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创作的水墨画,真的是只得其形、未得其韵吗?

眼缘艺志

2021-04-16 10:09:05

关注


如果画家、颜料、水和纸够和谐相处,这便意味着它们可以相互理解,那么一幅伟大的画作就诞生了。那是一种意境之中的理想状态——在一次创作中,颜料浸入水中,它们与纸张拥抱在一起,而作为画家,你只是这个欢乐场景中的一员而已。

——恩德雷·佩诺维奇


谁说水墨之韵唯有东方人才能体味与掌控?固然,绝大多数西方艺术家仍然延续着他们固有的创作思维,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亦乐于接受数字艺术为传统艺术带来的新鲜血液。然而,仍有一些“与众不同”的画者,他们被东方艺术中凝练的气韵所吸引,尝试着、创造着他们心中的水墨世界。

在黑白之间、在纸笔之间、在形质与神往之间、在情感与表达之间,无数的艺术创作者有着无数种选择,而来自塞尔维亚的艺术家恩德雷·佩诺维奇(Endre Penovác)显然是比较特立独行的一位。

从水彩到水墨,在佩诺维奇的作品中,除去墨迹与留白以及些许的红色,人们似乎越来越难寻觅到更多其他的色彩。对墨色的偏爱,甚至让佩诺维奇认为所有的猫都是黑色的,在他看来,黑色本身是不存在的,它是由多种颜色混合而成的。在颜料被晕染开来的边缘,可以到蓝色和紫色的隐现,所以,人们在看到黑色的同时,也可以感受到那些隐于表面视觉之下的、更多的其他色彩。

经由水彩与水墨,佩诺维奇利落的笔触轻松地捕捉到蓬松的毛发、温柔的光感与单一背景所产生的深度感知。当水带上墨,开始向纸张的各个方向蔓延时,一只只惟妙惟肖的小生命也开始了它们初生的呼吸。于佩诺维奇而言,这样的创作如同他笔下猫的名字Boszi(有女巫之意)一般,形如幽灵,魅惑且敬畏、神秘而华丽。

1956年,佩诺维奇出生在塞尔维亚的托恩霍什(Tornjoš)。在诺维萨德美术学院完成学业并获得美术硕士学位后,他成为一位独立艺术家,并于1981年开始在世界各地展出他的作品。在日本、美国、德国、中国、英国、澳大利亚、挪威、芬兰、匈牙利以及他的祖国,有着众多私人收藏家对他的作品青睐有加。

1986年,佩诺维奇的作品获得贝尔格莱德国际图书博览会二等奖;1991年,在布达佩斯的国际主题展中佩诺维奇获得诺维萨德奖;1994年,在巴黎双年展中他又获得了公众大奖;2013年,佩诺维奇的50幅作品入选国际水彩画目录。如今,他是匈牙利和塞尔维亚美术家协会的会员。

佩诺维奇对于水墨的喜爱,缘于一次十多年前的中国水墨画展。彼时,精通水彩创作的他看到了只用墨水便可在薄薄的宣纸上挥笔而成的山水花鸟,那氤氲变幻的深浅墨色迥异于他所深谙的西方画法,浑然一体的隽永风格瞬间打动了这位塞尔维亚人。之后,他以猫为主题进行了大量创作与练习,直至今日他仍然乐此不疲。

正所谓“水墨天成”,佩诺维奇既不是一位狂热的动物爱好者,也不会通过收集信息的方式来熟悉动物的习性与举止。在长年的文化浸染之后,佩诺维奇渐渐懂得了中国画“重神似不重形似,重意境不重场景”的气质与品格。用他的话来说,这样的水墨创作源自内心的充盈与平静,是对生活与情感的一种自给自足的轻描淡写。

创作中的意外具有不可预测性,那是一种恩赐,只有真正享受创作的人才能体会得到。当水与墨在纸上开始它们的行程,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便开始了。可计划的、不可预见的、意外的种种事件,给创作增添了诸多魔力。而水墨画,就像我们这个难以预知又似可掌控的世界,恰恰是这种魔力的最佳载体。


四百多年前,文化的传承与传播让中国人看到了西方的油画;四百多年后,文化的博大与精深让外国人开始描摹我们的国画。或许很多中国水墨画的爱好者仍旧认为佩诺维奇的画只得其形、未得其韵,这些作品也只是应用了中国画的些许技法而创作的水彩画而已。


然而,艺术并无国界。在全球文化融合的背景之下,任何艺术创作都是一种时代的反馈。艺术需要反映生活,而如果生活已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那么一滴墨水,又何需区分中外呢?




文章来源:眼缘艺志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