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稿:贾科梅蒂 Giacometti

中国艺术研究院油画院

2021-05-10 10:40:07

已关注

图片



那些细长的人形雕塑,事实上就是他眼中一个人站在远处时——那种开始消解但尚未消失的人型。







图片图片





图片


我想说,要想对一张脸建立审美的认识,就必须拒绝历史的认识。






图片

图片

图片





美只源于伤痛。每个人都带着特殊的、各自不同的伤痛,或隐或显,所有人都将它守在心中,当他想离开这个世界感受短暂而深刻的孤独时,就隐退在这伤痛中。



图片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你的伤口呢,它在哪里?


我思索着,那个隐秘的伤口到底在什么地方,掩藏在哪里呢?当人们伤害了他,侵犯了他的骄傲的时候,所有人都会躲在这样的一个伤口里。这伤口变成了良心,在膨胀,充盈。所有人,在准备变成这个伤口本身的那一刻,变成隐秘而痛苦的心灵的那一刻,都懂得返回这个伤口中。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每个物体都创造了无限的空间。








图片图片

图片图片

图片图片

图片

不管是谁,假如他从未惊叹于这种孤独,就不懂得绘画之美。如果他声称懂得,就是在说谎。




图片图片

图片图片

图片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或许由于我的目光和汽车的速度,它们每个神态都被如此快速地勾勒着,在旋动图案中被如此快速地捕捉到,以至于每一个神态都向我显现出来,因为孤独有了更新鲜、更不可替代的特征。——他们几乎不可能认识到,所有的存在都涌现在一个伤口中,它把他们带入孤独。我曾穿过伦勃朗描绘过的一个城市,在那里,每一个人和物都在他们的真实中被捕捉到,真实将造型之美远远地抛到了身后。



图片

或许所有人都经历过某种痛苦或恐惧,看着世界及其历史卷入一场不可抗拒的运动。这运动不断扩大,似乎只是要去修改世界可见的显现,以便达到一些更庸俗的目标。这个可见的世界就如其所是,我们对它采取的行动不能使它完全改变。于是我们怀念这样一个宇宙,在那里,人们尽力摆脱可见的表象而不是热烈地营造它,不仅拒绝针对表象的一切行动,还要尽量剥光自己去发现内心的隐秘之处。

图片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我是孤独的,因而被带入了一种必然性,反对这必然性,您就什么也做不了。如果我只是我所是,我就坚不可摧。是我所是,且毫无保留,我的孤独认出您的孤独。”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图片



图片





但我突然痛苦地体会到,无论哪个人都完全等同于其他任何人——抱歉,但我要强调“完全”二字。我思考着:“无论什么人,尽管丑陋、愚蠢、凶恶,都可以被爱。”


——让·热内

《贾科梅蒂的画室》












图片

图片


文章来源:中国艺术研究院油画院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