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一个新世界设计——20世纪中期现代主义平面设计

中国画报出版社

2020-09-23 18:18:27

已关注


何谓“世纪中期现代主义”设计?

 

与设计史上那些有着明确定义、有着清晰起源的风格和运动不同,世纪中期现代主义并非设计师们自己给作品所起的称谓,同时代的评论家也没有将这个说法推广开来。

 

我们无法找到一份关于“世纪中期现代主义”的宣言,亦不存在与之相关的流派分支,它更不属于哪个国家或者哪片大陆,就连所谓“中期”的这个时间跨度也并不十分确切,各路专家和爱好者对其早期阶段及时间节点界定的讨论相当激烈。


▲ 新方向出版社1947年出版的《彩画集》,作者兰波,封面设计阿尔文·勒斯蒂格。勒斯蒂格为出版商新方向所设计的书籍封面是世纪中期现代主义平面设计中的典范

 

《20世纪中期现代主义平面设计》探究了20世纪中期现代主义在商业艺术层面的两重含义,它主要是指平面设计,同时也包括插画,因为那是一个学科间的传统界限趋于模糊的时代。




光有“现代”是不够的!


我们最好从“世纪中期现代主义”这个术语本身入手。它是从哪儿来的?人们为何创造这一术语?


约翰威迪康柏家具厂1951年推出的由81件家具单品组成的“世纪中期现代主义”系列,便是该术语实际所指称年代出现的罕见个案。

 

其中一则广告是这样写的: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考尔德式活动雕塑装置,墙边有一个长方形的木质边柜,柜面摆放着抽象的梨形装饰品,一对弧形床头板的单人床,以及一张曲线流畅、形态仿生的八字锥形腿咖啡桌。


▲ 约翰威迪康柏家具厂的世纪中期现代主义风格家具系列的广告,刊登在1951年的《室内》杂志上,设计师未详


虽然并不全面,但与世纪中期现代主义家具有关的一些关键元素基本上都在这则广告中体现出来了:抽象弯曲的形状,富有动态或充满张力,还有厚与薄、方形与弧线的对比。


无论是家具设计还是平面设计,乃至建筑、纺织图案和美术品等,都具有这些共同的特征。


▲ 赫曼米勒公司小册子封面,1960年由乔治尼尔森联合事务所的欧文·哈珀、唐·欧文、托尼·扎莫拉和迪克·希弗设计

约翰威迪康柏的案例说明,世纪中期现代主义其实是一种风格的选择,只不过其表现形式恰好有别于传统风格或复古风格,但绝非一种能被一概而论的风格。

 

事实上,作为一种公认的古典流派,世纪中期现代主义起源于那些对家具的文字描写。该术语的正式出现最早见于卡拉·格林伯格1984年的著作《世纪中期现代主义:20世纪50年代的家具》。

 

11年后的1995年,格林伯格在该书的再版前言中写道:


世纪中期风格之丰富,跨越的年代之久,超乎所有人的想象。它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节点,以1960年为界也是很随意的。相反它正主动朝着新世纪迈进,继续充当我们这个时代中现代主义的注脚。

2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发现,格林伯格说得没错,但如果非要说她哪里不够准确的话,那就是她低估了世纪中期现代主义的受欢迎程度。她的这本书销量超过10万册,她本人无疑成为令这一术语广为人知的推手。

▲ 1949年7月期的《室内》封面,由欧文·哈珀设计。封面洋溢着与家具和室内设计中出现的新美学同步发展起来的世纪中期现代主义平面风格

其实早在“二战”前,现代主义就已在许多国家出现,但那时候的普通消费者不懂得欣赏它们,认为现代主义风格过于朴素。

 

今天的历史学家显然不会接受用“现代”和“当代”来称呼20世纪中期的一种设计风格,因为那既指称不明,而且这两个词本身也具有通俗意义。如此一来,“世纪中期现代主义”便成为较恰当的替代,它不仅暗示了与现代主义存在的关联,同时又区别于现代主义。


 “二战”爆发后,如何在现代主义运动的原则下为由此产生的家具和设计融入一些美感、优雅和温度的问题已经变得很普遍。

 

在经历了战争的可怕后,为数不少的人都希望以一种新的美学重新开始,即一个充满达观、愉悦和乐趣的开始,与过去几代人那种既沉闷又沉重的保守主义风格和传统截然相反,这是很好理解的。


▲ 罗兰·柯林斯的平板印刷画,选自诺尔·卡林顿1954年由巴茨福德出版社出版的《家居色彩与图案》。书中的室内设计完全体现了英式世纪中期现代主义风格


几乎所有属于世纪中期现代主义设计范畴的东西都散发出一种悠闲的品质和自信,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几十年后它依然能历久弥新。



吸睛

现代主义过去那种“少即是多”“装饰是一种犯罪”的倾向,迫使美观性让位于实用性。


不过到了20世纪50年代初,为了寻求一种“吸睛”的效果,将更多雕塑性的优美造型添加到功能设计中,这样的做法开始为建筑师和家具设计师们所重新接纳。

 

平面设计领域也是如此,设计师们努力将传递信息的功能与创建吸引眼球、引人入胜的动态形式结合起来。


▲ 阿尔文·勒斯蒂格为新方向出版社设计的新经典丛书封面


现代主义思想对平面设计的影响,与其他应用艺术对平面设计的影响大致相同,平面设计师们试图摒弃传统,去繁存简,力求简约。

 

古典样式的衬线字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与传统手写体完全无关、按照理性构造的无衬线字体;插图则被客观的摄影作品或纯粹的几何形状所替代,典型有如包豪斯式,即对红、黄、蓝三原色的方形、圆形和三角形的颂扬。


▲ 1946年4月美国纸箱公司的广告,保罗·兰德设计。该广告的设计体现了“二战”后美国的乐观主义

 

“二战”结束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一个集合了诸如原子时代、喷气时代和太空时代等多个小时代的大时代,始于1957年苏联发射的人类首颗人造卫星“伴侣号”。“二战”后,商业蓬勃发展,特别是在美国,这与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经济大萧条的情况截然不同。

 

从惨烈的战争中走出来的平面设计师们都同样感到,他们在为一个新世界设计,一个渴望鲜活、达观与刺激的新世界,而不是适合于战前那些动荡年代的东西。


随着彩印的剧增和广告的普及,以及诸如唱片封套设计和彩色电视机(诞生于1950年)等新领域的涌现,平面设计注定是要不断进步的。


▲ 大奖唱片公司1961年发行的《意大利打击乐》,演奏查尔斯·马格南特,唱片封套设计尼尔—藤田

机器美学让位于一种新的设计手法,手写、手绘、有机形状、撕纸和拼贴的使用变得广泛,创造出一种具有个人即兴性和直观性的作品。


尽管重新引入了更多的装饰元素和手法,但总体上还是保持了现代主义对简约的追求。


▲ 自由百货公司举办的“芬玛展销会”海报,汉斯·施莱格设计。芬玛是一家进口现代家具和家居装饰的公司,施莱格为芬玛设计了这个标志,它结合了字母F、一个男人及一棵树,让人联想到一个帽架

 

世纪中期平面设计另一条常见的主线,是一种不拘礼节、偶尔孩子气的天真,关键是它充满了视觉趣味,并且活力四射。


▲ 美国唱片协会的分支机构儿童唱片协会1954年发行的唱片的内页,阿贝·阿杰设计。人们可以通过中间这个洞看到光盘的信息标签,这是阿杰设计的巧妙之处

 

艺术对世纪中期现代平面设计的影响尤其强烈,设计师们都愿意从达达的活力或超现实主义的异想天开和幻想中获取灵感,并从胡安·米罗、保罗·克利、汉斯·阿普和亚历山大·考尔德等艺术家的作品中获取纯粹的美学线索,以上都是当时备受欢迎的大咖。


如果我们现在所认为的现代主义平面设计是一种超理性的“非风格”,那么相比之下,世纪中期现代主义则代表了一种自由感、实验感,甚至是乐趣感——那个时代的平面设计师并不畏惧在设计时考虑到风格。



变革的时代


常见于世纪中期现代平面设计中的美学要素——明亮、活泼、丰富多彩——非常契合那个乐观的时代,当时许多国家都发现从“二战”的毁灭性影响中复苏比预期要快,技术进步随处可见,对许多人来说富裕和繁荣接踵而至,商业也在大规模扩张。

 

平面设计师显然是这一繁荣的受益者,他们的作品反映了当时的大环境,与战争年代及此前的大萧条形成鲜明对比。


▲ 《乘机度假》,阿布拉姆·盖姆斯1960年设计的地平线系列海报。第二次世界大战末,喷气发动机的发明,预示着“喷气时代”的到来,也促使了“二战”后民用航空出行的大规模扩张

 

然而,认为那个时代普遍都是积极的也不准确,即便在艺术、文化和美学领域,也不是完全积极向上的。


塞缪尔·贝克特的阴郁悲喜剧,以及弗朗西斯·培根的焦虑和绝望的存在主义绘画,展现了世人对犹太人大屠杀和日本被投放核弹之后的恐惧余波,也是文化对阴暗面的描绘。

 

20世纪50年代垮掉的一代是反文化的萌芽,其拒绝墨守成规、反物质主义的世界观成为那个时代所代表的乐观和商业化的对立面,只不过与许多世纪中期现代主义平面设计师一样,他们主要关注的是表现自我,其灵感也主要来源于开放和即兴创作的爵士乐。

 

考虑到设计也要产生经济效益,平面设计中很少出现表现那个时代更黑暗的趋势和焦虑的潜流,而乐观和乐趣能更好地刺激消费者消费,也就不足为奇了。


▲ 凯必多唱片1954年发行的《鸡尾酒狂欢》,演奏亚特·范达姆五重奏,唱片封套设计罗伯特·圭迪。20世纪50年代最庸俗的唱片封套,不少都是圭迪以一种符合专辑基调的有趣风格绘制的

20世纪60年代是动荡的10年:肯尼迪总统遇刺、古巴导弹危机、柏林墙的修建以及越南战争等事件,使当时的气氛比之前10年更为紧张。


伴随这些事件而来的是一系列广泛的社会和政治运动,以及各种反主流文化的兴起。这些反主流文化有意挑战从众意识,将人们从保守主义中解放出来,特别是年轻人,他们认为从众意识和保守主义主宰了20世纪50年代。

 

现代主义是一种把个人表达放在首要位置的风格,但它的成功也使其成为主流文化的一部分,20世纪60年代的新生代想要一些激进和与众不同的东西,于是40年代末及50年代的风格便被视为他们父母辈的风格了。

同时“流行”文化也诞生了,流行音乐席卷全球,流行艺术在伦敦和纽约诞生,艺术家们转向低俗、短暂和平凡的源泉,为他们丰富多彩的作品寻找灵感。


▲ 指挥唱片公司1964年发行的《迪斯科:舞舞舞……》,伊诺克·莱特和他的乐队演绎,唱片封套设计乔治·吉斯提


“二战”后平面设计的许多特质和技巧都是在波普艺术的影响下出现的,比如安迪·沃霍尔,他热爱丝网印刷和包装,但同时也带有一种反讽或模糊的后现代主义色彩。与此同时,大卫·霍克尼和彼得·布莱克等人也乐于在商业领域发挥自身才能,超越“美术”的传统局限。


对于许多设计师和插画师而言,譬如纽约图钉工作室的那帮人,从世纪中期现代主义过渡到更流行、更适合“摇摆的60年代”的风格,是水到渠成的事。


▲安迪·沃霍尔作品 《无题》(《梦露》系列)


在美学范畴的另一端,是另一种发展趋势的兴起,标志着从占主导地位的世纪中期现代主义,转向所谓的国际主义风格或企业现代主义。


这是一种由日益全球化的商业世界所推动的风格,由于它要求形象中性、客观并且保持品牌的一致性,因此也回归到了早期现代主义运动的一些原则。

 

世纪中期现代主义平面设计美学的衰落最具决定性的诱因之一,是摄影日益占据主导地位,在不少领域,它几乎完全取代了插画。

 

随之出现了一种新的广告风格,通常被称为“新广告”或“大概念”运动。这种新风格“有内涵、善讽刺但图形又很简洁”,它们通常以摄影为主,排版简洁并有很强的冲击力。

 

缺乏多样性是世纪中期现代主义远非完美的其中一个方面。但话说回来,在经历了战争的恐惧之后,它仍有许多值得称道的积极因素。

 

1946年,美国纸箱公司总裁瓦尔特·佩普克完美地总结了那个时代的乐观与开放精神:

 

艺术家和商人应当珍惜和培育每一个相互学习、相辅相成、互相合作的机会,世界各国间也应如此。唯有这样,才能将天赋、能力与哲学融合在一起,才能对未来抱有一丝希望,才能部分缓解今天的混乱和误解,才能朝着明天的黄金时代迈出一小步。


[英]西奥·英格里斯著,陈丁力 译

定价:128.00

中国画报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8


文章来源:中国画报出版社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