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的弗里兹纽约,销售还好吗?

Benjamin Sutton

2021-05-26 11:19:48

已关注

图片

Ha Chong-hyun

Conjunction 20-49, 2020

Tina Kim Gallery

Contact for price

Cassi Namoda

A Spiritual Declaration, Under the weight of it all, 2021

Goodman Gallery

Sold




作为艺术界后疫情时代的“滩头阵地”,今年的纽约艺术博览会(Frieze New York)似乎注定要为众人铭记。在纽约市最后一次举办艺术展的14个月后,亦即上一届纽约弗里兹艺博会两年后,展会的组织者向众人证明,只要有足够的健康和安全措施,人们就会再次来到现场观看艺术。而他们确实做到了这一点——藏家、策展人和各类艺术爱好者均在预定的时间于棚外排队,手里拿着刚做好的 COVID-19 测试结果抑或疫苗接种证明,以获得参观艺博会64个展位的机会。即使是亲自出资7500万美元帮助建造帐篷的纽约市亿万富翁、前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也必须出示证件才能进入展厅。


与众人预见的相同,无论是从展出的作品还是从过道上的人流来看,本届弗里兹都很低调。过去几年,弗里兹兰德尔岛大帐篷里一度被塞得满满当当,但这一次只有三分之一的参展商被允许参展,展位更大量分散在 The Shed 艺术中心的三层楼中。除了雄心勃勃的艺术干预项目——像 Marian Goodman 画廊艺术家安妮特·梅萨热(Annette Messager)的装置,或是 Sprüth Magers 画廊为展示凯伦·基里姆尼克(Karen Kilimnik)的油画和素描而设计的哥特式场景等——大多数的展览都保持了相当的克制。由于众人皆知的原因,纽约弗里兹并没有摆出过去的那种宏大做派——像真人大小的城市公交车雕塑装置、住着一头活驴的展位,或是完全由 Soylent 代餐产品的销售辞令组成的展位,都不太可能在这次展览上出现。定时入场的安排也意味着,疫情前大型展会狂热且嗡嗡作响的氛围也不复存在。



图片

Annette Messager


Petite Babylone, 2019

Marian Goodman Gallery

Contact for price




弗里兹艺博会的美洲和内容总监瑞贝卡·安·西格尔(Rebecca Ann Siegel)说:“今年与过去几年非常不同。不是每个人都在门口排队,只为在上午11点冲进博览会。开展第一个小时的摩肩接踵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却是精彩的交流与谈话。参观者被分流到一整天的不同时间段,因此人们能够以更平和的方式参与展会。”

画廊变少了,藏家变少了,藏家的来源地也更加有限——在这些限制下,艺博会还是获得了成功。画廊销售强劲,特别是在博览会的头几天更是如此。这得益于一种“集体眩晕”感,人们终于能够再一次以艺术之名齐聚一堂。



这是一条宣传

图片

和我们一起塑造 Artsy



贝浩登(Perrotin)的主要合伙人和执行董事佩吉·勒布埃夫(Peggy Leboeuf)说:“艺博会的固有节奏已经改变了。但我认为,最大的改变莫过于空气中弥漫着的兴奋感,人人都能够察觉到它的存在,这肯定比前几年更为明显。每个人都对能够回归艺博会心存感激,身处具有引申意义的艺博会帐篷下进行交易,真的很棒。” 贝浩登以23.5万美元售出了法国艺术家让-米歇尔·奥托尼尔(Jean-Michel Othoniel)的大型玻璃雕塑,而贝瑞·麦吉(Barry McGee)和丹尼尔·阿尔沙姆(Daniel Arsham)的新画作则分别以14万美元和10万美元成交。此外,李裴(Lee Bae)的新炭笔作品也以8.6万美元售出。

与我交谈的许多艺术商都十分欢迎这种节奏的改变。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们一度只能通过远程方式与藏家沟通,而这场艺博会使其能够与藏家面对面交流,更方便他们与藏家建立起联系(或重新联系)。



图片

Ghada Amer

Study for the Red Portrait, 2017

Tina Kim Gallery



“今年艺博会的特殊架构减轻了一些最初的压力——众所周知,我们这次每天都能够接触到客户,而并不仅仅限于第一天。”画廊主缇娜·金(Tina Kim)说,“每个人都很高兴能够参加这次艺博会,再次接触到艺术。这种乐观情绪也在销售中得到了反映。”她同名画廊的销售业绩也说明了这一点:藏家们抢购了河钟贤(Ha Chong-hyun)的两幅大篇幅画作和朴栖甫(Park Seo-bo)的作品,价格都在20万至30万美元之间。此外,康瑞璟(Suki Seokyeong Kang)的三件作品也悉数售出,每件价格在2.5万至5万美元之间,而加达·阿梅尔(Ghada Amer)的一幅画则以4.5万美元成交。

艺博会的单独展位拥有许多十分夺人眼球的展览,不仅集中了藏家们的注意力,也成为销售业绩的重要一环。伦敦的 Stephen Friedman 画廊在附近的切尔西区开设了一个临时空间,而在弗里兹的展位则全部献给了英国艺术家萨拉·鲍尔(Sarah Ball)的肖像画——她在11月加入了该画廊的名册。在展会第一天结束时,这些画作都以1.5万至3.5万英镑的价格售出。



图片

Michael Raedecker

time, 2021

GRIMM

Sold

Sarah Ball, Anthony, 2020. Photo by Todd-White Art Photography. © Sarah Ball.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tephen Friedman Gallery, London.



“这届艺博会上,藏家们的信心非常令人鼓舞,尤其是在这个困难时期更是如此,”画廊的销售总监米拉·迪米特洛娃(Mira Dimitrova)说,“我们现在的需求远远超过了能够满足的范畴,所以在明年鲍尔于画廊举行首次个展之前,我们将继续与众多藏家进行对话。”

展会上最引人注目的交易如下:

·  豪瑟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售出了一件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的青铜作品《捉迷藏》(Blind Man's Buff,1984),价格在100万美元左右。画廊还以7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拉希德·约翰逊(Rashid Johnson)的新画作《瘀伤画作“蓝鸟”》(Bruise Painting “Blue Bird”, 2021),并以6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埃德·克拉克(Ed Clark)1954年的一幅无题画作。

·   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的丹娜·舒茨(Dana Schutz)绘画和雕塑个展已经售罄,绘画作品的价格在70万至90万美元之间,而雕塑作品的价格在16万至25万美元之间。



图片

Dana Schutz

The Ventriloquist, 2021

David Zwirner

Contact for price

Dana Schutz

Sigh, 2021

David Zwirner

Contact for price



·  Goodman 画廊以7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威廉·肯特里奇(William Kentridge)的不朽画作《等待西比尔》(树同志,我向你报告)(Waiting for the Sibyl 【Comrade Tree, I report to you】2020)。画廊还将汉克·威利斯·托马斯(Hank Willis Thomas)的两件被料挂毯作品悉数售出,其中一件以12万美元卖给了非洲的一家私人收藏机构,另一件则以8.4万美元卖给了一家亚洲收藏机构。卡西·纳莫达(Cassi Namoda)的一幅新画《在这一切的重量下的精神宣言》(A Spiritual Declaration Under the Weight of It All, 2021)则以2.5万美元卖给了一家亚洲博物馆。

·  Garth Greenan 画廊出售了杰恩·史密斯(Jaune Quick-to-See Smith)的画作《巴比伦战马》(War Horse in Babylon, 2005),售价在10万至25万美元之间。此外,德里克·波希尔(Derek Boshier)的大型挂毯《美国,美国》(America, America, 2018)也以5万至10万美元的售价成交。



图片

William Kentridge

Drawing for Waiting for the Sibyl (It’s too late now), 2019

Lia Rumma

Contact for price



·   James Cohan 画廊从其特伦顿·多伊尔·汉考克(Trenton Doyle Hancock)的个人展位上售出了11件作品,价格在5500美元至6万美元之间。买家包括加拿大和美国东海岸的机构,以及纽约、洛杉矶和美国中西部的私人藏家。

·   Sprüth Magers 画廊售出了其凯伦·基里姆尼克(Karen Kilimnik)个人展位上的多件作品,其中绘画作品的价格在6万美元至17.5万美元之间,素描作品的价格在1.5万美元至11万美元之间。



图片

Louise Giovanelli

Orbiter, 2021

GRIMM

Sold

Shahzia Sikander

Mirrored, 2019

Sean Kelly Gallery

Contact for price



·    纽约的 Sean Kelly 画廊以12.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沙希亚·西坎德(Shahzia Sikander)的一件复杂的纸上作品《镜像》(Mirrored, 2019)。该画廊还以1.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达沃德·贝(Dawoud Bey)的摄影作品《戴着学校奖章的女孩》(A Girl with School Medals, 1988)——他在惠特尼博物馆(Whitney Museum)的回顾展于上月开幕,就坐落于The Shed以南约1英里处。

·    Wilding Cran 画廊在艺博会的“Frame”展区售出了五件卡伦·戴尔斯(Karon Davis)的雕塑作品,价格从3.8万美元到4万美元不等。



图片

Dawoud Bey

A Girl with School Medals, 1988

Sean Kelly Gallery

Contact for price


依赖于当地藏家的踊跃参与是本届艺博会的另一个显著特点。过去的纽约弗里兹艺博会,以及1-54和纽约 TEFAF 欧洲艺术博览会等与之配合的一系列艺术展会,都可以轻松吸引来自全球各地的藏家,而旅行限制和公共卫生问题使其转变为了一场非常明显的区域性博览会。

约尔格·格林姆(Jorg Grimm)说:“藏家主要来自纽约,大约占到八成。”他的画廊似乎在本土客户群中获得了成功。GRIMM 画廊以20万欧元的价格出售了丹尼尔·里希特(Daniel Richter)最近的画布作品《主要性》(Mainness,2021),以3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路易斯·乔瓦内利(Louise Giovanelli)的画作《轨道飞行器》(Orbiter, 2021),以1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克劳迪娅·马丁内斯·加雷(Claudia Martínez Garay)的《奶奶们》(abuelitas, 2021)以及阿图罗·卡梅亚(Arturo Kameya)的五件作品,价格在3500至5000美元之间。



图片

Daniel Richter

Mainness, 2021

GRIMM

Sold

Claudia Martínez Garay

abuelitas, 2021

GRIMM

Sold



画廊主们表示,除了热忱的纽约藏家之外,动身前往 The Shed 的藏家也来自加利福尼亚、德克萨斯、中西部和佛罗里达州——其中便包括来自迈阿密的唐·鲁贝尔和梅拉·鲁贝尔(Mera Rubell)。在开幕当天,二人来回穿梭于展会的过道之中。立木画廊(Lehmann Maupin)的合伙人杰西卡·克雷普斯(Jessica Kreps)说:“我本来以为,主要的访客都会来自三州地区(tristate-area,纽约州、康涅狄格州和新泽西州)。但当得知我的许多客户都计划前往参加展会时,我感到非常高兴。在这一周里,我们能够与来自洛杉矶、达拉斯、芝加哥、旧金山和迈阿密的客户会面。我们甚至有一位客户会从雅加达赶来!”

画廊“无畏”的顾客们已经做好买下艺术品的准备。立木画廊通报,展会期间共完成了下列交易:多米尼克·钱伯斯(Dominic Chambers)的三幅画作,价格在3.5万至4万美元之间,其中一幅卖给了佛罗里达的一位藏家,另一幅卖给了一位加拿大藏家;吉尔伯特和乔治(Gilbert & George)的两幅新作,每幅价格为6万英镑,其中一幅卖给了波士顿的一位藏家;麦克阿瑟·比尼恩(McArthur Binion)的一幅大型作品《现代:古代:棕色》(Modern:Ancient:Brown, 2020),价格在16万至20万美元之间,出售给了一位身处棕榈滩(Palm Beach)的藏家(画廊在那里有一个季节性的前哨空间);展位的核心作品——埃尔南·巴斯(Hernan Bas)的六扇彩绘折叠屏风《嫌疑人》(The Suspect, 2021),售价在35万至40万美元之间,卖给了一位来自欧洲的藏家。



图片

Hernan Bas

The Suspect, 2021

Lehmann Maupin

Sold



西格尔说:“尚未结束的旅行限制是真实存在的,在能够通过线上方式接触到国外观众的同时,也能与 The Shed 的在地观众交流,这真的很棒。”他指出,艺博会的艺术品不止哈德逊场馆(Hudson Yards)的64个实体展位,在弗里兹的在线展厅平台上还有160多个数字展位。“对于画廊来说,这一刻已经是我们目前所能得到的最大回报了。”

通过弗里兹在线展厅完成的重要交易如下:

·    纽约303画廊以22.5万美元卖出了一件道格·艾特肯(Doug Aitken)的灯箱作品,以13万欧元的价格卖出了汉斯-彼得·费尔德曼(Hans-Peter Feldmann)的一幅画作,以12.5万美元售出了罗德尼·格雷厄姆(Rodney Graham)的一幅画作,并以5.2万欧元的价格成交了艾丽嘉·夸德(Alicja Kwade)的一件雕塑。

·    布鲁塞尔画廊 Xavier Hufkens 以37.5万美元卖出了一件托马斯·豪斯雅戈(Thomas Houseago)的雕塑;翠西·艾敏(Tracey Emin)的一件纸上作品和一件霓虹灯分别以3.2万美元和10.5万美元成交;一幅凯瑟琳·伯恩哈特(Katherine Bernhardt)的绘画以6.5万美元售出。



图片

Ding Yi 丁乙

Appearance of Crosses 2021-B2, 2021

Timothy Taylor

Contact for price

Ding Yi 丁乙

Appearance of Crosses 2021-B5, 2021

Timothy Taylor

Contact for price



·    纽约的 Timothy Taylor 画廊以每件13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丁乙的三幅油画,而艺术家的多幅素描则以4.5万美元成交。

·    洛杉矶的 Kohn 画廊卖出了孟菲斯艺术家贾维斯·博伊兰德(Jarvis Boyland)的两幅作品,价格在2万至5万美元之间;其中一幅画作《傻瓜的任务 3》(Fool’s Errand #3, 2021)被纽约的一家大型机构收入囊中。画廊还以4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一幅海蒂·哈恩(Heidi Hahn)的画作,以3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一幅罗莎·洛伊(Rosa Loy)的画作,并以2.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一幅凯特·巴比(Kate Barbee)的画作。

纽约在 COVID-19 时代举行的第一场面对面艺术博览会已载入史册。艺博会清楚表明,收藏家的胃口并没有因为疫情而减弱。衡量艺术市场复苏的下一个重要指标已经开始。佳士得和苏富比正在纽约举行其重要的春季拍卖会,预计将带来超过10亿美元的收入。十天后,巴塞尔艺术展也将回到香港,这座城市可以说是过去一年中最有复苏潜力的艺术市场。巴塞尔的回归也释放出另一则信号:艺术界或许准备以超越2020年初的姿态强势回归。



文章来源:Artsy官方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