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加索:我为什么加入共产党

毕加索

2021-05-20 23:36:39

已关注


图片

  • 毕加索自画像


在巴塞罗那和巴黎蒙马特高地的底层经历,让毕加索看尽了劳动人民的悲惨生活。共产主义对底层劳动人民的同情和对完美乌托邦的描绘,深深地吸引着毕加索。1944年,法国《人道报》头版刊出一则举世震惊的消息,与埃菲尔铁塔齐名的大画家毕加索宣布加入法国共产党。1945年,延安《解放日报》刊登《庆祝画家皮卡索加入共产党》一文,并在延安举办毕加索画展作为纪念。


我为什么加入共产党》

文/毕加索


参加共产党是我全部生活、全部事业的合乎逻辑的结果。因为,我可以自豪地说,我从来没有把绘画看作为单纯的供人玩赏与消遣的艺术,而是有意识地要通过绘画与色彩——既然它们是我手中的武器,不断地深入人们对于世界的认知,并促使此一认知为我们带来越来越多的自由。我力图用自己的方式表达我认为最真实、最正确、最完善的事物——它们自然也会臻于至美,如同所有伟大的艺术家所熟知的那样。

这几年来,可怕的压迫也向我表明,我必须不仅用艺术,而且要用我全部的生命去奋斗。所以,我加入共产党,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根本原因是我一开始便与他结下了不解之缘。


这些年来,凶恶的压迫已使我明白,我不仅要以自己的艺术去斗争,而且要以我整个身心去斗争。因此,我毫不犹豫地加入共产党,因为从根本上我一直与共产党是相通的。阿拉贡、艾吕雅、卡苏、福热隆,我所有的朋友对此都十分了解。

而以前之所以没有正式入党则是出于一种天真。因为我一直以为我的工作和我的心灵都属于这个党的事实,便足以说明一切。然而,如今它已经是我的党了。难道不正是共产党在尽最大的努力去理解与改造这个世界,去帮助现在和明天的人民变得更为清醒,更为自由,更为幸福吗!

在法国,如同在苏联或者我的西班牙一样,最英勇的不正是共产党吗?我有什么理由犹豫不决呢?害怕自己承担什么义务吗?可是我从来没有自己的国家,我一直背井离乡。只有现在,我才不再浪迹天涯了:在西班牙能够欢迎我回去之前,法国共产党已经向我敞开它的怀抱,我在这里找到了我最珍贵的东西,最伟大的科学家,最伟大的诗人,所有我所目睹的光荣而俊美的抵抗者的面容。

我再一次地置身于我的兄弟中间了!


毕加索简介


图片



毕加索(Pablo Picasso,1881年10月25日-1973年4月8日,天蝎座),西班牙画家、雕塑家。现代艺术的创始人,西方现代派绘画的主要代表。


毕加索的作品通常被分为9个时期。时期的名称尚有争议,大致是蓝色时期(1901年~1904年)、粉红色时期(1904年~1906年)、立体主义时期(1917年~1924年)、晚期(1912年~1972年)。


毕加索是一位真正的天才。20世纪正是属于毕加索的世纪。他在这个多变的世纪之始从西班牙来到当时的世界艺术之都巴黎,开始他一生辉煌艺术的发现之旅。在20世纪,没有一位艺术家能像毕加索一样,画风多变而人尽皆知。毕加索的盛名,不仅因他成名甚早和《亚威农的少女们》、《格尔尼卡》等传世杰作,更因他丰沛的创造力和多姿多彩的生活,他留下了大量多层面的艺术作品。毕加索完成的作品统计约多达六万到八万件,在绘画、素描之外,也包括雕刻、陶器、版画、舞台服装等造型表现。在毕加索1973年过世之后,世界各大美术馆不断推出有关他的各类不同性质的回顾展,有关毕加索的话题不断,而且常常带有新的论点,仿佛他还活在人间。本网已收录毕加索作品900余幅。


毕加索绘画的主要趋势是丰富的造型手段,即空间、色彩与线的运用。

30岁以后毕加索进入一个又一个不安分的探索时期,他的作品和他的生活一样没有丝毫的统一,连续和稳定。他没有固定的主意,而且花样繁多,或激昂或狂躁,或可亲或可憎,或诚挚或装假,变化无常不可捉摸,但他永远忠于的是——自由。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位画家像灵感[家]毕加索那样以惊人的坦诚之心和天真无邪的创造力,以完全彻底的自由任意重造世界,随心所欲地行使他的威力。他不要规定,不要偏见,什么都不要,又什么都想要去创造。他在艺术历程上没有规律可循,从自然主义到表现主义,从古典主义到浪漫主义,然后又回到现实主义。从具体到抽象,来来去去,他反对一切束缚和宇宙间所有神圣的看法,只有绝对自由才适合他。


毕加索作品欣赏

图片

《生命》

这是毕加索蓝色时期的代表作之一。画面右侧一位怀抱婴儿的妇女,象征着生活的重负,母亲一脸沧桑,注视着面前的一对青年男女,她的形神憔 悴,神情专注,目光严厉,好像有责备的意味。左侧男女两人紧紧相依,比喻放纵的爱情,画家把这一对恋人处理为裸体形象,与右面那位着衣母亲形成对比。男青 年左手微微抬起,指向那位母亲,似乎对母子俩承受的巨大痛苦感到怀疑。

图片

《画家和模特》

此画描写了画家在画女模特儿的情景。右侧的裸女坐在地上,画家坐在椅子上聚精会神地作画。背景简略,人 物充满画面。画家完全以自我的立体派面貌来表现对象,他将人体拉长、压扁、扭曲、调位,从而获得了令人惊骇的艺术效果。

图片

《格尔尼卡》

格尔尼卡是西班牙北部巴斯克族人的城镇。1937年被纳粹“神鹰军团”的轰炸机炸成一片废墟,死亡了数千名 无辜的老百姓。毕加索被法西斯暴行所激怒,毅然画了这幅巨作,以表示强烈的抗议。画面以站立仰首的牛和嘶吼 的马为构图中心。画家把具象的手法与立体主义的手法相结合,并借助几何线的组合,使作品获得严密的内在结构 紧密联系的形式,以激动人心的形象艺术语言,控诉了法西斯战争惨无人道的暴行。



图片

《亚威农的少女们》

这幅不可思议的巨幅油画,不仅标志着毕加索个人艺术历程中的重大转折,而且也是西方现代艺术史上的一次革命性突破,它引发了立体主义运动的诞生。《亚威农的少女们》始作于1906年,至1907年完成,其间曾多次修改。画中五个裸女和一组静物,组成了富于形式意味的构图。这幅画的标题是由毕加索的朋友安德鲁·塞尔曼所加,据说毕加索本人对之并不喜欢。但不管怎样,这只不过是作品名称罢了。在现代艺术中,标题与作品的相关性越来越小,画家们常常有意识地不以标题来说明作品的内容。毕加索这幅《亚威农的少女们》,想必亦是如此。该画原先的构思,是以性病的讽喻为题,取名《罪恶的报酬》,这在最初的草图上一目了然;草图上有一男子手捧骷髅,让人联想到一句西班牙古老的道德箴言:“凡事皆是虚空”。然而在此画正式的创作过程中,这些轶事的或寓意的细节,都被画家一一去除了。其最终的震撼力,并不是来自任何文学性的描述,而是来自它那绘画性语言的感人力量。

图片

《蓝色的房间和洗澡的人》

1901年毕加索重返巴黎,此时的他已有足够的实力支付路费了。到巴黎后他的情绪趋于平静。随着风格的突破,创作数量巨增。在巴黎,他感觉到创作裸体画的自由,绘制了一系列的作品,以体现出在西班牙时受到压抑的性解放。这一次,他住在克里希大街的寓所里。陋室太小,生活起居和工作都在其中,而他的灵感却没因此消失。《蓝色的房间和洗澡的人》就在这间屋里诞生的,和其他几幅相同色调的油画一起揭开了毕加索蓝色时期的序幕。当时,蓝色是他的最爱,不仅衣着,甚至连思考事物与观察外界都是蓝色;毕加索更认为蓝色是“颜色中的颜色”。日后艺术史家统称他这一时期绘画作品为“蓝色时期。”。

图片

《盲人的早餐》

一位盲人坐在桌前,眼窝深陷,毫无生气,枯瘦如柴的手摸索着桌上的水壶和面包。在巴塞罗那期间,毕加索画了一系列关于盲人的作品。盲者最能体现人类的困境 ——盲目的,不仅是看不到光明,而且根本就没有光明的概念。沉于黑暗的深渊,它的尽头依然是黑暗。爱情是盲目的,幸福是盲目的,只有苦难永远睁大着狞厉的眼睛。


图片

《热汤》

毕加索蓝色时期作品。

图片

《悲剧》(穷人们)

图片

《拿着烟斗的男孩》

1905年,毕加索创作了《拿着烟斗的男孩》,画面集中展现了一位表情有点忧郁的青春期男孩,他身穿蓝色服装,头戴花冠,手里拿着一支烟斗,画面的背景是两大束色彩艳丽的鲜花。这幅画在2004年伦敦举行的苏富比拍卖会上以1.04亿美元的天价成交,创造了世界名画拍卖史的最高纪录。它被评论家誉为“具有达芬奇《蒙娜丽莎》似的神秘,梵高《嘉舍医师的画像》似的忧郁的唯美之作。”

图片

《弹曼陀林的少女》

这幅画为毕加索分析立体主义的代表作。分析立体主义从解剖分析对象入手,在破碎而剔透画面结构中保留着强烈的光线和某种空间感。

图片

《海边的一家人》

《海边的一家人》创作于毕加索携家人在滨海城市迪纳尔度假期间,画作构图安稳地将母亲、小孩、父亲的姿态串连在一起,如同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一样自成一个完满的结构。父子两人全身赤裸,只有母亲穿戴红色的发饰和白色的长袍。根据这件作品的素描习作,原本毕加索以简单的线条暗示出窗帘和床铺,描绘了一个室内场景;制成油画后,则转而以水平的色块来表现海水和沙滩。此时毕加索以这种没有云朵和礁石,只用水平线暗示海水、陆地与天空的交际线的做法,来展开他的构图研究,这种背景也广泛地出现在同时期的油画和素描作品中。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