的规模推广景观艺术。” 可以看出,杰里科深信花园应该与更广阔的景观联系起来,坚信景观与潜意识的内在联系,这意味着杰里科的作品具有鲜明的当代意义,正如杰里科所说:景观设计是“所有艺术之母”。


原创 LAF编辑部 景观设计学前沿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