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刺绣发展简史

兰台挥麈

2020-10-22 15:44:59

关注


西汉 黄褐对鸟菱纹绮“乘云绣”残片
马王堆1号墓出土

湖南省博物馆


刺绣,古代称“黹”、“针黹”,今俗称“绣花”。它以针引线,按设计的花样,在织物上穿刺运针,以绣迹构成图案或文字,故又名“针绣”。人们在史前时代用纹身、纹面、纹缋服装等方式美化生活,以后则用线将花纹缝钉在衣服上,由此创造出了刺绣。由于传统刺绣多为女性所作,也常称为“女红”。从诞生之日起,刺绣始终比同时期的其他纺织品表现出更自由的形态。随着刺绣工艺的技术发展和内容充实,其纹样也日益显示出多样性和多变性。而刺绣不仅是人类生活中的实用品,更是一种反映古代中华人民智慧和审美的艺术品。



商周



根据《尚书•益稷》的记载,早在远古时代,统治者就用刺绣的方法将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等纹样装饰在衣服上。


商周已有专门的纺织业和缝纫工业。丝织品受王室重视,商王室设专管蚕事的文官「女蚕」。西周的染织刺绣已有专门的分工,文献记载了素衣朱绣,流畅的刺绣线条等情况。但是刺绣实物却不易保存,难以目睹。考古曾发现殷商铜觯上黏附的菱形纹刺绣残片,绣线细而柔软,并有深浅不一的晕色,其所用针法可能是平绣。商周至汉代约一千多年间,针法以锁绣类为主,加上少数平绣类针法。商周刺绣式样具有固定的规格,图案表现出明显的次序感,是对等级社会的一种强调。


殷墟玉人

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出土,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藏。该玉人身穿龙袍,领圈饰云雷纹,后背饰黻纹,前胸饰龙头纹,两臂饰降龙纹,两腿饰升龙纹。目前可见最早的“黼衣绣裳”。



陕西宝鸡茹家庄西周墓出土的丝绣痕迹
 

2004年在山西绛县衡水西周墓地的M1的西壁和北壁,发现了保存总面积达10平方米左右的荒帷。这件荒帷整体是红色的丝织品,由两幅横拼而成,上下有扉边,每幅宽80厘米,总高约180-220厘米。在织物上有精美的刺绣图案,图案主题是凤鸟。至少可以观察到3组大小不同的鸟纹图案痕迹,是成组的图案组合,图案中间是一个大凤鸟纹的侧面形象,大勾喙、圆眼、翅和冠的线条以夸张的手法作大回旋,线条流畅,气势磅礴。在大凤鸟的前后,各有4只小凤鸟,上下排列,造型与大凤鸟基本相像,只是更加含蓄。这一重要发现说明当时的刺绣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了。

山西绛县横水墓地 M1荒帷痕迹 局部

锁针是现存刺绣实物中最早出现的刺绣针法,横水出土的刺绣印痕用的就是这种技法,其特点是前针勾后针从而形成曲线的针迹,是中国的发明。

西周红地刺绣黄蓝色三角纹褐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此为红色平纹毛织物,以相同的经纬度织成,密度为每厘米十五根,Z向加捻。在红色褐地上用白、黄、蓝、粉绿四色合股的毛线,分别以缉针绣出小三角堆砌的几何图案,这可能是中国最早的毛织品。出土时色泽鲜丽,是目前发现最早的刺绣。

春秋战国

战国秦汉是我国刺绣史上第一个极盛时期,几乎每个有丝织品的墓葬中均有刺绣出土,所采用的也都是锁绣的针法。

龙凤纹绣,战国,湖北江陵马山一号出土

荆州博物馆藏

罗地龙凤虎纹绣   荆州博物馆 

此款纹样主题是龙、凤、虎,与其它鸟兽纹样和穿枝花草、藤蔓穿插结合。其中穿枝花草、藤蔓既起着装饰作用,又有图像骨骼的作用。这类图像组合是战国时期流行纹样。此款中龙、凤头部写实,身体部分与花草合为一体,龙、虎相对,龙作行走状,肢体呈挺胸立腹式曲线;虎体则绕以朱、黑条形相间,细腰瘦尾,身形矫健;凤则秀体舒展,气宇轩昂,一幅“凤鸣、龙啸,虎吟”画卷,栩栩如生。罗地以其轻、薄质感与满绣的纹样的沉稳、扎实形成鲜明对比。此款绣料(绣地)为“罗”,是中国传统丝织物品种之一,在一种没有“纠经”的织机上织出,其经纬组织纠结,显椒眼纹,有“椒眼日罗”之说。如今常以“纱罗”并称,其原由在于两者质地皆轻且薄。“罗”又因其纤柔而被冠以“云罗”、“雾罗”、“轻罗”。  

蟠龙飞凤纹绣浅黄绢面衾 荆州博物馆 

荆州市荆州区马山一号墓出土。近正方形,上端中部有凹口,并包有彩条纹绮的被识。衿面由二十五片具不同花纹的绣绢拼成,正中是由二十三片绣绢缀成的蟠龙飞凤纹,左右两侧各有一片舞凤逐龙纹。衿里用灰白色绢,里缘用红棕绣绢。

龙凤是战国时期常见的丝绸刺绣图案,江陵马山楚墓出土的大量龙凤纹刺绣是当时龙凤艺术的集中表现。这种题材极易表现,因而应用甚广,在造型上采用打散、变异、构成等方法,以线条为主,通过其弯曲、缠绕、交错,显示了一种飘逸、神奇的美,是浪漫楚风的典型代表。

这些绣品在图案的结构上非常严谨,有明确的几何布局,大量运用了花草纹、鸟纹、龙纹、兽纹,并且浪漫地将动植物形象结合在一起,手法上写实与抽象并用,穿插蟠叠,刺绣形象细长清晰,留白较多,体现了春秋战国时期刺绣纹样的重要特征。

汉代

汉代,刺绣开始展露艺术之美。因为经济繁荣,百业兴盛,丝织造业尤称发达;又当社会富豪崛起,形成新消费阶层,刺绣供需应运而兴,不仅已成民间崇尚广用的服饰,手工刺绣制作也迈向专业化,尤其技艺突飞猛进。从出土实物看,绣工精巧,图案多样,呈现繁美缛丽的景象,堪称为这项民族工艺奠定优秀的传统。汉代王充《论衡》记有“齐郡世刺绣,恒女无不能”,足以说明当时刺绣技艺和生产的普及。

 

因为刺绣工艺的成熟,汉代已经在无形中开始区分使用刺绣的人群等级和种类,刺绣虽然是在劳动中由劳动人民创作产生,但是绝大部分的劳动人民是享用不起高档丝织刺绣品的。普通的劳动人民只能在生活中用简单的刺绣工艺来点缀服饰鞋帽等实用品。

最具代表性的是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刺绣残片,它们虽已在地下埋藏了几千年,但出土时仍然精美绝伦,配色、针工都运用得恰到好处,让现代的绣工们都汗颜。 


信期绣香囊局部 一号墓出土



烟色菱纹罗地信期绣 一号墓出土

信期绣的主题花纹为写意的燕子,同时配以卷枝花草和穗状流云纹。由于燕子是定期南迁北归的候鸟,每年总是信期归来,故这种绣品得名“信期绣”。信期绣图案纹样单元较小,线条灵动细密,极富美感。乘云绣是以朱红、金黄、紫、藏青、绛红等多色绣线,绣出飞卷的如意头流云,以及在云中仅露出头部的凤鸟。


绢地茱萸纹绣局部 一号墓出土
 茱萸纹绣等绣品的名称都是根据其纹样命名的,茱萸纹绣的图案由茱萸花、卷草纹和云纹等组成。汉代以茱萸为吉祥花,寓意消灾避难,长生不老。


树纹铺绒绣局部 一号墓出土

长寿绣局部 

“长寿绣”是在绢地上用朱红、金黄、土黄和绿四色丝线绣成。穗状流云间填以土黄色的云纹。单元的一端,有朱红色的一个像头状花纹和两个如意状花纹,另一端有朱红和土黄色的如意状花纹各一个。因随葬遣策自名这类刺绣图案为“长寿绣”,故名。

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西汉“乘云绣”黄棕娟,采用锁绣绣出各种旋涡、弧线交织成云气

乘云绣象征“凤鸟乘云”,寓意吉祥。

朱色菱纹罗手套

朱红、浅棕、深绿、鹅黄等各色丝线绣出的穗状流云和卷枝花草的“信期绣”绢手套, 直筒露指式。其掌面为菱纹罗,指部和腕部均用绢,掌的上下两侧各饰“千金”绦一周。

汉代刺绣一律都用辫子纹绣法(锁绣),但其图案却无一雷同,且变化多样,神采飞扬。这件出土于一九八七年新疆洛浦县山出土的黄色毛布刺绣残片,向我们展示的是一个S形,类似龙蛇之身的图案,头部还顶着似凤似鸟的卷曲华冠,给人无限的遐想。绣线华丽,绣技娴熟,是又一件汉代的精品之绣。

汉代绣品多为云纹、卷草、瑞兽等图案。各种飞动回旋、卷曲回转的云气,与茱萸,蔓草等植物纹相结合,形成汉式图案的特点。魏晋时期除鸟兽花草外,还扩展至人物、发愿文字、山川地理、星辰天象等题材。典型的汉式刺绣有信期绣、长寿绣、乘云绣、茱萸绣、梅花绣、棋纹绣、铺绒绣等。花纹单位趋细小,色彩丰富。
西汉刺绣在工艺上仍以锁绣为主,同时平绣类针法也更加完备。擘绒技法出现,开始有两三色渐浓渐淡的丝线配色技艺,以达晕染效果。另有打子针法及贴绢、贴羽毛等技艺。

南北朝

南北朝时期,佛教的盛行扩宽了刺绣的题材,善男信女往往不惜工本,以绣像来积功德。人们相信刺绣中的每一针代表了一句颂经,一粒佛珠,一次修行,因此通过刺绣过程本身也能达到积福的目的。为了提高生产效率,绣女开始尝试用表观效果基本一致的劈针来代替锁针。

刺绣佛像供养人,北魏,敦煌莫高窟出土,敦煌研究院藏

敦煌莫高窟出土了一幅北魏时期的刺绣佛像供养人,绣地为本色绢,背面残存部分橘色绮和米色龟背纹绮。此刺绣原来可能曾悬挂于寺庙或洞窟中,残损严重。刺绣的中心部分应是一坐于莲花座之上的佛像,着红色袈裟,作双脚盘坐的结跏式。佛坐莲座,莲花为复瓣覆莲,由红、绿等色线分层绣出。


佛左侧的菩萨站于莲盘之上,仅存右手,下着绿裙,两腿间垂红色腰带,红色帔巾亦下垂,十分飘逸。佛和菩萨之间,穿插有不少忍冬纹。佛像及莲座残存高约26厘米,推测原高约在80-90厘米上下,而两侧菩萨原高可能在30-35厘米左右。因此,这幅佛说法图的两侧上部可能还有菩萨或是飞天。这与北魏时期的一些佛说法图和雕刻非常接近。刺绣最下方为供养人和发愿文,从发愿文的落款来看,此刺绣为广阳王慧安于北魏太和十一年所施。

纹样复原图

刺绣人物花卉纹袖头

北朝(386—581)

中国丝绸博物馆藏

锦靿绣面靴

北朝(386—581)

中国丝绸博物馆藏

到了唐宋时期,刺绣艺术的发展达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刺绣针法基本齐备,各种针法基本均已出现。当时大量采用的是运针平直,只依靠针与针之间的连接方式进行变化的平针技法,它常用多种颜色的丝线绣作,其色彩丰富,因此也有人称其为“彩绣”。这与唐代刺绣生产的发展有着密切的关系。

唐代刺绣应用很广,针法也有新的发展。刺绣一般用作服饰用品的装饰,做工精巧,色彩华美,在唐代的文献和诗文中都有所反映。如李白诗"翡翠黄金缕,绣成歌舞衣"、白居易诗"红楼富家女,金缕刺罗襦"等,都是对于刺绣的咏颂。

唐代的刺绣除了作为服饰用品外,还用于绣作佛经和佛像,为宗教服务。唐代刺绣的针法,除了运用战国以来传统的辫绣外,还采用了平绣、打点绣、纭裥绣等多种针法。纭裥绣又称退晕绣 ,即现代所称的戗针绣。它可以表现出具有深浅变化的不同的色阶,使描写的对象色彩富丽堂皇,具有浓厚的装饰效果。

唐代百纳袈裟

敦煌千佛洞出土,大英博物馆藏。这件百纳袈裟中绣件十分精彩,花瓣以平针推晕法绣成。这种长短针相接的绣法开启了后代画绣之先河。

红色绫地宝花织锦绣袜
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袜体全长50厘米,袜腰为小宝花织锦,蓝地显黄花。袜面为红色回纹绫,上刺绣宝花图案。以绿色圆贴金为中心,采用锁绣针法,绣黄绿两色多层次的六瓣花。这种全宝花而无宝花的图案排列较为少见。

黄地宝色绣鞯
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鞯全长50、宽35厘米。鞯,垫在马鞍之下,以保护马背和防止马鞍滑动的的布垫。这款鞯残片,以黄绢为地。其上用白、棕、蓝、绿等色,采用锁绣针法刺绣出艳丽的唐草宝花

唐代深黄绢刺绣孔雀纹残件

新疆出土。此绣件用不同色阶的黄色,以平针法绣出孔雀纹样,色彩朴素大方。

唐代刺绣弘忍像

新疆伊利出土,大英博物馆藏。由两片红色菱纹绮和褐色绢缝接而成。这是典型的钉物绣,以黄色丝线用锁绣法绣出忍冬纹,将珍珠串连并盘缀在图案上,外围用金珠盘成联珠纹。华丽富贵。

唐代深蓝绢缀花幡

敦煌出土,大英博物馆藏。在深蓝色绢地上,用黄、白等色线绣出八角形花纹。

唐代绿绫地刺绣蝶恋花纹幡头

敦煌出土,日本正仓院藏。以平针二色推晕或三色推晕绣出牡丹、蝴蝶纹样。牡丹以黄、绿、红、褐等色于绿色地相结合,对比强烈,富丽堂皇。

唐代深绿绢刺绣飞鸟、奔鹿、牡丹纹残片

敦煌千佛洞出土,大英博物馆藏。在深绿色绢地上用红、黄、绿等色绣出花卉、鹿、鸟、蜂等纹样,色彩搭配和推晕针法相当娴熟,是唐代刺绣进入画绣时代的先声。

唐代黑绫刺绣花卉纹残片

敦煌千佛洞出土,大英博物馆藏。此绣件的花卉成三瓣三角形,以平针绣和钉线绣绣成。花瓣用红、橘红、黄、蓝、浅蓝、白等色线推绣出。白线和金黄线钉线勾勒花叶轮廓。平针推晕法和钉线勾边结合得很自然。

唐、宋刺绣已分化为欣赏性刺绣和实用性刺绣两大类。这两类都各自发展着,欣赏性绣类,由宗教题材转向仿摹古人书画,追求写实、笔意和风韵;实用性绣类,则广泛适应当时人们生活方式和使用要求,力求有装饰效果。

宋代

宋代是手工刺绣发达臻至高峰的时期,特别是在开创纯审美的画绣方面,更堪称绝后。绣画受院体画影响,山水、楼阁、花鸟、人物等绣画构图简练,形象生动,设色精妙。绣画及绣法书流行,花鸟绣画达成熟期。


宋代设立文绣院,绣工约三百人。徽宗皇帝又设绣画专科,纯欣赏性刺绣以仿绣书画为长,多以名人作品入绣,追求绘画趣致和境界。绣画成为独立的艺术创作,仅「平针绣」就创出许多新针法。南宋时苏杭、成都设立锦院。官营刺绣中心移向南方。


宋元时期绣品的种类从针法上分平绣和钉线绣两大类,从原料是否用金又分为“蹙金绣”和“彩丝绣”两种。一般蹙金绣大多采用钉线绣法,彩丝绣采用平绣法。宋代改良了工具和材料,使用精制钢针和发细丝线,针法极细密,色彩运用淡雅素静。


此期平锈类有齐针、缠针、套针、接针;钉线锈类有平金法、圈金、圈银、拉金锁、铺绒、堆绫、贴绢等技术。套针、切针、滚针为此时期创新针法。针法在南宋已达十五、六种之多。元代出现了贴绫绣法,富有立体感。

宋代刺绣秋葵蛱蝶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此绣品为扇形册页。画面主要以平针绣成,落在花瓣上的蝴蝶黑白相间,淡黄色的秋葵似在摇曳,均以错针铺绣。叶子用掺针从中间向叶尖运针,在于其中勾出叶脉。色调柔和,将绘画笔意表现得淋漓尽致。

宋代刺绣黄画花鸟芙蓉、翠鸟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此绣品以黄荃画册原尺寸大小绣制。翠鸟停立芦草,芙蓉盛开。绣法以长短针。依花叶不同翻转和色彩变化交替运针,达到十分逼真的效果。

南宋绛色罗刺绣花鸟璎珞纹残片

山西出土,故宫博物院藏。绣片由两幅拼缝在一起的素罗为地,中间有两只鸾鸟芙蓉和牡丹禽鸟,边上有圆点、古钱、坠角组成的璎珞纹。大片花瓣用套针,花蕊用打籽针,鸾鸟的羽毛用扎针,花茎用辫子股,针法多样。

南宋褐色罗地金彩纸贴绣缠枝花纹花边

福建黄升墓出土,福建博物馆藏。此花边为褐色罗地,绣牡丹、荷花、山茶等纹样。花头用贴绣金色彩纸,叶用暗绿色绸贴绣,色彩对比强烈。

南宋绛色罗贴绣牡丹纹褡裢

江苏金坛出土,镇江博物馆藏。此褡裢用贴绣法绣成。先用薄绢剪成牡丹花叶的形状用锁绣辫子股针法绣制花叶轮廓和花茎。图案布局匀称,针法严密。

辽金元时期的刺绣风格也受宋绣的影响,且非常流行蹙金银线绣,而元代刺绣也较常见佛教元素。

辽代褐色罗地刺绣团花裙(局部)

内蒙古科尔沁左中旗出土,内蒙古博物馆藏。此绣件是裙下摆,在褐色罗地上用金银线锁绣绣双鹿、卷草纹。用深浅蓝、白色等推晕。色彩对比鲜明,纹样华丽。

刺绣团花罗枕

辽代(907—1125)

中国丝绸博物馆藏

蹙金绣团窠卷草对雁罗

辽代(907—1125)

中国丝绸博物馆藏

钉金绣团凤罗

辽代(907—1125)

中国丝绸博物馆藏

仙人跨鹤纹绣

辽代(907—1125)

中国丝绸博物馆藏

刺绣云纹罗鞋

辽代(907—1125)

中国丝绸博物馆藏

圈金彩绣花卉纹罗

辽代(907—1125)

中国丝绸博物馆藏

元代

元代刺绣的观赏性刺绣继承了宋代写实的绣理风格。元代在元大都(北京)设立了文绣局,全国各地也广设绣局。宋绣崇尚名人书画,偶有佛像绣品。元世祖忽必烈推崇藏传佛教,刺绣除了作服饰点缀外,更多的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刺绣主要用于绣制佛像,经卷,幡幢,僧帽等。西藏布达拉宫保存了不少元代刺绣佛像,具有强烈的装饰风格。元蒙贵族喜用金线刺绣,故此期金线绣得以大发展。


元代刺绣针法喜用贴绫绣方法,即采用加贴绸料并加以缀绣的做法,富有立体感。但是这些风格华丽奢侈的绣法主要为皇家和贵族所用。

元代棕色罗刺绣花鸟纹夹衫

内蒙古乌盟出土,内蒙古博物馆藏。此夹衫为棕色素地罗,全衫两肩和胸部遍布九十九组刺绣,最大的一组是一对仙鹤。其他还有凤凰、牡丹、野兔、鹿、鱼等。针法以平针为主,另有针、打籽针等。

元代蓝色绫绒绣法器衬垫

内蒙古阿拉善盟出土,内蒙古博物馆藏。此法器衬垫正面为蓝色绫地,上绣荷花荷叶、两只白鹅在水中游动,一只蝴蝶在花上飞舞,四周以打籽针绣三角形边饰。

元代绛色绫刺绣花卉纹粉扑

江苏无锡出土,无锡博物馆藏。在绛色绫纹罗地上用铺锁绣针法绣缠枝牡丹,绣工精致,纹样高雅。

元代百衲法器衬垫(局部)

内蒙古阿拉善盟出土,内蒙古博物馆藏。此衬垫为多块绣片缝制,以锁绣和铺绣绣成。

元代纳纱绣云龙纹护膝

山东曲阜孔子博物馆藏。在湖色纱地上,以经纬绣的正二丝串绣法绣龙云纹。绣面效果似锦缎,配色华丽。龙纹三爪、张口、上唇绣如意头形,钉一周金叶作装饰。

元代 环编绣花卉纹鞋

中国丝绸博物馆藏

明代

明代手工艺极为发达,明代刺绣承继宋绣传统,且表现出自己的特色。刺绣用途广泛,品种丰富,成为我国历史上刺绣流行风气最盛的时期。


一般实用绣作,品质普遍提高,材料改进精良,技巧娴熟洗练,而且趋向繁缛华丽的风尚;艺术绣作,承袭宋绣,推陈出新,特别是出现以刺绣著称的「露香园」绣,开一代风气。其构思讲究、用材精妙天成,绣工善美,风格得以闻名传世、名噪一时。「绣画」作品风靡至清不歇;这种刺绣家纷然崛起广受社会推崇的风气,也以明末清初最盛。

刺绣原本仅以丝线为材料,明代开始有人尝试利用别的素材,于是有透绣、发绣、纸绣、贴绒绣、戳纱绣、平金绣等出现,露香园顾绣还尝试将草、胎儿细发入绣画,大大扩张了刺绣艺术的范畴。衍生了新的绣类。明朝中期新创洒线绣 ,大面积钉绣也是前所未见的新技法。

红织金缎地缉线绣缠枝花四合如意云纹袈裟

北京艺术博物馆藏

明代红色领绫刺绣凤穿花纹经面

 故宫博物院藏。此为寺庙经书皮面。绣地为红色四合如意暗花绫。用红、蓝、绿、白、黄五色及金银线,做二色或三色推晕绣。针法有散套针、斜缠针、接针、打籽针、钉线、蹙金等多种针法。上部绣五色云纹,云下绣桃花,右绣牵牛花,花下用蹙金绣凤凰,并用强捻金线勾勒凤的轮廓,凤右绣石榴,凤下绣珊瑚宝珠海水江崖。

明代黄地洒线绣判官捉小鬼纹经面

故宫博物院藏。此为寺庙经书皮面。以黄纱为地,用黄色衣线绣菱形纹地,复用红黄蓝绿白等色线做晕色,针法有反戗针、缠针、散套针、松针、滚针、刻鳞针、正戗针、高绣。上部绣一条紧抓火珠的升龙,龙下绣硕大的宝葫芦,葫芦内绣松树、山岗和头戴纱帽、左脚踩鬼右手高举狼牙棒的判官,高绣针法绣人、虎的眼睛,刻鳞针绣龙鳞片,十分逼真有神气。

 故宫博物院藏。此绣品以红色直经纱为地,采用串针、散套针、齐针、平金、缉线等针法,做二三晕色法以果绿丝线绣菱形锦地纹,复以红蓝黄绿线绣云、花叶、地面,以五彩绒线及金线绣茶花、桃花、秋千、火珠、人物。绣面风格明暗有致,色彩艳丽。

明代深绿地刺绣佛说纹挂布

美国堪萨斯市纳尔逊艺术陈列馆藏。绣件全幅共绣十二尊佛,纵三行横四行,每尊佛盘坐莲花台,用五彩丝线绣光芒四射的背光。大小形式一样,唯佛的双手或合十或做各种手印,均有不同。主以铺绣针法绣制。

明代万历皇帝纱地缉线绣麒麟纹

定陵博物馆藏。缉线绣麒麟方是织成后缝补到袍服上的,麒麟海水八宝都用金线绣钉出轮廓,线条流转飞舞,风格华丽。

明代红素罗刺绣龙火二章蔽膝

定陵博物馆藏。此绣件为红素罗地,上绣十二章纹样中的二章纹龙、火纹。龙四周绣四合云、骨朵云,下方绣三个桃形的火焰纹。

香色地灵仙祝寿漳绒绣五彩

过肩云龙襕袍料改垫

清早期(17世纪早期)

北京艺术博物馆藏

黄绸地满绣云金龙纹方补

明中期(16世纪)

北京艺术博物馆藏

红纱地洒线绣云金龙纹方补

明晚期(16—17世纪早期)

北京艺术博物馆藏

明代刺绣以洒线绣最为新颖突出。洒线绣用双股捻线计数,按方孔纱的纱孔绣制,以几何纹为主,或配以铺绒主花。洒线绣是纳线的前身,属北方绣种,以定陵出土明孝靖皇后洒线绣蹙金龙百子戏女夹衣为例,它用三股线、绒线、捻线、包梗线、孔雀羽线、花夹线6种线、12种针法制成,是明代刺绣的精品。属北方绣系的还有山东鲁绣、衣线绣和辑线绣。

清代

清代刺绣是集传统刺绣之大成的时期。早期继承明代传统,所绣物像变化较大,多用几何图案和大型缠枝花卉,富于很高的写实性和装饰效果;用色和谐,风格古朴、典雅大方。喜用金针及垫绣技法,绣品题材广泛、形象传神。清代中期花纹图案趋向小巧精细,受西画影响,使用西洋花卉图案,用色艳丽豪华。


 清代织绣工艺以最精良的技术生产帝王官员用品。城市中出现经营刺绣工艺品的行庄,许多画家参与刺绣画稿设计工作,刺绣品类万千,日用品为刺绣主流,全国形成地方特色的刺绣如苏绣、蜀绣、粤绣、湘绣等。各树特色,形成争奇斗妍的局面。


清朝道光元年刊出有史以来第一本刺绣专书「绣谱」,为丁佩所着。清末西学东渐,沈寿融会西方写实表现,创「仿真绣」,针法多变且富立体感。沈寿于多处执教刺绣,并口述撰「雪宧绣谱」。

清代青缎刺绣葫芦
福鹤补子

清代芝麻纱刺绣云福夔龙纹补子

  清明黄色绸绣彩云蝠八仙双喜金龙纹女单龙袍(清代光绪孝定景皇后在其大婚庆典期间穿用)

  

  清红色绸绣金双喜蝶纹单氅衣(清代光绪孝定景皇后在其大婚庆典期间穿用)

明清时期,刺绣技术和生产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活力,各地刺绣采用丰富的针法,突出各自的题材,逐渐形成了独具风格的艺术流派。其中最突出的是有“四大名绣”之称的苏绣、粤绣、湘绣、蜀绣,此外,鲁绣、汴绣等流派也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刺绣从诞生之日起,始终比同时期的其他纺织品表现出更自由的形态。随着刺绣工艺的技术发展和内容充实,其纹样也日益显示出多样性和多变性。刺绣不仅是人类生活中的实用品,更是一种反映古代中华人民智慧和审美的艺术品。它是中国优秀的传统手工艺,也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以上内容来自于博物格古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