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讲述春天

梨洲

2021-04-20 12:46:12

已关注


图片

-
春天在人们眼中,除去四时节气的本义更多的被赋予了象征意义,在春日回暖的天气里好像万物更新,一切都可以重来
,虽然上个春天被迫停滞,但好在现在它如约而至,在这个久违的春天里,我们不妨寻找艺术中的春日痕迹。

--



01

纯净的诗意


· Milton Avery


初看Milton Avery的作品会觉得有些惊讶,像是在看⼀幅好看的儿童画。


图片


他从不炫技,也不苛求画面内容表现得玄而高深,而是不断以简单的笔法和纯净的色彩,记录眼前的山海行人。


图片


无论是油画还是水彩,这些截然不同的媒介,都能在这个美国现代派艺术家的笔下,以他自己的配色原则呈现出一种清透静谧的氛围。


图片


在这些静谧氛围笼罩之下的,是Milton Avery眼中景物的永恒感,这种永恒感来自于他对眼中景物共性的观察。


图片


他从不追求描绘实物的细节,而是提取出其中的共性,让不同生长环境中的观者都能够看到熟悉的风景。


图片


他曾经说过:“我试图构造一张图片,其中形状,空间,颜色形成一组独特的关系,而且与任何主题都无关。”


图片


春日中,风吹过远处的草丛,让它们翻卷起来,成为地上的海浪,母子二人静静地看着眼前翻涌的绿色。平涂的纯色块和简单的动态处理,让画面更加纯粹、安静。


图片

Mother And Child By The Sea, Milton Avery, 1944, 纸面水彩


当春天来到大地的时候,大自然是第一个知道的,Milton Avery看到初春时草色萌生在黄色的荒原之上,行人与动物都自由地拥抱这片馈赠,无论过了多久,春天一直都如此纯净。


图片

02

春天是花的故事


·Alphones Mucha


捷克艺术家穆夏最为人所熟知的,是在19世纪末于巴黎所创作的一批商业性绘画。


图片

Lance Parfum "RODO", Alphonse Mucha, 1896


这一时期,穆夏的这些作品主要是用于话剧宣传、广告营销,因此线条多做曲线,色彩也少见重色,营造出祥和安宁之景。

图片

Dreams, Alphonse Mucha, 1897


“眼见的自然,以丰富而和谐的形式环绕我们。人体与动物的绝妙之诗,花、叶、果展现出的线条与色彩之歌,是眼睛与品味最显著的导师。”


图片


他不断绘画繁花与美人,以轻透色彩、柔软薄纱营造了一个永远盛放的春日之景。


图片


从他于1901年出版的个人绘画作品集的《装饰文献》(Documents Décoratifs) 中可以看到,穆夏从自然中受到了很多启发,花是他创作中关键的元素。


图片

Documents Décoratifs, 1901


在进行样式设计时,穆夏都对花做了严苛的自然主义观察,然后对其进行提取简化,成为作品里永恒的花。


图片


被称为“新艺术运动”领军人物的他将拜占庭马赛克、洛可可艺术、以及家乡摩拉维亚装饰艺术为一体。


图片


如果向前追溯,对于穆夏来说,拜占庭文明是故乡斯拉夫文明的精神之源,因此在他的画里,为所有的角色都搭建了有神圣色彩的圆弧背景,并毫不吝啬的在画面上装点花朵。


图片

The Seasons, Alphonse Mucha,1897, 版画


在这样的丰盈的装饰色彩之下,他笔下的角色都好像从丛林踏野而来,满是轻透舒畅的唯美之感。


图片

03

踏进春天的领域


· Andy Goldsworthy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英国雕塑家 Andy Goldsworthy 的创作方式,那便是“自由”。
图片
他的创作过程很令人向往,晨起后踏青穿过平原和森林,不带目的性的去感受自然,在心理,身体和情感上适应他所置身的环境。他观察,然后倾听,从自然中寻找灵感,并与自然达成合作。

图片
“我们经常忘记我们是自然的。大自然不是与我们分离的东西。因此,当我们说我们失去了与自然的联系时,我们也失去了与自我的联系。”
图片
他从自然中获取创作材料,然后将它以全新的形式重新编织进自然中,让这些自然之物呈现全新的形态。

图片

Red leaves on cracked earth, Andy Goldsworthy, 2006

例如,在一条小溪中,他用松针将树叶缝在一起,让这些平常之物以全然不同的样貌参与自然活动,最后溪流将它们带走。
图片

Red Leaves, Andy Goldsworthy,Virginia, 2003


任何作品的完成都不只是Andy一⼈的功劳,“自然”在其中也掌握了极大的话语权,它将这些作品都放置在不确定的处境之中。
图片

Barbed wire wool, Andy Goldsworthy, Scotland, 2018


因此Andy的创作中,充满了随机性与瞬时性,偶尔也会有些让他崩溃的事情发发生。
图片
“地球作为我的来源。大自然处于变化之中,而变化是理解的关键。我希望我的艺术能够对材料,季节和天气的变化保持敏感并保持警觉。

图片

Touching North, Andy Goldsworthy, North Pole, 1989

每一件作品都会增长,停留,衰败。过程和衰减是隐式的。我作品的短暂性反映了我在自然界中发现的东西。”

图片

Sycamore Leaves, Andy Goldsworthy, Hampshire, 2013

他的作品与常规艺术品的概念截然不同,没有观众、不在画廊,创作的场地是无人可寻的自然角落,摄影图片是你看到他作品的唯一形式。
图片
他的作品探索的是自然之物从出生,成熟到瓦解的生命阶段, 作品永远处在不断的变化中,你所能捕捉到的永远是自然所停下来的短暂一瞬。

图片

Tree Snowball, Andy Goldsworthy, Hawthorn, 2001


04春是明媚的长梦

· Bruce Munro


春天的夜晚会和白天一样明媚吗?春天的风已经从带着暖意,将生机和希望带到大地。
图片
在英国灯光艺术家Bruce Munro的作品中,春天夜晚不再有黑暗,而是孕育着璀璨的绽放。

图片

Time and Again, Bruce Munro, 2016

Bruce Munro最为著名的作品是在澳大利亚乌鲁鲁完成的《Field of Light》,这个灯光项目的最初概念可以追溯到1992年。
图片
他在乌鲁鲁露营期间,受沙漠景观所展现出来的能量光热启发,构想出了这件作品。

图片

澳大利亚乌鲁鲁的沙漠景观

“我想创造一个流明的世界,是由带茎的沙漠中的休眠的种子组成的。当黑夜来临时,这些种子会以一种温和的节奏绽放,以应和沙漠中的闪耀星空。”

图片


他用五万多只太阳能灯泡照亮乌鲁鲁的大地,地面上纵深蔓延的光纤网络成为植物根茎一般的存在。
图片图片
灯光明与暗之间,隐喻了种子的休眠与盛放,在春天里开启一段生命的轮回。
图片

05城市钢筋丛林里的春意

· Thomas Heatherwick


21世纪的我们,很难再有以前推开窗户便是丛林绿意的自然生活,生活在钢筋丛林中的我们,只有从绿化带和步道树中找到一些被设计的自然。
图片
英国的鬼才设计师 Thomas Heatherwick 在2010上海世博会英国馆的项目中,就用6万根透明亚克力杆装下6万棵种子,在大都市中,创造了一个独特的植物宫殿。
图片图片
这些种子内蕴的生机,也在他其他的创作中,蔓延生长开来。
图片
他想要在城市中创造⼀个春天的存在,在魔都,建造了一座古巴比伦式的“空中花园”,这座名为“天安阳光半岛”的建筑群,位于上海普陀区的苏州河畔。
图片图片
他将原本隐藏在建筑中的钢筋水泥变成外立面,让这些形似树干的柱式结构以两座山峰的形式高低错落的排列。
图片
这座水泥山上,栽植有一千颗树,让寸土寸金的魔都有了一片巨大的绿原。
图片
在日本东京 Toranomon-Azabudai 项目中,Thomas Heatherwick 的生态建筑更加颠覆了这个城市的常规面貌。

图片
他将这个集合办公、住宅、零售、学校和寺庙的多功能景观广场以藤蔓架的系统展开,建筑外立面呈现出巨大弯折的曲线,形成山丘⼀样的落差感,绿植能够自由地在这个藤蔓架上生长。
图片
而整体玻璃的外立面,也能够让室内空间保持与室外同样轻盈的呼吸感,让这片商业聚集区,成为了钢筋城市中舒缓的空隙。
图片




文章来源:EYECANDIES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