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加尔:我的画里,藏着深爱

艺燃

2020-11-16 17:30:29

已关注

《蓝色爱人》

夏加尔和贝拉

“只要一打开窗,她就出现在这儿,带来了碧空、爱情与鲜花。从古老的时候起直至今日,她都穿一身白裙或黑裙,翱翔于我的画中,照亮我的艺术道路。” 

——夏加尔

她的沉默属于我,她的眼睛属于我。我与她似曾相识,她了解我的童年,我的现在,我的未来;就好像她一直在注视着我,能洞察到我灵魂的最深处…我知道她就是我的真命天女,我的另一半……”

——夏加尔著《我的一生》

《巴黎艾弗尔铁塔婚礼》

在我的画里 我藏着我的爱情 

像树木与森林一般地 

我过着我的人生
谁听见我的声音? 

谁注意到我的脸庞?
就好像千年前的逝者 被埋葬在月光下
在我的画里 

我画出我的爱情 

天使看见我的爱情 
沒有去婚礼之幕的新娘 

也看见我的爱情
花朵的香味 点亮了蜡烛 

升起蓝色的火光 在我生日的这一天


夏加尔和贝拉


我把我的梦境

 藏在云端里 

我的叹息 随着小鸟飞去
我看见我自己静止不动 
我看见我自己正在进行 
我瓦解在来自世间的火的对面
我的爱情像水一般地溢满四处 

而我的画作就在我的身旁


——夏加尔 1975

Promenade,1918

马克·夏加尔,1887年出生于俄罗斯边境小镇维捷布斯克一个贫苦的犹太人大家庭。作为现代绘画史上的巨匠,他一生经历了立体派、超现实主义等现代艺术的实验与洗礼,发展成独特的个人风格。毕加索称夏加尔是继马蒂斯之后唯一懂得色彩的画家。

 

Marc Chagall-《新婚》 蛋彩 纤维板

  110 x 80 cm. 1979年作 

他的作品色彩鲜艳,亦真亦幻,常依靠内在诗意的力量而非绘画逻辑规则,把来自个人经验的意象与形式上的象征结合到一起。因此我们常能看到人物、动物或花朵在空中漂浮着,或躺在紫丁香花丛中的女人同时拥有向左和向右的两幅面孔。而这个在画中常常被他描绘的女人,正是其钟爱一生的妻子贝拉。

《贝拉的肖像》 1955年

初见贝拉时,夏加尔还是个没有名气的穷小子,刚刚从巴黎学完画回到故乡俄国。那时,她是犹太富商之女,而他是贫寒的鲱鱼工人之子。一次舞会上偶然的邂逅,他们电光石火般陷入了爱河。

 

1948 Couple in Blue 蓝色的情侣

面对贝拉优渥的家世和双亲的阻挠,夏加尔有过短暂的迟疑,但善解人意的贝拉每天都来画室看他,带着馅饼、油炸鱼和牛奶等他爱吃的食物,还瞒着对贫穷画家满怀不屑的家人,始终温柔地呵护他们之间单纯的爱情。她成为了他的缪斯,她的爱如涌动的活泉般不断给予他灵感。

《我与村庄》 1912年

美学家蒋勋说:“夏加尔一生都在逃亡,因为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因为1917年俄国大革命,因为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但你从他的画作中很难看到逃亡、那种苦难、痛楚,他的画作总是在画美的东西,爱情啊、故乡啊之类。” 作为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的犹太人,有太多难以言传的痛苦。夏加尔的一生颠沛流离,但他却歌颂光明,也许正是因为他的生活里一直有贝拉爱的滋养。

Liebende in Vence,1957

花束对夏加尔有着特殊的意义,因为他收到的第一束花,就来自贝拉。1914年7月7日,夏加尔忘记了自己的生日,贝拉却在那天大清早去市郊采花,还特意换上了美丽的长裙,再带上食物,飞奔到夏加尔的住处。闻着鲜花的芳香,夏加尔情难自抑,在生日后的几天便向贝拉求婚了。 以后每逢结婚纪念日,当贝拉用花朵或各种五彩缤纷的东西装饰两人的房间时,夏加尔都会叫她保持固定姿势,为她画像。

《生日》 1915年

如今,《生日》诞生已百年,但他们那一日浓烈的爱意,依旧保存在画中闪闪发亮,让人见之心动。 

《粉色恋人》 1916年

贝拉是夏加尔多彩的缪斯,夏加尔创作了与颜色有关的“爱人“系列献给她:《粉色恋人》、《蔷薇色的恋人》、《灰色恋人》与《绿色情人》。

《蔷薇色恋人》

在夏加尔的世界里,他的画,有人飞上天空、身体倒转过来、脸色变绿,这和夏加尔使用的故乡语言“意第绪语”大有关系:

“到别人家访问”,意第绪语说:“飞越了房子”。

“深深地感动”,意第绪语说:“我的身体倒转过来”。

“长久祈祷之后的状态”,意第绪语说:“那人已经变成了绿色和黄色”。

《街上空中的恋人》 1914-1918年

夏加尔从二十二岁开始画贝拉,整整画了她三十五年。他一辈子几乎只画过贝拉一个女人,他们非常浓烈地相爱着,这对于一个如此具有才华的画家来说简直是神话,因为画家的爱情向来放肆,甚至能给这些放肆找出很多貌似妥当的理由,可是夏加尔没有,他始终如一,并且坚贞不渝。

歌中的歌 1974  

夏加尔有句话:

我的画就是我的记忆,全是我内心世界的铺陈

那些相知的感动、相伴的感恩、

以及对美好未来的无限憧憬,

都浓缩在一张情深意重的画里。

岁月易逝,

但画中描绘的美好却被永远珍存。


文章来源:艺燃艺爆 

0条评论

新媒体时代的艺术实践:从在地经验到世界主义

肖剑、董辛欣、高亦伟 0评论 2021-09-16

张颖:学院艺术批评的话语边界

张颖 0评论 2021-09-13

高世名:道者同于道

高世名 0评论 2021-09-11

杭间:设计教育现状与学科发展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 0评论 2021-09-11

雷圭元:工艺美术之理论与实际

工艺美术理论专委会 0评论 2021-09-11

潘天寿有三个特点是现在最缺失的

陈永怡 0评论 2021-09-05

童中焘:潘天寿艺术的高度

浙江美术馆 0评论 2021-09-05

速看!这份时尚产业数字化研究报告的成果概要发布啦!

深圳市工业和信息化局 0评论 2021-09-02

吕敬人与嘉宾谈谈为书之道

敬人纸语 0评论 2021-09-02

加密艺术的元问题

A&B 0评论 2021-09-02

非遗传承策略的数据可视化研究

何晨晨,周橙旻,马伯尧 0评论 2021-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