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武:源于生活的手艺终须归于生活

周武

2020-10-23 13:35:50

关注

每个时代的人们所使用的器物都会有那个时代生活的烙印,手艺记录着人类文明的基因,它并不是固有不变的。当我们看到一盏油灯,会很自然地联想起它所处的那样一个没有电灯的时代,跟我们当下有很大的差别。那么,这盏油灯就会成为那样一个时代的文化标志。一个民族的文明历程就是这样被一件件具体的器物记录与封存,手艺文化的内涵则沉淀于其中。

 

具体到非遗手艺,其核心更在于它是一个民族的文化烙印。例如,龙泉青瓷烧制技艺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它的本质就是龙泉一地多少代人传承下来的一种陶瓷烧制的核心技艺。这一技艺中封存了龙泉一带人们的生活习惯和习俗,鲜活地刻录着当地人的生活方式。所以,非遗手艺的传承非常重要的问题在于它能不能继续活在我们今天的生活中,是否可以为我们今天的生活提供一种特有的、工业化产品所不能提供的价值。

 

周武给参加非遗研培的学员上课


>>非遗传承的三种方式

 

多元文化背景下的今天,是一个数据化、科技化的时代,今天的人们跟古人的生活方式天差地别。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讨论非遗手艺与生活的命题,首先就应该想想今天的生活是什么?然后再来考虑什么是当今非遗手艺最核心的东西。我们的生活背景和生活场域跟过去相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这个过程中,伴随着我们的生活器具自然也发生了变化。非遗手艺应该跟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与时代同步。

 

举个简单的例子,古人席地而坐,他们饮食坐卧的器具,跟我们当前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复制过去,把这种复制当成是一种传承。我们必须认识到,随着时代的变化,一些手艺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我们应该以客观的态度去看待这样的现象,而不能为了保留而保留。但是,这些行将消失的非遗手艺并非全然不再有意义,不是说当前它不被需要了,我们就可以不去研究了。在我看来,人类需要不断地回望,才能了解自己,而从这些非遗手艺当中我们能看到自己是如何从历史走到今天、走向未来。人类历史的厚度是靠无数的手艺和物品累积起来的,中间无论哪一个缺失了,都会给我们带来遗憾。所以我认为,对于那些离我们当前生活越来越远的手艺,我们既没必要刻意保留,也不应该简单地让它自然消失,我们应该采取适当的方式,对它们进行“保存”。


2019年中国美术学院主办的“生根·迭代——浙江高校非遗研培的实践”展览,体现着非遗手艺与生活密切关系

 

第一种方式,是对其进行抢救性的研究和记录,通过文字、影像等方式,保存好关于这种非遗手艺的资料。未来的某一天如果真的需要这种手艺的时候,我们就可以通过保存下来的数据和资料,将其“复活”。

 

第二种方式,我认为需要一些政策的导向,在翻修一些有代表性的历史物件时,政府应该引导相关部门采用传统工艺。例如,翻修一些古建筑时能否使用传统的青砖等等?让传统工艺真正发挥它的价值,实现活态的传承。

 

第三种方式,是对其进行创造性转化。也就是说,将其作为我们创作中的一种母题来进行演绎。一件器物也许对今天的人们来说已经没有使用价值了,但或许作为审美创作它很有意义。它可以变成当下创作的主题或者元素,在手艺人的创作中重新拥有生命。对此,我自己也深有体会。我的一些作品例如《丘壑》《湖・山》《青雨》《炼金》等,无论是主题还是使用的材料与工艺,都是对传统文化的一种再思考。作为当代的手工艺术创作者,我们始终要很清楚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要思考自己所做的事情能够为我们今天的社会或生活提供一种怎样的价值?

周武作品《炼金-Ⅱ》(上)《丘壑》(下)

是对传统文化进行再思考基础上的创作

 

>>非遗研培的三个方向

 

我们每一个人作为个体,在社会中都有我们独特的社会属性。无论是一个民族,还是一种文化形态,始终都有一个源流。我们要知道这个源头在哪里,才能找到活水。作为艺术家、手艺人,在进行创作时心中始终要明白自己血液里的民族文化的根源性基因,否则就会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我们的创作也会变成没有识别性的创作——没有在地的特征,也没有自己独特的历史、地理等属性。


我认为一件好的作品不是“造”出来的,也不是简单地设计出来的,它应该是从文化、社会、生活的土壤中鲜活地生长出来的。从这个角度讲,我们中国美术学院手工艺术学院就是建立在手工艺术与生活的关系上面的。我们的学科教育非常重要的一个特点是我们将工艺、生活、设计和艺术几方面融合在一起。手工艺术不是简单的艺术,也不是简单的工艺,更不是简单的设计,它集合了这几个方面,是多种因素综合下的产物。


中国美术学院的非遗研培回访,对与生活相关的非遗手艺的调研是重要内容之一


在这样的理念下,我们学院承担非遗研培项目也有自身的特点。非遗研培不是一件急功近利的事情,不能局限于商业目的,而应该对非遗手艺进行深入研究,对其进行深度梳理,了解其核心点,然后再慎重地进行拓展。通过这种研究,我们要清楚地知道对某种非遗手艺而言,哪种工艺是不能变的,哪些方面则是可以改变的。如果连研究对象都没有了解清楚,对其特性都缺少把握,那怎么去提升、怎么去创造呢?我始终认为,高校的非遗研培应该有一个长期培育的过程,需要多年的跟进,最终要对非遗传承人的制作方式、思维方式产生影响。

 

说到底,对于非遗手艺的保护和开发利用应建立在科学的系统性研究基础之上。非遗研培不是简单地教给学员一些视觉图案,而应该让学员们真正领悟到这个图案是怎么制作出来的?它有怎样的深意?它与我们当前的生活有怎样的关联?在我们的教学中,这些根源性问题是我们始终需要去面对的,我们决不能只要结果而不要过程,否则就像是用机器打印出手工的效果,最终获取的只是一种假象、一个空壳。


源于生活的非遗手艺必须要有一个归于生活的过程,这些需要传承人、手艺人自己去体会、思考,而不是依靠填鸭式教学就能够解决的。我们的研培最终是教给学员看待事物的方式、面对生活的态度,以及做事情的方法。我们希望通过长期教学,让学员建立手艺与生活的观念,唯有如此,他们才会拥有源源不竭的创新动力。


中国美术学院的非遗研培课堂


具体地说,首先,要让学员们理解他的创作与生活的关系,从而尝试着让自己的创作在今天的生活中找到位置;其次,学院的研培应对传承人在创作主题、艺术修养、知识架构、思想观念等方面产生影响,最终促使他们形成自己更加独特的风格,从过去的一种自发式的创作,慢慢变成一个系统性的、有梳理、有思考的创作;第三,在研培的过程中,我们要和学员一起寻找某种非遗手艺的核心技艺到底是什么


这是一个梳理的过程,在这一过程的基础上,我们再来考虑适宜于生活的产品的开发。这是一项持久性的工作,除了研培课程本身,在研培之后我们还会通过长期的跟踪来进一步提升学员对工艺的综合性、总体性认知。同时,创建学院非遗实践点和研究点,建立起学院和非遗产地的勾连关系——在影响民间的同时,许多流传在民间的传统手艺也将丰富我们,成为学院学科发展的养分

 

我们是一个从田园生活走来的民族,我们民族有自己特有的生活方式,正确面对我们的基因、尊重自己的历史,是传承、发展非遗手艺的核心。器物是体现人类活动、存放人类思想的容器,它承载着制作者劳作的汗水,记录着他生活与成长的经历。手艺清晰地呈现于这些物件当中,它源于生活,终须归于生活。


本文节选自周武《源于生活的手艺终须归于生活》,小标题由编者所加。原文刊登于《手艺——来自生活》,周武主编,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19年9月。

 


原创 非遗研培  8月26日

周武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中国美术学院手工艺术学院院长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